不是表演 520大典 景福門外的社運現場

「國道收費員」汽球升起後,不到二十分鐘即被警方撤下。(攝影:謝碩元)

反南鐵東移全線自救聯合會會長陳致曉認為民進黨比國民黨更難對付。(攝影:謝碩元)

前情提要

國道收費員夜宿民進黨 明早赴凱道

收費員再度集結於民進黨中央黨部,將夜宿至明日的總統就職典禮。(攝影:侯百千)

前情提要

等100天沒回應 收費員再赴民進黨部

焦點事件編輯小組、特約記者林靖豪報導

民進黨主席、準總統蔡英文曾於選前承諾選後將召集民進黨中央黨部與立院黨團組成專案小組,擬定年資補貼的專案計畫及工作安置計畫,提出解決國道收費員案的方案(相關報導),然而選後已過百日,收費員遲遲等不到民進黨的方案,繼4月初至民進黨部陳情後(相關報導),國道收費員自救會與全國關廠工人連線等工運團體,今日(4/27)再赴民進黨部召開記者會,要求蔡英文兌現承諾。而同一時間,民進黨中常會在黨部內召開,國道收費員自救會欲進入黨部向蔡英文與民進黨中常委陳情,與警方發生推擠,但最終仍被拒於門外,民進黨今日亦無人出面回應。

國道收費員自救會再赴民進黨部,要求蔡英文兌現選前承諾。(攝影:林靖豪)

全國關廠工人連線成員吳靜如表示,蔡英文選前指派鍾孔炤作為收費員與民進黨聯繫的窗口,然而選後鍾孔炤當選立委後,先是表示開議繁忙未能成立專案小組,直到3月初才成立立院黨團專案小組,並提供小組成員名單,然而收費員至立院拜會李應元、段宜康、葉宜津等小組成員的辦公室時,這些立委辦公室卻都表示不清楚小組成立的事情。此外,鍾孔炤4月中旬時說民進黨團還在跟高公局調收費站關閉前與遠通簽的契約,對此,吳靜如表示,收費員年資爭議跟遠通完全無關,而是交通部、高公局的責任,只要民進黨訂好方案,執政後就能立即解決,希望民進黨不要再找理由拖延。

國道收費員自救會會長孫秀鑾表示,從蔡英文當選後至今,民進黨從未與收費員開過一次會,她呼籲民進黨儘速提出實質方案,不要讓蔡英文「520前協商出方案,520後立即解決」的承諾跳票。國道收費員自救會成員郭冠均則說,若民進黨再不履行承諾,520當天,收費員將再到黨部,發起更強的抗爭。

收費員與工運團體欲進入民進黨中常會陳情,遭警方阻擋,雙方發生推擠衝突。(攝影:林靖豪)
記者會結束前,收費員將印有「蔡總統,承諾呢?」的字卡張貼在民進黨部門口。(攝影:林靖豪)

國道收費員的年資和安置是怎麼一回事?跟我們有什麼關係,一張動態圖為你說明:

收費員爭什麼?圖解消失的資遣費和退休金

策劃:孫窮理、謝碩元、盧其宏、李佳欣、蔣宜婷、林靖豪;製圖:劉耘、孫窮理,特別感謝:半路咖啡

國道收費員屬於交通部公路局所聘用的「約聘僱」與「臨時人員」。在政府體制裡,這一群不具備公務員身份的人,也沒有被勞動法體制「接住」,而收費員抗爭,則指向同時作為雇主與執行者角色的國家。這一場抗爭,也拉出更大的公、私部門非典型勞動者的連結。

這張動態導覽圖片,試圖說明公務員、約聘僱與臨時人員,以及一般勞工的差異,再具體試算收費員消失的資遣費,讓讀者能夠了解收費員的訴求,以及他們所處的制度結構,希望釐清這個階段,以要求交通部給付舊年資為訴求的收費員抗爭重點。

而蔡英文的承諾又有什麼問題、他該做什麼事呢?

蔡英文見工鬥》個案處理 築牆防延燒約聘僱

焦點事件記者孫窮理

全國關廠工人連線、國道收費員自救會、台灣國際勞工協會、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基層護理產業工會、團結工聯(宜蘭縣產業總工會、台北市產業總工會、桃園市產業總工會、新竹縣產業總工會、苗栗縣產業總工會、台南市產業總工會、新高市產業總工會、全國自主勞工聯盟、中華電信工會、台塑關係企業工會全國聯合會)、大高雄總工會、高雄國稅局工會、非典勞動工作坊、台北市環保局工會、環保局工會市縣聯合會、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中央健保署工會、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全國關懷基層老人社福連線協會、中華民國老年勞工關懷互助協會……
  • 【一鬥】年金要求基礎年基、生活保障
  • 【二鬥】長照要求消滅血汗外勞、要求老殘安養國家僱用政策
  • 【三鬥】要求擴大僱用、廢除約聘僱及各種非典
  • 【四鬥】醫護消要求勞動保障、擴大員額
  • 【五鬥】勞工團結權要求降低工會組織門檻,擴大爭議範圍至政治性罷工
  • 【一案】國道收費員案,要求「保障(高工局)舊年資」以及「安置」。

1月4號,民進黨主席、總統候選人實現去年(2015)12月23號,對「工鬥」的兩週之約(相關報導);回應工鬥提出的「五鬥一案」及取消國定假日的問題,其中「國道收費員案」,民進黨承諾執政後,由勞動部與交通部、遠通電收公司組成專案小組,共同處理收費員的「安置」與「舊年資」問題,自救會會長孫秀鑾對於民進黨的承諾,表示樂見,但希望屆時不要提出一個「不上不下」的方案,讓收費員再起抗爭。

殘補方案能解決收費員問題?

國道收費員的訴求,有要求遠通電收依約「安置」,這是遠通的問題;而要求交通部高工局給予依照《勞基法》計算的資遣費,這是交通部的問題;而在民進黨提出的「專案小組」則同時處理這兩個問題,而民進黨智庫社會群召集人林萬億表示,未來這個小組,將依據《就業服務法》第24條,訂定計畫,這個說法裡,存在著不少矛盾和怪異的地方,再從民進黨對「五鬥」中「約聘僱」訴求的回應,也充滿「個案解決」的斧鑿痕跡。

民進黨智庫社會群召集人林萬億在與工鬥成員會面後召開記者會說明對訴求的回應。(攝影:孫窮理)

首先,安置問題,是遠通電收沒有履行它與交通部高工局的合約的問題,固然要責成其解決。但是舊年資問題,則跟遠通電收沒有關係,雖然贊成民進黨「成立專案小組」的這個提案,但是他說「不清楚民進黨為什麼一定要把遠通電收拉進來」;其次,林萬億一再強調依照《就服法》第24條處理本案,則也讓人覺得不安。

因為《就服法》第24條是一個針對失業者的「殘補式」的條款,設定「獨力負擔家計」、「中高齡者」、「身心障礙者」…等條件,此種「殘補」式的邏輯,在關廠工人案,勞委會王如玄、潘世偉提出的「三六九」等方案,就曾經出現過,當時,這種在「承認債務」的前提下,接受補貼,而非承認政府責任的方案,並沒有被關廠工人所接受。

同樣的情形,恐怕也會出現在收費員的身上,收費員訴諸舊年資的依據,是政府為彌補人力不足、節省人事開銷,大量使用非典型的「約聘僱」、「臨時人員」,造成他們的工作不穩定、舊年資不保,因此,依照《勞基法》計算的資遣費,是收費員「應得」,而非政府的「慈善」或「補貼」,更不能用收費員的年齡、資力、工作能力…等作為給或不給、給多給少的判準。

這種處理方式,就跟民進黨意圖讓收費員案「個案化」的態度有關,這可以從與收費員案相牽連的「工鬥」約聘僱訴求,民進黨的回應看起。

立法是剝奪或保障約聘僱勞權?

在回應「工鬥」訴求時,林萬億的問題意識很清楚,他認為,政府部門因為人力不足而濫用約聘僱等非典型人力是不對的,而現有的《聘用人員聘用條例》在1960年代制定,已經四十幾年沒有修訂,而在民進黨執政時期,考試院長姚嘉文提出過修(立)法的版本,這個法案現在叫做《聘用人員人事條例》,民進黨執政後,將推動這個修法工作,「把勞工權益加進去」。

這個回應,說明的是,第一,民進黨並沒有按照「工鬥」所訴求的,讓政府約聘僱人員適用勞工的《勞基法》等勞動法令,而是打算繼續讓他們適用公務人員的法律體系;第二,所謂「把勞工權益加進去」,林萬億特別提到的,是約聘雇的「離職儲金」,希望未來能適用「勞退新制」,把過去的「離職儲金」併進去;但是並沒有提及約聘僱人員的「年資」及「資遣費」等問題。

「離職儲金」指的是政府機關對其所聘僱的約聘僱人員每個月提撥一筆錢,進入一個個人帳戶中,等到約聘僱人員離退時,把這筆錢領出來,當作退休金之用,2005年7月1號,勞退新制實施後,「離職儲金」調整為與勞工退休金一致的(雇主)提撥6%,林萬億提到的「適用勞退新制」,並未增任何政府的支出,只是在勞退新制實施前的年資,他卻未說明如何處理。

而這個問題,則與收費員案所突顯出的核心問題,是相牽連的,那就是政府約聘僱的「就業安定保障」以及萬一單位裁撤時,資遣費的問題。我們看林萬億搬出來回應「工鬥」的《聘用人員人事條例》,第17條,明定約聘僱人員聘用契約應明定「聘用期間」,這種以「定期契約」為原則的訂約方式,與《勞基法》第9條「有繼續性工作應為不定期契約」的原則,大相逕庭。

而這也就是「工鬥」約聘僱訴求,以及收費員3月22日遊行訴求「廢除約聘僱」所批判的「一年一聘」問題;再看草案第27條,定得更清楚「聘用契約有效期間內,因機關裁撤 、組織變更或業務緊縮而精簡聘用人員,應依精簡之相關法令辦理」,「相關法規」絕對不是《勞基法》,在第27條的說明中,考試院講得很清楚,是要依《行政機關專案精簡(裁減)要點》處理。

在這個處理原則下,「依規定辦理離職之聘用或約僱人員,最高得一次加發七個月月支報酬」,而這,正是現在交通部高公局在裁撤收費站後,據以發給收費員的「法令依據」,也是交通部再三強調一切合法的「法令依據」。在這個草案不做大幅修正的情形下,《聘用人員人事條例》的立法,正是將收費員兩年來所抗爭的不合理制度,給進一步法制化。

繼續規避政府僱用的結構性問題

當然,既然是「草案」,再調整的空間就還很大,但那得看民進黨的態度是什麼,在回應中,民進黨的態度很明顯地是要把約聘僱往公務人員的法制推,而非適用勞動法令體系,同時,林萬億也承認,造成「濫用約聘僱」的原因,是政府人力不足,在會後記者會中,林萬億回答記者的提問,認為如果是長期人力,就需要以正職(公務員)的方式任用,但是目前各級政府的員額,受到《總員額法》的限制,非正職人力轉正,勢必牽涉到員額上限打開的問題。

對此,林萬億認為先做政府機構內部的盤點,不需要現在就「把屋頂打開」。政府人力不足,不同時檢討員額上限問題,又要讓約聘僱轉正,如何可能達成?看到問題所在,但是又放任造成問題的結構繼續存在,其結果只有幾個,第一,現在約聘僱的問題繼續存在,第二,讓約聘僱轉正,就要大量淘汰現有公務人員,第三,則是讓現在各級政府的工作「去任務化」,改採外包、BOT(像高速公路收費業務),或者乾脆擺爛不管(像消防員的嚴重缺額);而實際運作下來,則可能上述三種狀況,將會同時發生,抑或是新政府也無力處理現有公務員人力問題,使得約聘僱與「政府外包」問題日益嚴重。

把「收費員案」和對約聘僱訴求的回應擺在一起看,就很清楚了,「專案解決」收費員案、用《就服法》第24條,殘補式處理問題,把遠通一起拉進來,就是在把收費員這個麻煩的問題個案解決,把個案和通案切割開來之後,築起防火牆,讓它不會燒到約聘僱,乃至國家聘僱政策的整體問題。

將約聘僱推向公務人員法制,也只是為了繼續規避《勞基法》「非定期契約」以及「年資」的保障,如此而已;事實上,在姚嘉文時期(2002-2008)的考試院,的確持續推動《聘用人員人事條例》的立法工作,也不忘強調「如將聘用人員納入勞動基準法適用範圍,將衍生依勞動基準法規定保障工作權聘用人員將成為久任人員,致機關無法應業務需要而調節人力,與約聘制度建制精神不符(來源,2008/01/24考試院新聞稿)」,話早已經說得很清楚了。

「專案處理」收費員案或許可以視為收費員兩年抗爭的一大進展與成果,對於自救會面對「個案」與「通案」間的掙扎,也需要充分理解,不過,我們在這裡不能不提的,是相較於國民黨治下的交通部老實不客氣回應收費員「給了怕非典比照」的回應,民進黨所展示的,不過是一個更加細緻的統治技術與話術而已。

相關文章:

焦點事件編輯小組、特約記者侯百千報導

國道收費員自救會今日集結於民進黨部,收費員在現場準備巨大的「還年資」布條,並由收費員在現場寫下被積欠的年資日期。他們今晚6點半將在民進黨中央黨部舉辦「人民團結晚會」,邀請各社運團體到場,提出對民進黨政府的要求。收費員也將夜宿至明早8:30集結,前往凱道參與520總統就職典禮「要蔡英文實現承諾」。

蔡英文今年1月4日與工鬥團體見面時,給予收費員承諾,「成立專案小組,針對收費員年資擬定專案性的補貼計畫,及解決工作安置爭議;並會由民進黨具實質授權之代表出任,而最終方案會由蔡英文親自定奪。」且當時蔡英文承諾「在520上任前會協商出合理方案,520上任後立刻解決。」但明日就職典禮在即,協商方案遲遲未出爐。

收費員與專案小組的協商會議一直到5月11日才召開了第一次的正式會議,但在會議中未有具體進度,讓自救會成員相當不滿。自救會代表郭冠均表示,選前講得很好聽,但選後這樣的進度,根本是雷聲大雨點小。

郭冠均表示,民進黨的鍾孔炤委員不停在拖延所謂的專案小組協商進行。蔡英文承諾之初,收費員積極與他召開「會前會」,希望盡速召開協商會議。但過程中鍾委員不斷以「會務繁忙」或是「國民黨政府機關不配合」等理由遲遲未組成委員會,所以在4月8日(相關報導)與4月27日(相關報導)才兩度前往民進黨中央黨部,要求民進黨勿再拖延。

今早多個社運團體召開記者會抗議在就職典禮「人民進行曲」的表演項目中,出現的偽抗爭團體(相關報導)。自救會表示,明天自救會就要前往蔡英文的就職典禮,讓口口聲聲說要提醒自己,是靠社會運動以及人民血淚上台的民進黨面對,下面還有一群實際在等待承諾實現的工人。

收費員於巨大的「還年資」布條上,寫下被積欠的年資日期。(攝影:侯百千)

 

國道收費員的年資和安置是怎麼一回事?跟我們有什麼關係,一張動態圖為你說明:

收費員爭什麼?圖解消失的資遣費和退休金

策劃:孫窮理、謝碩元、盧其宏、李佳欣、蔣宜婷、林靖豪;製圖:劉耘、孫窮理,特別感謝:半路咖啡

國道收費員屬於交通部公路局所聘用的「約聘僱」與「臨時人員」。在政府體制裡,這一群不具備公務員身份的人,也沒有被勞動法體制「接住」,而收費員抗爭,則指向同時作為雇主與執行者角色的國家。這一場抗爭,也拉出更大的公、私部門非典型勞動者的連結。

這張動態導覽圖片,試圖說明公務員、約聘僱與臨時人員,以及一般勞工的差異,再具體試算收費員消失的資遣費,讓讀者能夠了解收費員的訴求,以及他們所處的制度結構,希望釐清這個階段,以要求交通部給付舊年資為訴求的收費員抗爭重點。

而蔡英文的承諾又有什麼問題、他該做什麼事呢?

蔡英文見工鬥》個案處理 築牆防延燒約聘僱

焦點事件記者孫窮理

全國關廠工人連線、國道收費員自救會、台灣國際勞工協會、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基層護理產業工會、團結工聯(宜蘭縣產業總工會、台北市產業總工會、桃園市產業總工會、新竹縣產業總工會、苗栗縣產業總工會、台南市產業總工會、新高市產業總工會、全國自主勞工聯盟、中華電信工會、台塑關係企業工會全國聯合會)、大高雄總工會、高雄國稅局工會、非典勞動工作坊、台北市環保局工會、環保局工會市縣聯合會、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中央健保署工會、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全國關懷基層老人社福連線協會、中華民國老年勞工關懷互助協會……
  • 【一鬥】年金要求基礎年基、生活保障
  • 【二鬥】長照要求消滅血汗外勞、要求老殘安養國家僱用政策
  • 【三鬥】要求擴大僱用、廢除約聘僱及各種非典
  • 【四鬥】醫護消要求勞動保障、擴大員額
  • 【五鬥】勞工團結權要求降低工會組織門檻,擴大爭議範圍至政治性罷工
  • 【一案】國道收費員案,要求「保障(高工局)舊年資」以及「安置」。

1月4號,民進黨主席、總統候選人實現去年(2015)12月23號,對「工鬥」的兩週之約(相關報導);回應工鬥提出的「五鬥一案」及取消國定假日的問題,其中「國道收費員案」,民進黨承諾執政後,由勞動部與交通部、遠通電收公司組成專案小組,共同處理收費員的「安置」與「舊年資」問題,自救會會長孫秀鑾對於民進黨的承諾,表示樂見,但希望屆時不要提出一個「不上不下」的方案,讓收費員再起抗爭。

殘補方案能解決收費員問題?

國道收費員的訴求,有要求遠通電收依約「安置」,這是遠通的問題;而要求交通部高工局給予依照《勞基法》計算的資遣費,這是交通部的問題;而在民進黨提出的「專案小組」則同時處理這兩個問題,而民進黨智庫社會群召集人林萬億表示,未來這個小組,將依據《就業服務法》第24條,訂定計畫,這個說法裡,存在著不少矛盾和怪異的地方,再從民進黨對「五鬥」中「約聘僱」訴求的回應,也充滿「個案解決」的斧鑿痕跡。

民進黨智庫社會群召集人林萬億在與工鬥成員會面後召開記者會說明對訴求的回應。(攝影:孫窮理)

首先,安置問題,是遠通電收沒有履行它與交通部高工局的合約的問題,固然要責成其解決。但是舊年資問題,則跟遠通電收沒有關係,雖然贊成民進黨「成立專案小組」的這個提案,但是他說「不清楚民進黨為什麼一定要把遠通電收拉進來」;其次,林萬億一再強調依照《就服法》第24條處理本案,則也讓人覺得不安。

因為《就服法》第24條是一個針對失業者的「殘補式」的條款,設定「獨力負擔家計」、「中高齡者」、「身心障礙者」…等條件,此種「殘補」式的邏輯,在關廠工人案,勞委會王如玄、潘世偉提出的「三六九」等方案,就曾經出現過,當時,這種在「承認債務」的前提下,接受補貼,而非承認政府責任的方案,並沒有被關廠工人所接受。

同樣的情形,恐怕也會出現在收費員的身上,收費員訴諸舊年資的依據,是政府為彌補人力不足、節省人事開銷,大量使用非典型的「約聘僱」、「臨時人員」,造成他們的工作不穩定、舊年資不保,因此,依照《勞基法》計算的資遣費,是收費員「應得」,而非政府的「慈善」或「補貼」,更不能用收費員的年齡、資力、工作能力…等作為給或不給、給多給少的判準。

這種處理方式,就跟民進黨意圖讓收費員案「個案化」的態度有關,這可以從與收費員案相牽連的「工鬥」約聘僱訴求,民進黨的回應看起。

立法是剝奪或保障約聘僱勞權?

在回應「工鬥」訴求時,林萬億的問題意識很清楚,他認為,政府部門因為人力不足而濫用約聘僱等非典型人力是不對的,而現有的《聘用人員聘用條例》在1960年代制定,已經四十幾年沒有修訂,而在民進黨執政時期,考試院長姚嘉文提出過修(立)法的版本,這個法案現在叫做《聘用人員人事條例》,民進黨執政後,將推動這個修法工作,「把勞工權益加進去」。

這個回應,說明的是,第一,民進黨並沒有按照「工鬥」所訴求的,讓政府約聘僱人員適用勞工的《勞基法》等勞動法令,而是打算繼續讓他們適用公務人員的法律體系;第二,所謂「把勞工權益加進去」,林萬億特別提到的,是約聘雇的「離職儲金」,希望未來能適用「勞退新制」,把過去的「離職儲金」併進去;但是並沒有提及約聘僱人員的「年資」及「資遣費」等問題。

「離職儲金」指的是政府機關對其所聘僱的約聘僱人員每個月提撥一筆錢,進入一個個人帳戶中,等到約聘僱人員離退時,把這筆錢領出來,當作退休金之用,2005年7月1號,勞退新制實施後,「離職儲金」調整為與勞工退休金一致的(雇主)提撥6%,林萬億提到的「適用勞退新制」,並未增任何政府的支出,只是在勞退新制實施前的年資,他卻未說明如何處理。

而這個問題,則與收費員案所突顯出的核心問題,是相牽連的,那就是政府約聘僱的「就業安定保障」以及萬一單位裁撤時,資遣費的問題。我們看林萬億搬出來回應「工鬥」的《聘用人員人事條例》,第17條,明定約聘僱人員聘用契約應明定「聘用期間」,這種以「定期契約」為原則的訂約方式,與《勞基法》第9條「有繼續性工作應為不定期契約」的原則,大相逕庭。

而這也就是「工鬥」約聘僱訴求,以及收費員3月22日遊行訴求「廢除約聘僱」所批判的「一年一聘」問題;再看草案第27條,定得更清楚「聘用契約有效期間內,因機關裁撤 、組織變更或業務緊縮而精簡聘用人員,應依精簡之相關法令辦理」,「相關法規」絕對不是《勞基法》,在第27條的說明中,考試院講得很清楚,是要依《行政機關專案精簡(裁減)要點》處理。

在這個處理原則下,「依規定辦理離職之聘用或約僱人員,最高得一次加發七個月月支報酬」,而這,正是現在交通部高公局在裁撤收費站後,據以發給收費員的「法令依據」,也是交通部再三強調一切合法的「法令依據」。在這個草案不做大幅修正的情形下,《聘用人員人事條例》的立法,正是將收費員兩年來所抗爭的不合理制度,給進一步法制化。

繼續規避政府僱用的結構性問題

當然,既然是「草案」,再調整的空間就還很大,但那得看民進黨的態度是什麼,在回應中,民進黨的態度很明顯地是要把約聘僱往公務人員的法制推,而非適用勞動法令體系,同時,林萬億也承認,造成「濫用約聘僱」的原因,是政府人力不足,在會後記者會中,林萬億回答記者的提問,認為如果是長期人力,就需要以正職(公務員)的方式任用,但是目前各級政府的員額,受到《總員額法》的限制,非正職人力轉正,勢必牽涉到員額上限打開的問題。

對此,林萬億認為先做政府機構內部的盤點,不需要現在就「把屋頂打開」。政府人力不足,不同時檢討員額上限問題,又要讓約聘僱轉正,如何可能達成?看到問題所在,但是又放任造成問題的結構繼續存在,其結果只有幾個,第一,現在約聘僱的問題繼續存在,第二,讓約聘僱轉正,就要大量淘汰現有公務人員,第三,則是讓現在各級政府的工作「去任務化」,改採外包、BOT(像高速公路收費業務),或者乾脆擺爛不管(像消防員的嚴重缺額);而實際運作下來,則可能上述三種狀況,將會同時發生,抑或是新政府也無力處理現有公務員人力問題,使得約聘僱與「政府外包」問題日益嚴重。

把「收費員案」和對約聘僱訴求的回應擺在一起看,就很清楚了,「專案解決」收費員案、用《就服法》第24條,殘補式處理問題,把遠通一起拉進來,就是在把收費員這個麻煩的問題個案解決,把個案和通案切割開來之後,築起防火牆,讓它不會燒到約聘僱,乃至國家聘僱政策的整體問題。

將約聘僱推向公務人員法制,也只是為了繼續規避《勞基法》「非定期契約」以及「年資」的保障,如此而已;事實上,在姚嘉文時期(2002-2008)的考試院,的確持續推動《聘用人員人事條例》的立法工作,也不忘強調「如將聘用人員納入勞動基準法適用範圍,將衍生依勞動基準法規定保障工作權聘用人員將成為久任人員,致機關無法應業務需要而調節人力,與約聘制度建制精神不符(來源,2008/01/24考試院新聞稿)」,話早已經說得很清楚了。

「專案處理」收費員案或許可以視為收費員兩年抗爭的一大進展與成果,對於自救會面對「個案」與「通案」間的掙扎,也需要充分理解,不過,我們在這裡不能不提的,是相較於國民黨治下的交通部老實不客氣回應收費員「給了怕非典比照」的回應,民進黨所展示的,不過是一個更加細緻的統治技術與話術而已。

相關文章:

蔡英文政府真的會履行承諾嗎?這是收費員所擔憂的。(攝影:謝碩元)

為何大巨蛋BOT案不具「公共性」?動態圖詳解:

Missing content.

大巨蛋現在卡在哪?

大巨蛋政策轉彎 民團:圖利遠雄

民團抗議北市府政策轉彎(攝影:梁家瑋)

焦點事件編輯小組、特約記者梁家瑋報導

台北市長柯文哲上任後,大巨蛋爭議已持續近兩年。北市府廉政委員會於去年(2015)確定大巨蛋是個弊案,市長柯文哲也強調遠雄違約;但今年(2016)4月,北市府決策卻大轉彎,傳出將與遠雄「合意解約」,遠雄開價370億,北市府只願意出200到250億,雙方拉扯中。今天(4/20),松菸公園催生聯盟、松菸護樹志工團等團體召開記者會,抗議北市府施政轉彎、圖利遠雄。

松菸公園催生聯盟召集人游藝痛批,這一年多來,市政府把一手好棋打爛,本來應該大贏,「現在變成一敗塗地」。他說,去年北市府廉政委員會已調查出大巨蛋是弊案,遠雄違約事項非常明確,且民調跟市議會都贊成解約,但北市府卻從去年6月起什麼都不做,一切冷處理,遠雄打宣傳戰時也只以都發局新聞稿回應,拖到現在反而變成對市政府不利。

游藝痛批,合意解約「就是圖利遠雄」。他指出,若進行法律訴訟,最後的金額不會高達370億,因為過程中很多是遠雄的責任。甚至根據契約,若政府能證明大巨蛋不安全,政府可直接要遠雄拆蛋還地。但明明很多對政府更有利的解決方式,「為什麼政府不選,而要選擇賠大錢的合意解約?」 游藝表示,北市府說所有決策由大巨蛋專案小組負責,但小組成員卻一直不透明,北市府應清楚說明小組成員及為何做出合意解約決策。

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律師蔡雅瀅強調,目前是遠雄違約狀態,以「廠商違約」來終止契約對北市府較有利。她說,以違約方式處理大巨蛋會花較多時間,甚至跨越柯文哲第一任任期,但北市府不應因時間較長、可能影響連任而對黑心企業委曲求全,應該好好釐清爭議,與遠雄用違約的方式處理。

松菸護樹志工團將在松菸護樹兩週年,4月23日下午一點於新仁里活動中心(松菸文創園區製菸工廠二樓東北角)舉辦「全民拆蛋公民論壇」。預計透過專家學者與民眾的對話,從交通、法律及契約、體育、都市規劃等不同層面討論大巨蛋的問題。

南鐵案現在又怎麼了?為何出現民進黨「520前速戰速決」的質疑?

政權交接前拼過關? 南鐵居民「血債血還」拉高抗爭

自救會居民身著孝服,拉起布條,宣告抗爭升溫。(攝影:侯百千)

焦點事件編輯小組、特約記者侯百千報導

反南鐵東移全線自救聯合會於5月4日於內政部前召開記者會,自救會成員身著壽服,手舉「血債血還」布條,要求在520前不得將「南鐵案」送入都委會大會決議,並且應該立即召開聽證會,探討南鐵案的公共性與必要性。

前情提要
520前 南鐵案闖進都委會大會
 

520前 南鐵案闖進都委會大會

反對徵收的居民與民團在雨中靜坐抗議。(攝影:林靖豪)

焦點事件編輯小組、特約記者林靖豪

今日(4/15)上午,內政部都市計畫委員會召開台南鐵路地下化東移案的第三次小組審查會議,正反雙方再度就施工方案等議題辯論,但對話仍無交集。在爭議中,會議主席劉玉山強勢宣布,本案將以正反兩案並陳的方式,送入都委會大會審查,反方不滿劉玉山的決定,會後在營建署前發起靜坐抗議(相關報導),直到傍晚5點半,營建署派出都市計畫組組長陳興隆出面接受陳情,靜坐抗議才告一段落。

一旦都委會大會通過,就將進入徵收程序,但反方認為,本案爭點尚未釐清,且新政府即將上台,都委會不應在此時強行將本案送交大會審查;而陳興隆表示,若本案在5月20日新政府上台前被送到大會,他會向都委會主席建議採取「台知園區模式(相關報導)」,將本案退回小組審查,但若本案在520後才被送到大會,就要看到時新政府如何決定;至於爭點釐清的部分,陳興隆則說,營建署會再整理小組會議的爭點送交大會,會前也會將爭點送交給自救會了解。

上一次小組審查會議中,劉玉山要求鐵工局與台南市政府針對反南鐵東移全線自救聯合會等民團提出的爭點進行回覆(相關報導),但雙方今日的對話仍無交集。在鐵路地下化的施工方案上,鐵工局主張「東移方案」,即在鐵路地下化施工時維持原鐵路通車,並徵收鐵路東邊民宅,在原鐵路東側進行地下化工程;自救會則主張「臨時軌方案」,即先徵用鐵路東邊民宅興建臨時軌,再在原鐵路下方進行地下化工程,待地下化工程完成後,將土地還給居民。

在今日會議上,鐵工局仍舊堅持自救會提出的「臨時軌」方案不可行,自救會長陳致曉痛批,鐵工局的回應迴避許多重要爭議,且許多說法與事實不符,雙方各執己見;被徵收戶之一的蔡佳玲則在會議中表示,南鐵東移案不只是工程問題,更是沿線居民的生存權、居住權的問題,政府應保障居民的基本人權。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也批評,針對上次會議自救會與民團提出南鐵東移案徵收沒有公益性、必要性的問題,南市府、鐵工局僅僅回應政府是依市價徵收土地,根本沒有回答問題。

此外,台南環保聯盟與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則質疑鐵路地下化將造成地下水位上升,引發淹水問題,並引用成大研究生的碩士論文作為證據。對此鐵工局回應,他們也曾找過成大研究發展基金會做過地下水位研究,結果並無淹水問題,鐵工局並質疑反方提出的證據的可信度。對此,台南環盟、水資源保育聯盟要求小組審查會議成立專家小組,並找地質專家加入才公平,反南鐵東移自救會也訴求成立專家小組就爭議進行釐清,但這個提議未獲採納,劉玉山仍將本案直接送交大會。

小組審查會議主席劉玉山(中)與小組審查委員施鴻志(左)、周宜強(右)。(攝影:林靖豪)
被徵收戶蔡佳玲表示,南鐵東移案的徵收是攸關居民生存權、居住權的問題。(攝影:林靖豪)
營建署派出都市計畫組組長陳興隆接受反對徵收方陳情。(攝影:林靖豪)
 

4月15日,營建署召開台南鐵路東移都市計畫審議委員會,自救會靜坐當日(相關報導),營建署都市計畫組組長陳興隆曾表示,在520之前不會將南鐵案排入都委會大會,倘若排入,也將於大會退回小組會議重新審查,並且會將爭點釐清內容,提前交予自救會參考。然而日前自救會卻接獲內部消息,「南鐵案」即將於5月10日前決議,自救會長陳致曉表示,民進黨政府是希望在520之前速戰速決解決此案,是因為完全執政後將無可推拖。

而記者會進行當中,數位國民黨籍立委也現身發言,表示在稍早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已要求內政部將南鐵案在都委會大會決議的日期延後。立委黃昭順說,南鐵案歷經數年,必須提交新的評估報告才得以進行,未來國民黨也會支持聽證會的召開。立委陳雪生則表示,南鐵東移案是否正確還要經過一番討論,但都委會必須維持程序正義,國民黨團非常重視這個問題。

在記者會尾聲,現場多位居民手持遺照,訴說迫遷的悲痛。自救會長陳致曉說道,過去數年來抗爭居民活在迫遷的陰影下,數位居民因此抑鬱而終,也為此今日穿戴孝服展開抗爭。而過去嘗試與官員講理屢次無效,未來也將採取更加激烈的抗爭方式,讓南鐵案的運動進入新的階段。

數位國民黨籍立委赴現場聲援。(攝影:侯百千)

政大教授徐世榮拿出台南鐵路計劃報告書,表示其對於土地徵收的公益必要性與居民權益內容隻字未提。(攝影:侯百千)

抗爭居民拿出親人遺照,訴說悲痛。(攝影:侯百千)

 

焦點事件編輯小組、特約記者謝碩元

今天(5/20)上午蔡英文在凱道前舉行就職典禮,各團體紛紛趁新政府上任首日發起行動。昨晚夜宿民進黨中央黨部前的國道收費員與反南鐵東移全線自救聯合會,早上八點約百餘人遊行至景福門前,一路高喊「小英要上台,承諾沒下來」,要求蔡英文上任後立即實現先前開出的承諾,提醒新政府在演出「民主進行曲」之餘,不該對「真的」既有議題視而不見。同時,在就職典禮結束後,松菸公園催生聯盟等四個團體,也在台北賓館前要求蔡英文處理巨蛋爭議。

今年(2016)1月16日,蔡英文承諾就職前將針對收費員組成專案小組,然而事隔至今仍遲遲未有具體方案。今天,收費員自救會舉著巨大的「還年資」布條,認為民進黨至今仍未展現協商誠意,卻在就職典禮上舉辦荒謬的「執政嘉年華」,將收費員擋在禁制區外,痛批「只聽自己想聽的聲音」,此次行動需讓執政者看見「活生生在眼前的抗爭」,未來將會持續監督新政府。

而南鐵東移案,亦懸而未決,居民帶著親人遺照來到現場。自救會會長陳致曉說,台南是民進黨執政的縣市,但賴清德一方面與鐵工局以地方發展、財務規劃為由對居民強勢施壓,另一方面卻懂得操作媒體,說挨家挨戶訪視居民,實際上卻是要求居民讓步;加上民進黨黨團過去曾試圖在營建署都委會上於520全面執政前速戰速決解決此案,陳致曉認為民進黨的治理手段比國民黨更細緻、更難對付,但「兩者想要的是一樣的」。

蔡英文就職演說的當下,收費員升起寫著「國道收費員」的橘色汽球,希望能為群眾所見。不過,原本談妥氣球的預定升起地點在景福門前,卻在兩三天前遭通知需移至較遠端的仁愛林森路口;而今天升起之後,又遭警方以違法為由阻止,最後只升起約莫二十分鐘便草草落下。

就職典禮結束後的下午一點,松菸公園催生聯盟等四個團體於台北賓館前召開記者會。蠻野心足生態協會蔡雅瀅認為,巨蛋爭議涉及財政部推動促參司、法務部權責;公股銀行為主的聯貸案,涉及金管會、財政部權責;防火避難等公共安全爭議,涉及行政院權責,但過去國民黨執政的中央政府不願支持柯文哲,她呼籲蔡英文未來能協助北市府揭露弊案,期望能將大巨蛋拆除,改建成公園。召集人游藝則說,上述主張已在剛才透過陳情書遞交給蔡英文,要求以中央權責「徹查大巨蛋弊案」、「公開大弊蛋資料」。

景福門前,同志諮詢熱線亦有到場聲援,表示蔡英文是台灣第一位女總統,也曾公開表態說自己支持婚姻平權,但就職晚宴卻找反同人士彭文正主持,選後婚姻平權又回到社會共識說;加上現今民進黨對待收費員的態度,對蔡英文是否會實現承諾感到憂心。(聲明連結

收費員今晨從民進黨黨部出發,遊行至凱道蔡英文就職典禮現場。(攝影:謝碩元)

下午一點,松菸公園催生聯盟等四個團體呼籲民進黨協助台北市處理巨蛋弊案。(攝影:謝碩元)

南鐵東移自救會帶著親人遺照遊行至現場。(攝影:謝碩元)

同志諮詢熱線亦到場聲援。(攝影:謝碩元)

收費員對蔡英文激動呼喊。(攝影:謝碩元)

收費員昨夜夜宿於民進黨中央黨部前。(攝影:謝碩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