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砍假 民進黨衛環定布局 勞團宣戰九二八

工鬥等勞團宣示新會期持續擴大抗爭,首先的目標,便是928民進黨黨慶,也是勞工得到的第一個「七天假」(攝影:孫窮理)。

焦點事件記者孫窮理報導

前情提要

砍假七天 你無感?傻瓜,是因為928還沒到啦!

焦點事件編輯小組、特約記者梁家瑋、焦點事件記者孫窮理

前情提要

勞工勝利!砍假案 立院衛環委員會被擋

一大早勞團的記者會,進入衛環發言的桃產總前理事長毛振飛。(攝影:孫窮理)

焦點事件記者孫窮理、焦點事件編輯小組、特約記者梁家瑋、侯百千報導

「砍假案」今天(3/28)上午,在立法院衛環委員會審議,衛環做出結論,對取消七天國定假日的《勞基法》施行細則第23條「不予備查」,要求勞動部更正,並且將結論送交立院院會,一旦院會做出決議,依據《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第62條,將使得「砍假案」因此面臨在兩個月內自動失效的命運,自從去年(2015)9月起的「國定假日」抗爭,獲得重大進展,勞工團體取得階段性勝利。

在決議中,衛環委員會認為,當前審議中之《紀念日及節日實施條例》等相關草案規定之主管機關是內政部,而《勞基法》第37條規定的「中央主管機關」又是勞動部,在主管機關權責未明確之際,勞動部修正《勞基法》施行細則,規定「應放假之日」,顯然違反母法及法律保留原則,而有更正之必要,因此做出「不予備查」的結論。

今天一大早,勞團就在立法院前召開記者會,之後於立院大門前展開靜坐,由桃園市產業總工會前理事長毛振飛以勞工代表,進入衛環「備詢」的方式發言,而在衛環委員會議中,發言的委員大多站在反對「砍假」的立場,而勞動部長陳雄文不改近日備詢的火氣,對於不分藍綠立委的質疑,一一氣呼呼地回應。

勞動部長陳雄文態度強悍地強調,週40工時之後,砍假7天,勞工的假還是增加6天,他質疑,如果大家對取消7天國定假日不滿意,那「回歸雙週84工時,不取消7天假期,那我也不反對」;至於如何在實施40工時之後,落實「週休二日」,陳雄文說,原本計畫要修正《勞基法》第36條,將現在「7天中至少應有1日休息」,改成「一天例假一天休假」,但是現在卡在「7天假」,「連第一步都走不下去了」。

陳雄文在接受記者訪問時,說「今天沒有資方一個人、一個聲音,資方好像不存在,今天的審查是在審什麼呢?」他並批評曾經擔任高雄市勞工局長的立委鍾孔炤,「他是當勞工局長,我是當勞動部長,勞動部長要平衡資方與勞方,勞工局長只要關心勞工的問題,他不需要聽資方」;陳雄文說,勞動部長是國家一方要員,要考慮國家平衡,要考慮資方與勞方和平共處。

衛環做出擋下砍假案的結論,將來在院會做出決議,勞動部就必須遵守,今天民進黨放手,於衛環做出結論,將來還需要在院會做出決議,而院會做出決議後,勞動部不修砍假命令,兩個月後自動失效;工鬥代表盧其宏表示,雖然今天衛環結論是不予備查,但是之後,院會還需要做出決議,而更大的問題,在於現在已經有《紀念日及節日實施條例》立法之議,未來是否在立法時,再達到砍假的目的。

盧其宏批判,根據先前蔡英文曾經承諾過的:只要七天砍假案造成實質損害,就不會通過,因此呼籲民進黨在此時不要背棄自已的承諾,在未來可能的立法過程中,將19天假日的具體內容放進立法中予以保障,無論未來如何立法,勞工的假日一天都不 能少。因此工鬥在明日還是會前往民進黨前表達勞工權益不能倒退的立場。

勞動部長陳雄文今天態度依然強勢(攝影:梁家瑋)。

今天衛環委員會的結論:

審查《勞動基準法施行細則部分條文修正案》決議

根據104年5月15日修正通過之《勞動基準法》第30條之立法理由,係為「因應國際勞工(ILO)頒訂第47號公約及頒布第116號減少工時建議書,建立『每周工作40小時原則』,並落實全國週休二日之制度,讓所有工作者都享有週休二日之權益。」,惟查此次勞動部函為修正《勞動基準法施行細則部分條文修正案》第20條之1有關「延長工作時間之規定」,顯然已違反現行《勞動基準法》第30條之規定與立法目的,並剝奪勞工每日工作8小時,延長工時應得之工資。然依《中央法規標準法》第五條第二款,「屬於人民之權利、義務者,應以法律定之。」,對照目前勞工之紀念日等國定假日之休假權利僅以細則定之,已屬不該。

復查《勞動基準法》第37條規定所稱「中央主管機關」係指勞動部,但就當前審議中之《紀念日及節日實施條例》等相關草案規定之主管機關均係指內政部,因此《勞動基準法》第37條顯然有進一步釐清之必要,但該修正案並未就此處予以釐清,逕於《勞動基準法施行細則部分條文修正案》第23條第3項第7款規定「其他經中央主管機關指定者」為《勞動基準法》第37條規定「應放假之日」,顯然違法母法及法律保留原則,而有更正之必要。爰此,擬請立法院社會福利及衛生環境委員會就《勞動基準法施行細則部分條文修正案》決定本案不予備查,且依《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第62條規定,提報立法院院會議決後,通知勞動部修正該細則。

提案人:林淑芬、吳玉琴、林靜儀、劉建國、陳曼麗、鍾孔炤、陳瑩、楊曜、黃秀芳、吳焜裕

取消7天國定假日為去年(2015)5月15日,《勞基法》「週40工時」通過後的「配套」中不須修法的項目,去年8月26日,勞動部預告修正《勞基法》施行細則第23條,勞團於9月份開始行動,12月3日,六大工商團體聯名要求儘速施行,12月9日,勞動部正式公告修正,12月14日,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等勞團,首先到立法院,要求實質審查,得到民進黨黨團書記長陳亭妃承諾,排入議程,唯當時上一會期已經結束,砍假案的戰線於是延伸至總統與立委選舉。

12月16日,將「砍假」納入原本「五鬥一案」的工鬥團體突襲勞動部噴漆,將抗爭動作拉高,22日,工鬥於福華飯店堵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在「財團奴才」的罵名壓力下,蔡英文允諾見面;25日,則在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朱立倫台北市競選總部,與警方及總部志工爆發嚴重拉扯衝突,多人受傷、被訴。今年(2016)1月4日,蔡英文接見工鬥成員,於此議題,承諾撤回砍假、落實週休二日修法。

選後,2月1日,立院新屆期、新會期開始,「排審議、過衛環、院會決議」三關,便成為勞團與民進黨拉扯的重點,由於一度傳出立院以「屆期不連續」為由,技術杯葛,讓審議砍假的議案消失,勞團乃持續對民進黨施壓,要求佔絕對多數的衛環與院會通過「撤砍假」;而在衛環召委林淑芬堅持下,要在本週將議程排入審查;在「實現承諾」的壓力下,3月25日,原本一直採取拒絕態度的民進黨高層與新任閣揆林全終於對此定調,使得今天終於在衛環順利過關。

「砍假案」乃勞團藉著總統大選為槓桿,逼迫即將取得勝選的民進黨與蔡英文,於選前做出承諾,再以此承諾為基礎,緊盯立院每一個環節,終於成功製造壓力,獲得階段性的戰果,不過「40工時」配套尚涉及多個《勞基法》條文的修法,甚至連「砍假」本身,在修改施行細則未果之後,都有可能轉為《紀念日及節日實施條例》立法的鬥爭。

明天(3/29,青年節)為被砍掉的第二個國定假日,由於「撤砍假」程序尚未完成,放假也已遭取消,不過,再下一個將遭砍的國定假日為9月28日(孔子誕辰),距今尚有半年之久,立院院會決議撤砍假後,兩個月內砍假命令自動失效,而到928之前,如果行政院或立法院採取「立法」的方式,再取消假日,則928仍有可能遭到沒收的命運。

一例一休、砍七天假的爭議持續延燒中。雖然立院4月8日做出決議,撤回勞動部「砍七天假」的行政命令;但民進黨上台後,馬上推行「一例一休、砍七天假」的《勞動基準法》修正版本,七天假,在民進黨政府的規劃中,還是要被砍掉的;蔡英文在1月4日與工鬥團體見面時,曾說過在「不損及勞工權益」的前提下,才有可能砍七天假,但現在一上台就砍假,難道砍假有可能「不損及勞工權益」嗎?

【下圖】雇主採用沒收上班時間中間的休息時間的方式,帳面上縮短每日工時,已達到在法定工時縮短後,仍能「週休一日」的目的,詳見〈民進黨「誓不兩例」? 看破「一例一休」〉:

科技業:國定假日轉成特休

較常見的論述是,過去勞工1年只有110天假,推動工時縮短、週休二日(一例一休)後,勞工可以到123天假,但為了讓資方團體同意,必須將「砍七天假」作為配套,使勞工年休剩下116天,砍「七天假」是個必要之惡,況且,這七天假「本來就沒有在放的」。

這種看法只是似是而非的說法,在〈民進黨「誓不兩例」? 看破「一例一休」〉文章中已清楚看到,過去沒放「週休二日」的勞工,不會因民進黨推動「一例一休」使他真的能放到週休二日,還要被砍七天假,而「已週休二日」的勞工則是本篇文章論述的重點。

根據勞動部統計,台灣有近6成的勞工是「已放周休二日」,「砍七天假」對這6成勞工的影響有兩種。科技業、外商、上市公司確實沒放到「七天假」,教師節、光復節等還是要上班;公司的作法,是將這七天假變成「彈性休假」,使員工在一年多七天的補休。

七日補休對流動率很高的科技業來說特別重要。在歐洲,屬於年假性質的「特休」日數,沒有資深、資淺的落差,而台灣《勞基法》中,特休假隨年資累計的計算方式,造成資淺者的特休非常少,流動率高,也就是普遍相對資淺的科技業員工多半沒有幾天的特休,要放一個長假,只能靠這7天彈休。如果七天假沒有,對他們最大的影響就是,本來可以想辦法排出一個長假,現在幾乎都不可能。

台灣《勞基法》的特休假規定方式,造成資淺者的特休假特別少,這完全不是一個產業變動大、受雇者普遍年資不深的國家應有的作法,參見〈國定假日台比韓多,對 但是你聽過特休假嗎? 〉:

除了科技業、外商、上市公司外,其他大部分勞工能放到「週休二日」是因為公司將他的國定假日「挪移」走了。

國定假日,乾坤挪移:勞動部的神邏輯

挪移,是勞動部解釋下的產物,1998年,勞動部函釋,如果拿1個工作日和休假日(國定假日)交換,休假日上班,而那個工作日放假,這個時候,因為「原休假日 (紀念節日之當日) 已成為工作日」,所以「不生加倍發給工資問題」。

也就是說,假設你的月薪是24,000元,時薪100元,1天上班8小時是800元,如果老闆只是讓你光復節來上班,這樣要多付你1天800元的工資,但是,如果他是說,週四光復節和週五本來要上班的工作日對調,這個時候,因為是「挪移」,他就不需要再多付你800元了。

相關解釋

1998年,勞動部可「挪移」國定假日的函釋

Submitted by blackdog on 四, 01/07/2016 - 04:11

【勞委會87年台勞動二字第005056號函】

要旨:輪班人員於調移之紀念節日當日工作應否加倍發給工資

全文內容:依勞動基準法第三十七條暨同法施行細則第二十三條所定之應放假之日,雖均應休假,惟該休假日得經勞資雙方協商同意與其他工作日對調。調移後之原休假日 (紀念節日之當日) 已成為工作日,勞工於該日出勤工作,不生加倍發給工資問題。惟事業單位另有優於法令之規定者,可從其規定。

其實,看看這問題好像不大,週四光復節放假,週五上班,週六放假,這樣假放不好,班也上不好,週四週五對調,變成有個五六日三天連假,這樣不是很好嗎?是很好,不過一碰上「雙週84工時」,亂象就產生了。

在週休二日,每天工作8小時的人,一週工作5╳8,也就是40小時,兩週80小時,比法定工時還少4個小時(你「欠」老闆4小時…),而2個2週則「各」有這樣的4個小時,一般來說,除非是在「4週變形工時」的情形下,這「2個」4小時是不能加起來,變成8小時的,但是勞動部允許了這種本不該存在的「加法」,4+4等於8之後,便變成「1天」,而1年有13個「4週」,也就是有13個這樣無中生有的「1天」,可供「挪移」。

以前沒有,現在也沒有,是這樣嗎?

這無中生有的「13天」,配合「挪移」國定假日的解釋,神不知鬼不覺地就達到了沒收13天國定假日的效果,絕對不像前勞動部長陳雄文或者現在的民進黨要「砍假七天」造成那麼大的反彈,而這也說明了,為什麼對「已週休二日」的人,砍假七天會那麼「無感」了,因為這七天假本來就沒有在放啊。

就拿跟公部門上班一致的銀行員來說好了,根據勞動部的統計,幾乎100%屬於「週休二日」的族群,這次被砍掉的公務員沒有的七天假,從來沒在放,也從來沒有加班費,就是因為「挪移」,本來可以挪移13天的,現在只用到7天,其餘6天,算是皇恩浩蕩,賞給你的好了。「砍假七天」,他們會說「沒差」,以前沒放的,現在也沒放,以前沒加班費,現在也沒有。

你確定嗎?

第一,「現在」是砍假七天已經救回來了,所以國定假日有19天,第二,現在週工時是40小時,沒有2週零碎的4小時、以及無中生有的「13天」可以挪移了;所以,青年節放不放?教師節放不放?光復節放不放?要放啊,好,如果一定要跟公部門上班一致,不放,那就要多領1天的工資啊。月薪24,000元,1天800元,7天就是5,600元(最好銀行員月薪只有24,000元啦…)。

修法鬥爭,反砍假,拿回你本來該有的

不過,這個「小確性」大家並沒有真的得到過,去年(2015)12月9號,勞動部公告「砍假命令」,今年(2016)6月21日廢止,也就是說今年1月1號起,實施週40工時後,七天假中的「開國紀念日之翌日(1/2)」和「革命先烈紀念日(3/29)」已經救不回來,而下一個「教師節(9/28)」還沒有到,而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9月前」修法那麼重要,因為一旦讓「已週休二日」勞工休到,或領到928的「加倍工資」,大家都會「有感」起來,在那之後,剝奪一個大家感覺已經得到的東西,阻力也就更大。

簡言之,對於近6成現在已經週休二日的人來說,砍假七天就是直接的損失,也就是蔡英文所謂的「損及勞工權益」,而且,從統計上說,是損及「大多數」勞工的權益,如果不砍假,這些人在9月28號,就可以享有一天的休假,而上班的話,最少可以有這一天的工資,為了避免這個尷尬的教師節到來,無論立法院7月臨時會,以及9月下個會期,民進黨勢必要讓「一例一休、砍假七天」的修法版本通過。

而守住這七天假,也就使守住你已經握在手上,卻還沒有享受到的休假日,煮熟的鴨子,可千萬別讓牠飛了。

擋下《勞基法》草案? 最好林淑芬是有那麼厲害啦!

焦點事件記者孫窮理

7月21日,立法院衛環委員會民進黨籍召委林淑芬以個人立場問題,不願為民進黨「跑程序」的會議背書,拒絕主持會議,此事給予當天佔領主席台的時代力量黨團阻擋會議進行的理由,事後,綠營指責林淑芬「個人意志凌駕黨意」,藍營及媒體甚至以「落跑召委」稱之,冷嘲熱諷,勞工可能得到一個能休假(領加倍工資)的928,而批判林淑芬似乎變成一個怪異的「藍綠共識」。

真的是林淑芬擋下了政院版《勞基法》交付協商嗎?

擋住《勞基法》交付協商,林淑芬遭到藍綠、媒體的夾攻。(7/22聯合版報頭版頭)

我們把時間拉回到21號的早上,時代力量佔住群賢樓801的主席台,所持的理由,是要求召委林淑芬來主持會議,否則必須出示由他所簽署的委託書,委託民進黨團所規劃的吳玉琴主持,其實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在第一時間就回應時代力量主席黃國昌,立法院並無此一規則,召委未出席,當然可以有人代理;而且林淑芬只是以個人態度,拒絕背書,並沒有要抵制會議的意思,要取得他的委託書並不困難,事實上,721流會後,民進黨規劃的代理主席吳玉琴就出示了林淑芬的委託書,時代力量的阻擋開會的招式,民進黨根本輕易可以突破。

其實,時代力量黨團也很清楚,這個招式想要擋住會議召開是很勉強的,上午的動作只是「前菜」而已,等到會議正式召開之後,還有在議程裡抵制的劇本;至於在主席台被佔了之後,跟著包圍主席台的國民黨團,則根本沒有絲毫抵制會議的意思,國民黨的衛環召委王育敏只是不斷強調「絕食的8個工人可以進來開會」,是他們同意開會的前提。

也就是說,721要想開成會,只是一紙「委託書」,以及同意絕食工人進場,這麼簡單的事情,但是10點多,把整個黨團拉到群賢樓502緊急開會的柯建銘一回到801,開口就認輸,說今天不開會了。情勢急轉直下,與其說是林淑芬、時代力量,或者國民黨好了,擋下了衛環開會,還不如說,是民進黨自己放棄這一次在928之前把「七天假」砍掉的機會的。

政院版的《勞基法》草案,是在正常會期的7月12號於院會完成一讀,送到衛環,而親民黨、時代力量版則在15號,正常會期最後一天完成一讀,送進衛環,正常來說,才剛剛要開始併案審查,而「一例一休、砍假七天」引起的爭議有多大,不用細說,場外尚有工人絕食,場內就想迅速通關跑程序,讓它快速過關,這種情形,就如我們所強調的,甚至已經無涉草案內容的討論,而是涉及面對社會溝通與民主價值的問題了。

事情的轉折,恐怕就在群賢樓502的黨團會議。

和柯建銘總召對做的鄉民,看誰壓過誰。(資料來源:BBS)

這段時間下來,民進黨一直以黨意強壓任何對「一例一休、砍假七天」有所異議的聲音,之前,民進黨立委對此有所修正的提案,也一一遭到封殺,就以蔡培慧提出「補休」,希望中和「一例一休」草案中,「休息日」排班,無法放假的情形,也無法拉到黨籍立委的連署支持,寒蟬效應甚至波及多多少少有一些社運參與經驗的立委助理的身上,自己不要臉,也逼別人不要臉,而這一個以「黨意」強壓所謂「個人意志」的壓力鍋,什麼時候會爆開,實在很難說。

據了解,群賢樓502的黨團會議,主戰主和僵持不下,而也如我們所分析過的,一旦衛環以表決的方式處理是否交付協商,壓力完全轉諸衛環的委員,只要有2票跑票,或者3票投不下去,局面對民進黨就更加難看,類似的情形,也發生在《集會遊行「保障」法》的上面,「禁制區」和「強制排除」,雖然有顧立雄、尤美女等所謂「人權立委」為行政院版護航,但是持要求廢除立場的民進黨委員也不在少數,在15號院會最後一天,甚至履傳態度轉向者,使得支持反對者的差距拉近。

只要看看下面這張圖,2014年,民進黨立委對於「兩例」的態度,對比今天,就可以知道這種落差有多麼巨大:

是要拼個魚死網破,讓壓力鍋炸裂,還是要悶頭往前,執行對工商團體的「承諾」,柯總召心裡該有個底,而民進黨的委員們,要比施壓,可能我們很難跟柯總召比,但,我們總會竭盡我們的所能的。

至於林淑芬,他沒那麼厲害啦,是功是過,往他一個人頭上推,沒這個必要。

立法院本會期今天(9/19)改選各委員會的召集委員。其中攸關《勞基法》「一例一休、砍假七天」審查的衛生環境及社會福利委員會召委人選至為關鍵,最後選舉結果,兩席召委由吳玉琴、陳瑩當選,民進黨兩席包辦。同時工鬥等勞團於立法院大門外召開記者會,宣示持續抗爭決心,勞團表示,將於9月28日,民進黨30週年黨慶,前往圓山飯店抗議,新回合的「工時鬥爭」開打。

7月21日,民進黨規劃代理林淑芬主持衛環審查會、強過《勞基法》草案的不分區立委吳玉琴(左)當選衛環召委,民進黨本會期闖關的布局已定,圖為7月21日,時代力量黨團佔領主席台時,吳玉琴仍據守主席台右側座位,伺機而動(攝影:孫窮理)。

上個會期,民進黨強逼反對「砍假七天」的衛環委員會召委林淑芬於臨時會主持《勞基法》審查遭拒,造成7月21日,衛環審查草案當天一片混亂,民進黨總召柯建銘緊急召集黨團會議後,決定放棄於該次臨時會中,將草案交付黨團協商,最終使得民進黨於9月28日教師節假日前完成修法的盤算破局。

而今天衛環召委的選舉,由民進黨於7月21日委員會中原規劃代理林淑芬擔任主席的不分區立委吳玉琴5票,以及陳瑩6票,民進黨包辦衛環兩席召委,本會期再戰修法的布局已定;而勞團方面,也在規劃新一階段的抗爭,勞團表示,將擴大號召各界工人,發動新一波的絕食抗爭,同時9月28號民進黨30週年黨慶,也同時是因上會期未完成修法,勞工獲得的第一個「七天假」,勞團將在當天前往圓山飯店,向民進黨發動大規模的集結抗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