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0寶成緬甸廠打壓工會

2022年10月,台資鞋廠寶成在緬甸仰光雪碧達(Shwepyitha)區的製鞋工廠,傳出罷工及解僱參與罷工工人的事件,由於寶成為國際品牌愛迪達(Adidas)的重要供應商,事件發生之後,經媒體報導,愛迪達回應表示,寶成的行為違反了其工作場所標準與維護工人自由承諾,正調查寶成此舉的合法性,並呼籲寶成恢復被解僱工人的工作參考,不過到2022/12上旬為止,寶成方面僅以email回復在處理員工薪酬和人事事宜時遵守當地法律法規,並尊重員工集體談判的權利參考。並未依照愛迪達的要求,恢復工人的工作。

事件經過

2022/10寶成緬甸廠打壓工會經過

緬甸仰光雪碧達寶成工廠,大約有近1萬名工人註釋。2020年之後,由於緬甸物價上漲,造成原本工人(日)領4,500到4,800緬甸元(1緬甸元約0.015元台幣,4,500元是67.5台幣)工資不夠生活,工人於是組織工會,提出加薪到8,000緬元以及其它20多項訴求。

依據愛迪達的〈供應鏈報告〉2022年代工廠列表中(xls擋,第296行),寶成緬甸仰光廠總雇用人數為7,109人,其中女性為6,023人。

由於資方對於工人的訴求並未有所回應,400名工人於10/25開始展開罷工,到了26、27號,加入罷工的工人,已經達到兩千人,原本勞資雙方約定31號要再進行協商,不過資方卻在10/28,將帶頭的26名工人解雇,罷工於是瓦解;29號,資方又再解僱了3名工人,工人於是向緬甸的勞工局提出申訴。

2021年2月,緬甸國防軍發動政變,推翻執政的全國民主聯盟政府參考,在之後鎮壓反軍政府示威參考的過程中,將3月參與發動全國總罷工,抗議軍政府的多個總工會註釋宣布為非法組織,這一次寶成工人的抗爭,緬甸政府態度未明,不過勞工部門尚未核准工人組成工會的申請,對於目前工人的申訴,也未聞回應,在工人罷工期間,緬甸的軍警曾經到場,並拿出棍子,但並未鎮壓罷工參考

這幾個總工會包括了 CTUM(The Con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 Myanmar,緬甸工會聯合會)、 ABFTU(All Burma 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s,全緬總工會)、 MICS-TUsF(Myanmar Industries, Craft & Services Trade Unions Federation,緬甸工業、工藝和服務業工會聯合會)…等。

卡達世界盃足球賽與愛迪達供應鏈勞權倡議

卡達世界盃足球賽與愛迪達供應鏈勞權倡議

2022/11/20到12/18,世界盃足球賽在卡達舉行,由於主辦國保守的性別立場,曾引起「彩虹臂章註釋」的爭議;不過與世足賽更直接的各隊球衣、球鞋生產工人權益的議題,則較少受到關注。

 

由於2022年世足賽主辦國卡達在 LGBTQ 等議題上相當保守,同性戀為非法行為,世足開賽前,英格蘭、荷蘭、比利時、丹麥、德國、瑞士和威爾斯等七個國家隊,曾計畫由隊長配戴「One Love」彩虹臂章,支持性別平權。不過,國際足球總會(FIFA)在賽前宣布禁止配戴此臂章,違者將以黃牌處分。  

各隊於是放棄這個計畫,僅英格蘭隊長凱恩(Harry Kane)改為配戴官方核可的「禁止歧視」(No Discrimination)臂章;而德國隊則在首戰日本前,數十名隊員一起手摀住嘴巴讓記者拍照,抗議禁止配戴「One Love」,德國內政部長費瑟(Nancy Faeser)到場觀賽時,則替球隊戴上了彩虹臂章(參考)。  

條目:〈2022年卡達世足賽「One Love」臂章事件

 

國際勞團:無論誰贏,勞工是輸家(來源)。  

   

2022/12/2,美國的工會在美國波特蘭愛迪達總部外的抗議(來源)。  

因應世界盃的舉行,全球上百個工會與勞工團體,發起「愛迪達從他的工人身上竊盜(adidas steals from its workers.)」倡議,發起網上的連署信、在Twitter上發起「#PayYourWorkers」的 hashtag,並在全球有愛迪達代工生產線的國家發起工人舉牌、在主要消費國家,於愛迪達門市前發動抗議的行動,對愛迪達施壓。

這些團體認為,愛迪達聲稱,他們倡導女性的權利,並反對種族主義,但他們主要竊取勞動成果的對象,主要卻是有色人種的婦女,這些團體認為,像愛迪達這樣的公司,將 COVID-19 疫情的危機,首當其衝轉移到了工人身上,而且看不到任何緩解的跡象;在疫情開始前,製衣工人拿到的工資,就不足使他們養家活口。疫情開始後, 工人們被迫在染疫風險,和挨餓之間做出選擇。

這些團體號召工人和消費者聯合起來,要求愛迪達簽署對它產業供應鏈裡的工人,在工資、資遣費和組織自由具有約束力的協議參考

緬甸政變下的勞權

緬甸政變下的勞權

2021/2/1,緬甸國防軍政變發生兩天後,緬甸50個鄉鎮、110多家醫院和衛生部門的醫務人員率先罷工,緬甸工會聯合會(The Con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 Myanmar,CTUM)號召工人在2月8號,進行了第一波的總罷工,之後各個產業的工人都率續發動了罷工,緬甸政府則在2月26號,將大多數勞工組織宣布為非法組織參考

為了吸引外商投資,緬甸同意讓工會合法化,2011年到2012年,修法保障勞工組織的權利、加入爭議處理的機制,不過勞工組織的法律保障,並不足以取代工人在實際鬥爭中,取得薪資的提升,2019年,佔緬甸出口30%的紡織成衣業勞工發動一系列行動,這個行業雇用了70萬工人,其中大部分是女性。

但是隨之而來的 COVID-19 疫情,給工人行動帶來了重大的衝擊,雇主利用疫情,中斷生產,並藉機解雇工會幹部,而緬甸政變,軍政府對工會組織的打壓,使這個狀況雪上加霜;因此一些工會,如主要由紡織成衣業工人組成的緬甸工業工人聯合會(Industrial Workers' Federation of Myanmar,IWFM)轉向呼籲全球工會向在緬甸有供應鏈的品牌施壓,要求它們譴責政變,並切斷與軍方利益相關企業的聯繫參考

制裁的難題

緬甸政變後,國際制裁與勞權的難題

在2021/2/1,緬甸政變之後,美國就宣布暫停了與緬甸的貿易與投資架構協議(Trade and Investment Framework Agreement,TIFA)下的活動,並對其實施經濟制裁參考。2022年,推動「印太經濟框架」時,也未將緬甸納入條目。不過,對於是否制裁緬甸政府,存在著爭議。

勞工組織緬甸工人團結聯盟(Workers’ Solidarity League of Burma)曾對包含290名紡織成衣業工人的400名工人做過調查,發現高達97%的工人,不贊成發動更大規模的抵制行動,因為這將造成他們失業,根據聯合國勞工組織在2021年7月的調查顯示,政變半年之後,緬甸已經減少了多達25萬個工作機會、剩下有工作的人,工作時間減少了一半以上參考註釋

ILO 在2022年8月再進行調查,顯示緬甸的工作機會已經略有提升,不過在勞工平均產值的數據,甚至比2021年還要再下跌(來源)。

IWFM 主席 Khaing Zar Aung 反駁「工人不願意抵制軍政府」的說法時回應:「政變對經濟造成的影響,已經使數百萬挨餓,超過了僅僅只是『可能』造成的大規模失業」。IWFM 與總部設在瑞士日內瓦的全球性工會 IndustriALL 合作,它們指控一些工廠老闆和軍方的利益一致,在寫給歐盟執委會的信中,IndustriALL 援引報導提到「工人在半夜被拖出家門被逮捕,那些被軍人或警察拘留的人甚至被殘酷折磨至死」參考

2022年9月,「道德貿易聯盟(Ethical Trading Initiative,ETI)」發表一份報告,探討聯合國〈工商企業與人權指導原則(United Nations Guiding Principles on Business and Human Rights,UNGPs)簡介〉是否能在緬甸適用時認為,緬甸在國家保障人權的責任上無法落實,在工會被宣告為非法的狀況下,品牌商根本無法對供應鏈的勞動條件進行完整的調查,而法律上或國際上的救濟措施也難以實現,因此,ETI 對在緬甸投資的企業,提出三點建議:

  1. 必須重新考慮是撤出,並且不得在緬甸進行任何額外投資。
  2. 必須尊重國際公認的人權原則。包括在所有供應商工廠中透明地展示他們是如何達成的,以及說明他們為確保持續滿足這些標準而採取的措施。
  3. 如果公司選擇撤出緬甸,他們必須負責地社會夥伴協商;其中,退出緬甸對工人及其家庭的影響,需要是協商的重點。

寶成的全球佈局

寶成工業的全球產線佈局

台資寶成工業,為運動休閒鞋類代工全球第一大廠,市佔率約兩成,於全球內部雇用員工數達三十多萬人。1980年代,透過轉投資的裕元工業,將產線轉往中國、印尼、越南等地,1992年起,開發鞋類通路業務,由裕元轉投資寶勝國際,以「勝道(YYsports)」為其品牌,在其營收比重中,六成為鞋類製造,代理及通路約四成參考;除了鞋類與通路之外,也轉投資假牙、飯店、金融…等事業。

寶成的事業版圖(圖片來源,p3)

寶成生產的比重

資料來源,p6

珠三角最低工資變化

這張圖以深圳市特區內的最低工資作為代表(製圖:孫窮理,來源)。

與只為 Nike 代工的台灣代工第二大廠豐泰不同,寶成同時為 Nike、Adidas、Reebok 和 New Balance 等品牌商代工參考,而其最重要的訂單來源就是 Nike 和 Addidas 兩大品牌商,合計佔其製鞋營收比重達七成參考

2007年左右,寶成在中國的生產比重達到七成,為最高峰,寶成在中國的產線,集中在廣東省的珠海、中山、東莞三地,最多的時候,光廣東這三個生產基地,雇用人數超過二十萬人,僅在東莞高埗鎮的低涌、稍潭和上江城3個廠區,員工曾一度接近10萬人,因應而來的是產業造鎮計劃,除了員工住宿生活區外,還有自己的醫院、自來水廠、發電廠,鼎盛之時,寶成集團的出口值曾佔整個高埗鎮出口值的四成參考

此時,珠江三角洲的工人薪資快速上升,加上中國於2011年7月起,於全國範圍實施「五險一金條目」強制雇主要為勞工繳納社保費,「欠繳社保」於是成為這一段時間,中國勞資爭議的最重要導火線,2014年4月,寶成旗下的東莞裕元鞋廠以此為導火線爆發,高峰期多達4到6萬人參與、長達20天的罷工,為當時中國多年來最大規模的罷工,最後資方同意加薪,並補繳資方應負擔的社保費註釋

雖然資方同意提撥其應負擔部分保費,但是在工人無力負擔社保自負額的情況下,仍然難以加保、成果仍然有限,此外,由於工人缺乏組織,這一次的罷工也無法取得更大的成果,從這些角度來看,罷工基本上是失敗的(參考)。

早在2010年前後,寶成陸續將其生產重心移出中國,為台商從中國出走的第一波參考。在裕元罷工發生的2014年,寶成在中國的生產比重,就已經僅佔29%,落在越南(39%)和印尼(31%)之後參考,2016年,中國生產比例下降到20%,到了2019年,僅存13%參考參考、2021年至2022年,11%,此時,寶成在東莞的廠,基本上已全面停工,其他地方的產線也陸續關閉中,寶成撤出中國的不僅是鞋類的生產線,也包括了(蔡家)的在昆山和東莞的裕元酒店,廠區土地也與地產商合作開發或出售。

至於台灣的部分,在製鞋的產線,寶成僅存為品牌商設計代工的「創研中心」,在彰化福興工業區,有 Nike 與 Converse 的創研中心參考參考,原本在台中的 Under Armour 則於2020年結束合作參考,預計與 Adidas 合作、在桃園大園高鐵站附近的創研中心計畫停擺中參考

【寶成基本資料】

【寶成的經營與發展】

【生產線的移動】

【其他代工廠】

【2014裕元罷工】

寶成在緬甸的投資

寶成在緬甸的投資

隨著中、越等國工資提高、(因環境污染等問題)不歡迎紡織成衣紙鞋等產業,以及中美貿易戰、產業鏈分散化的趨勢下參考,寶成將產線分散,前往緬甸、柬埔寨、孟加拉等國,到2020年之後,中國生產的比例已經僅剩一成左右,最大的生產國為印尼,越南居次,緬、柬、孟等國的生產比重也在提升中。

在裕元罷工的第二年,2015年初,寶成宣布投資近5千萬美元,在雪碧達工業區建廠參考,2015年第三季末,第一期正式投產參考,第二期擴廠後,專門為愛迪達生產的鞋類,已從早期的30萬雙,增加到了50萬雙;到了2018年8月,宣布啟動第三期計畫時,投資額已累積至1.2億美元、第三期完成時預計產能將達到90萬雙參考。寶成在緬甸的擴廠,除了廉價的勞動力需求之外,還有未來輸出美國可能享有零關稅的優惠參考註釋

美國自1974年開始實施「普遍化優惠關稅制度」(Generalized System of Preferences,GSP),給予開發中及低度開發國家的貿易優惠,1989年因勞工、人權問題暫停授予緬甸 GSP 待遇(參考)。

2010年,翁山蘇姬獲得釋放,2012年,他所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在國會議員補選中獲勝,他也當選了國會議員,由於軍方拒絕修憲(參考),翁山蘇姬無法參選總統,在2015年,全國民主聯盟再獲得大勝後,於2016年4月,翁山蘇姬被任命為國務資政。

2013年,緬甸與美國簽署投資架構協議(Trade and Investment Framework Agreement ,TIFA),並向美國提出請求恢復 GSP,2016年9月,實質取得執政權的翁山蘇姬訪美,美國總統歐巴馬宣布解除對緬的經濟制裁,並恢復中斷27年的 GSP,自2016年11月13日起生效(參考)。

不過到了2021年2月1號,緬甸軍政府政變之後,美國宣布停止與緬甸在 TIFA 下的所有貿易往來,而貿易代表署表示,也將重新考慮重新授予緬甸 GSP 的計畫(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