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政變下的勞權

2021/2/1,緬甸國防軍政變發生兩天後,緬甸50個鄉鎮、110多家醫院和衛生部門的醫務人員率先罷工,緬甸工會聯合會(The Con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 Myanmar,CTUM)號召工人在2月8號,進行了第一波的總罷工,之後各個產業的工人都率續發動了罷工,緬甸政府則在2月26號,將大多數勞工組織宣布為非法組織參考

為了吸引外商投資,緬甸同意讓工會合法化,2011年到2012年,修法保障勞工組織的權利、加入爭議處理的機制,不過勞工組織的法律保障,並不足以取代工人在實際鬥爭中,取得薪資的提升,2019年,佔緬甸出口30%的紡織成衣業勞工發動一系列行動,這個行業雇用了70萬工人,其中大部分是女性。

但是隨之而來的 COVID-19 疫情,給工人行動帶來了重大的衝擊,雇主利用疫情,中斷生產,並藉機解雇工會幹部,而緬甸政變,軍政府對工會組織的打壓,使這個狀況雪上加霜;因此一些工會,如主要由紡織成衣業工人組成的緬甸工業工人聯合會(Industrial Workers' Federation of Myanmar,IWFM)轉向呼籲全球工會向在緬甸有供應鏈的品牌施壓,要求它們譴責政變,並切斷與軍方利益相關企業的聯繫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