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基本工資大事記

勞基法立法前的基本工資

  • 1955/11 中國國民黨總裁蔣中正指示每月所得不足300元者,應予改善;次年訂基本工資為每月新台幣300元。
  • 1968/3/16 發佈《基本工資暫行辦法》,並調整基本工資為每月600元,每日20元。
  • 1984/6/14 最後依據《基本工資暫行辦法》發佈基本工資為每月6,150元,每日205元,於7/1實施。

1997-2007基本工資十年停滯

  • 1984/7/30 《勞動基準法》施行,第21條明訂「工資由勞雇雙方議定之。但不得低於基本工資」。
  • 1985/3/21 內政部發佈《基本工資審議辦法》(參考)。
  • 1986/10/27 內政部第一次依據《勞基法》發佈基本工資,自11/1起實施,每月6,900元,每日230元。
  • 1987/8/1 內政部勞工司改制升格為「行政院勞工委員會」,主管勞工行政事務。
  • 1992/8/13 自8月1日起實施,調整基本工資為每月12,365元,每日412元,每小時51.5元,首次在基本工資發佈時,公佈「時薪」的基本工資,其計算方式即「日薪(月薪除以30天)」再除以8小時(即月薪除以240小時)。
  • 1997/10/16 調整基本工資為每月15,840元,每日528元,每小時66元;勞委會成立後,自1988年至1997年,連續10年,每年基本工資都有調漲(每月8,820元到15,840元);但是從1997年調整之後,一直到2007年,連續9年基本工資都未調整,也就是說,從1997/10/16,到2007/7/1「15,840元」這個基本工資金額,維持了近10年之久。
  • 2000/5/20 政黨輪替,陳水扁就職總統,陳菊出任勞委會主委。
  • 2001/7-8 陳水扁政府的大拜拜「經濟發展諮詢會議」,其中「就業組」雖然做出「移工薪資與基本工資不脫鉤」的共識,但是也同時做成「移工的薪資含膳宿費」的決議,讓僱主可以把移工的膳宿費從薪資中扣除,如此造成移工的工資實質上與本勞基本工資脫鉤的結果。

2007基本工資時薪計算方式改變與移工實質脫鉤

  • 2005/4/19 基本工資多年未調整,對於領取基本工資邊緣的青年打工族十分不利,「青年勞動九五聯盟」成立,要求調漲基本工資,並以「月薪除以240小時」的基本工資時薪66元的計算方式,對於領取時薪的工作者不公平,認為應該將《勞基法》中「例假」、「國定假日」與「三天特休」…等有薪休假時數扣除,以基本工資月薪(15,840元)除以167.33小時,得出95元,「九五聯盟」也因此而得名(參考)。
  • 2005/9/19 勞委會主委陳菊因高雄捷運泰勞抗暴事件下台,由李應元繼任。
  • 2007/5/20 李應元辭職,由前全國產業總工會理事長、民進黨不分區立委盧天麟繼任;在李應元任內,即已表態支持調整基本工資(參考)。
  • 2007/6 勞委會調整基本工資為每月17,280元,並且改變每小時95元(7/1實施),使得基本工資日薪不再為「月薪除以240元」,不過此次公佈的「95元」基本工資時薪雖數字上與「九五聯盟」要求的剛好一致,但計算方式不同,勞委會僅扣除了「例假」,計算方式為「月薪除以182小時」,以新基本工資月薪17,280元計算,為95元,而非「九五聯盟」主張的「月薪除以167.33小時」,若以新基本工資計算,應為103元(參考參考)。
    此次調整基本工資的動作,還有一個重點,那就是勞委會主委盧天麟表示,因為家務工不適用《勞基法》,因此,家事移工不適用此次基本工資的調整,這使得往後多年家事移工的基本工資就停留在此次調整前的15,840元。同時間,盧天麟也將移工的膳宿費,從原先可扣除4,000元,調整為5,000元,也使得產業移工調整基本工資的效果,為增加扣除的膳宿費抵銷(參考參考)。
    這一個等待了10年的基本工資調整,雖然對青年勞動者的訴求,有部份的回應;但是由於勞動部透過解釋,讓移工與本勞在基本工資上實質脫鉤。
  • 2008/5/1 當選總統的國民黨馬英九出席全產總舉辦的「勞動節紀念大會」,強調「要加強勞資政三方對話」,也就是要交給勞工和資方自己去談,政府扮演「資訊提供者」的角色(參考)。

2010:基本工資審議與勞資假對話

  • 2008/5/20 二度政黨輪替,馬英九就職,王如玄出任勞委會主委。
  • 2010/4/26 基本工資調整的消息不斷,同時間「移工與基本工資脫鉤」的主張,也不斷冒出,國民黨立委羅淑蕾提案「非中華民國國籍者」不適用基本工資的《勞基法》修正案通過一讀,進入委員會審查,王如玄表達反對脫鉤,一再強調會堅持立場,「若修法通過就下台,毋庸置疑」(參考)。
  • 2010/8/31 在馬英九「社會對話」的大方向下,行政院大修《基本工資審議辦法》,將審議委員會中,除勞委會主委(主席)外的官方代表比例由8人降為3人(勞委會、經濟部、經建會),將勞資代表由各4人,增為各7人;另專家學者由1到7人,明訂為4人;這實際反映了所謂「社會對話」:在外觀上,由各「工商團體」與各「全國性總工會」來就實際上不可能有共識的議題,進行「對話」,事實上,基本工資的決定,仍然是由勞委會做決定(參考)。
  • 2010/9/23 在新規則下,第一次基本工資審議,決議(2011/1/1起)基本工資月薪由17,280元,調整至17,880元,時薪每小時98元,在行政院核定後,全產總認為勞資並無共識,表達抗議,並赴監察院檢舉勞動部違反「兩公約」。
  • 2011年,基本工資月薪再由17,880元,調到18,780元(時薪103元),審議決議、無共識、全產總到監察院檢舉,同樣戲碼再上演一遍。

2012基本工資審議風暴,王如玄下台

  • 2012/8/9 基本工資審議決定基本工資月薪由18,780元(2013/1/1)調整為19,047元。同時,審議委員會,改變了基本工資時薪的計算方式,在「『基本工資月薪』除以『182小時』」這個公式之外,再乘上1.1的係數,增加了基本工資時薪的額度,依此計算,基本工資時薪應為「(19,047/182)✕1.1」,即115元,並決議分階段,2013/1/1日調整至109元,2014年再調整至115元(參考)。
    但為這一次基本工資審議投下震憾彈的,是行政院遲遲未作核定,終於導致王如玄的請辭;當時行政院政務委員管中閔主導「自由經濟示範區」規劃,亦傳出要將移工薪資與基本工資脫勾的想法;王如玄表示,對基本工資「我會負責」,並表達反對基本工資脫勾的態度,外界解讀為若基本工資未通過,王將辭職下台(參考)。
  • 2012/9/26 王如玄尚在立法院答詢,在完全未被告知的情況下,行政院長陳沖宣佈「緩漲」基本工資月薪:「時薪部分同意勞委會所提建議自102年1月1日起調整為109元;月薪部分可採勞委會建議調整至19,047元,惟應俟『連續二季GDP成長超過3%』或『連續二月失業率低於4%後施行』」(參考參考);原本上午還在說「從沒有說過要辭職」的王如玄已毫無餘地,當天下午便辭職離開勞委會,由副主委潘世偉接任(參考)。
  • 2012/10/16 勞委會發佈從2013/1/1起,基本工資時薪調整為109元。
  • 2013/4/2 行政院宣佈自4月1日起,調漲基本工資月薪到19,047元,較王如玄時審議決定的時間晚了4個月。

2013-2015經濟政策與基本工資的糾纏

  • 2013/8/28 勞動部將基本工資審議移師到汐止交通不便的勞工安全衛生研究所舉行,並做出2014/1/1起,時調為115元,月薪則要到7/1,再調為19,173元之結論(參考);在該次審議會議中並決議,自2014/1/1起,年度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增率累計達3%以上時,再行召開下一次基本工資審議會議(參考)。
  • 2014/2/17 勞委會升格為勞動部。
  • 2014/8/22 陳雄文接任勞動部長。
  • 2014/8/15 行政院長江宜樺與勞工團體代表座談時,表示2014年1到7月,食物類物價指數累計平均高達3.82%,認為勞動部應重新思考「CPI累計至3%」才召開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的決議(參考)。
  • 2014/8/25 召開基本工資審議會議;資方團體認為,這違背了2012年行政院「應俟連續二季GDP成長超過3%」再討論基本工資調漲的承諾,因而抵制審議,全體未出席,導致會議無法進行。
  • 2014/8/29 勞動部再開審議,最後陳雄文裁示,2015/7/1起,月薪由19,273元調到20,008元,時薪則由115元調到120元(參考)。
  • 2014/9/3 行政院對勞動部的決定,做出核定。
  • 2014/11/4 勞動部成立「基本工資工作小組」,成員24人,除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委員外,增加全產總、全勞總、全職總3個總工會推派的代表,共計24人(參考),以每季集會一次為原則,就基本工資審議相關事宜詳加研究(參考歷次會議記錄)。
  • 2015/8/12 基本工資審議歷經3個多小時的會議,無法做出決定。
  • 2015/8/28 在勞動部拒絕家事移工適用《勞基法》,以及2007年,在調整基本工資時,又拒絕同步調高家事移工的薪資,造成家事移工的薪資始終停留在1997年的基本工資「15,840元」水準上,長達18年之久;在多個移工輸出國不斷抗議下,勞動部與印尼、菲律賓、泰國及越南等國召開多邊會議,達成自9/1起,家事移工的契約以17,000元進行認證的共識;由於家事移工不適用《勞基法》,規範基本工資的方式,為「新聘外籍家事勞工的雇主至來源國辦事處申請勞動契約驗證時,契約上的薪資就得註明1萬7,000元」(參考)。
  • 2015/12/21 再召開「工作小組會議」,決定不再開審議委員會,使得2016年基本工資調漲成空;陳雄文表示,沒有調漲的幅度,可以在2016審議時一併考慮。

2016-2017《勞基法》修法爭議下的基本工資:資方團體的肉票

  • 2016/1/1 《勞基法》修法,將法定正常工時,由「雙週84小時」,縮短為「週40小時」開始實施。
  • 2016/5/20 二次政黨輪替,民進黨蔡英文就任總統,郭芳煜接任勞動部長。
  • 2016/7/21 「一例一休、砍假七天」版的《勞基法》草案,確定無法在立法院臨時會中交付協商,立法進度受阻,之前,資方團體就對民進黨政府違背「承諾」表達不滿,並且揚言抵制基本工資審議(參考參考)。
  • 2016/7/26 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在勞動部召開,資方團體7名代表抵制,全數未出席,雖然與會人數已經超過半數,郭芳煜仍裁示,認為缺乏利益相關團體代表與會,因此今天會議不做實質的討論,預計到9月份再行召開會議(參考)。
  • 2016/8/17 青年勞團到勞動部行動,指出若依照2007年勞委會扣除「例假」的計算邏輯,以及2012年再乘上1.1的係數方式計算,在法定工時縮減後,基本工資時薪的公式已經從「(基本工資月薪/182)✕1.1」,變為「(基本工資月薪/174)✕1.1」,應該自動由120元調整為縮短工時後的126元(參考)。
  • 2016/8/23 行政院長林全出席全國工業總會舉辦的「全國工業團體領袖會議」,接下工總遞交的「2016年度工總白皮書」,呼籲工商團體回到基本工資審議會議(參考)。
  • 2016/9/8 在勞方委員全數出席,資方委員則僅2名出席的情況下,基本工資審議歷時5個小時,決議基本工資自2017/1/1起,調整為21,009元,時薪則分兩階段調整,2016/10/1起調整至126元,2017/1/1起調整為133元(參考),達到勞動部時薪公式與青年勞工團體要求的「(基本工資月薪/174)✕1.1」。
  • 2016/12/6 「一例一休、砍假七天」《勞基法》修法在立法院闖關成功(參考參考)。

2017二修《勞基法》

  • 2017/2/8 林美珠接任勞動部長。
  • 2017/8/18 基本工資審議,歷時近7個小時宣佈結論,自2018/1/1起,月薪調整為22,000元,基本時薪140元,對此結果資方代表不滿意,臭臉離場,林美珠說,資方認為調漲太多,沒有同意,但是採現場多數委員意見,得到最終數字,並由林宣布敲定;此時社會已經累積對「一例一休」修法的批評,而資方團體則藉此累積《勞基法》再次修惡的動力,資方代表在會前表示,「一例一休」已經造成成本大幅上漲,今基本工資若要再漲,資方吃不消,主張先修「一例一休」再來談基本工資(參考)。
  • 2017/9/8 賴清德接任行政院長,再修《勞基法》蓄勢待發。
  • 2017/9/15 工商團體提出《勞基法》修法建議(參考)。
  • 2017/9/27 勞動部啟動再修《勞基法》動作,列出6大主題,舉行座談會(參考)。
  • 2017/10/31 勞動部預告《勞基法》草案出爐(參考)。
  • 2017/11/9 行政院院會通過《勞基法》修正草案,休息日工資改為「核實計算」,以及(四彈性)「加班上限改為『3個月138小時』、月上限54小時」、「經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和勞動部審定、再經勞資會議通過,『七休一』可以調整」、「『特休假』可以遞延至隔年」、「輪班間隔以11個小時為原則,但經工會或是勞資會議的同意後就可以調整」確定(參考)。
  • 2018/1/10 《勞基法》修法完成三讀(參考)。
  • 2018/2/26 許銘春接任勞動部長。
  • 2018/8/16 基本工資審議無共識,許銘春裁示自2019/1/1起,基本工資月薪調整為23,100元、時薪150元。時薪與月薪間已脫離之前勞動部「(基本工資月薪/174)✕1.1」的公式,使得兩者進一步脫鉤,同時許銘春也表示經過討論,認為「就業扶養比」計算困難,多數國家不採用,因此不接受由全產總等勞方代表提出的依此計算基本工資的主張。許銘春說,此次審議,將「17項重要民生物資年增率」列為首要考量,並透露年底有可能訂定《最低工資法》的訊息(參考)。
  • 2018/11/30 勞動部預告《最低工資法》草案(公告草案),預計取代現行的《基本工資審議辦法》,適用對象為適用《勞基法》者。草案同為「審議委員會」型式,主要參採指標為「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並得參採其餘10項指標。勞動部表示,國外多用的「minimum wage」直譯為「最低工資」,將銜接原本的「基本工資」。(焦點事件報導

最後更新:2018/11/30(孫窮理、王子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