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財務及工作報告-08》分進合擊,創造千萬級「三小媒體

Submitted by blackdog on 三, 02/05/2020 - 05:36

這邊從三個媒體是否存在「競爭」關係來討論,這可以從三個媒體的月定捐歷史圖來看:

有幾個重要的時間點,首先是2014年10月,《公庫》開始募款,快速的成長,並沒有影響到基本上維持在每月18萬左右的《苦勞網》月定捐,2015年1月,孫窮理離開《苦勞網》,對於月定捐也沒有影響,反而在2015年7月,首度突破20萬,團體不因個人的變動而有影響,這是很好的現象。

接著是2016年8月,《焦點事件》開始募款,月定捐快速增加,也沒有影響到《公庫》的月定捐,反而在2017年1月,達到歷史高點的111,130元,至於《苦勞網》則是在2015年7月高點後,早在《焦點事件》開始募款前,就在走一個下滑的趨勢,與《焦點事件》開始募款無關,這一段的下滑,造成2016年12月《苦勞網》的財務危機,以及強力募款與月定捐衝高。

不過,《苦勞網》募款在短期內衝得那麼快,都沒有影響到《公庫》與《焦點事件》在同時期的成長。而《焦點事件》在2017年12月「帶路博弈」計畫的募款,也拉高了月定捐的規模,但沒有影響《公庫》月定捐的持續持平,也沒有加劇《苦勞網》在2016年底衝高之後,長期下滑的趨勢。

從以上的歷史分析,可以看出,三個性質相近的媒體,其實在募款上並沒有明顯的「競爭」關係。我們再把上圖將募款累加起來看:

在《公庫》開始募款前夕,《苦勞網》的月定捐是178,150元,之後兩者各有成長,2015年10月,兩個媒體的月定捐合計284,168元;《公庫》的月定捐達到10萬左有的規模,同時《苦勞網》維持在18萬左右,也就是說《公庫》的月定捐,完全是「多」出來的,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焦點事件》開始募款之後,三個媒體的總合,是整體推升的。2017年1月,《苦勞網》月定捐快速增加,三媒體總合來到429,866元的歷史高點。

不過隨著《苦勞網》月定捐長期衰退,《公庫》長期持平,《焦點事件》小幅成長,到了最近的2019年11月,三媒體月定捐總合下降到了354,994元,不過,這樣的規模,都不是一個或兩個媒體,在短期內可以達到的。

我們也可以這樣說,在最近有完整數據的2018年,三媒體合計創造了年總收入超過600萬,月定捐接近40萬的ㄧ個經濟規模,這就是「分進合擊」產生的效果。問題只在日常的社運現場報導外,每個媒體必須做出自己的特色。近年,我們看到《苦勞網》的「南方國際」,以及「知道」,已經做出相當的成績,《公庫》於2017年,繼《苦勞網》(2007年)之後,獲得卓越新聞獎的「媒體公器獎」,與各地寫手的合作,串聯出對不同社運線場更大的接觸面積,2018年又在「香港反送中」運動中發展出跨境媒體合作的報導模式,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嘗試。

在穩定既有的社運現場報導工作之外,發展出各具特色的內容,這是一條必須走通的路。

我們可以不用一直陷在財務困境的陰霾裡面,光明一點地說,應該期待三個媒體,要各自努力,一兩年內,一起造出「千萬級」的「三小媒體」來。對於台灣的媒體環境來說,這應該是一個很正面的發展。

苦勞網募款頁】【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募款頁

2019年12月19日,《焦點事件》記者王子豪(前右)與《苦勞網》計者唐佐欣(前左)於國到收費員自救會於蔡英文競選總部抗議時,同遭警察驅出,在盾牌前工作。(攝影:張榮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