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財務及工作報告-07》跨媒體的比較

Submitted by blackdog on 三, 02/05/2020 - 05:35

不同團體的募款方式、計帳方式、組織運作和捐款者屬性,都有很大不同,很難比較,我們這邊只用與我們性質相近的《苦勞網》和《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的財務狀況,做一個對比。

先從支出面看,三個媒體在2018年的支出是相近的,不過《苦勞網》和《公庫》的赤字都非常大:

  • 2018年三個媒體的支出與餘絀比較
    • 苦勞網: 2,462,518, 餘絀:負45萬3,633 。
    • 公庫: 2,407,338,餘絀:負64萬0,771。
    • 焦點事件:2,418,678,餘絀:負10萬3,852。

因此,在2019年,兩個團體都削減了支出:

  • 2019年三個媒體的支出與年度餘絀
    • 苦勞網: 2,185,809,餘絀:負40萬1,752。
    • 公庫(前11個月,12月尚未公佈): 1,737,647,餘絀:負23萬5,593 。
    • 焦點事件: 2,494,028;餘絀:負 2萬6,591。

在削減支出之後,今年的赤字仍然很高,就是因為在收入面上沒有成長,

  • 三個媒體的收入比較
    • 苦勞網:
      • 2018: 2,008,885;2019: 1,786,820;衰退11.06%
    • 公庫(與去年前11個月比較):
      • 2018:1,579,121;2019:1,502,054;衰退4.88%
    • 焦點事件:
      • 2018:2,286,648;2019:2,519,463;成長10.18%

從以上數據可以看出來,這兩年《焦點事件》的收入,都略高於《苦勞網》和《公庫》,並且是維持成長的,不過相較於這兩個媒體,我們的問題還是在於存款過低,2018年底存款只有18萬8,618元,2019更只有年底更只剩下16萬1,593元,遠比《公庫》2018年底的75萬3,931,以及2019年11月底的48萬4,440元少(《苦勞網》未公佈存款餘額)。

存款偏低一直是我們在財務上最大的問題,所以今年才提出「先蹲下,再跳起」這種樽節開支、增加存款規模的財務規劃方向。

三個媒體的財務狀況,用每月月底定捐存量歷史圖,可以看得很清楚:

2016年12月,《苦勞網》曾經強力告急,那一次收到的效果非常大,一個月之內,增加7.7萬的月定捐,及超過百萬的單筆捐款,使得月定捐一下子達到近23萬的歷史高點,並積累了可觀的運作基金,但是這種突然暴起的捐款,有兩個問題,首先,是這些大量受到刺激湧入的捐款,並不見得能夠長期支持,再來,是原有的捐款者,對於這樣的模式接受的程度,這可以從2017年1月之後,月定捐快速消退,在一年後的2017年12月,就掉回到「告急」的原點可以看得出來。

如果把2016年的暴起忽略不計,可以看到,從2015年中以來,《苦勞網》在月定捐上,一直有一個向下的趨勢,有人可能覺得是意識形態的問題,如果是因為這個因素,捐款下跌的狀況,也會是「暴落」的,不會這麼穩定;這種現象就是開始募款一段時間之後,定捐「自然下跌」的現象,必須設法加強行政機能、穩住原有的捐款者,並開拓新的換手的捐款者。

至於《公庫》,則是做到了這一點,2014年10月開始募款,2016年3月後,首度出現定捐下降的現象,那大概就是募款初期的「紅利」已經花完,可觸及的捐款者都已經到位,那之後,長達三年半的時間,月定捐都維持在10萬元上下,沒有衰退,那就是本身的募款能力,已經將「自然下跌」的趨勢抵銷,這仍是不簡單的。

最後再看單筆募款狀況。

  • 三個媒體的單筆捐款
    • 苦勞網:2018:461,038;2019:385,670,衰退16.35%。
    • 公庫(前11個月比較):435,679;2019:349,268,衰退19.83%。
    • 焦點事件:2018:643,740;2019:711,744,成長10.56%。
    • 註:《苦勞網》與《公庫》將「媒體小農」收入分別列為「其他收入」與「單筆捐款」,此處統一列入「單筆捐款」。

比較費解的是,單筆捐款和定額捐款有一定的連動性,《苦勞網》定額捐款持續下滑,單筆捐款衰退速度可以理解,不過《公庫》的單筆捐款降幅近兩成,其實是2019年總收入衰退的主因,但不知道怎麼解釋。

另外一個不知道怎麼解釋的,是這些跟Facebook粉絲頁的粉絲數,顯然沒有關係,目前為止,《公庫》粉絲頁的按讚數是109,631,《苦勞網》是86,810,《焦點事件》是它們一半都不到的30,314,而且成長緩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