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財務及工作報告-06》捐款的消長分析

Submitted by blackdog on 三, 02/05/2020 - 05:34

接下來,我們再從捐款的趨勢,來討論一下它的規律。

首先,是「帶路博弈」計畫對募款的拉升作用,2017年12月,我們提出「帶路博奕計畫」,這個時候,距離我們在2016年8月開始募款,已經一年多,早期創站捐款的力道已經消失,轉而是既有定捐開始失效、停捐的壓力,「帶路博奕計畫」的提出,對於捐款的拉升,是有明顯的效果的,這可以從每月底月定捐存量變化看得出來:

像「帶路博弈」如此龐大而冷門的計畫,能夠引起這樣的反應(台灣有多少人關心「一帶一路」?),這給我們很大的鼓勵,我們的計畫,始終不僅是關注中國的「一帶一路」發展,而是希望以此作為一個切入全球資本主義與區域衝突的ㄧ個方法,這個計畫的提出,代表我們工作重心的的移轉,這這些增加的捐款,也是對這個「改變」的ㄧ種肯定。

不過在計畫提出後,雖然投注相當多的人力去做,在工作成果的呈現上,沒有好的方法,這也使得後續支持的力道不足,在財務困難以支撐計畫大幅度開展的狀況下,又再影響到支持的力道,造成一個惡性循環,我們在後面的工作報告會提出,計畫的「日常產出」,以及「集中式」的成果呈現,來回應這個問題。

而另一個被觀察到的現象,是捐款的「節奏」,這個我們用更短期的統計來說明,2018年的每日月定捐存量圖,是一個很典型的代表:

(Y軸為該年度增加之月定捐×12)

國曆新年前後到農曆春節前,是捐款者進行年度財務規劃的時間,這個時候,月定捐的變化劇烈,退捐的人多,新增的人也多,2017年春節前,在「帶路博弈」計畫和春節前定捐換手潮雙重作用下,成長是非常明顯的。

相對之下,到了四、五月之後,年中新加入捐款者就沒那麼踴躍,但是定捐的失效退捐是一直不會斷的,如此,就造成每年三到十月,月定捐有一個「自然向下」的趨勢;而在2018年七到九月那一片非常明顯,整個凹下去的區塊,也就是有兩三位大額(對我們來說,月定捐1千以上就算大額了)同時失效,這一度造成2018年的危機。

其實這也是為什麼,我們一直強調「小額、分散」募款的原因,50個每月100的定捐者,跟1個每月5,000的定捐者,意義是完全不同的,所以,如果你願意支持我們的工作,錢少真的不是問題,我們非常希望更多人能量力加入定捐的行列

2018年的單筆捐款,也充分顯現上面說的這些特色:

可以看到,大概全年有六、七成的捐款,都是集中在一、二月和十一、十二月這四個月裡面進來的,年中的八個月,就非常地慘澹。

2019年,失去「帶路博奕計畫」剛剛推出的力道,一、二月的捐款,與2018年相較,有不小的落差,這個「旺季不旺」的現象,是一個很大的警訊,我們針對年中的「淡季」加強,使得2019年整年的單筆捐款累積,呈現出一個和2018年很不一樣的樣貌,基本上,單筆捐款增長這條線「平滑」多了:

不過,這樣的動作,對於定額捐款的推升,效果還是有限的,年中之後,雖然有所增長,但是壓力還是很大:

(Y軸為該年度增加之月定捐×12)

當然,每一個有募款需求的團體,差異性很大,我們的這些經驗,也不知是否有參考價值,只是在這邊丟出來,如果有用,那就很好。

至於前面說到,所謂的「設法拉升」捐款,我們過去做的事情,也就是盡可能說清楚財務狀況與需求,並且不斷強調財務的問題而已,這種多多少少算是「負面」的募款策略,其實不是很健康;這一點,是在今年(2020)我們在日常工作與「帶路博奕計畫」的成果呈現上,需要特別加強的地方,也希望大家更能夠看到一個團體做了什麼事情,而不是它們有多窮,給予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