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通訊】9月1日高雄果菜市場強拆,保大員警新聞處理的說明

焦點事件編輯小組

焦點事件在9月1日的報導〈【高雄果菜市場強拆快訊】官員落跑 優勢警力強攻 居民被打敗了!〉中,刊出下面這張照片:

刊登當時所下的圖說為:

警察打人後,擺出勝利的手勢。

因為圖說文字本來就不會放太多的字數,之後(約2小時左右),檢討這段文字過於簡略、模糊,恐有造成誤解的疑慮,所以在網頁及facebook粉絲頁主動同步加入較精確的描述:

附註說明,原圖說說明過於簡略,恐造成誤會,在此補充現場狀況,在果菜市場強拆現場,霹靂小組大概八到十個人,他們在農業局副局長鄭清福落跑的時候,推打想要阻擋副局長落跑的群眾,造成有人受傷,之後,這些霹靂小組隊員再回到現場,在怪手前面,畫面上的這個人,看到記者在拍他們,就叫記者拍得清楚一點,並比出勝利的手勢,所以留下了這張照片。

再說明一下當時的狀況:

高雄市農業局副局長鄭清福大約在上午11點多,與自救會在現場協商,進行到一半,他忽然轉身離開,引起現場群眾一片愕然,於是跟著他,希望阻止他離開現場,這個時候,持短盾的霹靂小組人員上前戒護,鄭清福在社區中繞行,最後竄入果菜市場二樓脫身,這中間,霹靂小組人員對於尾隨上來的民眾,以短盾推擊,造成多人摔倒、受傷,手段相當暴力。

在鄭清福脫身後,下午一點多,同批組員再回到現場,駐守在怪手前,畫面中比出勝利手勢的該名員警,見到記者拍照,便語帶挑釁地說:「你要拍照嗎?來,讓你拍清楚一點」,並擺出手勢,於是記者拍下了這張照片,特別要指出一點,當時的狀況,並非只有記者與保警,而是在阻擋怪手的群眾面前,群眾可以清楚地見聞記者與保警的互動,該員囂張跋扈的態度,當下也引起了在場群眾的憤怒,對其叫罵。

我們對於高市保安大隊在面對失去家園悲憤的居民,以及記者於現場採訪時,採取此種態度,予以強烈譴責,並認為此事應接受社會的公議。

再說明一下,我們調整圖說的判斷,「警察打人後,擺出勝利的手勢」所指的脈絡,便如前述,所謂「警察打人」,指的是整組霹靂小組員警在保護鄭清福離開時的暴力行為,而畫面中比手勢的員警,也是該小組中的一員;原圖說本沒有直指該名員警就是打人的人的意思,而我們後來的修改,也就是考量到這短短的一句話,過於簡略、模糊,可能會使讀者產生是直指這個「比手勢者」就是「打人者」的誤解,因此主動做了修改。

作為社會公器,我們的報導與處置方式,自然也應該受到公議,在此說明這個過程,以接受檢視。

高市保大在9月1號晚間11點13分的貼文。

不過,事後高市保大竟以公開貼文、私下傳訊的方式,要求我們撤除報導,否則威脅提告,甚至在私訊中,要我們考量「因為這張照片而在上面留言漫罵的粉絲是否因此惹上麻煩」,追究對象無限上綱,甚至波及評論的網友;晚間11點多,保大在其facebook粉絲頁貼文,認為我們「抗拒將文圖下架,可見並無真正悔意」。

我們補充、修正圖說的理由已如前述,與保大來文毫無關係,對於員警的行徑忠實報導呈現,也是我們天賦的職責,而保大紀律廢弛、不當執法於前,以「提告」威脅媒體與網友於後,再在其粉絲頁留言,「可見並無真正悔意」,連假的悔意都沒有。

近年警方處理群眾場合的不當行徑引起社會廣泛重視,高市保大在9月1號的行為,再添一例。

你知道嗎?

高雄果菜市場強拆是怎麼一回事?

Submitted by 侯百千 on 三, 08/10/2016 - 23:08

 

高雄果菜市場北側居民於日本時代,即已世居於此,已歷兩、三代以上,而土地徵收爭議始於1970年代。

1970年,高雄市政府向省政府申請徵收民族一路,包括現在的果菜市場,以及居民居住的北側,共1萬5千坪土地;但是由於當時果菜公司政府持股僅49%,不符合當時《都市計劃法》必須公營事業才能徵收土地的規定,因而遭到駁回。

隔年(1971),市府向3名大地主取得土地,加上原本的國有地,面積達79.9%,表示已經與居民協商完成,省政府於是通過徵收案;不過,市府對居民並無安置方案,1971年至1973年間,居民不斷陳情抗議;1973年,高雄市長王玉雲與居民協商出「減半使用、半數返還」的方案,也就是果菜市場僅使用7,500坪、並承諾將另外徵收的7,500坪以各種方式還給居民,讓果菜市場得以興建。

當時,這些所謂「各種方案」,包括了興建大樓、國宅等;但是都並未落實。到了1997年,市長謝長廷研議了包括讓居民申請買回已徵收的土地、撤銷徵收、標售或專案讓售等方式,但因為謝長廷出任行政院長,這些方案也就也再延宕下來。

而目前,市府打算將「果菜市場」北移至居民現居地,據市府的說法,現在市場的地,要打造成「全新、結合滯洪功能」的批發市場;一併將十全路與覺民路打通、將促進三民區整體環境提升;市府認為,40年前,已有80%左右的地主完成補償及救濟,徵收早已完成。

不過居民反駁,所謂「80%」,是用土地「面積」來算的,所謂完成補償、救濟的,也就是當初的三名大地主,其餘的地主從未同意、也沒有領到過補償,要求市府「退回徵收、發還土地」。

2016年9月1日,高雄市政府動員大批警力強拆果菜市場北側社區,一連兩日,拆除社區內大部分的住宅。而後,雖居民持續抗爭,要求高雄市府暫停強拆,並與居民平等磋商,但高市府仍陸陸續續強拆社區內不同意自行拆遷的住戶。2016年10月27日,居民發動北上至蔡英文住宅絕食抗議,但高市府卻在當日凌晨再次強拆,將所有不同意戶的住宅拆除殆盡。

參考資料:

我們認為,正由於警方不當執法行為不斷,每每使得行政機關與人民間的衝突,最後變成警方與人民的衝突,模糊了事件本應有的焦點;我們認為,9月1日,果菜市場的強拆,更應該讓社會大眾看到的,是高雄市長陳菊以不當徵收、強拆迫遷,侵害人權的行徑,作為第三者的媒體,本也不應攪和進來,成為爭議的一造,我們呼籲社會應該更加重視果菜市場,乃至整個高雄的抗爭。

經過9月1日強拆之後,果菜市場居民與聲援者,元氣大傷,但是仍然有人堅守家園,拖著老弱的身軀,誓言抗爭到底,我們呼籲社會,對他們給予更大的關注,不僅如此,在高雄,市長陳菊執政十年,各種噬土徵收、環境威脅、不當開發…撲天蓋地,大溝頂、拉瓦克、新園農場、國道七號…受壓迫者的反抗,自然也遍地烽火地延燒起來。

在果菜市場,我們看到居民的訴求,不過是要求市府出面跟他們協調安置的方案,都不可得,更不用說,市府所謂水患與交通問題的現狀與解法,市場遷移與新建方案,是否對症下藥,缺乏公開的審議,拿著40年前,一切法律保障皆不完備的徵收,作為強拆迫遷的藉口,而市長陳菊昨天晚間在其facebook粉絲頁的貼文,文章寫得很好,訴諸感性,但處處棉裡藏針,拒絕做任何的檢討,甚至處處挑撥居民與防洪、交通,這些他所謂「公共利益」的對立。

此種以偽善糖衣,掩蓋其暴力、獨裁本質,以及背後的利益體系的政治修辭,是我們早已司空見慣的,在所謂「民主」社會下的統治型態,我們的任務,就是把這些揭露出來。

最後,我們要在這邊再呼籲大家,捐款給焦點事件,8月底,我們完成立案、線上金流串接的工作,正式以登記人民團體「台灣焦點通訊社」來募款,也開始踏上更長遠、組織化的路子,我們的成員日常工作、生活的地點都在台北,不過我們不希望因為這樣,而偏廢對於更需要關注的中、南、東部的問題,過去,北部之外的朋友,大概也可以發現我們的記者在東、南、中部採訪的身影,我們希望建立不因路程的遠近而影響採訪報導的編輯原則,南北奔波不是問題,不過我們需要彈藥的支援。

台灣焦點通訊社的捐款連結是:信用卡每月定額單筆捐款,我們的郵政劃撥帳號「50363139」,戶名是「台灣焦點通訊社」。

多謝大家。

【我們近日與高雄有關的報導】

新園農場

後勁反五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