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島核災九年 因為奧運而必須的「復興」

焦點事件記者林靖豪報導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在新冠肺炎的陰影下,東日本大地震走入第九週年,日本政府因為疫情決定取消公開的悼念儀式,不過首相安倍晉三仍然在3月7號,前往福島視察災後重建情形。在受到核災影響最嚴重區域之一的雙葉町,他向記者團表示:「復興正確實的前進,在福島完全復興的那天到來前,國家會一直站在最前線努力。」

日本政府將今年(2020)夏天的東京奧運視為向世界展示災後復興成果最重要的機會,並為此重啟了位在福島縣東南沿海的廣野町與楢葉町,與核電廠直線距離僅有20公里的足球場「J-Village」,將這裡選為奧運聖火在日本國內傳遞的起點;3月26號,聖火將經過福島主要的受災區,為「復興奧運」揭開序幕。

福島第一核電廠廣域地圖

Submitted by blackdog on 二, 03/10/2020 - 08:09
福島災區圖

圖片來源:《福島第一核電廠廢爐全紀錄》p25。 開沼博、吉川彰浩、竜田一人著, 臉譜出版,2018/10/3。

標籤

原本應該盛大舉辦的聖火傳遞啟程儀式,在日本政府為了飽受批評的疫情控制政策焦頭爛額,甚至東京奧運能不能順利辦成都還存在風險的情況下,顯得低調許多;然而,許多日本人想看見的,或許是政府將資源花在解決核災仍留下的許多問題上。

歸還困難區域與無法返鄉的災民

為了迎接奧運聖火,3月4號及5號,日本政府分別解除了福島核電廠所在地雙葉町及大熊町部分區域的「避難指示」,這是時隔9年來,這兩個區域首度開發一般人進入。日本政府將此視為災後九週年重建的重要成果,但受災者並不認同,因核災被迫離開故鄉的大沼勇治在接受路透社採訪時,批評此次解除避難指示僅僅是「假的復興宣傳」,只是為了奧運做宣傳,從町民的角度而言完全沒有看到復興。

在福島核災之後,核電廠周圍有12個市町村因輻射污染被列為避難區域,當地居民被迫到其他地方避難,此後,日本政府陸陸續續完成污染清除的工程,逐漸解除避難指示,但其中浪江町、雙葉町、大熊町的大部分區域與南相馬市、富岡町、飯館村的部份區域因為輻射污染嚴重,目前仍被列為「歸還困難區域」,居民仍然不能返鄉展開重建。

福島核災疏散指示區域

Submitted by blackdog on 二, 03/10/2020 - 08:31
福島核災疏散區域

圖片來源:《福島第一核電廠廢爐全紀錄》p268。 開沼博、吉川彰浩、竜田一人著, 臉譜出版,2018/10/3。

標籤

歸還困難區域中有部份地區被劃為「特定復興再生據點」,日本政府在這些區域內進行除染工程,這次開放的雙葉町及大熊町部份地區就屬於特定復興再生據點,但這些區域由於缺乏基礎設施,距離能夠居住至少還有兩年,且由於時隔許久,居民返鄉的意願也不高,這樣的情況下日本政府卻把避難指示解除當成復興成果的宣傳,是遭到批判的主要原因。此外,根據日本政府復興廳截至今年2月28號的統計,目前還有約4萬8千個災民未能回到故鄉。

另一方面,在這些歸還困難地區內,仍然有許多暴露在輻射污染中的廢棄物有待清理,而除染過程中也產生很多含輻射的廢棄物,這些廢棄物如何處理也是個大問題。

日本政府預計在歸還困難區域興建中間貯藏設施放置這些廢棄物,但工程需要徵收災民的土地,前大熊町總務課長鈴木久友即是土地將被徵收的當事人,他在接受福島民報採訪時提到,核災發生後,政府曾經承諾對所有受災地區的除污和補償都一視同仁,但至今政府仍未展開歸還困難區域中除了「特定復興再生據點」以外的地方的除污,補償的標準也不一,因此他雖然了解中間貯藏設備的重要性,卻難以簽字把土地交給不守信用的國家。

NHK在福島核災九週年前夕公佈了針對災民的調查,結果顯示雖有75%的人已解決長期居住的問題、70%的人回到地方的學校、55%的人回到原本的工作,但僅有46%的人認為現在的狀況已經安全了、45%的人認為家計已經擺脫震災的影響、38%的人認為自己已經不是災民、18%的人認為地方的經濟已經從震災中復甦。NHK曾在1995年的阪神大地震後也做過相同的調查,而與阪神大地震相比,東日本大地震的重建速度顯的緩慢許多。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廢爐作業:輻射污水何去何從

除了地域復興外,最棘手的問題是核災過後毀壞的核子反應爐的清除問題。福島核電廠的1、2、3號反應爐因為冷卻系統遭海嘯破壞而造成爐心熔毀,核燃料與被融化的反應爐安全殼的金屬成份混合在一起,掉落到反應爐底部形成難以清理的「核子碎屑」,1、3、4號機還因氫爆造成廠房嚴重損毀,這些原因使的廢爐的作業極度困難。

1、2、3號機由於爐心熔毀,原本應該要注滿水再取出以防輻射外洩的核燃料容器被燒破,在損壞太嚴重無法修復的情況下,未來的廢爐作業只能直接將燃料容器在空氣中吊出,這在全世界是史無前例的作業,如何防止清理過程中造成輻射外洩將是很大的挑戰;此外,如何清理爐底的核子碎屑也是一大難題,目前東京電力公司僅以機器人進入2號機爐底調查,預計明年開始2號機核子碎屑清理作業,而1號機和3號機的情況如何現在仍然未知。

NHK的報導指出,東電估計完成整個廢爐作業需要三到四十年的時間,且因作業風險高,只能透過機器人遠端操作,日本政府的進度遠落後於原先的規劃,原先預計在2014年開始的3號機核燃料清除作業,延到去年4月才開始,而原先預計要在2017開始的1號機核燃料清理作業,預計要延後10年,至2027年左右才能進行,2號機的清理時間則從2018年延後到2024至26年間。

最後,即使完成清理的工程,這些被清理出來的高階核廢料將何去何從,日本政府也尚未能提出解決方案。

另一方面,在清理核電廠的過程中,為了冷卻仍在發熱的核燃料,每天會製造大約170噸的輻射污染水,再加上事故發生後滲入廠區的地下水,目前福島第一核電廠內已經累積約120萬噸的污染水,為了存放這些污水,東電興建了大量儲水槽,但隨著廢爐作業不斷進行,現有的儲水空間預計將在2022年用盡。

福島核電廠的污水

Submitted by blackdog on 二, 03/10/2020 - 08:49
福島污水

圖片來源:《福島第一核電廠廢爐全紀錄》p103。 開沼博、吉川彰浩、竜田一人著, 臉譜出版,2018/10/3。

標籤

那麼未來的污染水該怎麼辦呢?日本經濟產業省組成的專家小組在今年二月做出「將低於標準的水排放到海洋或大氣中是符合現實的方法,而排入海洋的方法能夠更確實的實施」的建議:排入海洋的方法是將經過去輻射程序的污染水和海水混合降低氚的濃度後排入海中;排入大氣的方法則是以約一千度的高溫將水蒸發後透過排氣管排入空氣中,過去美國三哩島核災曾使用過此種方法。

雖然日本政府傾向排入海中,但在地有很多反對的聲音,福島的漁民和觀光業都擔心這些污染水會造成「風評被害」,人們不敢到福島觀光或購買福島的漁獲;韓國、俄羅斯等鄰國也都曾表達過反對意見。未來日本政府究竟要如何處理這個問題,是否會強行將污染水排入海中,國內外受影響者又會如何反應,都是未來必須持續關注的議題。

民間輻射檢測運動

核災經過九年,對於核電廠區以及歸還困難區域以外的影響已經消失了嗎?雖然日本政府宣稱日本的環境和食品安全都已沒問題,但相對於政府往往只公佈產品或環境是否「符合標準」,日本民間社會自核災以來就一直集結資源自力檢測人體、環境與食品中的輻射含量,讓大眾能夠得到更多的公開資訊。

東京新宿代代木市民測定所的伏屋弓子女士。(攝影:林靖豪)

事實上,民間自力檢測輻射的運動在日本已經有很長的歷史,武藏大學社會學部副教授安藤丈將在其研究日本反核運動歷史的著作《脫原發的運動史》中指出,1986年蘇聯發生車諾比核災後,由於擔心輻射塵對食品的污染,許多家庭主婦透過生協(消費者合作社)開始自力檢測輻射,並且透過公共討論訂定民間的安全標準,這樣的行動在日本全國各地很多地方都能見到。安藤丈將認為,輻射檢定運動對於日本的反核運動有重要的意義,不但讓反核的意識融入生活,也是為反核運動累積重要的組織力。

新宿代代木市民測定所的理事伏屋弓子就是第一波市民檢測運動的參與者,車諾比核災時兒子剛出生的她,在電視上看到關西地區一個母親的母乳中檢測出輻射的新聞,憂心如焚的她決定採取行動保護下一代,1988年,她在東京都小金井市發起連署,要求市政府提撥經費購買測量儀器,供民眾測量食品的輻射含量,最後成功得到兩千人的連署,並得到議會支持。小金井市政府最後同意撥出這筆經費,但是把運營檢測中心的工作交給市民團體,伏屋弓子於是到其他的測定室觀摩學習,1990年,小金井的輻射檢測營運聯絡會正式開始運作,這個公私協力的例子也成為很多其他地方學習的對象。

福島核災發生後,伏屋弓子加入由稅務士桑野博之成立的新宿代代木測定所,繼續輻射檢定的工作,代代木測定所的設備能夠進行尿液檢測和食品檢測,2018年的檢驗結果顯示,儘管沒有超過政府訂定的標準,但福島縣民的尿液大多都還能檢驗到銫137,且平均濃度高於其他地區的居民,顯示核災的影響仍在;另一方面,代代木測定所也檢測了市面上所有的鮮奶和奶粉,儘管沒有超標,但在部份品牌的乳製品中還能驗出銫137,對於驗出輻射殘留的品牌,測定所會打電話通知廠商改善,透過每年的檢驗及對品牌施壓的行動,也讓乳製品中的輻射逐年下降。

「市民有調查能力是很重要的,不要只靠政府,市民要自己決定自己的標準」伏屋弓子說,「即使驗出來的含量很低,對身體沒有立即的影響,但對我來說這是人權問題,不管多少都不能放過。」自從車諾比事件後,伏屋弓子就非常關注核災的風險,當政府一再聲稱核電廠是多麼安全的時候,早在1999年,她就參與翻譯核災避難指南的工作,為核災做準備,「日本政府完全沒有準備,就算到現在也沒有做好防災的準備。」

除了代代木測定所外,日本各地還有許多類似的市民測定所,2012年9月,超過三十個測定所共同將資料彙整到「大家的資料網」(みんなのデータサイト)讓所有人都能輕易的在網路上獲取環境、土壤、食品的輻射檢驗數據。

福島核災九週年,在政府災後復興一片美好的宣傳下,福島災民與日本各地的公民,仍在持續為回到健康、安全的日常生活努力著。

標籤/事件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