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應元喬台化案 未成 環團批黑箱 雨中下跪

環團與彰化居民於場外抗議環保署黑箱協商,要求進入開會。(攝影:侯百千)

焦點事件記者侯百千報導

前情提要

【快訊】台化反關廠 工會難收場 員工彰縣府前靜坐中

不滿彰化縣府回應,台化員工高呼,希望同事不要離開現場,繼續在縣政府前抗爭(攝影:孫窮理)。

焦點事件記者孫窮理報導

台化彰化廠未取得彰化縣政府燃煤鍋爐許可,面臨關廠命運,今天(10/4)上午,千餘名彰化廠員工、家屬、包商,前往縣府,要求彰化縣長魏明谷出面,承諾立即發照,讓彰化廠營運;縣府僅由副縣長周志中出面,且僅願承諾10月6號前協調,現場群情激憤,不願接受台化彰化廠工會指揮,紛紛自主坐下,要求魏明谷出面,給予具體承諾。直至中午,送來便當,員工現場用餐,未有散去的跡象。

這一場抗議,原本由台化彰化廠工會發動,一早10點,在縣政府前集合,批判縣府違法不發燃煤許可,造成近千員工失業,並要求縣長魏明谷出面;不過由於魏明谷另有行程,不在縣府內,11時許,周志中在警力戒護下,步出縣府,接受工會理事長劉興華遞送的陳情書,並只願意承諾10月8號前協調。

不過,8號即台化方面與縣府協調的關廠日,那時再協調,早已來不及,在現場群眾鼓譟下,改口「6號前協調」,周志中轉身回縣府,工會於是宣佈今天行動結束,要員工解散回廠,不過此時抗議的聲音此起彼落,有人高喊要求正在離開的員工留下,他們認為,關廠在即,刀已經架在脖子上,今天沒有得到魏明谷的承諾,不能離開,有人也質疑工會幹部的決策。

經過工會協調未果之後,現場約尚有5百名員工不願意離開,聲言要在縣府前抗爭到底。

台化彰化廠關廠危機,員工頂著豔陽,在縣府前抗議(攝影:孫窮理)。

副縣長周志中(中,打領帶者)出面說明(攝影:孫窮理)。

台化員工質疑工會結束今天抗議的決策(攝影:孫窮理)。

工會理事長劉興華緊急協調,但無法勸阻員工留在縣府繼續抗議(攝影:孫窮理)。

台化員工於縣府前靜坐(攝影:孫窮理)。

 

台化關不關 魏明谷、洪福源空中交火

當台化工會抗議時,魏明谷於台北參與能源論壇,並未待在縣府(攝影:梁家瑋)。

焦點事件記者梁家瑋報導

台化員工今天(10/4)上午到縣府抗議,不過彰化縣長魏明谷人在台北,參加「2016能源願景高峰論壇」,在媒體聯訪時,強調考量到彰化未來的都市發展,希望未來74公頃的台化廠區,全部都規劃成商業區,魏明谷強調,台化沒有理由再留在彰化市區內;至於勞工問題,魏明谷希望台化能按照勞動法令,保障勞工權益,縣府也會積極輔導失業的勞工就業。台化則在下午馬上召開記者回應,抗議縣府預設立場,並重申將尋法律途徑。

「我們要乾淨的能源,我們要乾淨的天空」,魏明谷在論壇上表示,他相信再過10年後,當所有無人駕駛電動車普及後,代表「石油的時代結束了」。他說,中部是台灣空污最嚴重地區,未來的願景是,中部將不會有台中火力發電廠、六輕,「台化我們也積極在處理」。

關於台化勞工的部份,魏明谷表示,希望雇主能夠按照法令保障勞工權益,若權益受損,彰化縣政府將依勞動法律積極介入保障勞工,除了保障外,彰化縣政府也會輔導他們就業。至於現在台化現在已經超過燃煤許可展延的期限,台化是否還能再送件、重新申請許可,魏明谷表示,他們送件就要重新來,台化有權利送件,但就是要符合新的環保規定,彰化縣政府將依法審查。

台化副董事長洪福源回應魏明谷(攝影:梁家瑋)。

「『重新申請』四個字講起來很簡單,但對我們1千個同仁聽起來就是非常沈重…」,下午3點,台化副董事長洪福源在台北召開記者會,他說,現在縣府駁回台化舊燃煤許可的展延,台化彰化廠等於什麼都沒有,「而『重新申請』(新的許可),就是從無到有」,但台化既有的權益為何要喪失、重來一次?

洪福源說,魏明谷早有預設立場,覺得這塊土地是他的,台化不應該在這,「你怎麼會在這裡阻擋我的利益呢?」 他質疑魏明谷已經在土地開發上,允諾別人要做什麼事,所以台化彰化廠這塊土地非要不可,才用盡所有手段將台化趕走。

關於台化員工的抗爭行動,洪福源表示,非常感謝同仁和家屬今天的辛苦,台化是所有同仁一起打拼的,台化一直想盡辦法讓審核案通過,呼籲上級政府介入,讓彰化發出執照,讓同仁有工作繼續做。他說,接下來台化也將尋法律法律途徑提出訴願、行政訴訟,因彰化縣政府沒發執照,台化彰化廠不得在10月8日前安全停車,每天損失數千萬,未來國賠將以此為基準。

關於台化彰化廠關廠的關鍵提問

面對關廠危機,台化彰化廠員工面臨重大的抉擇(攝影:孫窮理)。

焦點事件記者孫窮理

前情提要

【快訊】台化反關廠 工會難收場 員工彰縣府前靜坐中

不滿彰化縣府回應,台化員工高呼,希望同事不要離開現場,繼續在縣政府前抗爭(攝影:孫窮理)。

焦點事件記者孫窮理報導

台化彰化廠未取得彰化縣政府燃煤鍋爐許可,面臨關廠命運,今天(10/4)上午,千餘名彰化廠員工、家屬、包商,前往縣府,要求彰化縣長魏明谷出面,承諾立即發照,讓彰化廠營運;縣府僅由副縣長周志中出面,且僅願承諾10月6號前協調,現場群情激憤,不願接受台化彰化廠工會指揮,紛紛自主坐下,要求魏明谷出面,給予具體承諾。直至中午,送來便當,員工現場用餐,未有散去的跡象。

這一場抗議,原本由台化彰化廠工會發動,一早10點,在縣政府前集合,批判縣府違法不發燃煤許可,造成近千員工失業,並要求縣長魏明谷出面;不過由於魏明谷另有行程,不在縣府內,11時許,周志中在警力戒護下,步出縣府,接受工會理事長劉興華遞送的陳情書,並只願意承諾10月8號前協調。

不過,8號即台化方面與縣府協調的關廠日,那時再協調,早已來不及,在現場群眾鼓譟下,改口「6號前協調」,周志中轉身回縣府,工會於是宣佈今天行動結束,要員工解散回廠,不過此時抗議的聲音此起彼落,有人高喊要求正在離開的員工留下,他們認為,關廠在即,刀已經架在脖子上,今天沒有得到魏明谷的承諾,不能離開,有人也質疑工會幹部的決策。

經過工會協調未果之後,現場約尚有5百名員工不願意離開,聲言要在縣府前抗爭到底。

台化彰化廠關廠危機,員工頂著豔陽,在縣府前抗議(攝影:孫窮理)。

副縣長周志中(中,打領帶者)出面說明(攝影:孫窮理)。

台化員工質疑工會結束今天抗議的決策(攝影:孫窮理)。

工會理事長劉興華緊急協調,但無法勸阻員工留在縣府繼續抗議(攝影:孫窮理)。

台化員工於縣府前靜坐(攝影:孫窮理)。

 

台化關不關 魏明谷、洪福源空中交火

當台化工會抗議時,魏明谷於台北參與能源論壇,並未待在縣府(攝影:梁家瑋)。

焦點事件記者梁家瑋報導

台化員工今天(10/4)上午到縣府抗議,不過彰化縣長魏明谷人在台北,參加「2016能源願景高峰論壇」,在媒體聯訪時,強調考量到彰化未來的都市發展,希望未來74公頃的台化廠區,全部都規劃成商業區,魏明谷強調,台化沒有理由再留在彰化市區內;至於勞工問題,魏明谷希望台化能按照勞動法令,保障勞工權益,縣府也會積極輔導失業的勞工就業。台化則在下午馬上召開記者回應,抗議縣府預設立場,並重申將尋法律途徑。

「我們要乾淨的能源,我們要乾淨的天空」,魏明谷在論壇上表示,他相信再過10年後,當所有無人駕駛電動車普及後,代表「石油的時代結束了」。他說,中部是台灣空污最嚴重地區,未來的願景是,中部將不會有台中火力發電廠、六輕,「台化我們也積極在處理」。

關於台化勞工的部份,魏明谷表示,希望雇主能夠按照法令保障勞工權益,若權益受損,彰化縣政府將依勞動法律積極介入保障勞工,除了保障外,彰化縣政府也會輔導他們就業。至於現在台化現在已經超過燃煤許可展延的期限,台化是否還能再送件、重新申請許可,魏明谷表示,他們送件就要重新來,台化有權利送件,但就是要符合新的環保規定,彰化縣政府將依法審查。

台化副董事長洪福源回應魏明谷(攝影:梁家瑋)。

「『重新申請』四個字講起來很簡單,但對我們1千個同仁聽起來就是非常沈重…」,下午3點,台化副董事長洪福源在台北召開記者會,他說,現在縣府駁回台化舊燃煤許可的展延,台化彰化廠等於什麼都沒有,「而『重新申請』(新的許可),就是從無到有」,但台化既有的權益為何要喪失、重來一次?

洪福源說,魏明谷早有預設立場,覺得這塊土地是他的,台化不應該在這,「你怎麼會在這裡阻擋我的利益呢?」 他質疑魏明谷已經在土地開發上,允諾別人要做什麼事,所以台化彰化廠這塊土地非要不可,才用盡所有手段將台化趕走。

關於台化員工的抗爭行動,洪福源表示,非常感謝同仁和家屬今天的辛苦,台化是所有同仁一起打拼的,台化一直想盡辦法讓審核案通過,呼籲上級政府介入,讓彰化發出執照,讓同仁有工作繼續做。他說,接下來台化也將尋法律法律途徑提出訴願、行政訴訟,因彰化縣政府沒發執照,台化彰化廠不得在10月8日前安全停車,每天損失數千萬,未來國賠將以此為基準。

台化彰化廠工會今天(10/4)動員到彰化縣政府,要求縣府發給燃煤執照,避免關廠命運,未獲縣長魏明谷出面回應,也沒有得到具體的承諾,過程中一度發生工會宣佈抗議結束,員工不願撤離的情形,數百員工在縣府門口靜坐到下午3點多,並聲言若未獲縣府承諾,之後天天都要再來之後,撤離縣府現場。

舊許可展延未過,台化拒提新申請

而彰化縣長魏明谷與台化副總洪福源則在台北隔空叫陣,洪福源甚至直指縣府是為了取得彰化廠的土地,所以要將台化趕走,將隱藏在這場爭議背後,台化與縣府在土地開發利益上的角力,給拉上了檯面;台化廠區內的紡織廠早在十幾年前關廠,僱用員工數從超過萬人,到不足千人,產能下降,卻利用3套汽電共生設備售電給台電,被環團譏為「市區內的燃煤電廠」。

台化以彰化廠土地,參與了彰化市「東區擴大都市計畫」,未來土地利益可觀(圖片來源:彰化縣政府)。

即便沒有這一次的燃煤許可無法展延的事件,台化彰化廠關廠,也是遲早的事,在這種情況下,要台化投入資本,將燃煤改為燃氣固然不可能,即便是增加脫硫設備、降低燃煤硫份…這些條件,也都不為台化所接受,而舊的燃煤許可已經超過9月28日的展延期限,現在若要維持彰化廠營運,唯一的方式,只有由台化重新提出新的許可申請,不過,這一條路,魏明谷說可以,但洪福源卻說不。

這個僵局,已經使得10月8號,台化表定全面停止運轉日,成為彰化廠末日的可能性越來越高;賺不到發電的利潤,台化還有龐大的土地利益在後面,關不關廠,影響不大,而工會一路上選擇相信台化資方,以「社會因素」繼續經營的態度,現在也將面臨挑戰。

汽電共生設備停止運轉,有沒有可能透過向台電購電,維持生產?

關廠對不同世代與生產線的衝擊

台化彰化廠內,負責汽電共生鍋爐運轉的「公用廠」廠長林炳坤說,汽電共生除了提供電力之外,還有蒸氣提供熱能;目前在台化廠區內,有5條生產線,分別是耐龍(化學纖維)、嫘縈(天然纖維)、染整、鋰鐵(電池)和生技5個廠,其中耐龍廠與嫘縈廠沒有蒸氣熱能,無法透過增加額外的鍋爐設備提供熱能,完全無法運作,失去汽電共生設備蒸氣,對染整廠的影響也很大,而影響最小的是生技廠。

而如果台化提出新的許可,很快通過,即便10月8號停止運轉後,汽電共生的鍋爐也可以立即恢復,不會受到停工的影響,不過,林炳坤說,真正會影響到鍋爐的,是它所提供電力和蒸氣的5個廠,一旦停工,鍋爐設備也就沒有用了,「我們又不是火力發電廠,還是要維持生產,汽電共生設備才有意義」,林炳坤說。

而如果真的面臨關廠,「60歲以上、達到退休標準的員工,應該領取退休金,就退休了」,而二、三十歲的年輕人,或許還可以安排轉職,到台化其他的崗位工作,「比較慘的,可能是四、五十歲的人,還沒有到退休的年齡,但安排工作又困難」,就會碰上失業的危機,至於外包商,則可能要轉往雲林麥寮台化等廠,與現有的外包商競爭,也會受到不小的衝擊。

對於台化,必要的提問

簡言之,在「繼續營運」和「關廠」兩個選項之中,過去看似與台化資方砲口一致對外的彰化廠員工,在這個存亡最後一搏的時刻,得面對一些思考:洪福源口口聲聲在乎「員工的工作權」與台化這間「起家厝」的意義,那台化究竟願意為它所謂的「社會因素」,付出多少代價?而非如外界對台化只是以員工為籌碼,跟縣府談條件,這樣的質疑;有無可能提出兼顧「環保」與彰化廠繼續經營的新許可申請,而非拒絕再在這方面做任何嘗試。

而即便「關廠」是不得不走的路,那麼,針對不同世代,甚至外包廠商的員工,如何在盡可能轉職的前提下,給予無法轉職者適當的補償,這已是台化不得不面對自己員工,必須說清楚的事情,也恐怕是台化彰化廠員工,不得不對台化提出的質疑。

你應該知道

今天918遊行 不了解台化彰化廠爭議的,看這裡

位於人口稠密彰化市區的台化彰化廠,燃煤的汽電共生機組,引發環境的疑慮(攝影:孫窮理,於八卦山)。

焦點事件記者孫窮理報導

今年(2016)9月28日,台化彰化廠燃煤汽電共生設備的鍋爐許可到期,在此之前,台化若不能取得新的許可,可能便要面臨「關廠」的命運;今天(9/18)上午,中部環保團體即將於彰化市發動「支持彰化縣政府、拒發台化燃煤電廠」許可證的大遊行。

位於八卦山麓、彰化市東邊的台化彰化廠,是目前台塑集團旗下「台灣化學纖維」的「起家厝」,從1965年起,與彰化市為鄰已經超過50年,為什麼這一座化學纖維工廠,會被環團稱為「燃煤電廠」?對中部的空氣品質的影響是什麼?若未能取得燃煤的許可,又會對台化員工的工作權造成什麼衝擊?而由空氣污染嚴重的台灣中部出發,未來全國性的「無煤」環境運動,能否在彰化建下第一功呢?我們在此做一些探討。

台化彰化廠汽電共生:從化纖廠能源供應,到燃煤發電廠

事情可能要從今年7月22日,彰化縣議會三讀通過《彰化縣公私場所使用高污染特性燃料自治條例》開始說起。

去年(2015),雲林縣通過「禁燒生煤自治條例」,禁止縣內工廠以石油焦、生煤作為燃料,後因環保署認為,依據《能源管理法》第6條,要禁止使用哪一種能源,屬於中央的權責,因此,函告該自治條例無效;有了雲林的前車之鑑,彰化縣這次不從「禁止哪一種燃料」下手,而以加嚴空氣污染管制標準的方式,根據彰化縣環保局說法,在新的標準下,廠商只要繼續以石油焦、生煤為燃料,就不會通過新的管制標準,如此可達到與禁止同樣的效果(參考)。

「自治條例」通過後,首當其衝受到影響的,當然是佔縣內燃煤量6成的台化彰化廠了;台化廠內有3套燃煤的汽電共生設備,剛剛好,在今年9月28號,鍋爐許可證到期,雖然「自治條例」中央尚未核可,但是縣府既然有了這樣的定調,是不是利用這個機會,就讓台化直接關廠,走入歷史?在環團接連行動施壓下,台化從今年3月就送了異動申請,到了6月,改提出縣府之前許可的展延申請,之後不斷補件,不過,到目前為止,縣府始終沒有同意展延許可。

台化彰化廠與彰化市比鄰50年,早年的時候,僱用人數曾經超過1萬人,不過隨著台化布局的移動,現在僱用人數不足千人,作為一個「化學纖維廠」的產能,也逐年下降,而被環團質疑的地方也在這裡,在彰化廠本業化纖生產下降的情形下,原本提供生產所需能源的「汽電共生」設備發出來的電,由台電公司高價躉購獲利,這使得台化彰化廠越來越像一座「燃煤發電廠」,而不是「化學纖維廠」。

為什麼不關廠?台化:社會因素

都市裡的「化學纖維廠」已經突兀,如果是「都市裡的燃煤發電廠」則更加不妥;事實上,隨著彰化市區向東發展,今天的台化,早已經為人口稠密的都市區域所包圍,在彰化縣政府提出的「東區擴大都市計畫」裡,剛好卡在彰化舊城區和「東區新城區」之間的台化,顯得頗為尷尬,不過,也就是因為這個位置,未來都市計畫成功,台化廠區也極有可能一躍成為待價而沽的「金磚地」。

事實上,台化早已參與都市計畫,其中,70公頃的廠區,未來被規劃為「再發展區」,其中包括了會展中心、商業中心、生技研發中心…等規劃。在副董事長洪福源口中,現在還希望保留去年還虧損3.8億的台化彰化廠,已經不是「經濟因素」,而是「社會因素」。

彰化「東區擴大都市計畫」圖(資料來源:彰化縣政府)。

洪福源口中的「社會因素」,指的就是994名台化員工的工作權;儘管有諸多因素,可以分析台化資方對彰化廠繼續經營,未必有那麼高的興趣,不過台化彰化廠工會選擇相信資方。8月22號,洪福源到縣政府拜會縣長魏明谷,不過,縣府方面只派出副縣長陳善報接見,雙方沒有談多久,就結束了對話。

當天,環團在縣府前,以繞行縣府的方式,對向縣府「施壓」的洪福源抗議,也再次強調「支持縣府拒發許可」的態度,而縣府也在事後發表措辭強硬的新聞稿,指出「捍衛空氣品質、立場絕不動搖」,甚至批評台化「以員工生計為由要脅」。

8月22日,台化副董洪福源到縣府就台化彰化廠設備展延一事,與縣府溝通,環團於縣府外繞行(攝影:孫窮理)。

8月10日,台化彰化廠工會前往縣府,要求縣長魏明谷保障工作權(攝影:孫窮理)。

「工作權」與「環境權」的角力

7月14和26號,兩度動員,找上力推台化關廠的前彰化環盟理事長、縣議員林世賢,8月10日,甚至動員幹部到縣府,與環團對峙(相關報導),不過,8月22號,工會並沒有再度動員;理事長劉興華說,工會相信資方沒有要關廠的意思,22號前往縣府前,洪福源也到彰化廠區,重申態度,並給員工鼓勵。

已經在台化彰化廠工作36年的劉興華說,現在廠內員工平均年齡48歲,如果失業要再謀職困難,希望可以在彰化廠順利做到退休,劉興華說,彰化廠前3年,的確是在虧損的狀態,不過今年已經轉虧為盈,在環境方面,資方也已經承諾要把(硫氧化物SOx)排放量從50ppm再降到25ppm,只是縣府必須要給機會改善設備。

不過台化彰化廠的問題,不只是排放量而已,更重要的,是其燃煤的「含硫量」,台化曾經在環評承諾中,提出編號M16、M17燃煤的含硫量為0.84%,M22為0.87%,不過,之前縣府並未依照這個環評承諾做要求,僅要求其燃煤含硫量在0.4%到1.2%之間,這一點,也倍受環團的批評。

而現在縣府的態度是,環保局副局長林孟弘說,縣府給台化三個選擇,第一,是增加兩套脫硫設備,第二,是生煤的含硫量保證在0.5%以下,第三,是提出替代方案。

「台化不同意增加脫硫設備,也不願意將生煤的含硫量降低到0.5%以下」林孟宏說,所以現在只剩下第三條路可走,那就是「替代方案」,「台化提出降低排放量的承諾,但是沒有講如何達成,沒有具體的作法」,因此縣府一直沒有同意發給展延的許可。

事情的發展,到9月6號,經濟部和環保署召開會議,釐清台化彰化廠的相關爭點,會後,經濟部的態度,是「完全尊重彰化縣政府審查權責」。看起來,並沒有要對縣府施壓的意思,不過,第二天,9月7號,環保局再發出新聞稿,較之先前,態度明顯軟化許多。

彰化縣環保局變了嗎?

環保局長江培根說,縣府的立場就是要符合法律規定,符合了規定,當然就要發許可,而台化的「替代方案」,江培根說,必須訂定「明確的減量目標」、要有「最佳可行的污染控制技術」、「要有合理的期程」,在空氣品質惡化的時候,要作到降載,如果作到這些「沒有理由不發照給人家」;台化在9月初再送申請,目前還在審查中;江培根說,目前沒有法律依據可以限制台化燃燒生煤,政府必須依法行政。

那麼,回到問題的原點,《彰化縣公私場所使用高污染特性燃料自治條例》呢?按照縣府之前的說法,只要是燒生煤,就不可能達到「自治條例」所規定的排放標準,回頭看台化承諾的硫氧化物排放量「在拿到許可展延後,就以50ppm管制,2年後,以25ppm管制」光這一點,就沒有達到「自治條例」所定「20ppm」的標準,一旦「自治條例」中央核可後,縣府要如何對燃煤量達縣內6成的台化執行?江培根說,任何法規的施行,要有它合理的緩衝期限。

對於環團來說,台化仍然維持之前縣府要求的燃煤含硫量0.4%到1.2%的標準,申請許可展延,而沒有承諾到環評承諾的0.84%、0.87%,縣府如果真的要「依法行政」的話,台化彰化廠根本沒有繼續營運的空間,他們也批評縣府提出「替代方案」的作法,雖然包括今天的918大遊行在內,訴求一直是「支持縣府拒發許可」,但是在未來10天,台化彰化廠大限之前,縣府會不會棄守,同意展延許可,那是誰也說不定。

「非核」之後,「無煤」的運動

在以核能作為燃料的發電方式可能走入歷史之際,去年起,雲林、台中、彰化陸續向「燃煤」提出挑戰,日前經濟部長李世光為「燃煤」辯護時指出「不該管源頭,要管出來是什麼(參考)」,17日,在彰化環盟於縣府前舉行的記者會中,中興大學環工系教授莊秉潔提出反駁,以李世光力推的新林口「超超臨界」燃煤機組為例,新林口發電廠,這座號稱「全球最乾淨的燃煤電廠」,每度電的硫氧化物(SOx)為0.083克,與燃氣的大潭火力發電廠的0.0006克相較,還高了138倍多。

資料來源:莊秉潔。

莊秉潔說,更重要的,是一般認為,燃氣機組並不會排放如鉛、鎘、汞、砷這些重金屬、致癌物質,而台灣的重金屬,差不多有一半,是從這些燃煤電廠、汽電共生設備排放出來的,對於莊秉潔來說,2025年,不僅要終結核電,而且更要創造出一個「非核無煤」的環境。

也就是說,台化彰化廠的議題,已經不僅僅是一個在地環境的議題,若以雲林環團推動「禁燒生煤」條例起,繼「廢核」之後,推動「無煤」的運動,已經從空氣污染嚴重的中台灣起步,而918遊行,也代表著這場運動的重要集結,至於能不能創造出第一個戰果,就看未來十天,彰化縣政府的一念之間了。

昨天(10/6),彰化縣長魏明谷與台化協商破局,今天(10/7)環保署署長李應元邀集魏明谷與台塑集團副總裁王瑞華,釐清爭議,會後,李應元表示,雙方雖在短期「減量」與長期「撤廠」方面有共識,但對於M16、M17兩台鍋爐申請項目是「展延」或是「異動」方面則各執一詞,台化未來將持續提出訴願,而訴願決定之前,鍋爐M16、M17與現在已經停止運轉的M22都會暫停運轉,等同台化彰化廠皆停止運轉;而場外環團則批判今天的會議為「黑箱協商」,一度企圖衝入環保署,引發衝突。

李應元說,台化承諾未來M16與M17兩台鍋爐,會按照縣政府要求減量,包括蒸氣量,發電量,煤的使用量,都將依照縣府規範減量,並讓M22鍋爐停止運轉。但雙方在台化燃煤許可申請項目是「異動」或「展延」方面未獲共識,台化未來將持續透過法律程序進行訴願;「展延」或「異動」的差別,在於台化方面認為,如果是「異動」,重新申請許可曠日費時,要經過測試、達到標準之後,才能再獲許可、開始運轉,所以堅持以原許可的條件,提出「展延」。

李應元表示,彰化縣長魏明谷為配合2028年的鐵路高架化等都市計畫,未來希望高污染工業將全面撤出彰化縣,台化也在短中期減量、中長期撤離方面,與彰化縣政府取得了共識;但雙方在法律名詞上的見解不同而尚有爭議,未來台化也會在這方面持續進行訴願等法律救濟程序來解決僵局。

縣長魏明谷則表示,雙方對法律的解釋有很大的差異,雙方各持己見,爭議的部分未來則由訴願等法律途徑解決。而對於台化工會勞工的問題,魏明谷表示彰化縣政府為了勞工的權益,希望台化能持續提供工作;而若勞工的權益若受損,彰化縣政府也會捍衛。

在會議進行中,環保團體與彰化居民動員到環保署外,批判環保署帶頭搞「黑箱協商」,不顧彰化市民受汙染工業所害的心聲,要求進入開會;居民聲淚俱下,甚至下跪表達訴求,而環保署主秘謝燕儒出面回應,表示今天並非密室協商,只是來聽取各方意見,但不接受環團派代表加入討論的訴求,場面一度爆發衝突。

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代表施月英表示,一方面肯定彰化縣政府堅定立場,另一方面也重申高污染工業全面撤離彰化的希望;而對於台化員工部分,她認為現在台化資方面對自家勞工,必須擔起責任,而不是將責任歸咎於政府或是環團。

居民在雨中下跪。(攝影:侯百千)

聲援學生表示,下跪是為了喚醒彰化居民關注此議題。(攝影:侯百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