條目》202106 COVID-19 疫情期間對移工的歧視性措施

2021年6月初,苗栗京元等電子廠爆發移工宿舍群聚感染,苗栗縣政府宣佈禁止全縣移工外出,中央則祭出「暫緩移轉雇主」的手段,這兩個措施,都是只針對外籍勞工,形成本勞、外勞的差別待遇的歧視性政策。

苗栗縣政府全面禁止移工外出,中央態度閃躲

苗栗縣政府在6月7號下午的記者會宣布,苗栗縣全縣的移工除上下班以外,禁止外出,苗栗縣長徐耀昌並在第二天強調,對移工的禁制,不僅及於工廠移工,也包含家庭照顧、養護機構的移工,疫情期間,除非是染疫隔離,或者居家檢疫、隔離者外,並無禁止外出的規定,縣府的政策一出,引起社會的質疑。

苗栗的十多個民間團體,認為「全禁移工無助防疫」,於6月8號發動連署,認為限制移工外出缺乏法源依據、加深恐慌和散播歧視,要求徐耀昌立即自行收回「移工禁足令」(參考報導),徐耀昌則在6月10號回應,移工把苗栗搞得天翻地覆,並批評民間團體,把人權當熱點,造成行政單位的困擾(參考報導)。

至於才剛剛在6月7號,強調剛剛強調,地方政府的措施「如果是強制的措施,一定是要指揮中心同意」的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6月8號,副指揮官陳宗彥在記者會上表示,「現在全國三級警戒,移工也是國內生活的居民,相關的管制與國人一樣,非必要不得外出」。

但「除上下班外禁止外出」與「非必要不得外出」完全是兩回事,當被媒體繼續追問時,陳宗彥卻移轉話題,至「已被居家隔離」的京元電子廠的移工,表示他們原本就不能外出;指揮中心的這種態度,等於默許了苗栗縣的禁足令(參考報導)。

這個事件也引起了監察院的調查,以及國際媒體的關注,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於6月28號宣佈,苗疫疫情獲控制,解編前進指揮中心,縣政府也宣佈,次日起停止此一措施,改變了原先宣佈的與「疫情三級警戒」同步的計畫,不過未說明理由(參考報導)。

到了6月29號,苗栗縣停止移工禁足措施的同一天,勞動部才發稿澄清,表示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與勞動部,都沒有禁止移工休假或外出,並指出非法剝奪移工行動自由,將違反刑法。

中央政府沒有即時制止苗栗縣府的措施,整件事情付出代價的,就是平白無故被關三週的移工,以及助長歧視的社會氛圍,而這個「馬後炮」,反而顯示出其縱容與鄉愿、無視「法治」與「人權」的態度(參考報導)。

禁止轉換雇主

2021/6/5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記者會宣佈暫緩「非必要」的移工轉換至新雇主作業(參考)。勞動部隨即宣佈「轉換雇主及工作(俗稱轉出)」、「接續聘雇」、「期滿轉換」等三種轉換類型都停止受理,時間為6月6號起、在疫情警戒標準提升至三級以上期間(參考)。

在「暫緩移轉雇主」期間,除了前後任雇主合意的「接續聘雇」情形,移工還可以暫時在原雇主處繼續工作外,在原契約到期後「期滿轉換」,沒有在原雇主處獲續聘的移工,在暫緩轉換雇主期間,沒有辦法找到新雇主,就只能選擇回國、或是在台灣維持「失業」的狀態。

而如果是在雇主有違反《就業服務法》等情形下的廢止聘僱許可的「轉出」情形,通常都是移工已經跑程序跑了很長的一段時間,終於取得勞動部的「廢止聘雇函」,甚至已經跟新雇主面試好了,只是在6月6號前沒有完成轉換雇主的申請,而無法開始新的工作。

暫緩移轉雇主的措施,使得移工在嚴峻的疫情下,拉長了失業的時間,目前《就業保險法》不適用於移工(《就業保險法》第5條第1項第1款,被保險人為具本國國籍者),在移工多出來的這段失業時間裡,沒有辦法獲得任何的支援,政府也沒有規劃任何的紓困措施(參考報導)。

在這種情形下,即便雇主有違法的情形,移工因為擔心無法轉換雇主,也不敢在這段時間,對原雇主的違法行為提出檢舉,或者勞資爭議,只是逼迫移工在不適合的地方繼續工作(參考報導,關於「轉出」,請參考〈外國人受聘僱從事就業服務法第四十六條第一項第八款至第十一款規定工作之轉換雇主或工作程序準則〉第4條)。

7月1日,指揮中心首先開放家庭類移工轉換雇主,承接的新雇主應於接續聘僱(含期滿轉換)當日,安排移工採檢PCR,檢測費用由新雇主支付(參考)。

7月13日,再開放家庭類以外的移工轉換雇主,承接的新雇主應於接續聘僱日(含期滿轉換)前3日內,安排移工檢驗PCR;遇假日醫療院所未提供檢驗服務或檢驗能量已額滿者,得例外延後至接續聘僱日起3日內檢驗PCR。等待檢驗PCR結果期間,新雇主應安排移工1人1室等防疫措施,檢驗費用應由新雇主支付(參考)。

標籤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