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事件2019年募款進度條

焦點事件2019年募款進度條更新:2019/2/20 pm9:00
 
2019年新增月定捐×12個月
 
2019年單筆捐款

 
 
20.57%

129,264

170,444

進度:299,708

目標:1,457,272



文資審議 文化局長無聲 三井倉庫遷移 下週續審

2016/03/10

焦點事件編輯小組、特約記者梁家瑋報導

三井倉庫
三井倉庫

三井倉庫建於日治時期,是目前台灣唯一還保留三井財閥菱形商標的建築物。晚清時,在台外商以歐美五大洋行為主,日本統治後,台灣總督府為取代五大洋行在台利益,引進三井等日本財團。在總督府的支援下,三井壟斷稻米、樟腦、砂糖等交易,是日治時期最大的在台日人集團。作為存放貨物的三井倉庫,它是日本殖民經濟的歷史見證。

閱讀全文:

三井倉庫

三井倉庫建於日治時期,是目前台灣唯一還保留三井財閥菱形商標的建築物。晚清時,在台外商以歐美五大洋行為主,日本統治後,台灣總督府為取代五大洋行在台利益,引進三井等日本財團。在總督府的支援下,三井壟斷稻米、樟腦、砂糖等交易,是日治時期最大的在台日人集團。作為存放貨物的三井倉庫,它是日本殖民經濟的歷史見證。


三井物產株式會社舊倉庫,上面有三井的標誌。資料來源:Wikipedia Common

地點:近忠孝西路、延平北路口

年代:早於1913年

分類:歷史建物

根據台北市都市發展局規劃,西區門戶計畫以台北車站及雙子星大樓為核心,東起中山北路,西至還和北路,北到市民大道,南至忠孝西路。第一階段為拆除北門高架橋;第二階段重建北門廣場及忠孝西路北移;第三階為興建其餘廣場及大樓。

當前危機:

北市政府計畫推動「西區門戶計畫」。西區門戶計畫第一階段為拆除北門高架橋,已於今年(2016)春節期間完成;第二階段政府規劃重建北門廣場,並將忠孝西路向北移動,三井倉庫向東移動。2月25日之都市計畫委員會通過三井倉庫東移之決議,將於3月9日之文資審議委員會討論使用「拆除重組工法」或「平行移動」。前項施工期程較短,是政府目前較傾向之方案。

三井財閥
三井財閥

在日治台灣,三井掌控糖業命脈,在總督府補貼及高壓統治支援下,在台圈地,透過強制收買制度,將小農變成農奴,大量種植甘蔗,1900年,「台灣製糖株式會社」成立,1902年高雄橋仔頭糖廠設立後,新式糖廠遍佈全台,1903年,總督府頒布《糖業組合規則》,將糖業經營專屬給三井等糖業組合成員,將歐、美資本驅逐,消滅本地原有糖業組織與制度。除了糖業的利益外,三井也取得茶的壟斷地位,及樟腦、鴉片的專賣權。

閱讀全文:

歷史意義:

三井倉庫建於日治時期,是目前台灣唯一還保留三井財閥菱形商標的建築物。晚清時,在台外商以歐美五大洋行為主,日本統治後,台灣總督府為取代五大洋行在台利益,引進三井等日本財團。在總督府的支援下,三井壟斷稻米、樟腦、砂糖等交易,是日治時期最大的在台日人集團。作為存放貨物的三井倉庫,它是日本殖民經濟的歷史見證。

三井倉庫的位置與當時時空背景緊緊扣連。日治時期,政府拆除台北城牆,在原城牆處設置三線道路,忠孝東路即為清代城牆拆除後的北三線路。三井倉庫坐落在北三線道路的「頭」,興建時已預留道路邊「亭仔腳」的寬度。過去三井倉庫是三線道路最早的建築之一,但如今其他建物都已不存,僅剩北三線路「頭」的三井倉庫。

三井倉庫鄰近北門,隔著忠孝東路是台北郵局,另一側過延平北路為鐵道部。三井倉庫與北門、北三線、鐵道部、台北郵局的關係,正好展現清代城牆到日治三線道路的城市發展脈絡,這樣的建築分布有其不可取代性。北門是清朝統治象徵,城牆拆除後,變成北三線路;鐵道部在清朝時是劉銘傳設置的機器局,到了日治時期成為鐵道部;三井則是總督府大力扶植的財閥,壟斷樟腦、糖、茶的買賣,三井倉庫可說是見證了日本殖民統治。

也因為三井倉庫與周遭環境的連帶關係,當政府要改動忠孝東路(北三線路)位置時,勢必卡到三井倉庫。雖然政府表示位移後三井倉庫仍在忠孝東路旁,但它將失去與北門、鐵道部、台北郵局的相互呼應關係。一個建物要有歷史意義,就來自於它與原有位置的連結,當失去「場所精神」,建物等同失去原有的歷史意義與價值。尤其是市政府為節省時間推的「拆除重組」式移動,若將建物完全拆除再重組,基本上就是重建一個新的建物,只有建材是舊的,所謂的「古蹟」也僅是一個沒有靈魂的空殼而已。

 

北市府推「西區門戶計畫」,要重建北門廣場,並更改忠孝西路路型。2月25日,都市計畫委員會審議決議,將位於忠孝西路北側的歷史建物三井倉庫東移51公尺,若文資審議推翻此結論則再議。9號,文資審議委員會進行三井倉庫保留的可行性評估,本次會議是第六屆文資委員會第一次會議,多名新聘委員肯定三井倉庫的歷史意義,並質疑市府當前作法,近4小時會議後無共識,副市長鄧家基決議下週續審。同時,從這個月開始,北市文資審議會議改由副市長主持,文化局長謝佩霓在會中竟不發一語,也引發民間團體架空文化局的質疑。

文資團體抗議副市長鄧家基成為文資委員會主委,「開發派」的都發局局長成為府內委員(攝影:梁家瑋)。

在會議中,都發局表示,三井倉庫於2012年通過文資審查,取得歷史建物身分。當時附帶決議,建物所在地區應以「形塑北門意象」為重點考量,三井倉庫需配合周遭古蹟群活化、都市發展及交通規劃,以研議最佳保存方案。都發局強調,三井倉庫的意義在於產業及社會文化,而非歷史建物坐落地點,就算挪移51公尺,文化資產價值也不會有任何減損。在拆組重建與平移工法的選擇中,都發局認為建物損壞嚴重,應以拆組重建工法較為適當。都發局報告後,文化局僅就三井倉庫如何再利用進行簡短說明。

文資委員米復國質疑,都發局已決議遷移方案,其他部會亦表示會配合,似乎沒留給文資委員會空間。他說,都發局以交通作為各方案的考量依據,但遷移和保留原地將有不同的文化資產意義,應從文資角度重新討論「北門意象」,分析三井倉庫移與不移的歷史意義,再討論交通是否能配合;文資委員劉淑音表示,2012年決議僅將「形塑北門意象」列為重點,沒有清楚定義「北門意象」指的是突顯北門這一棟建築物,還是要從文化景觀的角度來思考北門與周圍建物的關係。

文資委員黃士娟表示,從三井倉庫可以看出台北從河運轉為陸運的重要紋理。三井在台北市有三代,第一代在淡水河岸,此時以河運為主,辦公室與倉庫在一起;第二代辦公室和倉庫分開,倉庫位於鐵路邊。當時三井財閥與政府關係密切,才有可能將倉庫放在鐵道部旁邊。她強調,三井倉庫的重要性不只在本身,而是與整個歷史空間脈絡都有關,必須現地保存才能彰顯出三井倉庫的地位。移動51公尺雖然不遠,但「如果我們把總統府往旁邊撤離51公尺,它在都市空間中的脈絡跟代表性其實就不見了」。

文資團體於文資委員會前召開記者會,要求文資委員會確實審體古蹟提報案(攝影:梁家瑋)。

「搶救北北三」聯盟林奎妙表示,過去一週,他們在北門旁及網路分別發起古蹟提報活動,希望能將三井倉庫列為古蹟,並將北門周遭列為文化景觀,300份提報單已於8日送至文化局。但在會議裡,都發局及文化局卻完全沒提古蹟提報。她指出,過去審議會議由文化局長擔任主委,但從3月起,市府通過新組織要點,副市長兼任文資審議委員會主委,文化局長降為副主委,工務局、都發局等開發單位首長同樣進入文資委員會,成為府內委員。若觀整場文資審議委員會,文化局局長謝佩霓完全沒有發言,鄧家基也沒有請她以文化局局長的身分表示意見。

多名參與2月25日都委會的公民、文資團體於會前收到文化局所發開會通知單,請他們列席文資委員會。但當他們持會議通知單正本至現場後,卻無法進入會場,需與一般旁聽民眾一樣進入旁聽室,填寫發言單後才可發言,且發言時間也被要求與旁聽者一樣為三分鐘。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律師李菁琪表示,收到開會通知單表示與會議高度相關,列席者應屬於議事規則中的其他利害關係人,發言權限應與當事人一樣為5分鐘,而非等同於一般旁聽群眾。

「搶救北北三」聯盟李容渝強調有收到開會通知單正本,但卻無法進入會議室(攝影:梁家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