扼殺的海\沖繩的戰爭記憶與和平渴望(有動態圖)

焦點事件編輯小組、特約記者陳品存報導

「戰爭的時候沒有食物,也沒有水,口渴的我好不容易在黑暗中找到水喝,天亮以後才發現,那些水摻和著戰死的屍體還有血水。這是我在戰爭時的經歷,我不希望下一代再經歷這種恐怖,在我有生之年,一定會堅決反對基地,不管基地存在在世界的哪一個角落。」

「因為有美軍基地,所以有戰爭」島袋文子強調。經歷戰爭恐怖的她,反戰信念非常堅定。(攝影:陳品存)。

台灣東亞歴史資源交流協會(8/29)晚間在高雄市人權講堂放映邊野古紀錄片「扼殺的海──邊野古」,導演藤本幸久、影山あさ子,與片中參與反美軍基地的邊野古居民島袋文子來台與會座談,希望透過影片傳遞沖繩反美軍基地、反戰的訊息,以及經歷過沖繩戰爭的島袋,也分享她親身故事及反戰理念。

紀錄片講述邊野古近年反美軍基地前線的真實紀錄,居民透過海上干擾興建工程、靜坐抗議等非暴力抗爭的形式,持續抵抗邊野古美軍基地興建,導演團隊自2004年進入邊野古拍攝,而片中出現的島袋文子,反對美軍基地已經超過20年。

邊野古反美軍基地運動請參閱焦點事件:〈博弈前線》沖繩反美軍基地的海陸作戰〉(攝影:謝碩元)

1930年出生的島袋女士,現年已86歳,即便年老身體有些不便,但為了反對戰爭,只要邊野古美軍基地工程啟動的日子,她就到基地門口參與靜坐抗議,也經常因為大小衝突而受傷,如此堅決,是因為親身經歷過戰爭的恐怖。

島袋文子出生在沖繩本島(那壩)南部的系滿,沖繩陸上戰發生時她才15歲,全家在戰火中逃竄,她目睹親人死去,在戰壕時被美軍以火焰噴射器攻擊,半身灼傷,戰火中沒有食物、飲水,夜晚摸黑尋水解渴,隔日才發現自己喝下的竟是屍水,全島因為戰爭死去了4分之3人口,島袋女士是那倖存的4分之1;活下來的她,必須到美軍將校家當清潔工,做許多辛苦工作才能生存下去,戰爭的恐怖是島袋女士揮之不去的夢靨,為了不要讓她所經歷的悲劇重演,因此堅決反對美軍基地存在。

沖繩與戰爭的歷史,請參閱請參閱焦點事件:〈博弈前線》虛假的和平 未竟的70年〉(攝影:謝碩元)

「因為有美軍基地,所以有戰爭」,島袋認為,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想要發動戰爭,無論是修改法案,或在沖繩繼續興建基地,都是為了戰爭,而且是東亞的戰爭,是整個東亞地區的人們都無法忽視的議題,「雖然終戰70年,但戰爭卻從未真正結束」。

5月份,再度發生駐沖繩美軍的姦殺事件,6萬5千名沖繩人聚集,發起了近20年來,最大規模的返美軍基地運動,由於去年(2015)底,沖繩知事翁長雄志拒發邊野古基地填海造陸的申請,使得基地工程陷入停擺,日本政府和中繩線政府打起了官司。

另外一邊,那壩島北部,同樣反對美軍基地「北部訓練場」的高江地區抗爭依然持續著,停工狀態的邊野古基地,等待著9月14號的判決。兩位導演與島袋都對判決結果相當不樂觀,他們認為安倍政府早已決定繼續興建,很有可能翁長的「取消」再度被判無效,預估最快明年邊野古就將繼續動工,屆時邊野古居民也將重啟抗爭。

「扼殺的海–邊野古」放映活動為「台灣島際和平營」的延伸活動,位於大國鋒線、戰爭陰影下,同樣宿命的沖繩、韓國濟州島與台灣民間人士,固定每年聚會交流,今年8月24日到28日,「和平營」於台灣舉辦。

(以下動態圖點擊右鍵即可前進、左鍵後退,在桌機可以滾輪縮放、滑鼠拖動;在行動裝置,點擊圖片前進、返回鍵後退,以雙指縮放、單指拖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