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鐵黃家再陷強拆危機》過去五個月,交通部溝通了什麼?

焦點事件記者孫窮理

南鐵黃家訴求保留樓梯,在開元橋下堅守至今已經超過半年。(攝影:孫窮理)

前情提要

2020/10/12交通部次長王國材喊停強拆黃家的動作,請見此

2021/2/28交通部路政司科長魏瑜的說法,請見此

台南鐵路地下化工程在去年(2020)10月13號執行最後陳、黃兩家強拆時,引起輿論關注,損及民進黨形象。之後黨內出現不同意見,「主和派」希望改寫「強拆擋拆」的故事結局,出手緩解危機。10月16號,交通部次長王國材在聲援黃家的群眾前,公開喊停對黃家的拆除動作。

交通部溝通無方,為德不卒

沒想到,一晃眼五個多月過去,殘破的黃家與被破壞的樓梯還在,爭議懸而未決。3月8號,受命溝通的交通部路政司長魏瑜一通電話,其中「最近會拆」的說法,再讓黃家陷入強拆焦慮。

其實,對於副總統賴清德、台南市長黃偉哲,這些被認為是「主戰派」的人來說,去年10月一次拆光陳黃兩家,形象傷就傷,事情過去也就算了,若是事情繞一大圈,強拆擋拆的戲碼再上演一次,對民進黨形象只有更加傷害,而「主和派」的政治操作也就全盤失敗。

不可否認,「不希望看到強拆」的「主和派」,在動機上相對「主戰派」來說是良善的。但是,若只有動機,沒有有效的溝通方法,以及在土地徵收政策上的不同思路,為德不卒的結果,不但無法表現更會「溝通」,徒然顯露在政治判斷與手段上的拙劣。

如果只是抱著「搓圓仔」,或者「以拖待變」的心態,起碼在黃家,目前看來是失敗的。而這須從兩個層面來看,第一,是溝通的方法,第二,則是在面對土地徵收的態度,有沒有不一樣的思維,這則是「政治路線」的問題了。

我們先看這段時間,「溝通」的過程。

2020年10月以來溝通的過程

在去年10月16號叫停鐵道局後,10月21號王國材到黃家「現勘」,雖然他對「留梯」訴求仍採否定態度,但讓鐵道局歸還已遭到嚴重破壞的房屋,算是開啟溝通的契機。

前情提要

2020/10/21王國材到黃家現勘報導,請見此。2020/11/12魏瑜到黃家訪視報導,請見此

但接下來兩週,交通部音訊全無,11月6號,黃家再到交通部要求啟動協商,11月12號,代表交通部的路政司科長魏瑜到黃家「訪視」,表示交通部密集討論溝通後,認為「留梯」不可行,並提出樓梯拆除後,如何重建的三方案,這讓黃家完全無法接受。

值得注意的是,無論王國材的「現勘」,或者魏瑜的「訪視」,都是交通部單方面的行為,與黃家要求的「溝通」或「協商」都相差甚遠。11月12號,魏瑜說,會把黃家訴求帶回交通部,之後擇期再協商。黃家對交通部認為的不可留梯,提出「三問題」,希望在下次協商時,交通部可做完整回覆。

三提問內容

黃家對交通部的三問題,涉及軌道曲線半徑、樓梯與地下鐵並存,以及綠園道規畫的細節問題,三問題內容請見此

接下來,就是長達四個多月的無聲無息,到今年(2021)2月,交通部釋出希望黃家北上溝通的訊息,但未回應是否會回答黃家提出的「三問題」,由於之前交通部對於留梯一直採取否定的預設立場,又不願答覆細節問題,此時,雙方的互信基礎薄弱,因此黃家沒有同意交通部溝通的要求。

最後,3月8號,魏瑜在電話上對黃家表示,最近鐵道局將再進行強拆。

「白臉鐵道局」

黃家和鐵道局兩邊,一個是「除了留梯,其餘免談」,一個是「除了留梯,其餘可談」,雙方態度都很硬,溝通的確是不容易的事情。但無論是1021王國材的「現勘」,或者1112魏瑜的「訪視」,交通部表現出的預設立場,完全採取與鐵道局一致,也就是「除了留梯,其餘可談」。這態度讓黃家完全感受不到其作為「調人」,或者作為鐵道局的「上級」的角色。

當黃家對「修改軌道曲線半徑」、「設定地上權,原梯從地下鐵廊道邊的水溝及連續壁上方通過」,以及「未來綠園道的設計」等細節問題提問(三問題),希望提供資料及討論時,對話就停住了,1112魏瑜嘴上說是「訪視」,之後還要溝通,實際上,就只是傳達「不留梯」的決定,不願在留梯的討論上往前走。

因為跟鐵道局已經談不下去了,黃家才會找上交通部,但是現在眼前面對的,卻只是一個「白臉鐵道局」,又怎麼能談得下去呢?

以上是對過去交通部與黃家溝通方面的觀察,在黃家留梯議題上,存在著「技術問題的透明與對話」、「替代方案如何產生」、「地下化後都市設計」、「在土地徵收制度上,如何回應『使用價值』」等,這四個層面的問題。接下來,我將以交通部(魏瑜)在去年1112對黃家的回應為基礎,分別開展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