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鐵黃家還在》質疑鐵道局施工偷跑 黃家擋工地大門

焦點事件記者孫窮理報導

11月21號上午,黃春香及「關注組」成員前往鐵路地下化工地大門口,要求停止連續壁的施工。(攝影:孫窮理)

從11月20號起,鐵道局調動大機具,疑似開始開元陸橋段大轉彎處的連續壁工程。由於事涉黃家「保留樓梯」重要方法「調整地下軌曲線半徑」的可行性,昨天(11/21)上午,南鐵拆遷戶黃春香及「黃春香家關注組」成員,前往黃家附近的地下化工程工地大門口,要求停止施作,並表示黃家與交通部的協調還在進行,鐵道局搶先施作爭議路段的連續壁,是「背後捅刀」的行為。經協調後,交通部承諾工程暫停。

訴求「保留樓梯」持續抗爭中,造成樓梯無法保留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鐵道局在設計黃家西側開元陸橋段鐵軌大轉彎處,地下軌的曲線半徑時,未維持現有軌的600公尺曲線半徑,而將其「截彎取直」,將曲線半徑修改為820公尺。這造成這一段地下軌在「東移」之外,更向東逼近,黃家訴求只要將地下軌的曲線半徑,改回現有軌的600公尺,地下軌向西退縮,就可以保留樓梯。

不過,11月12號,交通部路政司鐵工科科長魏瑜到黃家訪視,曾表示目前黃家南北兩端的連續壁工程,已經分別距離黃家52及104公尺,合計弦長156公尺,要再調整曲線半徑相當困難,也就是說,按照交通部的邏輯,南北兩端的連續壁持續施工,將對「調整曲線半徑」這個訴求產生不利,甚至「不可逆」的影響。

20號下午,黃春香與魏瑜通電話,魏瑜表示,現場工程是要做東豐路那一段,並非黃家附近路段,不過考慮到黃家這邊的反應,所以先行暫停。不過,從現場來看,如果是在東豐路進行工程,把大機具集結在中間隔著一個開元陸橋的黃家附近,甚不合理,而21號早上,現場搬移、切割鋼筋、預拌混凝土車出入等預備施作連續壁的動作,完全沒有暫停的跡象,10點鐘,黃春香與關注組成員於是前往附近的工地大門,要求停工。

大門口的保全早有準備,看到黃家一行人來到,立即關上工地的鐵門,並且拿鐵鍊、鎖頭鎖住,黃春香集關注組在大門外要求停工,工地內沒有人出面對話,不過裡面施工的聲音也漸漸小下來,黃春香再致電魏瑜,再次確認停工後,拿出另一個鎖頭,象徵性地鎖在鐵道局的鐵鍊上,接著結束行動。

鐵道局在黃家附近工地調來大量鋼筋,並在現場搬移、切割、焊接,可能是在進行連續壁「鋼筋籠」的製作。(攝影:孫窮理)

黃家工地現場,鐵道局吊掛、深開挖的大機具,以及鋼筋、鋼樑、混凝土一應俱全,絕非回報交通部的「只是要在東豐路施工」,或者只是搬運、點交鋼筋那麼簡單。(攝影:孫窮理)

關注組成員從黃家被鐵道局破壞的三樓牆壁處監視工地的工程。(攝影:孫窮理)

21號上午,工地的大門,一個鎖頭是鐵道局保全人員上的,一個是黃春香上的。(攝影:孫窮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