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部工業加速搶水? 大安大甲輸水計畫 環評補件再審

焦點事件記者王子豪報導

鯉魚潭水庫是大安溪的離槽水庫,主要任務之一就是提供中科用水。(圖片來源:中水局)

水利署中區水資源局規劃「大安大甲溪水源聯合運用計畫」,欲聯合調度大安溪與大甲溪的水源。不過地方已飽受缺水之苦的農民,擔心未來會加快工業搶水的速度,環保單位也指出此案有影響石虎的疑慮,環保署昨日(9/22)進行此案環評第三次專案小組審查,最後要求補件再審。

此計畫的核心建設,是興建一條輸水管聯通兩個水系,一端是使用大安溪水的鯉魚潭淨水場,另一端則是連到大甲溪。中水局說明,在有輸水管以後,在大甲溪水量豐沛時,后一淨水廠、鯉魚潭淨水廠將可從大甲溪取水,減少鯉魚潭水庫的出水量,讓水庫多存一些水;枯水期、或大甲溪水質混濁時,則增加鯉魚潭水庫放水量。水利署強調,中部地區公共用水持續成長,聯合運用才能發揮「蓄豐濟枯」、靈活調度的功能。

不過地方農民則指出,此區農民早已飽受中科搶水之苦,中水局以「調度」之美名,實際上就是溫水煮青蛙的把農業用水拿去給工業使用。

依水利署《台灣中部區域水資源經理基本計畫》,中部區域未來民生用水微幅下降,工業用水大幅增加。

環境權保障基金會許博任質疑,水權調度的機制不明,未來會不會選在不缺水的時候把水「調度給農用」,等到缺水時再把水「調度回給工業」?中水局必須將水源調撥的機制明確寫進環評承諾中。

台灣生態學會楊國禎直批,現在花了這麼多資源蓋了這麼大的工程,等到缺水時,若財團有需要,人民、環境的聲音根本不可能超越官商結合的權力運作,水利署的保證只是遮羞布,隨時都可能被撕掉。

與會專家游繁結雖然認同此案有必要性,但也批評中水局用語不明確,沒有說明清楚此案的目的。游繁結指出,大安溪、大甲溪在同一地區,豐水期、枯水期都相同,這樣的聯通根本不會有「蓄豐濟枯」的效果,唯一作用只在大甲溪水質混濁時,豐原淨水廠能透過輸水管使用到鯉魚潭水庫水源,有助於供水穩定。游繁結也表示,中水局說的「公共用水」,實際上把民生用水與工業用水混在一起講,中水局應該說清楚,這項計畫到底是要供應水給誰。

在石虎的議題上,台灣石虎保育協會秘書長吳佳其表示,中水局雖然有生態調查的計畫,卻沒有相對應的保護對策,不解這樣的調查有什麼意義?農委會也提出了相同的疑問,林務局保育組代表表示,在場址旁的140縣道上已有數筆石虎被「路殺」的紀錄,只有調查是不夠的,要力求的是「不要發生路殺」,中水局應該要有更積極的規劃與作為。

石虎保育協會專員陳祺忠直指,中水局聲稱「不影響既有用水權益及環境」不是事實,現在的開發就已經影響到農民與環境了,未來只會更快的把水取走。陳祺忠說,我們國家不是只有工業要用水而已,民生和農業用水明明就比工業用水優先,為什麼所有的計畫都在搶水去補貼工業用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