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境外生開學日 迂迴曲折的返校之途

焦點事件記者梁家瑋報導

(攝影:梁家瑋)

因疫情蔓延,台灣政府自上學期起限制部分境外生來台,並於6月後逐步開放,第一批是在6月,開放低感染風險國家學生,7月8日開放中低感染風險國家、7月22號開始,再開放含陸生在內的其他國家學生,在這幾批中,又依應屆畢業生、舊生、新生,分次開放。

低、中低感染風險國家/地區

Submitted by 王子豪 on 三, 07/01/2020 - 12:32
分級 國家/地區
低感染風險

紐西蘭、澳門、帛琉、斐濟、汶萊、泰國、蒙古、不丹(6/17)
澳洲、香港(6/17列入,7/15移出)
越南(6/17列入,8/12升至中風險,9/9降回低風險)
寮國、柬埔寨(7/1)
緬甸(7/15列入,9/2移出)
斯里蘭卡、諾魯、東帝汶、模里西斯(8/26)
馬紹爾群島(9/16)

中低感染風險 馬來西亞、新加坡(6/17)
日本(6/17列入,8/5移出)
韓國(6/17列入,8/26移出)
斯里蘭卡(7/1,8/26降至低風險)
香港(7/15列入,7/22風險升高移出,9/9列入)
澳洲(7/15列入,7/22移出)
越南(8/12,9/9降至低風險)
緬甸(9/2列入,9/16移出)

分級依據各國疫情規模及趨勢、監測及檢驗量能、疫情資訊透明度、所屬區域及鄰近國家疫情狀況調整。

標籤 (Tags)

政府對來台境外生安排一系列緊湊、複雜的流程,如申請入台許可前須先訂機票、來台須先有14天檢疫期等,若完美的照流程跑,來台應不至有太大困難,但現實中許多不完美的地方、高昂的防疫旅館價格,卻成為境外生來台的重重難關。

「完美」的來台流程

境外生阿嘉說明整個來台流程,他指出,學校在收到教育部公文說明哪部分學生開放後,會給教育部學生名單,並寄電子郵件給同學,告知學生哪時間可選擇入境,讓同學決定要不要來。學生在收到信後,須先核對自己簽證或入台證等證件是否仍在有效期限,若在有效期限內的學生可直接跑後續流程、較早回來,若證件過期、因上學期休學而註銷,或是新生,則要先辦理入台證等證件才能繼續流程。

阿嘉說,證件齊全後,學生須先買機票、確定防疫旅館,跟學校表示要哪天回台、報上機票號碼等,學校會提交詳細資料給教育部送審,教育部約五個工作天會寄結果給學校,學校要再送校長核可,最後學生會收到兩個公文,一個教育部發的入境許可、一個學校公文,要拿這兩份文件才能上飛機。

阿嘉舉自己的例子,他在7月28收到學校通知可在8月22至24日回台,學校請他盡快確定是否要回台、若要回台須先繳交機票購票證明,他確定23日回台,在8月5日左右繳交購票證明及其他證件給學校,他在8月13日再收到學校信件,學校表示已提報教育部,預計5到6個工作天,估計8月19日會收到教育部回函;之後學校8月19日收到教育部回應後,跑完校內程序,他收到兩份公文是8月21日,他8月23日就要上飛機,時間卡的很緊。

順利來台後,需在防疫旅館等處所待14天,之後再度過自主健康管理期,才能返校上課。阿嘉是比較順利的例子,已離開防疫旅館等著開學,但有許多學生目前仍在檢疫階段,甚至還無法到台灣。小幽就是這樣一個例子,他是來自香港的大一新生,預計這學期入學;他指出,港生來台分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單獨招生,這階段學生已隔離完畢,準備上學,第二階段聯合招生,學生抵台正在檢疫程序,第三階段則是二次單獨招生,他正處於這階段,目前還未到台灣。

小幽指出,他直到這週才確定學校與科系,但下週一就要開學,學校通知他下週一可開始辦證件,但等他辦好證件後還有程序要跑,之後才有檢疫期、自主健康管理,這段時間都不能上學,他可能要等11月才能正式踏入校園,但學校卻尚未通知,這一至兩個月他落掉的課程該怎麼辦。

教育部對此表示,由於部分學生入境時程加上檢疫時間超過開學日,教育部已請學校針對開學日仍無法到校學生,啟動安心就學措施,提供彈性修業機制,如線上上課等;也有媒體報導,如台灣師範大學針對未能準時開學前抵達的學生,已安排六週的線上學習課程,保障同學們的受教權,以及銜接11月中旬的期中考。

「不完美」的現況

若完全照教育部規劃的流程跑,境外生的受教權應能獲得有效保障,就算開學日無法順利抵台,也有線上課程可以上,問題是現實往往不如規劃的那麼完美;阿嘉說,若嚴格按照複雜流程進行,對學生來說不算困難,困難的是一旦中間出現不完美的地方,往往很難解決。

阿嘉指出,整個過程中可能碰到許多行政問題,最常見的,如學校一開始說8月28日入境,學生訂機票並提交資料,過了一星期,學校卻回說來不及跑完程序、這次沒辦法來台,學生機票就泡湯,程序中間有問題的,成本就由學生負擔,不論機票還是其他的。

阿坤就是碰到這樣的狀況,他是來自香港的研究所一年級學生,在這次入境兩度被迫取消機票,損失的錢只能自己吞下;阿坤是新生,須先新辦單次入台證,才能透過學校向教育部申請入境許可,他原本預計8月19日來台,也先訂了機票,但卻碰到香港郵政癱瘓的問題,拖延到取得入台證時間。

阿坤說,當時因香港疫情爆發,部分郵局一週只運作2至3天,港生擔心紙本入台證來不及到手,無法進行後續流程,向台灣政府反應,希望透過其他快遞公司寄送,價格由學生吸收,或統一送到特定部門,再由學生自行領取,但台灣方面還是使用最慢的香港郵政掛號給學生,最後因時程上來不及,只能取消機票。

阿坤說,在學校通知他們重新選日期後,他選擇8月26日來台,並在13日就將資料給政大老師,老師卻在18日才將資料給教育部,但就算老師18號送件,到26日前仍超過教育部規定的「五個工作天」,不知為何教育部卻以「作業時間不足」為由駁回申請,這迫使他第二次取消班機,直到九月初第三次購票才能來台。

咖咖則是來自馬來西亞的大一新生,在八月初就接到來台消息,接近九月時他的簽證、旅館、機票等都已辦完,剩申請入境許可。原本他預計9月6日來台,但8月底他要提出入境申請時,文化大學卻因「學位生名冊填報不實」等因素,被教育部暫停境外生來台的申請,也就是說,他只差這一步,卻因文大的疏失,整個行程都被打亂。

咖咖說,雖然9月初文大重新開放申請,但學校規定的行政流程時間變長,前有行政流程,後又有檢疫期、自主健康管理,這會使他入台時間變得非常長;他說,當他準備好一切,只剩下最後一個步驟時,卻突然和他說不能去了,真的非常鬱悶,所以他在和家人討論後,決定不來台灣唸書,明年在馬來西亞念本地大學,就是浪費了一年的時間。

高昂又無法選擇的防疫旅館

除了流程上可能的問題外,讓大多境外生無法接受的是高昂的防疫旅館價格,若以台大的一日2,800元來計算,境外生共須付15天(14天檢疫加上抵達當日)4萬2千元,這對許多學生來說難以承擔;此外教育部僅規定學生須住集中檢疫所或防疫旅館,但在此前提下,各校有各自的玩法,也讓許多學生產生「為什麼某校可以我們不行」的感覺。

首先是「學生是否能自行訂旅館」,各校都有不同的規定;境外生小芸指出,若照教育部規劃,學生訂好防疫旅館後,學校核報教育部就可以,有些學生認為學校統一訂的防疫旅館太貴,想自行找尋找較便宜的旅館,但學校可能不想多花行政成本,不讓學生自己找,如台大就無法讓學生自行訂,一定要統一安排,其他像北科大、成大等就可以。

再來則是集中檢疫問題,小芸指出,集中檢疫所跟防疫旅館價格差很多,集中檢疫所一天1,500元,防疫旅館要兩、三千,集中檢疫所應是學生提出,學校將名單報教育部,若有床位就可以撥下來給學生,中央共提供一千床給境外生,之前教育部對外說法是還有四百床左右,

小芸說,雖然有集中檢疫所這個選項,學校通知信卻僅說會統一訂防疫旅館,他有朋友經濟條件差,在台唸書從頭到尾都靠獎學金,支付不起防疫旅館的高昂費用,想爭取去集中檢疫所,但跟學校反應,學校態度消極、不太想幫學生申請,可能學校嫌麻煩,不想多花行政功夫,就表示集中檢疫條件沒旅館這麼好,如可能沒冷氣、安排到南部等,但他朋友真的沒選擇,寧願至不用這麼花錢的集中檢疫;「至少學校應該要給選項,而不是說不要你這麼辛苦,我現在都沒錢回來了」。 

最後則是旅館漲價的問題,小芸說,防疫旅館讓他感覺像坐地起價,隨著越來越多境外生回來,價格也越來越貴,以他住的旅館為例,四月份價格是1688元,當他準備確定回台日期時,8月5日前價格2,100元,8月5號到8月中漲到2600,8月中之後就到2,800了。

到了九月份,許多旅館以政府沒有補貼為由,再次漲價;境外生小恕說,他是九月初回來台灣,剛好遇到旅館漲價的狀況,他確定回台日期後,跟其他過去住同間旅館的境外生聯繫,發現該旅館八、九月的價格不同,九月一天漲300塊,15天算起來就須多負擔4,500元,而學校則回應說因九月份政府不給防疫補助,防疫旅館才會漲價,學校覺得漲價跟他們無關,他們只是幫學生訂好房間,這讓小恕感覺相當草率。

交通部觀光局旅宿組組長湯文琦表示,七月前防疫旅館補助每日1,000元,七、八月補助每日1,200元,原補助在八月底結束,觀光局須確定找到財源、預算,才能確定之後補助,目前確定政策會延長,下週將公布九月仍維持每日補助1,200元,會向前延伸至9月初,但10月1日起調整為800元,且只補助本國籍,持續至年底

若九月確定有補助,那公佈前九月漲價部分,消費者是否可要求旅館退回? 湯文琦說,還沒公布前,因使用者付費概念,防疫旅館可能因清潔消毒費用比較高,將此費用轉到使用者身上,但因契約已存在,消費者等同已接受價格,觀光局會跟跟業者呼籲,希望業者還是可以把優惠,比照原先有補助的金額回饋消費者,但無法強迫。

境外生權益小組則發起行動,表示政府九月有補助,防疫旅館應調降價格,並退回九月份漲價部分,目前已有部分成果,已有旅館承諾在政府公告價格後會調整房價,已入住者也會獲得降價;但若依目前境外生入台狀況,十月份仍會有境外生持續抵達台灣,此時政府僅補助本國籍,也就說,最後一批入台的境外生,恐面臨最高額的防疫旅館金額。

*阿嘉、小幽、阿坤、咖咖、小芸、小恕皆為化名

(資料來源:讀者提供)

標籤/事件頁

2020年武漢肺炎疫情擴散全球。台灣與中國互動頻繁,加上2003年 SARS 的經驗,很快地就進入防疫的緊急動員狀態;我們注意到,過去的經驗並沒有給我們帶來完整的防疫制度。隨著疫情的焦慮擴散,各種缺乏「法治」基礎的措施,在高度的社會支持下,被推動起來;而這一場夾雜著各種國族主義修辭與偏見的災難,在疾病的威脅之外,可能也將成為一次國家權力的全面進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