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渡過移入高峰 回顧提心吊膽的一個月

焦點事件記者王子豪、孫窮理報導

台灣每日新增的確診病例數在3月下旬達到高峰,並以境外移入為主。不過在全面境管的措施下,境外移入的個案也呈現下降的趨勢,並在4月9日出現「 零境外移入新增確診 」的情況;隨著在外讀書、工作的人,想回來、能回來的人都回來了,境外移入病例將不復見3月下半個月激增的情況,台灣的疫情將轉入下一階段,在此我們以確診病例新增的情況,回顧至今三個階段的發展。

從中國境管到2月下旬的本土零星感染

第一波確診病例在1月下旬到2月上旬間,以來自中國武漢的境外移入為主。1月21日到2月9日間,18名確診者中,11人有武漢的工作或居住史,2人為上述11人的家人,1人去澳門旅遊,4人則是香港轉機的義大利旅遊。不過隨著對中國境管的加強到封鎖,2月7日起自中港澳地區入境者需居家檢疫,並在2月10日起全面禁止中港澳籍人士入境,2月10日到15日約一週的時間裡,沒有新增的確診者。

經過一段時間的平靜之後,在2月16日到3月6日間,開始了以本土的群聚感染為主要來源的第二波。其中有3起分別為5人(案19等人白牌計程車司機案)、3人、6人的家庭群聚,以及1起9人的醫院院內群聚(第9人在3月10日確診)。2月16日到3月6日間,另外加上3月10日感染的第9人,共28名確診者中,有23人與本土群聚有關。

第二波的其它確診者主要以境外移入為主,而且都沒有中國旅遊史,包括1人有日本旅遊史、1人菲律賓旅遊史、1人埃及旅遊團和接觸者1人,以及1人來自鑽石公主號。

3月份,全球境外移入人數飆升

2/24起,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設定自「國際旅遊疫情等級第三級」國家入境者須居家檢疫14天,24、27、3/1分別將韓國、義大利、伊朗列入,接著,在3月10日至12日三天裡,各有1名有歐洲旅遊史的確診者。

而到了3月中,歐洲與美國的疫情陸續爆發,進入最關鍵的時刻,3/14到3/17,指揮中心一批一批將更多歐洲、亞洲及美國疫情最嚴重的三州列為旅遊等級第三級,這時仍採取「入境者居家檢疫」而非「境管」的方式。

此時,已然出現由中國以外的境外移入成為主要確診者的態勢。從14到18日間,分別有3、6、8、10、21名不是來自中國的境外移入病例。這五天來自非中國的境外新增確診數量,就已超過了過去兩個月的中國境外移入與土本群聚相加的總人數。

此時,指揮中心終於宣布於3月19日採取全面境管,禁止外籍人士入境的措施。

從對中國境管,到對全球境管,中間的時程如下表:

時間 國家 當天該國確診數 措施
2/7 中國 34,100 全中國含港澳列「二級流行地區」,有中港澳史的外籍人士不得入境。
2/24 韓國 833 入境者須居家檢疫14天(列國際流行疫情等級第三級)。
2/27 義大利 655

入境者須居家檢疫14天(列國際流行疫情等級第三級)。

3/1 伊朗 978 入境者須居家檢疫14天(列國際流行疫情等級第三級)。
3/14 申根區25國、英國、愛爾蘭、列支敦斯登、杜拜。 法:4,496 入境者須居家檢疫14天(列國際流行疫情等級第三級)。
3/16 中東15國1地區、北非5國、中亞9國、東歐13國 150(埃及) 入境者須居家檢疫14天(列國際流行疫情等級第三級)。
3/17 美國華盛頓、紐約及加利福尼亞三州 6,241(全美) 入境者須居家檢疫14天(列國際流行疫情等級第三級)。
3/19 全球 義:41,035
美:13,747
法:10,871
英:2,698
德:15,320
全面境管,非本國人員則不得入境,入境者居家檢疫14天。

雖然下達了全面境管的措施,不過這個時期的境外移入個案仍然高居不下。指揮中心專家諮詢小組召集人張上淳解釋,這時期主要是在海外求學、工作、自助旅遊的年輕人返台,這也形成台灣確診者的年齡分布,現階段以20到30歲為大宗的現象。

截至4月10日,確診者的年齡分布情況

 

境管時機問題

3月15號,台灣的確診個案只有59例,到昨天(4/9)已經達到380例,25天,確診案例增加6倍有餘,境外移入者達326人,其中中國移入者僅11人;相較美國84人、英國77人、法國25人、西班牙20人、土耳其18人、捷克15人、埃及12人,自歐美及其他地區境外移入者的人數超過中國很多,如此引起是不是對全球境管措施「太晚」,甚至如有人批評「不敢得罪歐美日」而動作太慢的問題。

截至4月10日,境外移入確診者的來源地區統計

對此,指揮官陳時中在4月8日的記者會上坦誠,確實對武漢這個發源地是比較嚴,但沒有對中國比較嚴。陳時中用「每百萬人確診數」來解釋,指揮中心2月10日宣布從中國返台者需皆須居家檢疫時,當時中國每百萬人確診數為28.7人;而對其它國家的入境者要求居家檢疫時,該國每百萬人確診數,歐洲從6.7人到55人不等,美國為23.6人,日本是7.3人。

「應不應該對歐美等中國以外地區,更早作出反應?」這個問題有它值得討論之處,不過,就結果而論,台灣並沒有因為對歐美反應太慢,而導至3月確診人數大增的結果。因為,「境管」措施是針對外國人,而非本國人,而所有的確診者中,本國籍人士265人,外籍人士只有15人,當中還有6人屬於被移入者感染的「本土案例」,目前可知的確診案例中,鮮少有人是被境外移入的外國人感染,無論境外移入,或者由移入者造成感染與群聚的現象,「外籍人士」都不是主要的感染來源。

無論境管是否太晚,都無法得出因此造成感染擴大的結論。而來自中國的感染者比例如此之低,可能與中國早在1/23宣布武漢封城(當天中國確診人數為643人),以及之後大量地區進入封城、半封城的狀態,連本國籍人士返國都困難的情形有關。

截至4月10日,確診者的國籍統計

回顧過去一個月,歐美疫情爆發的快速和猛烈程度,的確不是一個月前可以預料,而相對還處於「零星社區感染階段」的東亞國家,在3月中旬之後,也的確都經過一波「境外移入潮」,從目前的數字上看,台灣、香港、越南還算在控制之內,不過東南亞的馬來西亞、印尼、泰國、菲律賓,日本的狀況,就讓人難以樂觀。至於新加坡,3月底前還算穩定,但在這兩日新增了大量的移工群聚感染,情況仍待觀察。

在全球化的時代,沒有一個國家可以獨立於世界任何一個地區的疫情之外,經過提心吊膽的一個月,我們將持續關注全球疫情的最新動態。

標籤/事件頁

2020年武漢肺炎疫情擴散全球。台灣與中國互動頻繁,加上2003年 SARS 的經驗,很快地就進入防疫的緊急動員狀態;我們注意到,過去的經驗並沒有給我們帶來完整的防疫制度。隨著疫情的焦慮擴散,各種缺乏「法治」基礎的措施,在高度的社會支持下,被推動起來;而這一場夾雜著各種國族主義修辭與偏見的災難,在疾病的威脅之外,可能也將成為一次國家權力的全面進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