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泥禁採,很好 環團:那礦業法霸王條款呢?

環團與立委於中興大樓招開記者會。(攝影:侯百千)

前情提要

切割撤案避二階 亞泥闖環評 要重返西部

環保團體與在地局民於環評大會前記者會痛批亞泥「假退場」(攝影:梁家瑋)。
羅慶仁案、亞洲水泥案、羅慶江案等三礦場相對位置圖(資料來源:地球公民基金會)。

焦點事件編輯小組、特約記者梁家瑋報導

配合政府1986年水泥東移政策,台灣水泥業從西部移往東部。但在去年(2015),亞洲水泥計畫於新竹關西復礦,提出「羅慶仁」、「亞州水泥」及「羅慶江」三個礦業用地案,於環保署進行環評。今年(2016)1月12日,環評專案小組審理羅慶江案時,認為與羅慶仁案、亞洲水泥案難以切割評估,且對環境有重大影響,決議三案合併審理並送二階環評。

24號,召開環評大會,若沒意外,環評大會會尊重專案小組審查結論,直接讓本案進入二階環評。不料,亞泥卻在大會前,撤銷亞洲水泥案,並大幅刪減另兩案的開發面積;環保團體與居民批評亞泥是以亞洲水泥案「假退場」的方式規避二階環評,鑽法律漏洞;認為環評大會應該直接駁回全案。

到了下午的大會上,因為計畫已有大幅更改,在三案變兩案的情形下,要「合併進二階」或「合併退回(一階)小組」,環評委員產生激烈辯論,無法達到共識,最後採取不記名投票決定。

投票前,對於亞泥於大會前突然做的改變,擔任主席的環保署長魏國彥認為,小組依原計畫做出「三案合併進二階」決議,但今天卻「有新的東西」,在計畫變更的情況下,專案小組做出的結論可能會有所改變。魏國彥強調,「我們還是要給開發單位一個新的機會來述說他的方法」。不過他也說,不是退回,就代表本案不用進入二階環評,也許小組根據新的材料,仍舊會做出進入二階環評的結論。

魏國彥已有明確表態,21位環委14人出席,投票結果4票贊成「兩案合併進二階」,8票贊成「退回小組」,2票廢票,決議退回小組,未進入二階。

亞泥等三案環評專案小組召集人呂欣怡表示,本案有非常多環境疑慮,包括開發範圍位於山坡地保育區、地質敏感區、開發範圍內有瀕臨滅絕植物與保育類動物等,所以專案小組才要求進入二階環評。而開發單位於環評大會的簡報中僅回答地質敏感區問題,其餘疑慮完全沒有處理。

呂欣怡說,雖然亞洲水泥案撤案且開發面積大幅縮減,但這些環境疑慮仍存在,所以應直接讓剩下的羅慶仁案、羅慶江案合併進二階環評。她強調,若因開發單位於大會前更改計畫,大會就做成退回專案小組的結論,可能會造成先例。以後若專案小組做出送二階環評的結論,開發單位可能都會在進環評大會前更改計畫,使大會做出退回專案小組的結論,勢必造成環評精神的破壞。

地球公民基金會研究員潘正正表示,因三個礦場開發基地相鄰,攬線、機器、設備都共用,且實際上都是為亞泥供料,本質上就是一個大礦場。她說,亞泥的作法是將一地分三案,藉此規避審查更為嚴格的二階環評,所以三案應合併送二階環評。去年12月16日、今年1月12日的環評小組審查會議上,環評委員亦同意三案應合併審查,甚至在1月12日的審查時,環評委員認為本案可能對環境有重大影響,應直接進二階,僅待環評大會確認決議。

不料,亞泥更在環評大會前突然撤銷亞洲水泥案,另兩案開發面積也大幅縮減。三案原本加起來81.38公頃,經刪減後兩案一共47.15公頃。環評大會上,開發單位委託的新陽工程顧問公司表示,本案在亞洲水泥案撤案及羅慶仁案、羅慶江案縮減面積後,申請總面積降低42%,總採礦量降低75%,並將環境敏感區劃出開發範圍,應可有效降低對環境的影響與衝擊,認為修改後的方案,可在一階環評具體解決環境爭議,希望大會將變更後的內容送回小組續審。

對此,關西鎮金山里居民宋明光痛批,亞泥完全是在欺騙環評制度。亞泥只是暫時撤案,沒有注銷礦權,未來還是可以隨時將亞洲水泥案申請送出;潘正正表示,根據《環評法》施行細則第19條附表),新增採礦工程面積達50公頃以上時,應直接進入二階環評。亞洲水泥案的撤案,只是為了讓開發面積不會達到50公頃以上的技術性撤案,目的很明顯是規避環評。

1960年,遠東徐家藉著美國開發基金之助,成立亞洲水泥橫山場,新竹縣關西鎮即為供應橫山場原料的重要石灰石礦場。關西羅家也緊接著在1964年成立玉山石礦,探採石灰石供亞泥使用。隨著政府1986年水泥東移政策,並將西部劃為石灰石保留區,關西鎮這段與水泥業為伍的日子才漸漸終結。但當亞泥在東部礦場遭判決需將土地歸還太魯閣族,於國家公園採礦又引起重大爭議,遠東徐家重新將目光移回西部。

2009年,在時任立委的邱鏡淳提案下,礦務局解除西部採礦禁令,不過在各界反對下,不到兩個月西部再度劃入石灰石保留區。不料,邱鏡淳擔任縣長後,以新竹縣為單位要求礦務局解禁採礦禁令,羅慶仁案、亞洲水泥案、羅慶江案也隨之於去年陸續送入環評審查;這個案子一旦通過,水泥業也將在台灣西部重新啟動。

相關資料:地球公民基金會〈西部復礦 關西削肉剃骨,為的是誰的利益?

關西鎮金山里居民宋明光痛批亞泥(攝影:梁家瑋)。
贊成退回專案小組的環保署署長魏國彥(中)(攝影:梁家瑋)。

 

你知道嗎?

礦業資源屬公共資源,在加拿大,明定國家在收回公共資源時,不須給予補償,不過在《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下的ISDS機制,此一原則受到跨國企業的挑戰:

ISDS事件簿》架空法律 公共資源私有化

 

焦點事件編輯小組林靖豪

AbitibiBowater公司於2009年因破產而關閉其位於加拿大紐芬蘭與拉不拉多省的造紙廠,省政府沒收其資產及水、森林資源的使用權,以解決其留下的污染、失業問題,AbitibiBowater不滿加拿大法令並未補償公共資源的使用權,而依《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提起ISDS裁決。2010年,加拿大政府與其達成和解,在國內法規未規定的情況下,仍以1.3億加元的史上最高的補償金與其和解,引發公共資源私有化的爭議。

你知道嗎?

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是什麼?

Submitted by blackdog on 週五, 12/04/2015 - 22:22

 

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NAFTA)由美國、加拿大、墨西哥簽署,於1994年正式生效;並在2018年9月30日深夜,簽定了新的自由貿易USMCA(U.S. Mexico Canada Agreement),預計在2020年初上路。

NAFTA的主要目標在於逐步降低、消除三國間的關稅壁壘,消除非關稅貿易障礙及建立保障公平市場競爭的規範,是一個超越WTO標準的區域貿易協定。NAFTA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區域貿易協定之一,根據IMF的資 料,2012年其GDP總值佔全球的21%。

NAFTA的內容建立在1988年簽訂的美—加自由貿易協定的基礎上,美國與加拿大原先在農業產品以外的貨品就已經幾乎都達到零關稅的標準,因此NAFTA在關稅減讓部份,主要處理美加兩國與墨西哥的協定,美國與墨西哥預計在NAFTA簽訂後15 年內逐步達到零關稅的標準,加拿大與墨西哥則在2003年完成談判,預計在10年逐步達到零關稅的標準。

目前,三個國家間在農業產品以外的關稅壁壘已經消除,但在農業貿易部份,加拿大對美墨兩國的糖、乳製品及家禽類的農畜產品的進口仍採取關稅配額等方式加以限制,美國與墨西哥兩國間則逐步消除所有品項的貿易障礙。

在非關稅貿易障礙部份,NAFTA要求三國間的邊界開放,並建立貨品運輸的交通基礎建設,此外在食品與貨品的檢驗標準部份,NAFTA要求三國採取同一標準(三國國內法規中的最高標準),以消除技術性的貿易障礙,並且加速海關的檢驗流程。

保障市場公平競爭方面,NAFTA訂有智慧財產權的規範與第11章投資者對地主國爭端解決機制(ISDS)。NAFTA並訂有兩個補充的協定,分別規範三國應遵循的勞工保障標準與環境保護標準,並設立專門的委員會監督各國政府是否有違反法規的情事。

2017年川普上任美國總統後,多次批評包括NAFTA等美國參與的自由貿易協議。川普的基本論述是,過去的自由貿易談判結果造成美國製造業衰退,產業工人失業,損害了一般大眾的利益。2017年8月美國重啟NAFTA的談判,在2018年9月底完成談判,並將協議改名為USMCA。新的談判結果包括要求免關稅的汽車,其30%零件製造工人的薪資不得低於每小時16美元、新增智慧財產權章節等。

爭端處理機制部分,USMCA保留了NAFTA中的第19章(針對反傾銷與反補貼的懲罰性關稅爭端處理)與第20章(國對國爭端處理)。但第11章(投資人對地主國爭端處理)ISDS部分,雖然過去NAFTA期間,美國企業是ISDS最大得利者,加拿大與墨西哥政府則是深受其害,但在談判期間,美國政府也表達出對ISDS的顧慮,最後美加之間取消ISDS機制,美墨間則限縮ISDS機制的使用範圍。

條目編輯:林靖豪

2018年10月12日補充:王子豪

參考資料:

 

 

標籤 (Tags)

什麼是ISDS(投資人對地主國爭端解決機制)?

Submitted by blackdog on 周日, 11/08/2015 - 17:06

條目編輯:盧其宏

ISDS(Investor-To-State Dispute Settlement Mechanism,投資人對地主國爭端解決機制)為區域或雙邊貿易╱投資協議內,用來確保跨國投資人利益的機制。該機制賦予跨國投資人控告地主國,要求 賠償其利益損失的權利。只要與貿易協議有關,不論是地主國的法規、命令、施政方向、國土規劃皆可能成為控訴標的。近年,美國積極倡議在各貿易協議,包括 TPP、TTIP中納入ISDS。

程序上,一般而言,為避免仲裁之濫用,爭端出現後須先透過「諮商」及「談判」,若歷經一段時間(由協議規 定)仍無法透過上述兩個方式進行解決,方可提交「仲裁」。開啟仲裁也有規定,包括須雙方同意、單方提起、投資人提起等不同的門檻設定。在標的方面,可能的 標的包括:任何爭議、與本協定相關之爭議、與投資相關之爭議、與本協定義務相關之爭議。

依據ICSID章程,世界銀行總裁為ICSID理事會的當然主席,具有任命ICSID秘書長、所有仲裁委員(3名)的權力。但世界銀行總裁向來由美國任命,使得ICSID雖號稱是國際公約,但卻具有相當濃厚的美國引導色彩。

在程序與標的界定後,更重要的部份,是依據哪一個規則來進行仲裁。ISDS僅為機制的名稱,實質內容仍由締約國決定,包括進入仲裁的程序、仲裁的標的、仲裁所依據的原則,目前ISDS採用的仲裁機制大致有:

  • 對於爭議事項只有大略的規定  具體的交由地主國國內法處理。
  • 適用紐約公約(《承認和執行外國仲裁裁決公約》Convention of the Recognition and Enforcement of Foreign Arbitration Awards)。
  • 依 據多種國際公約者,像是ICSID(International Centre for Settlement of Investment Disputes,解決投資爭端國際中心)公約、ICSID Additional Facility Rules(《ICSID附加便利規則》)或UNCITRAL(United Nations Commission on International Trade Law,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等不同仲裁規則。

TPP第一輪談判剛結束,TTIP談判尚未完成,但要了解美 國主導的ISDS產生的效果並非無前例可循,像是美國過去所洽簽的雙邊投資協議(Bilateral Investment Treaty, BIT)或是1994年就開啟的美國、加拿大、墨西哥三國的北美自由貿易協議(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 NAFTA)都可以看出美國所主導的ISDS的機制與結果。

例如,美國與加拿大2004年訂定的Model BIT範本即加入所謂的「雨傘條款(Umbrella clause)」,亦即締約雙方同意「任何與本協定有關之爭議」均可提出作為ISDS爭訟之標的。這樣寬鬆的認定,導致幾乎所有投資項目皆可進入ISDS 機制,引發了美加之間大量的ISDS仲裁出現。而此Model BIT後來為美國簽訂BIT的重要依據。

Corporate Europe Observatory關於ISDS的漫畫(來源)。

另外,在NAFTA中,其所採取的仲裁判准是依照UNCITRAL或是爭議更大的ICSID Additional Facility Rules。依據維基解密,TPP採取的仲裁機制亦為UNCITRAL或是ICSID相關公約。這提供了以NAFTA中ISDS仲裁結果作為TPP借鏡的重要基礎。

ISDS 的爭議性,從歐盟與美國洽簽的《跨大西洋貿易及投資夥伴協議》(Transatlantic Trade and Investment Partnership, TTIP)可看出端倪。美國要求TTIP納入ISDS引發歐盟各國反彈,2014年,歐盟14個成員國的部長,曾聯合發函要求歐盟執委會主席容克 (Jean-Claude Junker)不得在ISDS上做出讓步。2015年10月,TTIP的談判更引發了歐洲300萬人連署反對、德國25萬人抗爭,其所擔憂的即包括 ISDS會降低歐洲食品安全標準、造成環境破壞。

 

標籤 (Tags)

最低標準待遇原則與國民待遇原則

Submitted by blackdog on 週六, 12/05/2015 - 00:10

「最低標準待遇」與「國民待遇」原則,為自由貿易協定中常見的基本原則,而所謂「完整保障與安全」與「公平公正待遇」,以及「不低於本國人待遇」這些抽象的文字,落實到個案上,往往無限上綱;在以資本自由流動為唯一價值的自貿協定中,往往排除一切對其他價值保護的規範,而成為跨國企業不斷開疆拓土的「帝王條款」。

標籤 (Tags)

2009年,AbitibiBowater面臨破產的危機,因此關閉了他們在加拿大紐芬蘭與拉布拉多省所有的造紙廠,但卻留下許多積欠的款項及遭到高度污染的環境,又造成許多勞工失業並積欠大筆的退休金。為了解決AbitibiBowater留下來的爛攤子,省政府依據省的法律沒收了部份AbitibiBowater的造紙廠與其他資產,並收回其在國有土地上的水資源使用權與林業使用權。

在進行沒收時,AbitibiBowater可以依省的法律程序要求補償,不過在加拿大,對國有土地資源使用權的沒收,是沒有補償的規定的。為什麼會這樣?因為在加拿大,國有土地被形容為「crown land(王室的土地)」,用現代的語言說,也就是「人民共有的土地」,由省政府所管理,依照原本的概念,私人企業僅是得到省政府的許可而得以使用公共的自然資源,將這些資源收回,不產生「補償」的問題。

判斷在加拿大國內打官司,拿不到國有土地資源被沒收的補償,AbitibiBowater便越過加國內訴訟程序,直接依《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提出ISDS裁決。其依據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1102條「國民待遇原則」、1103條「最惠國待遇原則」、1105條「最低標準待遇原則」以及1110條「沒收與補償原則」,除了國有土地資源外,它也主張自己的水資源使用權與林業使用權也應該得到補償。

AbitibiBowater認為,加拿大的法令與措施,對於其沒收處分並沒有提供足夠的補償,並且不符合「最低標準待遇原則」中,「完整保障」的要求,因此連同其他被沒收的資產與損失的利益,向加拿大政府求償高達4.6億美元的損失金額。

2010年8月,加拿大聯邦政府宣布與AbitibiBowater達成和解,以避免本案帶來的訴訟成本與風險,聯邦政府需支付給AbitibiBowater1.3億加元(約9,700萬美元)的補償金,協助該公司進行財務重建,這筆金額大部份是在補償AbitibiBowater在國有土地上水資源與林業資源的使用權。

本案有三大重要之處:

首先,這是加拿大政府在單一ISDS案件中賠償金額最高的一次。

其次,本案涉及到ISDS裁定與國內法規的衝突,特別是在公共資源的所有權方面,加拿大政府的和解,等同於承認私人企業可以主張公共資源的所有權,因此才需要被補償。許多加拿大團體指出,這個案子的結果將造成公共的資源得以被外來的投資者「私有化」,在ISDS對國內法規的挑戰之下,甚至未來有可能使公共的自然資源被商品化。

最後,加拿大聯邦政府此次介入地方政府與企業的爭端,代替省政府支付賠償的作為,智庫團體「加拿大替代性政策中心」(Canadian Centre for Policy Alternatives,CCPA)預期未來此例可能成為加拿大地方政府遭遇ISDS訴訟時,聯邦政府的處理模式。

AbitibiBowater公司(現改名為Resolute Forest Products)是北美第三大,世界第八大的紙漿、造紙公司,由美商Bowater公司與加拿大商Abitibi-Consolidated於2007年合併而成。2009年,AbitibiBowater向美國、加拿大政府聲請破產,獲得2.06億的財務重建費,並於2010年脫離債權人保護,重新上市。2013年,Resolute公司被綠色和平等組織控訴其開發嚴重破壞加拿大魁北克、安大略省森林的永續性及野生動物的棲息地。

【紐芬蘭與拉布拉多省小檔案】

紐芬蘭與拉布拉多省(Newfoundland and Labrador)為加拿大東邊的一個省分,於1949年加入加拿大聯邦,由紐芬蘭島與拉布拉多地區組成,總面積約40.5萬平方公里,佔加拿大的4.06%。紐芬蘭與拉不拉多省以壯麗的冰川和豐富的海洋資源負有盛名,外海地區則蘊藏離岸油田。2011年該省總人口有51.4萬人,2008年就業的22萬人中有41.2%從事服務業,36.2%從事油氣開採及支援產業,11.7%為礦業。

參考資料:

 

焦點事件編輯小組、特約記者侯百千報導

上周三(5/25),環保署長李應元提出明年(2017)將停止亞泥在太魯閣國家公園的開發,做為新上任的「獻禮」。今日(6/2)環團召開記者會,認為國家公園採礦僅是台灣礦業問題的冰山一角,雖然對於該作為予以肯定,但還是必須對於礦業制度進行全面性的改革,包括礦業環評漏洞、開發侵害原民權益以及不合理的礦業補償機制等問題。

《礦業法》第13條,採礦權一期可達20年,期滿之後,申請展期的次數沒有限制,這造成早年如《環評法》等(制定於1994年)在環境法規未完善時,取得採礦權的礦場,得以持續開採,地球公民基金會研究員潘正正說,全台灣到2014年底,共有254個礦區、189個開工礦場,其中5分之4的礦場從未經過環評;立委林淑芬說,《礦業法》第31條在2003年翻修,將採礦權展期的准駁,從原先的「須經主管機關准駁」,改為「非表列情形不得駁回」,認為這是「霸王條款」。

而《礦業法》第31條也明定若採礦權遭駁回,造成廠商損失時,必須給予補償,光是太魯閣國家公園在2005至2008年間,就陸續編列1.2億預算補償16個礦場。環團質疑,礦產是《憲法》明文規定屬於全民的財產,本質接近特許行業,並不是非得要給廠商獲利,而國家在駁回採礦權時、收回這些全民財產的使用權時,也不應該對業者給予補償;環團認為,國家礦業的制度還是極度向礦業權人傾斜,要求刪除《礦業法》第31條。

現場經濟部礦務局主任秘書徐銘宏回應,近5年來申請礦區的許可,已經減少到30礦;而廢止的達68個礦,相較起來是一個嚴謹的態度面對台灣的礦業。對於《礦業法》第31條的刪除問題,徐銘宏表示,因為早期廠商投入大量成本,於是才在相關政策之下給予一個實質補償的機制,被核定實質損失才會補償,經濟部認為站在主關機關保護的立場,希望對業者有所保障。至於花蓮的開發問題,近年來藉由大理石的管制,來減少水泥的產量。而森林法與落實原民權益等其他議題,未來會再配合環保署與相關機關做一個平台,再來進行溝通。

參與花蓮反亞泥運動數十載的田春綢(右)於記者會現身說法。(攝影:侯百千)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