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戰1219 國道收費員的六年漫漫抗爭路

焦點事件記者梁家瑋報導

2016年1月4日,總統大選前夕,當時近乎「篤定當選」的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帶著她的團隊,與工鬥團體會面。會議上,蔡英文承諾未來將成立專案小組處理國道收費員案,並專案性補貼收費員年資、解決工作安置爭議;很快的,蔡英文以 689萬強勢當選,8月16日晚間,收費員自救會與民進黨政府達成協議,政委林萬億、時任勞動部長的郭芳煜代表簽字。

但到協議實際執行時,自救會忽然發現,政府似乎不想完全履行協議,部分收費員只拿到打折後的補償金額,部分收費員甚至一毛錢都沒拿到;2017年8月16日,協議達成一週年,自救會前往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提出行政訴訟,控告政府違反協議,至今兩年多過去了,轉瞬又要到總統大選,北高行的判決將在12月19日正式出爐。

這次決定性的判決,是收費員長期抗爭的一個重要轉捩點;但這六年的漫漫抗爭路,自救會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的呢?

自救會會長孫秀鑾,目前在高雄永新漁港工作(攝影:梁家瑋)

ㄧ場被警察「催出來」的運動

這天,我下到高雄找自救會會長孫秀鑾,她從1997開始擔任收費員,到2013年底遭解僱時已在收費站呆了17個年頭;解僱後為抗爭她一直沒找新工作,直到2016年8月16日自救會與政府達成協議後,她才開始在高雄永新漁港工作。

聊著聊著,孫秀鑾說,11月底她去了兩場蔡英文選舉場,在那高喊「收費員案還沒解決」,結果警察就盯上她了,不僅打電話給她主管詢問她的動向,當蔡英文在南部有活動時,還有警察在她工作場所外顧她顧到下班。

孫秀鑾說,這給她一種非常妙的感覺,因為當初就是有警察一再催她去找全國關廠工人連線成員毛振飛幫忙,收費員才能真正步入抗爭。

2013年12月30日,947名國道收費員遭大量解僱,高速公路開始全面使用ETC;孫秀鑾說,從2006年開始,高速公路開始試辦ETC,當時就有在慢慢裁撤收費員,從2006年起到2013年最後一批解僱之前,共有244人遭資遣,當時高工局曾承諾這些配合政策「前精簡」的人,他們的福利會跟最後一批解僱的完全一樣,但後來卻完全沒有。

而這些最後一波被解僱的收費員,直到2013年底才發現收費站真的都要沒了;擔任收費員13年的賴薇安說,當初上面都騙他們說不會這麼快,檢測還要很久,結果直到當年11月的時候,他們才臨時被通知12月底將大量資遣。

孫秀鑾說,等到收費站裁撤後,收費員覺得年資、安置都沒有,跟之前講得不太ㄧ樣,1月3日,三、四百位收費員自發出來抗議;「我們先想說僱主是交通部,就去交通部,但去了不知道該幹嘛,有警察跟我們講說去總統府好了,我們就轉去總統府,前面的人下跪,後面的人不知道該幹嘛,喊一喊就回去了」。

之後,有個警察打電話給孫秀鑾,建議她可以去找毛振飛;「我想說毛振飛是誰啊,後來沒打,我怕被騙」,孫秀鑾說,收費員們後來又拜託立委開公聽會,之後想追時,立委就說會期結束、沒辦法了,結果那個警察又打過來;「他問我為什麼沒有打,我說不認識他,他就說,再給我一次電話,你現在馬上打,等會我會再打給你,問你有沒有打」。

就這樣,收費員們與全國關廠工人連線接上線,長達六年的抗爭也於焉展開。

擔任收費員10多年的王佳琪指出,前總統馬英九都用消息態度面對收費員(攝影:梁家瑋)

馬英九到蔡英文:不理不睬到專案處理

收費員們與全國關廠工人連線聯繫後,很快組成收費員自救會,並開始一連串的抗爭,在第一年的抗爭裡面,他們經歷衝入交通部、上國道抗爭、爬上ETC等;孫秀鑾說,六月收費員上國道抗爭,成功讓時任交通部長的葉匡時出面承諾召開學專委員會,那時大家都很高興,想說抗爭半年就成功,但開了七次會之後沒什麼進展,才把收費員再找回來,當時想說快選舉了,就再衝一波,才有10月25日開車上國道,以及之後的交通部絕食、11月28日爬上ETC架抗爭。

擔任收費員10多年的王佳琪說,當時前總統馬英九用非常消極的態度面對收費員,就是不打不應不回,而且那時也到了他的執政末期,他的心態有點像是,看下一任總統是誰,就把這爛攤子丟給他。

孫秀鑾說,做完1128之後,自救會有點想說,已經做到那麼強,結果都還是沒什麼結果,國民黨都死不回應,但又想說反正再一年就總統大選了,就是再重來一次,而當時氛圍、民調都顯示蔡英文很可能當選,自救會開始轉而向蔡英文提出訴求。

時間很快到了選前,2015年12月22日,蔡英文赴福華飯店接受7大工商團體「面試」,工鬥兵分兩路突襲、步步兵臨城下,逼使前環保署長李應元出面,承諾安排工鬥與蔡英文「兩週內會面」,這才有隔年1月4日蔡英文承諾的「專案小組處理收費員爭議」。

孫秀鑾說,選後先由立委鍾孔炤作為政府與自救會的聯絡窗口,但不知是不是政府單位之間資訊不流暢,雖然陸續有連續,但許多訊息都不太一致,自救會想說可能是因蔡英文尚未正式上任,等520之後,改由郭芳煜來與自救會協調,談了多次仍沒什麼結果,也因協調一直不順,自救會從8月15日開始在民進黨外苦候。

自救會的行動終於換得林萬億出面協商,孫秀鑾說,林萬億來的時候答應得很快,講不到多久就爽快達成協議,自救會方進去協商的人都有點嚇到,還輪流、一再的跟林萬億確認,是否有誤解他的意思,她猜應該是政府單位內部已經拍板了,林萬億才能答應得這麼快。

「我們從國民黨打到民進黨,國民黨就是置之不理,對政府我們已經沒什麼期待,到了蔡英文,只想說試試看,我們也知道,民進黨對社會議題是有感覺的;說實在的,我還蠻期待蔡英文來解決這件事,他(林萬億)當時說答應,我們真的很高興,覺得真的換了一個政府,好像真的不一樣了」,孫秀鑾說。

擔任收費員13年的賴薇安說,協議都白紙黑字簽了,怎麼能最後反悔(攝影:梁家瑋)

遭打折的協議

但到了協議實際執行時,自救會卻發現政府未打算完全履行816簽的這份協議。首先是「前精簡」的部分,收費員最後一批大量解雇的共947人,從2006年到這最後一批之前,共244人配合政策遭資遣,這244人中有9人參加自救會。

「執行方案」打了什麼折?

民進黨政府最後的補貼方案,排除了部分會員的適用、設定了125萬元的上限、每個人的補貼金額則被打了不一的折扣,請參見:〈收費員為什麼又出來抗爭?

孫秀鑾說,816在簽訂協議時,有特別訂定所有自救會成員補償條件要一樣、這9人也要納入轉案補貼等,主要就是保障這9人,但政府在實際談執行方案時,一開始還說他們也有補償,但這9人身份跟我們不一樣,不能跟我們最後一波大量解僱的拿一樣多,而最後執行方案出爐時,這9人卻直接被排除在外面,一毛錢都拿不到。

孫秀鑾說,「其實協商的過程,他們也在看我們,真的會為了這九個人放棄全部嗎?我們後來就開大會決定,不可能變成全部自救會裡約300人,就這9個人沒有。你怎麼去跟他講說,抱歉,你跟我們抗爭那麼久,但是你沒有。這個我們怎麼可以講得出來?」

除了這9人完全沒有補償外,自救會裡最後一批大量解僱的收費員,在「執行方案」中的金額也與協議不同;孫秀鑾說,達成協議後,沒有參與自救會抗爭的人也出來說要補償,勞動部、高工局就拿他們來壓自救會,說不能只處理自救會、要求自救會接受「打折後」的金額;她算了算,若以她個人為例,依協議的算法,大約是140萬,但「執行方案」的金額卻只有90萬左右,僅是協議的六、七成,而這六、七成的補償裡面,收費員們目前都僅拿到三十萬,剩下的政府表示要等判決結果出來後再行處理。

而對收費員來說,最重要的是政府既然做出承諾、達成協議,怎麼可以說反悔就反悔,這也是他們現在提出行政訴訟的主因;王佳琪說,收費員們要求的不多,只是要爭口氣,她對拿到這筆錢已經不抱希望,但覺得政府既然做出承諾,就應該要做到;賴薇安則說,當初林萬億跟自救會簽協議時,自救會詢問他是否能全權處理,他說他是蔡英文派來的,蔡英文全權交給他處理,但現在協議無法履行,又改口說當初只是「君子協議」、他只是領別人薪水的,但都白紙黑字簽了,怎麼能最後反悔,司法應還給收費員一個公道。

12月19日之後.....

當我與孫秀鑾聊到最後,問他們是否有想過12月19日的結果與可能的應對方式,她不諱言的說,他們還沒討論過這個,不過應該會在19日之前先開會處理。

「可是,我覺得假設法院判我們贏,蔡英文出來說,『還他們公道』,不是很圓滿嗎」;孫秀鑾說完這句話後,連自己都笑出來了,自嘲式的說自己是在做夢;她說,蔡英文當初說願意解決收費員案子的時候,她對蔡英文還蠻期待的,但現在過了這麼久、案子又處理成這樣,說真的她對蔡英文已從原來的期望漸漸變成失望。

「現在其實沒有抱很大的期望了,但還是有那麼一點點啦,只要妳願意出來處理這個案子,我們都可以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