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先生你往哪去?》拾起雷根的鞭子…

<< 〈 川普先生你往哪去?》進擊的新自由主義

焦點事件記者林靖豪、孫窮理

川普的貿易政見

川普怎麼看自由貿易?

Submitted by 林靖豪 on 週一, 11/21/2016 - 16:36

條目整理:林靖豪

川普對自由貿易的看法,基本上是緊扣著「過去的自由貿易談判結果損害美國一般大眾利益,圖利少數官商菁英」這個軸線。川普曾多次批評全球自由貿易是造成美國製造業衰退,產業工人失業的元凶,並且只是為了圖利富有的菁英階級:

全球化讓宰制政客的財務菁英致富,但帶給數百萬勞工的只有貧窮和心痛。當來自外國受政府補貼的鋼鐵進入我們的市場,威脅我們的工廠時,這些政客什麼都沒做。多年來,他們只是在一旁看著我們的工作消失,我們的社會陷入令人絕望的失業狀況。許多受衝擊的區域至今仍未復原。我們的政客從人民手上奪走他們賴以維生、支撐家庭的方式。熟練的工匠、商人、和工廠工人已經見證了他們深愛的工作流失到數千哩之外。許多曾經繁榮一時的賓州城鎮陷入絕望。這波全球化浪潮徹底摧毀了我們的中產階級。
(2016年6月,川普於賓州莫納森市Alumisource公司的演講)

那麼自由貿易是如何損害美國工人的利益的呢?川普認為,問題在於現有的自由貿易協定對於美國不公平,而中國與墨西哥被是為標示為損害美國勞工利益的最大敵人。川普批評中國政府透過刻意壓低匯率、補貼國內產品,使其廉價商品大量出口美國;至於墨西哥,川普多次批評墨對美國進口商品課以16%增值稅(VAT,消費稅的一種),而美國對墨西哥進口商品卻沒有課徵任何稅目,是一種不公平的貿易關係,川普也批評墨西哥的廉價勞動力搶了許多美國勞工的工作機會。

至於自貿協定,川普的矛頭主要指向NAFTA、中國加入WTO、美韓FTA,川普認為這些自由貿易協定造成美國GDP成長停滯,減少美國國內的工作機會,以美韓FTA而言,川普引用美國經濟政策研究所(Economy Policy Institute)的研究,指出美韓FTA造成美國與南韓的貿易逆差翻倍,並使美國減少將近10萬個工作機會。而若美國加入TPP,將會使美國製造業全面崩潰,原因在於TPP將使國外的產品更容易進入美國,讓美國喪失尚有的保護國內產業的經濟工具,但同時又有些措施讓其他國家維持貿易障礙,對美國非常不利。川普也認為,TPP未來將會開放中國加入,屆時對美國的衝擊將更劇烈。

川普的貿易政見中傳達出來的訊息,並不是完全反對美國參與自由貿易,而是主張美國應該採取強勢的貿易制裁手段來與其他國家的出口貿易進行對抗,以確保美國國內生產的商品在全球貿易中的利益,吸引投資者再度回到美國國內進行投資,創造工作機會。

而做為提升美國國內生產的一環,川普也主張大幅減低企業的稅收,放寬環保法規,川普認為過度的稅收、環保管制是導致美國工作機會流失的重要原因。

  • 川普的7大貿易政見:
  1. 退出TPP。
  2. 指派堅強而聰明的貿易談判者為美國工人爭取利益。
  3. 指派商業部長(Scretary of Commerce)確認出所有因其他國家違反貿易協定,而傷害美國工人的情形,並指派所有相關機關動用所有美國與國際法律中可用的工具來終止這些傷害。
  4. 告訴其他NAFTA的夥伴國,美國將要重新談判NAFTA的條文,爭取對美國工人更有利的條件。如果其他國家拒絕重新談判,美國將遞出退出NAFTA的通知。消除墨西哥單方面以增值稅(VAT)作為檯面下的關稅的做法,並中止墨西哥以血汗工廠與美國工人削價競爭的狀況。
  5. 指示財政部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currency manipulator)。
  6. 指示美國貿易代表在美國國內與WTO中對中國提起貿易爭端案件。中國不公平的補貼行為是被WTO禁止的。
  7. 若中國不停止其非法的行為,將動用所有合法的總統職權進行補救,包含引用1974年貿易法案中的201與301條款,及1962年貿易擴大法案的232條款,對中國採取關稅措施。

資料來源:

標籤 (Tags)

12月2日,蔡英文與川普的一通越洋電話,引發國內外高度關注;總統府強調「川蔡會談」討論的重點之一是「強化雙邊的互動與聯繫,建立更緊密的合作關係」,在川普以台灣作為對中政策籌碼,以及未來對海峽情勢的維繫,對美方依賴的情形下,蔡政府如何維持與美方「雙邊」談判的均勢,牽涉到美國政權輪替後,台灣內政、外交格局的變動。

川普對於TPP與若干自由貿易協定的態度,被一些評論者認為,是具「保護主義」傾向的,究竟這樣的批評,是不是準確,從過去30年,美國推動全球自由貿易的策略,又該怎麼看待川普所代表的路線,在這裡,我們從歷史的整理中,進行一些分析。

談台美貿易,你一定要知道「301條款」

川普實在很難不讓人想起同樣喊出「讓美國再次偉大」的雷根,那麼,在貿易政策上,川普與雷根有著什麼樣的延續性呢?

川普上台後,許多人把他跟1980年代的美國總統雷根(Ronald Reagan)比較,兩個人都不是政治出身,選前都不被看好,上台時的年齡相近,而更重要的是,兩個人上台都面對美國國內經濟停滯、失業率居高不下的環境,也提出類似的經濟與貿易政策。川普的大幅減低企業稅收、鬆綁對企業的管制、增加軍事支出、對特定對手國採取關稅措施保護國內產業等政策方向,都呼應了1980年代雷根的政策。

川普會不會再創新自由主義者歌頌,而全球左翼恨得牙癢癢的「雷根年代」,還有待觀察,不過,雷根留下的貿易武器「201條款」與「301條款」等,已經被寫在他的貿易政見當中,未來如何使用這些武器,勢必是觀察未來台美貿易關係的重點之一。

美國總統福特任內通過的《1974年貿易法案(Trade Act of 1974)》,該法案有兩個保護美國產業不受自由貿易衝擊的條款,分別為「201條款」與「301條款」。

國際智慧財產聯盟(International Intellectual Property Alliance,IIPA)製作的美國「301條款」統計,可以看出上個世紀末,是美方祭出「301條款」的高峰,不過那之後,也從沒有放棄以此作為貿易談判與干涉他國行政、立法、司法措施的手段:

「201條款」規定,若美國產業或勞工認為其因產品進口而蒙受損失,可以向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United States International Trade Commission,USITC)提出請願,而國際貿易委員會必須在6個月內就請願內容完成調查,如果調查顯示進口確實造成產業或勞工的傷害,可以針對造成損害的進口產品提出進口限制措施。

至於「301條款」,鎖定的對象則是對美國產業出口或投資不利的他國政策,賦予美國總統認定何為他國對美國貿易的「不公平、不合理、歧視性、不當的負擔或限制」政策,若美國總統認為確有必要消除這些政策,「301條款」賦予美國總統動用一切總統職權以要求他國修改政策的權利。而「301條款」的爭議案,可以由美國民間團體提出請願成立,或由美國貿易代表署(Office of the United States Trade Representative,USTR)或美國總統主動調查成案。

到了1988年,也就是雷根任期的倒數第二年,美國國會通過《綜合貿易暨競爭力法(Omnibus Trade and Competitiveness Act of 1988)》,並在雷根的簽署下開始實施,該法案修改《1974年貿易法案》中的「301條款」,在其中設置了要求美國貿易代表署針對其他國家智慧財產權政策進行調查的「特別301條款(Spcial 301)」,以及對涉及「不公平對待」相關的貿易障礙進行調查的「超級301(Super 301)」條款。

在「特別301」與「超級301」條款下,美國貿易代表署每年針對與美國進行貿易往來的國家進行調查並發布報告,將美國認為其法規不足以保護智慧財產權,或其政策對美國貿易有「不公平」狀況的國家列入觀察名單、特別觀察名單或優先指定國家,這些國家必須與美進行談判,以避免美國的制裁。

台美的貿易戰爭

其實,「301條款」對台灣而言,不是一件陌生的事。1986年,當時的美國總統,也就是雷根,就對台灣動用兩次「301條款」,分別針對海關估價程序(customs valuation)中對於進口貨物課以海關進口稅的措施,及菸、酒、啤酒的限制進口措施;台灣政府都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對美國妥協,廢除原有的政策。

「特別301」對台灣的影響更是深遠。1989年第一份「特別301」報告出爐時,台灣就被美國貿易代表署列入觀察名單,直到2009年,20年間,僅有1996、1997兩年未被列在名單內。

在台灣被列入觀察名單的期間,在美國的壓力下,行政、立法、司法等各方面都面臨加嚴管制的壓力,其中引起最大爭議的案件,就是2001年台南地檢署大舉進入成大宿舍搜索、扣押學生電腦的「成大mp3事件」。之後,教育部成立「網路法律諮詢委員會」,研擬校園網路使用自律規範,並在2007年通過「校園保護智慧財產權行動方案」,限制校園內的著作、軟體、網路資源使用等。

此外,台灣在2008年設立智慧財產法院,並將規範網路服務提供者在其網路服務使用者有侵害著作權的行為時所應負之責任範圍的「網路服務提供者責任限制條款草案(ISP法案)」送入立法院審議,至此,美國貿易代表署才願意在2009年將台灣移出觀察名單之外。

「301條款」等貿易制裁的手段,是美國以其作為最終市場的優勢,利用其國內法,採取「單邊」的手段,對貿易夥伴國施壓的方法,說起來充滿霸道,而WTO制定「多邊」的規範,則相對之下,感覺文明些;不過,不管「文明」或「野蠻」,美方採取的,始終是兩手的策略。

參閱:焦點事件〈TIFA十屆 軟土更深掘

1994年,WTO烏拉圭回合談判,制定出《貿易有關之智慧財產權協定(Agreement on Trade-Related Aspects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TRIPs)》後,美國貿易代表署立即對TRIPs規則大加批判,並且強調「在美國的貿易政策上有必要繼續的使用『特別301』」;而1994年,台美展開了《台美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TIFA)》,美方拿出「加入WTO」、「台美自由貿易協定」做紅蘿蔔,「301條款」做鞭子,裹脅著台灣向「自由貿易」的路上前進。

近年,隨著WTO談判無進展,在歐巴馬政府「重返亞洲」的政策下,TPP成為美方的新策略,為了加入TPP,台灣方面已經將《著作權法》、《專利法》、《商標法》的修正案送入立法院,其中包含將網路盜版從廠商自行提告的告訴乃論罪,改成檢查官得以自行介入偵辦的非告訴乃論罪,也包含保護專利藥廠商利益的「專利連結」制度等。

而TPP「國內自由化」的作用,本就在影響一國的國內政策,更不用提「投資人對地主國爭端解決機制(ISDS)」,各種行政、立法、司法的措施,可以成為跨國企業聲請仲裁的標的;在NAFTA的例子中,我們已經清楚看到加拿大如何在ISDS下被迫修改許多環境、土地等各方面的法規,使得加拿大必須放寬毒物管制法規、出賣國有土地與資源給財團。

你一定要知道

什麼是ISDS(投資人對地主國爭端解決機制)?

Submitted by blackdog on 周日, 11/08/2015 - 17:06

條目編輯:盧其宏

ISDS(Investor-To-State Dispute Settlement Mechanism,投資人對地主國爭端解決機制)為區域或雙邊貿易╱投資協議內,用來確保跨國投資人利益的機制。該機制賦予跨國投資人控告地主國,要求 賠償其利益損失的權利。只要與貿易協議有關,不論是地主國的法規、命令、施政方向、國土規劃皆可能成為控訴標的。近年,美國積極倡議在各貿易協議,包括 TPP、TTIP中納入ISDS。

程序上,一般而言,為避免仲裁之濫用,爭端出現後須先透過「諮商」及「談判」,若歷經一段時間(由協議規 定)仍無法透過上述兩個方式進行解決,方可提交「仲裁」。開啟仲裁也有規定,包括須雙方同意、單方提起、投資人提起等不同的門檻設定。在標的方面,可能的 標的包括:任何爭議、與本協定相關之爭議、與投資相關之爭議、與本協定義務相關之爭議。

依據ICSID章程,世界銀行總裁為ICSID理事會的當然主席,具有任命ICSID秘書長、所有仲裁委員(3名)的權力。但世界銀行總裁向來由美國任命,使得ICSID雖號稱是國際公約,但卻具有相當濃厚的美國引導色彩。

在程序與標的界定後,更重要的部份,是依據哪一個規則來進行仲裁。ISDS僅為機制的名稱,實質內容仍由締約國決定,包括進入仲裁的程序、仲裁的標的、仲裁所依據的原則,目前ISDS採用的仲裁機制大致有:

  • 對於爭議事項只有大略的規定  具體的交由地主國國內法處理。
  • 適用紐約公約(《承認和執行外國仲裁裁決公約》Convention of the Recognition and Enforcement of Foreign Arbitration Awards)。
  • 依 據多種國際公約者,像是ICSID(International Centre for Settlement of Investment Disputes,解決投資爭端國際中心)公約、ICSID Additional Facility Rules(《ICSID附加便利規則》)或UNCITRAL(United Nations Commission on International Trade Law,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等不同仲裁規則。

TPP第一輪談判剛結束,TTIP談判尚未完成,但要了解美 國主導的ISDS產生的效果並非無前例可循,像是美國過去所洽簽的雙邊投資協議(Bilateral Investment Treaty, BIT)或是1994年就開啟的美國、加拿大、墨西哥三國的北美自由貿易協議(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 NAFTA)都可以看出美國所主導的ISDS的機制與結果。

例如,美國與加拿大2004年訂定的Model BIT範本即加入所謂的「雨傘條款(Umbrella clause)」,亦即締約雙方同意「任何與本協定有關之爭議」均可提出作為ISDS爭訟之標的。這樣寬鬆的認定,導致幾乎所有投資項目皆可進入ISDS 機制,引發了美加之間大量的ISDS仲裁出現。而此Model BIT後來為美國簽訂BIT的重要依據。

Corporate Europe Observatory關於ISDS的漫畫(來源)。

另外,在NAFTA中,其所採取的仲裁判准是依照UNCITRAL或是爭議更大的ICSID Additional Facility Rules。依據維基解密,TPP採取的仲裁機制亦為UNCITRAL或是ICSID相關公約。這提供了以NAFTA中ISDS仲裁結果作為TPP借鏡的重要基礎。

ISDS 的爭議性,從歐盟與美國洽簽的《跨大西洋貿易及投資夥伴協議》(Transatlantic Trade and Investment Partnership, TTIP)可看出端倪。美國要求TTIP納入ISDS引發歐盟各國反彈,2014年,歐盟14個成員國的部長,曾聯合發函要求歐盟執委會主席容克 (Jean-Claude Junker)不得在ISDS上做出讓步。2015年10月,TTIP的談判更引發了歐洲300萬人連署反對、德國25萬人抗爭,其所擔憂的即包括 ISDS會降低歐洲食品安全標準、造成環境破壞。

 

標籤 (Tags)

Missing content item.

與TPP相較,「301條款」與「特別301條款」等單邊手段,同樣在對外國的制度造成影響,而與WTO、TRIPs規範對應相對應,TPP與貿易制裁之間,同樣為(貌似)「文明」與「野蠻」之間的二手策略,2009年後,讓台灣人人聞之色變「301」這三個數字,一陣子沒提,似乎漸漸讓人淡忘了,而這一回,川普好像打算拾起這條「雷根的鞭子」了。

從歷史回顧裡,我們可以看到,川普在對「自由貿易」的態度上,實在有著一脈相承操作方法,貿易制裁的手段,始終存在,而川普不過是對過去美國政府的策略有所批判,而此種批判,實難認為是「保護主義」式的,甚而應該被視為與任何外國的「保護主義」為敵的、激進的自由貿易戰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