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僱應聘回廠又解僱 宏達電工人再戰工會

被宏達電解僱、應聘回廠,再遭解僱的趙建輝(攝影:孫窮理)。

焦點事件記者孫窮理

還記得為爭勞權,回宏達電應聘的趙建輝嗎?

去年(2015),宏達電大量解僱桃園廠200多人,趙建輝就在裡面,因為不滿資方剝削,他籌組「桃園縣電子業產業工會」,今年(2016)5月11日,再度利用宏達電招工的機會,回去了;進去之前,還高調地在廠區門口召開記者會,表示要「為改善工人的勞動條件」努力,然後,對,你沒猜錯,他又被解僱了,再回宏達電,待了80天。

這80天,他做了什麼事?趙建輝說,在宏達電的工廠裡,密閉的空間,充滿有機溶劑的味道,通風不良,就如同韓國三星電子,或者當年台灣的RCA一樣,充滿了致癌的風險,而機器設備的噪音,也影響到工人的聽覺,趙建輝提出檢舉。

「在勞檢單位來的時候」趙建輝說,公司帶他們到測試的機台上,那是不會有問題的,「我跑出來,說那就是我檢舉的,帶勞撿人員到有問題的機台去」,後來,因為噪音問題,勞動部職業安全衛生署要求宏達電限期改善,至於有機溶劑,實在無法掌握確實的證據,也無法讓職安署開罰。

除此之外,趙建輝也協助了幾位宏達電的員工提出勞資爭議調解,希望藉著安全衛生問題的提出,以及個案爭議,刺激宏達電員工參與電子業產業工會的意願,不過,他的時間不多,能回去,是因為宏達電原本招工,是為了外勞的配額,依《就業服務法》,必須先招聘本勞,而且不能拒絕符合條件的趙建輝,在這種情況下,如此高調的回廠,要做什麼、做了什麼,資方當然不會不知道。

再次被解僱,不讓人意外,趙建輝說,資方解僱他的理由,是生產達不到目標,以及「人際關係不好」。沒有工會,或者「吹哨人」的保護,隨意安排理由的解僱,很難挽回,今天(8/25),趙建輝和工會成員來到縣政府,談的是「工會」的問題。

早在2015年,大量解僱之前,趙建輝就在廠內嘗試過籌組企業工會,「我早上送件到勞動局,他們說我們的文件不齊,要補件,等到文件補齊了送去,勞動局告訴我們說,已經有工會了」,趙建輝說,就在他們那一次送件的當天下午,「宏達電企業工會」和「宏達電關係企業工會」就同時間成立,合理懷疑這是資方在得知有勞工要組工會的消息,就趕著成立工會,而勞動局也配合演出,既然有了工會,在「單一工會」的限制下,那一次組工會的動作,功敗垂成。

而在大量解僱之際,組成的「電子業產業工會」,趙建輝說,目前已經有三、四十名宏達電的員工加入,此外,也有合正、致茂…等其他電子業公司的員工,不過宏達電始終拒絕與企業工會協商,一切要回到「廠裡面」談,「廠裡面」,資方的工或則早已經卡住了位置,趙建輝和員工試圖加入,但是這個工會連個聯絡的方式都沒有,申請入會的信件,連拆都沒拆,就被原件退回。

電子業產業工會和桃園縣產業總工會的訴求,是直接要求勞動局撤銷宏達電這兩個工會的牌,這麼高難度的訴求,當然勞動局不會回應,出來回應的勞資關係科科長馮飛燿只說「強力呼籲」工會要給予所有的員工,都有加入的權利。不過,馮飛燿不忘強調「工會自主」,勞動局能管的有限,他還說,「同意加入的楊柏『峰』,工會已經另行聯絡…」話還沒說完,旁邊還拿著沒拆封的申請書的人,就說話了「我叫楊柏『嶺』,工會沒跟我聯絡過,想聯絡他們,連個電話都沒有…」。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馮飛燿一時愣住,只能回應「這…這是申訴,我們會處理…」。

今年6月,就在華航空服員罷工迫近之際,具關鍵位置的桃園市勞動局長潘鴻麟調職,懸缺兩個多月,23號,桃園市長鄭文燦才宣佈,由民進黨蘇系及智庫幕僚出身的王安邦接任,今天新官上任的王安邦沒有出現,不過桃園市勞動局面對自己造的業,恐怕是這個新局長的考驗了。

桃園市勞動局勞資關係科科長馮飛燿(左)回應(攝影:孫窮理)。

 

標籤/事件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