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航修護工會撤牌提裁決等半天? 勞動部:本不應受理

華航修護工廠工會今(6/20)至勞動部抗議,要求勞動部立即審理修護工會提出的不當勞動行為裁決案。照片中間三人為近日因參與遊行,遭華航資方解雇與記過的工會幹部朱梅雪、劉惠宗、易湘岳。(攝影:林靖豪)

你知道嗎?

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制度是什麼?

Submitted by blackdog on 二, 12/30/2014 - 01:59

「裁決制度」是《勞資爭議處理法》於2011年5月1日起施行的制度,其目的為針對雇主打壓工會、拒絕協商等行為,在司法裁判之外,設定一個行政上的程序,判斷是否屬於「不當勞動行為(Unfair Labor Practices)」,以保障勞工的勞動三權(團結權、集體協商權、爭議權)。其方法為在勞動部設置裁決委員會,進行認定,一旦裁決委員會確定雇主有「不當勞動行為」,可以裁罰、要求其停止某種行為(或不行為)。

尤其重要的是,《工會法》第35條第2項規定,雇主因不當勞動行為,對勞工解僱、降調或減薪,無效。一旦裁決委員會裁定不當勞動行為,可以恢復勞工被解僱、降調或減薪前的狀態,由於裁決程序較司法程序快,可以產生即時保護工會的效果。目前裁決制度針對雇主違反:

  1. 工會保護(《工會法》第35條第1項)。
  2. 誠信協商(《團體協約法》第6條第1項)。
  3. 工會成員「解僱、降調或減薪」無效的認定(《工會法》第35條第2項)。

進行裁決。不過,裁決的效力,仍然是可疑的,針對「工會保護」與「誠信協商」(無涉私權)的裁決,雇主仍可以以行政訴訟推翻;而在工會成員「解僱、降調或減薪(涉及私權)」的裁決上,雇主也可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而民事法院並不受到裁決結果的拘束,如此一來,又使得勞工受到的「保護」,成為未確定的狀態,而裁決本身希望掌握保護工會最佳時機的目的,也就難以達到。

 

 

標籤 (Tags)

修護工廠企業工會爭議是什麼?

Submitted by blackdog on 週五, 06/10/2016 - 12:48

華航修護工廠企業工會於2014年9月申請成立許可,2015年9月經桃園市勞動局核准成立,並於11月與空服員工會聯合舉行成立誓師大會。然而, 長期傾向資方的華航工會同樣在11月向勞動部提起訴願,要求勞動部撤銷修護工廠企業工會的登記許可。之後,勞動部訴願委員會裁定訴願成立,理由是修護工廠 沒有獨立的人事、預算與會計制度,不符合工會法企業工會成立要件,判定修護工會成立不合法。

勞動部於2016年5月10日正式發函桃園市勞動局,撤修工會成立之原處分,並要求勞動局於兩個月內重新做成「適法」之處分。桃園市勞動局表示,目前已要求華航公司、華航工會與修護工廠企業工會分別就此事進行說明,會在兩個月期限到期前依勞動部要求,重新做出適法處分。

但在桃園市勞動局最終裁定結果出來前,華航公司已開始針對修護工廠工會進行一連串的打壓。5月14日,華航收回修護工會布告欄、會所並宣傳修護工會 為非法工會;6月1日,華航以「嚴重破壞勞資和諧」之名義,將修護工會幹部劉惠宗以及朱梅雪送入公司人評會,建議解雇;6月4日,華航以「修護工會不存 在」等理由,建議將修護工會理事長易湘岳記大過一支以上之處分,待紀律評議委員會決議。

前情提要

對付罷工,華航解僱修護工會幹部:

對付罷工 華航解僱修護工會幹部

5月31日,修護工會與機師工會、空服員工會聯合舉辦遊行,右為近日遭解僱的修護工廠工會幹部劉惠宗。(攝影:孫窮裡,531遊行)

你知道嗎?

修護工廠企業工會爭議是什麼?

Submitted by blackdog on 週五, 06/10/2016 - 12:48

華航修護工廠企業工會於2014年9月申請成立許可,2015年9月經桃園市勞動局核准成立,並於11月與空服員工會聯合舉行成立誓師大會。然而, 長期傾向資方的華航工會同樣在11月向勞動部提起訴願,要求勞動部撤銷修護工廠企業工會的登記許可。之後,勞動部訴願委員會裁定訴願成立,理由是修護工廠 沒有獨立的人事、預算與會計制度,不符合工會法企業工會成立要件,判定修護工會成立不合法。

勞動部於2016年5月10日正式發函桃園市勞動局,撤修工會成立之原處分,並要求勞動局於兩個月內重新做成「適法」之處分。桃園市勞動局表示,目前已要求華航公司、華航工會與修護工廠企業工會分別就此事進行說明,會在兩個月期限到期前依勞動部要求,重新做出適法處分。

但在桃園市勞動局最終裁定結果出來前,華航公司已開始針對修護工廠工會進行一連串的打壓。5月14日,華航收回修護工會布告欄、會所並宣傳修護工會 為非法工會;6月1日,華航以「嚴重破壞勞資和諧」之名義,將修護工會幹部劉惠宗以及朱梅雪送入公司人評會,建議解雇;6月4日,華航以「修護工會不存 在」等理由,建議將修護工會理事長易湘岳記大過一支以上之處分,待紀律評議委員會決議。

焦點事件編輯小組、特約記者梁家瑋報導

5月31日,華航機師、空服員、修護工聯合大遊行,沒有想到,遊行結束之後,修護工廠工會立即遭到公司打壓,3位主要幹部中的2位遭到解雇處分,另1位則可能被記大過!

遊行結束的第2天,6月1日,華航召開部人評會,強調修護工會在遊行聲明上,標註的「發言人劉惠宗」、「聯絡人朱梅雪」2人「散佈不實圖片、文字,嚴重破壞勞資關係」,依此做出解雇處分,並將此結果送總公司人評會;修護工會理事長易湘岳則是在6月4日進行約談,初步說法是記1個大過以上處分。

自從成立以來,華航修護工廠工會即遭到嚴重的打壓,圖為去年(2015)11月,空服員與修護工廠工會於交通部前舉行成立大會,敲碎冰雕的畫面。(攝影:孫窮理)

531遊行時,機師爭的是休假,空服員要求休息時間,修護工則是爭工作權。目前,機師工會已成功迫使華航承諾8月底前完成排休(相關報導),空服員工會則是自6月8日起,已如火如荼地展開罷工投票(相關報導);但是從去年(2015)9月成立(相關報導)以來,倍受打壓、甚至在今年5月,遭到勞動部撤照的修護工廠工會,卻遭到最嚴重的打壓,要將其致之於死地。

劉惠宗表示,面對機師工會、空服員工會、修護工會三大改革工會的抗爭,華航唯一手段就是分化。華航先與機師工會達成和解,再開除、打壓修護工會,就可將2大工會排除,專心對付空服員工會,讓空服員工會只能獨自對抗華航。他說,華航的動作非常明顯,就是將修護工會的3個頭,2個開除,1個記大過,只要將核心幹部排除掉,修護工會也就跟著散掉,再也無法跟華航對抗了。

除了華航公司對幹部的打壓外,修護工會目前也面對「華航工會」與「華航公司」的聯手抵制。華航修護工廠工會於去年9月由桃園市勞動局核准成立,華航企業工會連同華航公司共同向勞動部提出訴願,要求撤銷修護工會的牌照;今年5月,勞動部發函桃園市政府,表示根據勞動部訴願委員會審查結果,華航修護工廠沒有獨立人事、會計制度,不符合《工會法》企業工會成立要件,判定修護工會成立不合法,要求桃園市勞動局應於2個月內重新做成「適法」之處分。

華航企業工會過去劣跡頻傳,例如2013年華航空服員卓棕偉遭公司惡意解雇,華航工會在人評會中不予相挺;去年華航三分會(後來組成空服員工會)尾牙進行討年終抗爭,華航工會要求會員遵守「華航工會與公司協商結果」,不要參與抗爭(相關報導);劉惠宗說,「華航企業工會基本上跟資方是掛勾在一起的」,沒有勞資爭議,只有「勞資和諧」。在華航修護工會撤牌爭議中,修護工會2015年9月核准成立,10月華航企業工會就向勞動部申請訴願,11月,公司也加入訴願,等於是「華航企業工會聯合資方」要求勞動部撤銷修護工廠企業工會的登記許可。

針對修護工廠撤牌爭議,桃園市政府勞動局表示,目前已要求華航公司、華航工會與修護工廠企業工會分別就此事進行說明,會在2個月期限到期前依勞動部要求,重新做出適法處分;劉惠宗則表示,修護工會目前傾向於兩個月內針對勞動部訴願結果提出行政訴訟。

焦點事件編輯小組、特約記者林靖豪報導

華航修護工會於今(2016)年3月對於華航資方打壓工會行為提出「不當勞動行為裁決」,然而因勞動部在5月將修護工會的工會牌照撤銷,該裁決案至今仍未能實質審理,修護工會今天(6/20)上午至勞動部抗議,要求勞動部立即審理工會提出的「105年勞裁字第7號」裁決案;而勞動部表示,本案應屬於「不受理」的裁決案,只是目前還在等待行政訴訟結果。

對此,勞動部勞動關係司科長章鴻年於會後接受採訪時表示,依據《不當勞動行為裁決辦法》第9條,非《工會法》所定之工會提出的裁決,裁決委員會應做成不受理的決定,而5月間勞動部撤牌的處分,是「自始無效」的處分,也就是說,即使修護工會在3月提出裁決時是有牌照的工會,但撤牌處分追溯到工會成立時,因此處分後修護工會的裁決案應屬於不受理的案件。

不過,章鴻年表示,由於現在修護工會的撤牌處分仍在行政訴訟的階段,因此裁決委員會目前先保留工會的裁決案,待行政訴訟結果出來,若工會勝訴,裁決案繼續審理;若工會敗訴,勞動部極有可能做出不受理裁決案的決定。至於修護工會兩名幹部被華航解雇,理事長遭記大過的情形,依法仍能另提裁決。

華航修護工會理事長易湘岳指出,修護工會在2015年9月25日獲頒工會成立證書,但旋即遭到華航資方以拒給會所、拒給會務公假、拒絕代扣會費等方式打壓,工會因而在今(2016)年3月8日向勞動部裁決委員會提出「不當勞動行為裁決」,但勞動部裁決委員會遲遲不處理,直到5月12日才召開第一次調查庭會議,已經超過《勞資爭議處理法》規定的申請人提出後54日內就要召開調查庭會議的規定,且勞動部還選在調查會議前一日(5月11日),發公文撤銷華航修護工廠工會的資格,使該裁決案到現在還無法進行實質審理。

而5月31日華航大遊行後,修護工會兩位幹部朱梅雪和劉惠宗被通知解雇,易湘岳表示,兩名工會幹部已提出勞資爭議調解,目前尚未被解雇,易湘岳認為這是因為華航資方迫於輿論壓力,不敢在此時進行解雇,後續仍需繼續與華航資方對抗。

桃園市產業總工會顧問姚光祖則表示,本案是在考驗不當勞動行為的裁決制度,能否保障「工會改革派」的行動,即使修護工會因華航打壓而被撤牌,勞動部仍應保障工會牌照有效期間的裁決申請。

記者會後,勞動部勞動關係司科長章鴻年回應修護工會訴求。(攝影:林靖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