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有沒有便當? 論壇劇場 工會訴藝術工作者勞動困境

焦點事件記者梁家瑋報導

勞動權益論壇劇場前,演員排練的情形。(攝影:梁家瑋)

我們做劇場是為了這些錢嗎?現在這麼困難,我們都要為藝術犧牲奉獻。

這是藝術創作者職業工會在3月27日的「請問,有沒有便當?」勞動權益論壇劇場的第三幕:

第一幕,劇中的劇場界大老高亞倪向新銳導演李康邀約,希望李康成為他助理導演,並又導又演,但經費、勞動條件等都含糊不清,只說製作的事他全負責。

第二幕,李康找小岳擔任女主角,本來說好三十個時段,小岳也請好假,但因還要做服裝道具,高亞倪又一直改劇本,時間根本不夠,李康強逼小岳再繼續請假,小岳心想:

我又不像李康住家裡用家裡,不用煩惱錢,我有房租還有學貸呀......不不不,你想錢就膚淺了,不是就受不了銅臭味,想要跟大家一起工作、追尋用表演說故事、改變人心的夢想才開始學做劇場的嗎?嗯,對!就像李康說的一樣,當演員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的,我一定要下定決心!

小岳下定決心後,劇情進入第三幕,演員們已進劇場,馬上就要開演了;一般演員進劇場後,會統一訂便當以節省時間,但當李康、小岳發現沒便當,高亞倪才說沒申請到補助,要他們自己去買。

便當要自己買就算了,因疫情再起,一堆觀眾希望退票,高亞倪想止血、不想繼續燒錢,直接說「不演了」;李康、小岳沒有演出機會,什麼都沒拿到,連先墊的錢也拿不會來,最後雖然還是有便當可以吃,但這便當,還是自己出的錢。

論壇劇場與創作源起

表演結束後,才是討論的開始,論壇劇場重要的不只是表演,而是希望從表演看到問題,並透過群策群力,一起思索解決方向。之後讓觀眾實際試著扮演角色,看看他們想出的「解方」,可能產生什麼作用。

論壇劇場透過分組討論,試圖解決劇中人物困境。(攝影:梁家瑋)

藝創工會理事張吉米說,每一個觀眾想法不同,論壇劇場將觀眾的想法實際演出,看看這些方式成功還是失敗。最常見的如性騷擾故事,觀眾可能實際去演被騷擾的角色,看觀眾的解法是否能成功排除性騷擾,如果能,問題又是如何被解決的。

但為何這次談劇場人員的勞動條件,會想採取這種形式?  張吉米說,他在好幾年前就想做這計畫,當時他在劇團參與演出,觀眾來之前的吃飯時間,演員們以為有晚餐,詢問製作人卻說沒有,當下非常錯愕,只能先自行解決,回去他越想越不對,就想以論壇劇場形式來討論這個問題。然而演出結束後卻忙於其他事,直到去年(2020)有朋友碰到類似狀況,以及一些勞權的問題,他才想說透過工會進行這計畫。

除了張吉米自身經歷外,本次計畫也跟工會碰到的「困境」有關。藝創工會秘書長謝毅弘表示,工會過去有在科技大學、藝術大學等藝術相關科系宣導,一年勞教約二十幾場,但會覺得工會跟學生隔閡相當大。

謝毅弘說,藝大會強調創作就好,其他東西都不用管,成名後就會有其他人自己貼過來。技職則是直接將學生丟到職場,甚至連工會宣導時,都有電影公司進來挑臨時演員,而臨演的勞動條件、工時工資等,都非常粗糙。他指出,希望透過論壇劇場表演的形式,讓藝術職場實際壓迫呈現在學生面前,希望多一點溝通、嘗試,去改變他們的工作處境。

謝毅弘指出,3月27號的表演,比較是試演的概念,希望透過公開表演,蒐集大家反饋意見,看怎麼改善、讓他互動性更好,未來才更適合面對學生。 張吉米則說,藝術工作者的勞動條件,有非常多問題需要處理,若表演反應不錯,他們會繼續研發腳本,未來會希望在各種不同的藝術相關科系,都有不同劇目可以演出。

而這次演出,導演、演員都有跟工會簽訂合約;根據藝創工會2019年調查,僅有不到三成藝術工作者,在工作時會簽訂合約。謝毅弘說,工會過去會被指責,說工會幹部本身也是在劇團工作,他們都有簽約嗎? 這次簽約,就是要向其他劇團示範,簽約沒什麼難的,而在進校園時,工會也不僅是進行勞動權益宣導,也是在加強推廣簽訂合約。

但回到論壇劇場,就算觀眾群策群力,似乎問題還是沒有解決;就算有人提出苦肉計,有人提出用簽訂MOU(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備忘錄或意象書)來因應,似乎走到最後時,劇中的李康、小岳已無計可施。也有人提出一開始就要簽訂合約,但高亞倪也能用「業界都沒在簽的」,迴避掉這問題。

張吉米說,就算問題沒解決,至少讓觀眾預先看到,各種解法的可能結果,並思考還有沒有其他可能性。他說,論壇劇場就是個提問的過程,「論壇不是我有答案,正是我沒有答案,所以我要問大家。但我們不把問題提出,就永遠不可能有答案」。

論壇劇場的演出。(攝影:梁家瑋)

觀眾試著扮演角色,為角色找出路。(攝影:梁家瑋)

演員、工作人員合照。(攝影:梁家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