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蒙、社運、堅持:專訪潘忠政

焦點事件記者梁家瑋報導

潘忠政與大潭藻礁。(攝影:梁家瑋)

「我就是個小學老師的能力,去玩這麼大的局,這是我生命中完全沒想過的」,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召集人潘忠政說。

2014年,馬政府規劃第三天然氣接收站落腳觀塘工業區,開發後恐毀壞鄰近的大潭藻礁,在地退休老師潘忠政發起搶救大潭藻礁運動;民進黨政府上台後延續前朝政策,潘忠政抗爭的對象,也從國民黨變成過去的「戰友」民進黨。

從潘忠政發起搶救大潭藻礁運動至今已近六年,隨著中油在今年(2020)開始進行三接的海事工程,局勢似乎已很難挽回,他仍不懈的進行抗爭……

社運之路:民進黨的啟蒙與失落

潘忠政會踏進社運、選擇退休,都跟民進黨息息相關。1952年出生,初中畢業後考上花蓮師專,之後回桃園擔任老師,先後在楊梅、桃園市任教,最後於1983年落腳觀音鄉,這時的他,幾乎全部的心力都放在教職,頂多透過學生家長偶爾看一下黨外雜誌。

直到解嚴、民進黨成立,在民進黨的啟發下,潘忠政才開始踏入社運這條不歸路。潘忠政說,解嚴後,他先是加入台灣教師聯盟,全台到處演講、宣揚台灣獨立,後加入民進黨,甚至當上黨代表、民進黨觀音鄉黨部籌備會主任,並在注意到家鄉環境問題後,開始投入環境運動。

當時觀音鄉海邊盜採砂石非常嚴重,潘忠政說,業者在砂石盜採先賺了一手,因當時垃圾大戰、垃圾沒地方倒,再加上台北蓋捷運有很多廢土,業者就將垃圾、廢土偷偷倒在盜採砂石挖出的大坑中,一魚三吃。1993年潘忠政成立觀音文化工作陣,透過編刊物、辦活動、抗爭的方式參與在地各類環境議題,在盜採砂石議題做了幾年算有成果,使砂石業者無法再進來。

潘忠政沒想到的是,反而是「自己人」上台,促成他暫離社運、選擇退休。1997年呂秀蓮當上桃園縣長,宣布建設桃園黃金海岸,在蘆竹、大園、觀音到新屋之沿海地區,規遊艇港、工業區、國際商港等,同時呂秀蓮也將東鼎公司引入桃園。

東鼎是由東帝士集團創辦人陳由豪所創,計畫在觀塘建設天然氣接收站,提供天然氣給大潭電廠。潘忠政說,當時他反對該計畫,但與藻礁無關,而是認為開發會破壞環境,另外覺得瓦斯港可能爆炸,再來是觀音已有觀音工業區等多個工業區,不應該那麼多工業區進來。但他沒想到擔任縣長的「自己人」,卻對抗議毫無回應。

「明明是民進黨執政,是當年老戰友,但這些開發案,為何怎麼反應都沒用?累了,就退了。」潘忠政說。

潘忠政在2000年離開觀音文化工作陣,並辭掉教職。此時失落的他,還不知道在十幾年後,會因同樣一塊土地而重返前線,同樣因為這塊土地,而與民進黨徹底摃上。

關心藻礁:從手段到目的

東鼎的觀塘工業區、工業港雖順利的通過環評,但在2001年,陳由豪因多項弊案宣布東帝士集團解散、潛逃離台,觀塘工業區由時任中華開發董事長的劉泰英接手;2003年,大潭電廠天然氣供氣權由中油得標,中油決定在台中設接收站並拉天然氣管線至大潭電廠,東鼎觀塘計畫隨之停擺;2007年,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劉靜榆揭露,中油天然氣管線影響到桃園沿岸的藻礁,引發渲然大波,大部分台灣人也是這時才開始知道藻礁,隨後政府啟動藻礁自然地景審議,2008年確定將桃園藻礁最南段的觀新藻礁列冊追蹤,但之後就沒下文。

這個時候的潘忠政,並未涉入這些爭議中,而是在做河川污染整治。他說,當時他想用餘生將河流弄乾淨,讓小朋友可以下去游泳,於是在休息一段時間後成立了大堀溪文化協會,開始抓污染;直到2011年,前桃園縣長吳志揚規劃將桃園煉油廠遷廠到觀塘工業區,潘忠政以大堀溪文化協會的名義跟其他團體串連反遷廠,於2012年初迫使中油承諾煉油廠不會到觀塘。
 
中油煉油廠確定不遷後,潘忠政開始思考「東鼎用這麼多錢買那塊地,一定要脫手,他只要想脫手,這塊地就有另外的人惡搞」。潘忠政想,擋了中油,還是有其他人會來,希望能找到一個題材,讓觀音以後不會有污染,這時他就想到藻礁。

「那時只是把藻礁當手段,目的是說,觀音以後不會有亂七八糟工廠進來」,潘忠政說。

但這種想法卻慢慢轉變,藻礁,逐漸從手段,變成目的本身。潘忠政在2012年3月辦了一場研討會,特別請劉靜榆來上兩天的課程,並加上藻礁的夜觀、晨觀,也因這課程,讓潘忠政對藻礁逐漸產生興趣,「我們自己開始去,因為老師帶過,知道怎麼去、夜間要注意什麼,我們拍了一大堆影片生態,覺得這邊要好好保護」。

潘忠政開始推動搶救觀新藻礁運動,希望能讓過去僅列冊追蹤的桃園觀新藻礁列為自然保留區,行動引發大規模響應,2013年藻礁健行時,包含時任民進黨主席的蔡英文、民進黨桃園縣黨部主委的鄭文燦都有參與,蔡英文更在現場寫下「藻礁永存」四字。2014年7月,桃縣府將觀新藻礁約4公里區域,依《野生動物保育法》劃為野生動物保護區。

這時潘忠政料想不到的是,不久後,這些民進黨「戰友」又將因同一塊土地,再一次與他走向不同的方向。桃園共27公里藻礁,在最南段觀新藻礁稍北處,即為觀塘工業區旁的大潭藻礁,2014年7月觀新藻礁列為野動區,但隨即的8月30日,時任經濟部長的杜紫軍拍板由中油在觀塘工業區建置第三天然氣接收站,2015年中油編預算,2016年11月,中油併購東鼎。這時,地方首長已成為鄭文燦,蔡英文也當上了總統。

護大潭藻礁:為追求一個公義的社會

民進黨上台後,延續國民黨時期政策,持續推動第三天然氣接收站建於觀塘工業區,潘忠政也開始搶救大潭藻礁行動,過程中曾幾次有成功的可能性,但終究功敗垂成。第一次是在2017年5月,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陳昭倫現勘後,發現觀塘當地有一級保育類生物柴山多杯孔珊瑚,事後中油提出「迴避替代方案」,聲稱該方案能迴避柴山多杯孔珊瑚及減少影響藻礁,但2018年7月環評專案小組認為,此方案仍可能對藻礁生態系有重大影響,建議退回開發案。

然而在時任行政院長賴清德「9月通過環評」的方針下,即使專案小組建議退回開發案,同時大會也因委員抵制而兩度流會,但最後仍在10月8日的環評大會通過三接開發案。潘忠政說,政府對外表示,觀塘工業區已從232公頃縮小到23公頃,已減少對藻礁生態的衝擊,但外側卸收天然氣的觀塘工業港卻完全沒有變,工業港下方也是藻礁,該海域深度約15公尺,LNG船若要自由進出須18公尺深,預計將挖掉246公頃的藻礁。

到了今年(2020)中,中油開始於觀塘海域投放大型沉箱,恐對藻礁造成不能挽回的傷害;潘忠政於6月4日拜會蔡英文時,希望蔡英文搶救大潭藻礁,蔡英文指示總統府副秘書長李俊俋處理此事,但事後李俊俋以「協調失敗」回應環團,中油工程仍持續進行,到年底,中油預計施放39個沉箱,總工程將施放的沉箱多達303個。眼見大型沉箱一個個投放到觀塘海域,每一個沉箱下去,都會傷害到下方藻礁,潘忠政仍持續開著一場又一場的記者會,至今記者會數目早已破百。

潘忠政說,在環評後已經沒有戰場,只剩下行政訴訟,他只能一直開記者會,但這樣開記者會,對一般民眾無感,無法讓他們覺得可把藻礁搶回來。「現在我心境也很複雜,我已經開了一百一十次記者會,我在想我再開一百次就有用嗎? 沒有用我幹嘛一直開?」

潘忠政說,在馬政府時代、搶救觀新藻礁時,一堆民進黨朋友跟他一起行動,2015、2016舉行藻礁健行時,周圍一堆民進黨朋友跟他就像哥們一樣,但民進黨上台後,須要大量文官,這些人慢慢進去,進去後,要他們再護藻礁就很難,「這部分我也尊重現實,我不解的是,民進黨長期標榜環保理想,還帶領我們、啟蒙我們,為什麼我們做這件事這麼難?」

潘忠政說,民進黨早年當反對黨時,常提出兩個概念,一個是要建立一個公義的社會,另外一個是創造台灣成為東方的瑞士,就是這兩個概念,讓他跳進環境運動,並走到今天;他說,他覺得自己已老了,也想過有一天就放掉,含飴弄孫該多好,但他也知道自己個性,這些事不可能這樣放掉,不然前面走的都假的嗎?「那就是一個價值觀,自己生命要追尋的東西,要追尋一個公義的社會」。

潘忠政與大潭藻礁。(攝影:梁家瑋)

標籤/事件頁

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位於生態系豐富的桃園大潭藻礁區域內。2018年10月,中油以「迴避替代修正方案」,在爭議中通過環評,但2020年,海事工程開始,仍造成生態的破壞。一般對三接批判,為中油為維持觀塘工業區的編定,不顧各種可能的替代方案,而堅持在這個不當的場址興建三接,因而引發「生態」與能源轉型下「天然氣穩定供應」的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