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鐵陳家 末日後的抗爭

焦點事件記者孫窮理

8月8號,陳家父親節活動,陳致曉92歲,罹患失智症的父親,努力地轉動波浪鼓,陳致曉母親陳蔡信美在一旁陪伴。(攝影:孫窮理)

今年(2020)7月23號凌晨,鐵道局強拆南鐵陳家,與群眾對峙2小時後,宣布退兵緩拆。自此,陳家進入了「末日後」的延長賽。當天,陳家成員陳致曉拋出「原屋保留」的要求,也成為「末日後」,陳家與台南市政府、鐵道局持續周旋的重要話題。

如果「原地保留」已不可能,那麼「原屋保留」的另一條路,就是「以地易地」,8月12號上午,立委陳椒華在立法院就各種樣態的強拆,缺乏公眾參與的聽證程序問題,召開公聽會,鐵道局並未受邀出席,而台南市政府則由地政局地用科科長胡純英代表出席,對「以地易地」問題,他說目前預計由市府長官和鐵道局進行內部溝通,形成共識,再跟陳家溝通,會中陳椒華也責成市府與鐵道局協調。

不過,當天下午市政府方面卻對胡純英在立法院的說法有所調整,表示「以地易地」等協調工作,是屬於需地機關鐵道局的權責,市府會向鐵道局轉達,態度由主動轉為被動,而鐵道局中部工程處主任工程司吳志仁則說,公聽會他們沒有受邀,只知道是討論關於聽證程序的事情,公聽會裡討論到陳家「以地易地」的事情,他還沒有聽說。

在時間問題上,7月25號,交通部長林佳龍表示「還有兩個月的緩衝時間」,不過,回顧7月份南鐵兩度強拆,7月21號凌晨,開元路黃家屋主黃春香簽下自行搬遷切結書,期限到9月20號,這是有白紙黑字的,不過,7月23號凌晨,鐵道局卻是自行撤退,陳家也沒有簽任何文件,這樣也有兩個月的緩衝嗎?吳志仁說,鐵道局秉持同理心,希望以和為貴,所以也希望給陳家兩個月的時間,找尋緩衝的空間。

而這個「緩衝空間」可能就是陳致曉提出的「原屋保留」,或者「以地易地」了,吳志仁說,陳致曉在7月23號提出「原屋保留」訴求,他們有聽說了,不過陳家並沒有正式向鐵道局提出,所以他們也不便回應。面對鐵道局這個「聽說的不算」的態度,陳致曉說,他不會再對鐵道局提什麼書面的訴求,現在就等市政府和鐵道局他們來提出方案,之後再說。

也就是說,現在陳家面對的,是沒有明確緩拆承諾的兩個月,提出的訴求,還在市政府和鐵道局這兩個單位之間,不知道是在空轉,也不確定未來是否會回應訴求、提出方案,會提出什麼樣的方案也不知道;不過這20天來,陳家仍然持續在備戰的狀態。

8月8號,陳致曉在陳家,號召各地支持者數十人齊聚,與92歲高齡,近年已經進入失智狀態的父親陳割一起舉行父親節活動,在723強拆之後,陳家再聚起人氣,陪伴陳割一起玩著童玩、搓愛玉、切蛋糕,陳致曉講述父親從黨外時代一來,就一直是民主運動的支持者,鐵路地下化啟動後,自己也身為工程師的他,對於民進黨的市政府,以及鐵道局的傲慢,用自己的專業挺身對抗。

活動結束前,參與活動者一一離去,陳割忽然地撐起身子,一一緊握住客人的手,一直說「謝謝!謝謝!謝謝你來顧咱的厝」,老人的表達能力有限,平常也都是一副不解世事的模樣,不過我們可能很難從外觀表現,來了解一個失智症患者實際認識到什麼,而陳割的這個動作,也讓來訪的客人們感到驚訝不已,老人是知道的,他要努力地告訴大家,他知道。

父親節後兩天,8月10號,陳致曉與土地正義聯盟的成員再到台北監察院,向在監察院長人士爭議中,打出「人權牌」,上任後成立「國家人權委員會」的院長陳菊陳情,陳致曉帶著8號那天,父親經搖起的波浪鼓,對陳菊「轉鼓鳴冤」,陳菊主政的高雄市府也曾經發生如果菜市場等強拆案例,在迫遷這種事情上,他也沒有維護人權的好紀錄,不過陳致曉和土盟的同伴,仍希望他能「換了屁股換腦袋」,正視南鐵問題。

南鐵陳家,末日後,更加瑣碎而充滿不確定性的抗爭,依然持續著。

7月23號,強拆日後的再聚。(攝影:孫窮理)

陳致曉母親陳蔡信美坐在代表陳家夢想的迴旋樓梯(參考:〈 羈絆的場所:家在台南,鐵道旁〉)上,看著丈夫。(攝影:孫窮理)

8月10號,陳致曉帶著父親節,爸爸的波浪鼓到監察院陳情。(攝影:梁家瑋)

鐵路地下化工程開膛破肚而過的台南市青年路一角。(攝影:孫窮理)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