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橋頭科學園區 農友推「循環農業生技園區」

焦點事件記者王子豪報導

中崎有機農業專區面臨橋頭科學園區的開發威脅,農友積極提出「循環農業生技園區」的想像。(攝影:王子豪)

高雄市長候選人陳其邁積極推動橋頭科學園區計畫,但此處原有中崎有機農業專區,若橋科開發,恐讓農民十年心血付之一炬。中崎合作社前主席楊登旭認為,台灣農業的核心問題,是產值不夠高,使得農業人才、土地不斷流失,被其它用途蠶食鯨吞。在中崎有機與橋科的爭議風暴中,楊登旭積極提出「循環農業生技園區」的倡議,希望厚實台灣農業的根本,培養農業、生技人才。

陳其邁於2018年競選時推出「橋頭科學園區」想像,於行政院副院長任內積極推動此案,更承諾若未來當選高雄市長後,將建設包含橋科在內的「南部科技走廊」;橋科預計262.39公頃、廠用地164.27公頃,預計引入半導體、航太、智慧生醫、智慧機械等產業,但遭質疑有規模太小而不具規模經濟效益、地質不穩而不利精緻製造業……等問題。

即使作為「科學園區」有這些問題,但卻仍比成為農業區來得有吸引力,楊登旭說,就曾經有個高雄市都發局的人員,來中崎有機農場,說「科學園區土地一公頃產值7億,你農地可以賺多少」?

楊登旭表示,有機農業缺乏足夠的保障與鼓勵。農委會過去推行過「有機專區」,但保障不足,例如中崎有機農業專區就面臨說收回就收回的問題;去年(2019)開始施行《有機農業促進法》,但法規仍有不足之處,能否保障中崎有機農業專區、能否達到促進有機農業,都還需要時間檢視。

楊登旭認為,若要發展農業,就需要有一些概念的改變,提升農業的產值,並進一步的達到「促進」農業的發展。在「循環農業生技園區」的想像中,園區包含了三大元件,有機農場、藻菌循環、以及生技廠區。

有機農場種植有機作物,可以提供生技廠區高品質的特用作物,更可以供應在地的農食需求,達到地產地銷。生技廠區的部分,可以提高有機農場、藻菌的產值,同時也可以厚實台灣生技產業的基礎。

而在藻菌循環的部分,楊登旭舉例,可以接收畜牧的廢水拿來作沼氣發電,餘下的沼渣沼液則可以拿來作藻菌生長的營養;生產出來藻菌,有生質燃料、堆肥、糧食、生技原料等多面向用途可以發展。這不只在園區中扮演有機肥料的角色,還可以解決農畜牧廢棄物的問題,並發展綠能。

楊登旭說,這不只是中崎的問題,而是整個台灣的農業、有機農業問題。如果農民窮、農業賺不到錢,當政府想拿走農業土地去作它用,農民可能還很高興;又例如各地方政府都在規劃國土計畫時,聽到「農」都怕得要死,能少劃農用地就少劃,這些情況都會造成農業土地一直流失。讓農業高值化、給農友安心穩定的耕作環境,才能達到富庶農村、社會安定、環境永續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