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江自救會北上陳情 教育部承諾:只要有學生就不允許停辦

焦點事件記王子豪報導

稻江自救會50人北上教育部抗議,要求原校畢業、解散董事會。(攝影:王子豪)

前情提要

稻江於5月中,逕自宣布停辦的計畫;學生則組成自救會,捍衛自己的權益。〈 稻江學院宣布退場 教育部:嚴謹審查 〉、〈 稻江停辦 學生組自救會 籲原校畢業政府接管

位於嘉義的稻江科技暨管理學院,5月中片面宣布即將停辦;學生組成自救會,今天(6/11)近50名學生至教育部外陳情,要求教育部保障學生原校畢業的權力,並解散無意辦學的董事會;高教司副司長梁學政出面,承諾只要還有學生想原校畢業,就不會允許稻江停辦;若校方有影響正常辦學的行逕,將依法處理。

自救會高呼口號「保障受教權!退回停辦!解散董事會!教育部接管!」,同時也帶了睡袋與帳篷上來,表示若教育部沒有明確的回應,將在教育部外紮營抗爭;現場一名家長失聲痛哭,表示自己曾看到前任校長在校園關懷學生、詢問上課情況與,感受校長有心辦學的決心,才讓兩名子女來稻江。該家長痛訴校方,不只影響學生的受教權,更讓學生受到社會的冷嘲熱諷、承受污名,質問教育部「是幫凶還是主謀?」。

梁學政出面時表示,教育部正在審核稻江停辦計畫,稻江於教育部准駁前須正常辦學,不得片面宣稱於7月31日停辦;自救會覺得未直接回應訴求,於是梁學政現場明確承諾,「只要還有學生想原校畢業,就不會准許稻江的停辦計畫」。

但現場師生立即質疑,梁學政這項承諾根本與現實脫節,並紛紛提出校方實際上就已經在進行逼退師生的動作,例如未依過去正常的時間寄送註冊單、辦理住宿續約、還發出7月31日後禁止進入校園宿舍等公告;梁學政則請學生提供証據,並表示若調查屬實,將依法裁處。

梁學政說,明天(6/12)教育部將派人至稻江與師生辦理座談,確認校方提出的停辦計畫內容是否正確。但對此,協助稻江自救會的高教工會卻質疑,梁學政今承諾「有學生想原校畢業、就不准許停辦」,而學生已明確表達原校畢業的意願,不理解還針對「停辦計畫內容是否正確」辦理座談的意義何在。

高教工會辦公室主任陳書涵擔心,即使教育部不通過停辦計畫,接下來仍可能面臨到校方不願提供教學資源、甚至是對抗爭師生秋後算帳的問題。她認為,稻江董事會停辦的意圖已十分清楚,師生都可以提出具體證據,教育部應依《私校法》第25條,解散稻江董事會,並指派公益董事接管接下來的營運。

一名稻江教師則表示,前任校長張淑中非常嚴格,雖然也因此出現正負兩極的風評,但他認同張淑中的辦學理念,並覺得這樣發展下去學校一定會愈來愈好,也抱持著這樣的想法幫學校招生了數十名學生入學就讀。沒想到稻江的老董事長退休後,一切都變了,新任董事會上任後沒多久,去年(2019)2月張淑中便以和董事會「辦學理念與校務發展想法不同」為由辭職(參考),一年後稻江就說要停辦,理由竟然只是「覺得明年會虧錢」,讓他不知該如何面對被自己招收進來的學生。

標籤/事件頁

台灣的大專校院,在1985年是105間;在2020年,是158間。除了整體學校數量成長1.5倍以外,在結構上也出現根本的變動,大學由16間成長到126間;專科學校則是由77間減少到12間。

人人念大學的榮景背後,原本就潛藏一些問題;而隨著入學新生人數減少,有些學校更直接面臨存亡的問題。而在學校退場後,可能留下近十億的校產,在退場機制不清的情況下,成為有心人士覬覦的目標,使得台灣的高教在退場的難題同時,出現更多怪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