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江停辦 學生組自救會 籲原校畢業政府接管

焦點事件記者王子豪報導

(攝影:王子豪)

稻江科技暨管理學院5月向教育部提出停辦計畫,待教育部審核中。稻江學生組成自救會,今天(6/4)在台北召開記者會,要求讓現有學生「原校畢業」,若校方已無意辦學,教育部應該立即解散稻江董事會,指派公益董事維護師生權益。

稻江動畫遊戲設計系學生楊焜麟說,事前稻江一點停辦訊息也沒有,自己是和家人吃飯吃到一半時,才在新聞上知道的,而在宣布將停辦後,一開始學生們還不覺得學校很壞、以為學校會保障學生權益,後來才慢慢發現不太對勁。

楊焜麟舉例,5月21日的安置說明會上,校方拿出一份調查表,上面有3個方案:A「辦理退學或自行轉學」;B「接受安置轉學」;與C「校本部畢業」。但校方說明時,只大力鼓勵B方案,要學生填寫想轉去的縣市、由教育部選擇學校安置,並表示要人數夠多,才能安置到如願的地區。據校方說法,沒有回覆的學生,將一律視為選A,但校方卻完全不談「原校畢業」的C方案。

楊焜麟痛批,學校去年都還在賺錢,但學校在解釋停辦理由時,居然表示「覺得學校明年可能就開始虧錢」,怎麼可以這麼不負責任。他質疑,只差一學分的學生,真的會有他校想收嗎?再以大三生為例,根本沒有三升四的轉學考,只能降轉。這些額外花費的金錢、時間,又要怎麼補償?這些實際的問題校方都回答不出來,全推說「教育部會幫你們安排」。

高教工會林柏儀表示,真的要停辦,就應該先全面停招3年,讓現有學生好好原校畢業,3年後再申請停辦。這才是合理、而且實務上也絕對可行的方法。

林柏儀說明,稻江目前仍有9億的校產,而工會估算,依學校現有的教職員工,每年大約需支出3,000萬元,3年也才9,000萬。如果學校有現金流的問題,可以向教育部的「大專校院轉型及退場基金轉退基金」融資,等三年後學生都畢業了,再依《私校法》把校產回歸地方政府與轉退基金。

但目前校方看起來並沒有這樣的打算,就是想要逼退師生、下學期立即停辦。社工系學生鄭燕苓說,今天早上他接到一通電話,有同學告訴他,校內竟然在傳「沒有學校想收吵的學生、會沒有安置」,原校畢業、轉學、停辦的安置,這些都是學生受保障的權益,這樣的威脅,根本是在欺負學生的單純沒經驗。

林柏儀說,稻江的教師收到「7月底就要停辦」的訊息,表示教師要簽下7月底離退的同意書、才會有優退金,稻江更對外表示提撥2,000萬的優退基金。但優退金根本是學校的義務,教育部已明令要求,校方如果要停辦的話,都要發放優退金,每一年的年資要發放半個月的薪資,2,000萬搞不好根本不夠。

林柏儀說,教育部尚未核定稻江的停辦計畫,稻江就已在清空教師與學生,就是想讓生米煮成熟飯,讓教育部不得不同意停辦。既然稻江現在已經很明確表達出這樣的意思,教育部不該只是繼續說「嚴格審查停辦計畫」,而是該嚴懲這種行逕,並立刻介入來保障師生權益。如果校方現已無意辦學,教育部就應依《私校法》第25條,解散董事會,指派公益董事。

稻江餐飲系研究生蔡雅惠表示,雖然外界對稻江有一些刻版印象,但過去他聽到校長想要改革、扭轉外界負面觀感的宏願,才決定進來稻江看看,在學習過程中,也受到很多認真的教師教導;餐飲系學生楊雨錚表示,在他的經驗中,稻江是一所重視實作技術的學校,學校常安排出國比賽、而學生們也都很努力爭取榮譽,要把稻江的這一面傳達給社會。但現在說廢就廢,學生考取證照、出國比賽、職涯發展的計畫全部化為烏有。

標籤/事件頁

台灣的大專校院,在1985年是105間;在2020年,是158間。除了整體學校數量成長1.5倍以外,在結構上也出現根本的變動,大學由16間成長到126間;專科學校則是由77間減少到12間。

人人念大學的榮景背後,原本就潛藏一些問題;而隨著入學新生人數減少,有些學校更直接面臨存亡的問題。而在學校退場後,可能留下近十億的校產,在退場機制不清的情況下,成為有心人士覬覦的目標,使得台灣的高教在退場的難題同時,出現更多怪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