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舊傷未癒病來磨 孟加拉 掙扎的成衣工人

焦點事件記者林靖豪報導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4/24,在孟加拉首都達卡,孟加拉成衣工人協會發起熱那大廈倒塌悲劇七週年的悼念活動,受難者子女身著防疫裝,手持蠟燭,對孟加拉政府與跨國服飾品牌迄今未能還給他們正義,未能改善成衣工人勞動條件做出沉默的抗議。(影像:Sony Ramany/NurPhoto,經Getty Images)

4/24是造成1,134名成衣工人死亡的孟加拉熱那大廈倒塌7週年紀念日,7年過去,對於政商關係良好的建商與經營者的追訴陷於停擺,歷史正義未能恢復,而近日疫情嚴重的孟加拉成衣工人,正遭遇另一場浩劫。

現在,疾病已經不是最重要的事情了,過去依賴微薄薪資糊口的成衣工人,現在因為國際品牌商撤單,生產停擺,使得那一點點維生的資源也因而斷絕,在全球為著是否封城、是否復工而反覆爭論的時候,所有的這一切,在孟加拉,竟顯得如此的奢侈…

2013年4月24日上午將近九點,孟加拉首都達卡的薩瓦(Saver)區,大批的成衣工人早已在生產線上就定位,然而就在此時,一棟設置了大批成衣生產線的八層樓建築—熱那大廈(Rana Plaza)突然倒塌,大廈內超過三千個正在工作的成衣工人瞬間被瓦礫堆掩埋。

經過二十天左右的搜救行動,最終有約2,500個傷者被救出,有1,134人不幸在這場意外中喪生,使這場意外成為現代史上傷亡最嚴重的建築結構缺陷崩塌事件,也是全球成衣產業鍊最嚴重的工廠事故。

熱那大廈的所有者索黑爾.熱那(Sohel Rana)是建造者及所有者,基於他與當地政治人物的良好關係,原先只有五層樓的商業建築,被擴建為八層樓,且被作為工業建築使用,改建的安全性也未被確實檢查。超過五千個工人在這裡工作,平均月薪大約只有40美元左右,替世界知名時尚品牌如 Prada、Gucci,以及服飾品牌如 Mango、Primark、Walmart 生產成衣。

意外發生的前一天,大廈曾發出類似爆裂的聲音,牆面上出現裂痕,低樓層的商店因此紛紛關店,但索黑爾在接受當地媒體採訪時卻一再聲稱大樓的安全沒有問題,而大廈內工廠的管理層也以索黑爾的說法要求工人繼續上工,當地政府亦並未即時要求大廈關閉。

意外發生後,索黑爾與孟加拉政府固然成為眾矢之的,但輿論也紛紛指向跨國時尚品牌,許多批評直指時尚產業以廉價的勞動力賺取大把利潤,卻罔顧勞工的工作安全,尤其在快時尚的風潮興起後,品牌創造更大量的需求,在訂單的壓力下,第三世界成衣工人被迫承擔更嚴苛的勞動條件,趕工的壓力也成為熱那大廈悲劇的原因之一。

被遺忘的工人

七年過去了,當世界已逐漸忘記這起悲劇時,受害者及家屬卻仍未獲得正義。2016年,包含索黑爾與薩瓦首長烏拉(Refayet Ullah)及多位工廠經理及政府官員在內的41人被以謀殺罪嫌起訴,但直到現在這個案件仍被高等法院凍結中,遲遲沒有開庭審理;此外,達卡論壇報報導,有57%的生還者至今仍因身心的傷害而未能找到工作。

而孟加拉成衣工人的勞動條件,有因為這場悲劇及其引起的輿論壓力得到足夠的改善嗎?答案恐怕也並不樂觀。

柏克萊大學南亞研究中心主任桑琪塔(Sanchita Banerjee Saxena)指出,儘管西方成衣品牌在熱那大廈事件後成立了專門檢查工廠建築安全的組織,包含歐洲企業成立的「孟加拉消防與建築物安全協議(The Accord on Fire and Building Safety in Bangladesh)」,以及北美企業成立的「孟加拉勞工安全聯盟(The Alliance for Bangladesh Worker Safety)」,但其成效有限。

問題一方面由於調查的對象僅包含第一層的承包商,不含第二、三層的轉包商,因此只有27%的成衣工廠有接受調查;另一方面,紐約大學2018年發表的報告指出,安全協議的調查對象中只有16%完全合格,但調查機構對於設備不合格的工廠也未有補助,僅是斷單放任其倒閉。

而更根本的勞資問題不但獲得實質改善,反倒是更加惡化。多數成衣工人的薪資仍然過低,僅能維繫生存而無法擁有積蓄,來自品牌商的訂單壓力亦未有所緩解:賓州大學全球勞工權利中心的調查指出,2016年主要品牌商的訂單交貨時間較前五年的平均,下滑8.14%,意味著勞工的工作壓力與負擔更高,但品牌商支付給供應商的金額卻下滑13%,其原因並非來自其他成本提高,而是來自服飾市場激烈競爭造成的利潤下降,這造成孟加拉成衣工人的實質薪資反而較2013年下滑了6.47%。

疫情下的兩難

COVID-19 疫情突顯出孟加拉成衣工人生活處境的脆弱性,孟加拉成衣製造商與出口商協會(BGMEA)指出孟加拉已有1,149間工廠、227萬工人受到衝擊,已經遭到取消或暫停的訂單達37億美元,在長期收入僅供餬口的狀況下,失業的工人生活頓時陷入困境。

賓州大學全球勞工權利中心與跨國組織工人權利協會(Worker Rights Consortium)調查全球主要跨國服飾品牌對此次疫情的應對狀況,其中包括 Adidas、Nike、H&M、Uniqlo 等13家品牌已承諾會支付已經完成及正在生產的訂單,而Arcadia、ASOS、Gap、Primark、Under Armour、Walmart 等14家品牌則未有承諾,這些品牌承包工廠的損失可能導致其勞工失業或未能領到應有的薪資。

國際雇主組織(IOE)、國際勞工組織(ILO)、國際工會聯合會(ITUC)等跨國組織則正與跨國品牌商商議如何解決承包商受到的虧損問題,以及如何保障勞工的基本生計。

目前,孟加拉的疫情擴散狀況仍不樂觀,近兩週每日確診個案的增加的幅度仍在10到20%左右,累積確診人數已達五千人左右,因此孟加拉政府仍未解除經濟封鎖,但部份工廠迫於生存壓力,已經開始復工,而這對於勞工來說將帶來不可忽視的健康風險。

孟加拉勞工團結中心主任卡波娜(Kalpona Akter)接受《國家雜誌》專訪時表示,雖然勞工面臨嚴重生存壓力,但勞權團體仍然支持工廠暫時關閉,原因是病毒傳染的風險太高,「工廠的狀況是,相鄰兩個工人的距離只有一呎,有數千人在同一棟建築裡工作,可能兩個感染者就可以傳染給整廠五千個工人。」,若爆發勞工大量感染,在孟加拉極度缺乏醫療物資以及醫療體系貧弱的狀況下,將會成為嚴重的災難。

勞工組織議價能力不足,是孟加拉成衣工人面對跨國品牌商決策時,無法爭取自身利益的重要原因,在熱那大廈事件後,西方品牌商只把重點放在建築安全方面,對於勞工組織仍採取負面乃至壓制的態度,使孟加拉成衣勞工面對品牌商仍然缺乏任何有效議價的能力,也因此成衣工人現在被迫在健康和生計中做出選擇。

熱那大廈事件發生後,西方國家消費者曾出現抵制血汗工廠的聲音,但卡波娜指出,抵制運動反而會使勞工失去工作,「我們需要的是大品牌要能被課責,支付勞工足夠的薪資,確保勞工的工作安全,給予勞工發聲與組織工會的權利。我們需要工作,但是有尊嚴的工作。」

-----

孟加拉近日疫情快速擴散,已經是全球確診病例增加最迅速的國家之一:

標籤/事件頁

焦點事件的「標籤/事件頁」是一個工作的總集,分成幾個重要的組成:在這個「標籤」的概念下的「問題意識」、「報導」與重要「條目」的列表、在「標籤」下的「話題卡」,以及隨著議題發展而補充的各種內容。

我們希望「新聞」不只是事件發生當下的訊息流通,而更希望能夠帶出更具脈絡的閱讀,而「標籤/事件頁」就是一個這樣的設計,希望你可以在這裡找到你要的資訊,也可以在這裡停留更長的時間,獲得由我們提供的更完整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