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疫情當前 阿根廷再陷債務危機

焦點事件記者林靖豪報導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去年底剛就任的阿根廷總統費南德茲(Alberto Fernández),一上台就面對債務危機與疫情危機的雙重考驗。(影像:JUAN MABROMATA/法新社,經Getty Images)

本週一(4/20),持有阿根廷到期債券的主要投資集團宣佈拒絕阿根廷政府提出的債務重組方案,由於本週三(4/22)阿根廷政府有5億美元的債務到期,若未能完成債務重組談判,阿根廷將在30日的寬限期後違約,這將會是阿根廷史上第9次的主權違約,也是2000年以後的第三次。

上週五(4/17),阿根廷政府對外國投資者提出總金額約達850億美元的債務重組方案,該方案內容包含阿根廷政府將暫停支付債務利息三年,且將大砍將來會支付的利息,減幅達62%,共380億美元。而這些債務不但包含2016年以後新借的債款,也包含2005、2010年兩度債務重組後的債,但已經重組過的債要再變動需要通過更高的同意門檻。

當阿根廷政府提出這個方案時,各界就極不看好其能夠以此方案與債權人達成協議,阿根廷經濟部長古斯曼(Martin Guzmán)也坦言,「我們還未能在什麼樣的債務負擔對阿根廷來說是可持續的這個問題上,取得債權人的理解」,但他也直言,「阿根廷現在什麼都付不出來」。

截至2019年底,阿根廷的外債存量已超過2700億美元,遠超過其所能負擔的範圍。

阿根廷的經濟難題

阿根廷這一波債務危機的近因來自2018年的貨幣危機,但實則是1998年以來持續的經濟改革失敗的結果。

1998~2002年,受全球金融危機衝擊,大批外資出逃,阿根廷GDP連續四年衰退,失業率不斷飆升,大批民眾的所得跌入貧窮線以下,期間政府仍持續舉債試圖挽救經濟,並在國際貨幣基金(IMF)的建議下採取撙節政策,大砍福利支出,但在經濟仍不見起色的情況下,阿根廷政府於2001年12月,對總額超過900億美元的外債違約。

同時,憤怒的人民走上街頭,首都布宜諾艾利斯(Buenos Aires)成為警民對峙的戰場,迫使政府倒台;2002年,新上任的總統杜阿爾德(Eduardo Duhalde)試圖以貨幣自由化促進貿易,宣佈放棄原先實行的釘住美元政策,結果阿根廷披索在短時間內暴跌,進口商品價格暴漲,也重挫高度依賴進口的阿根廷經濟,許多企業倒閉,失業率暴漲,同時國內還出現嚴重的通貨膨脹,種種因素使得2002年成為阿根廷經濟衰退最嚴重的一年。

不過,2003年後,大幅貶值的披索反倒有利於阿根廷的出口貿易,加上阿根廷的主要出口商品大豆價格上升,以及中國大幅增加大豆的進口,阿根廷經濟開始回穩,累積了相當的外匯存底,時任總統基西納(Néstor Kirchner)在2005年開始著手處理違約的債務,與多數債權人達成債務重組協議,以新的長期債券和折價債券交換違約債券;2010年,繼任總統克里絲蒂娜.德基西納(Cristina Fernández de Kirchner,前任總統基西納的妻子),與前次未達成協議的債權人協商,最後有93%的債權人接受阿根廷政府的重組方案,剩餘7%的債權人則對阿根廷政府提起訴訟。

2003~2011年,阿根廷經歷了一段穩定的經濟成長期,實質薪資成長了7成左右,失業率和貧窮率也不斷下降,期間雖遇到金融海嘯經濟短暫停滯,但隔年便再度快速成長;然而,2012年後阿根廷經濟成長又陷入停滯,2014年出現較大的衰退,節節上升的通膨和披索的貶值是重要的原因,同時,由於拒絕支付法院裁決必須償還債權人的債務,阿根廷政府再度面臨債務違約的窘境。

2015年底,阿根廷舉行總統大選,由布宜諾艾利斯首長馬克里(Mauricio Macri)當選,馬克里上台後採取更為自由化的經濟政策,包含開放貨幣自由買賣,廢除穀物的進口配額並降低關稅等,同時他也與違約債權人重新談判,同意支付債款以結束違約,換取重新進入國際資本市場借貸的資格。

2016年,馬克里政府開始大幅對外舉債支付政府赤字以及增加投資,但2017年國際環境出現多個對阿根廷經濟的不利因素:包括美國聯準會升息促使外資出售披索轉往美元;阿根廷央行重新設定通膨目標以刺激經濟,但重挫投資人對披索的信心;2018年的嚴重旱災重創大豆出口。這些因素造成市場對披索的信心危機,2018、19兩年間,披索的價值僅剩原本的三分之一左右,大批以美元計價的新債對政府來說成為無法負擔的重荷;國內通膨也創下三十年來的新高,在2019年達到53%,比20年前的經濟危機還要嚴重。

面對經濟危機,馬克里向IMF尋求總額達570億美元的紓困貸款,這是IMF史上通過最大的單筆貸款額,迄今IMF實際上借出了440億美元,也使IMF成為阿根廷最大的債主。

疫情衝擊

2019年底,馬克里在經濟危機中黯然下台,由曾在基西納夫婦執政時期曾經擔任五年內閣首相的費南德茲(Alberto Fernández)接任總統,他上台後旋即通過法案增稅,同時也凍漲水電費,並給付兒童撫養津貼以及為貧窮家庭提供食物卡以協助民眾度過經濟危機。

但僅僅上任不到三個月的時間,費南德茲就遇到COVID-19的全球爆發,阿根廷政府宣佈在3/20日起實施全國封鎖,迄今阿根廷主要都市都仍處在封鎖狀態。阿根廷的疫情控制政策迄今收到相當的成效,至4/22,阿根廷的總確診個案為3277人,死亡個案為159人,相較於同等人口規模的西班牙,以及中南美洲其他大國如巴西、墨西哥,其確診個案要來的更少,且成長速度較為緩慢。

此外,三月底,費南德茲提出110億美元的經濟振興方案,包括對低收入者的直接給付。

到目前為止尚能稱得上成功的疫情控制,使費南德茲的支持度飆升到超過8成,但對他來說未來仍不容樂觀。IMF預估阿根廷今年的經濟衰退幅度將達5.7%,對本就深陷衰退泥沼的阿根廷而言無疑是雪上加霜,而債務違約使阿根廷在國際資本市場中難以尋求支援,這是阿根廷經濟一直以來難以擺脫的困境。

在經濟如此吃緊的情況下,未來債務重整的談判過程很可能相當困難,這意味著此次的債務危機可能像2001年的經驗般,又將花上非常長的時間解決。

標籤/事件頁

焦點事件的「標籤/事件頁」是一個工作的總集,分成幾個重要的組成:在這個「標籤」的概念下的「問題意識」、「報導」與重要「條目」的列表、在「標籤」下的「話題卡」,以及隨著議題發展而補充的各種內容。

我們希望「新聞」不只是事件發生當下的訊息流通,而更希望能夠帶出更具脈絡的閱讀,而「標籤/事件頁」就是一個這樣的設計,希望你可以在這裡找到你要的資訊,也可以在這裡停留更長的時間,獲得由我們提供的更完整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