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 巴西右翼反隔離 總統上街表態支持

焦點事件記者王子豪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巴西總統波索納洛對主張發動軍事政變,推翻自己政府的群眾發表談話,並稱他們為「捍衛個人自由的愛國者」。(影像:Andressa Anholete/Getty Images)

週日(4/19),上百人聚集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亞(Brasília)的軍事部門外抗議。示威者要求終止社會疏遠(social distancing)或隔離等措施,並呼籲軍方介入、關閉國會、關閉最高法院。1964年到1985年間,巴西受到軍事獨裁統治,因此這場被稱為「反民主」的示威,引起社會極大的爭議。

而更讓政界與報界群起遣責的,是巴西總統波索納洛(Jair Messias Bolsonaro)走進了抗議群眾,雖然沒有回應軍方介入的訴求,但他站在車上表達對抗議群眾的支持「我站在這裡,是因為我相信你們;而你們站在這是,是因為你們相信巴西!」、「你們是捍衛個人自由的愛國者!」,發言間不時夾帶著咳嗽。(參考參考

巴西是南美洲最大的國家,同時也是現在南半球國家中,新增確診人數最迅速的國家之一。巴西總統波索納洛被標誌為極右派的民粹主義政治人物,也有人稱他為「巴西川普」、「熱帶川普」,他極力淡化COVID-19的疾病疫情,稱之為「不過是一場小感冒」,反對社會疏遠與隔離等措施。波索納洛表示,隔離造成的經濟後果會比疾病本身更嚴重,他將經濟衰退比喻為另一種疾病「不能只治療一項、而忽視另一項」(參考)。

上週四(4/16),波索納洛解除了前任衛生部長曼德塔(Luiz Henrique Mandetta)的職務,波索納洛說社會疏遠措施傷害了國家經濟,並批評曼德塔從未考量過就業問題,而這也是疫情中應該被處理的問題(參考)。

新任的衛生部長泰希(Nelson Teich)是腫瘤科醫師、也經營健康商業諮詢事業。泰希並不反對社會疏遠措施,但他曾協助波索納洛競選總統,波索納洛說他已與泰希討論過「逐漸開放」的必要性,泰希會站在他這邊。泰希上任時表示,不會有「突然的」改變,會依據「科學」辦事,「工作」與「健康」有同等的重要性。

不過,巴西一些受疫情影響嚴重的地方政府可不這麼認為,巴西最大也最富裕的聖保羅州(São Paulo),州長多利亞(João Doria)曾是波索納洛競選總統時的盟友,他自3月24日起便開始全州隔離的措施,關閉所有非必要服務,包括酒吧、餐廳與金融中心。4月,多利亞表示疫情還未到頂峰,將禁令延長至5月10日((參考參考)。

波索納洛批評多利亞是「就業殺手」,將禁令稱為一種「犯罪」。聖保羅州的衛生機關則表示,若非在3月底採取嚴厲措施,疫情將惡化為現今的十倍。聖保羅州的策略曾被其它州視為樣版學習,在民調單位Datafolha的一項民調顯示,這項措施也獲得75%的民眾支持。但隨著波索納洛呼籲市民重返工作崗位,民眾遵守禁令的紀律開始下降。4月初,數百名波索納洛的支持者在聖保羅集會,要多利亞下台;當天,位於聖保羅州南邊的聖卡塔琳娜州(Santa Catarina)州長即表示,將開始放寬對工作和行動的限制。

在發展中國家,疫情大流行正造成毀滅性的經濟危機。僅管全球性的金融危機被認為是一個延燒性質的事件,會在幾個月內散布到各種產業中;但在巴西這樣的國家,衝擊的擴散與經濟的潰堤可能是幾週內的事情(參考)。巴西的經濟還尚未從2015、16年間的嚴重衰退中復甦,公共財務在疫情前就已經面臨沉重的壓力,現在面對市場需求下降,勢必產生更大的壓力。外國投資者紛紛加速出售巴西的股票、債券,在二月下旬到三月下旬間,聖保羅交易所的股票損失了一半的價值。

巴西貨幣對美元,在今年已貶值了四分之一。巴西的經濟部上個月將GDP成長率,由2.1%下調到0%;但IMF的評估則更糟糕,它估計巴西的經濟將緊縮5.3%,遠高於2015年的3.5%和2009年金融危機的0.1%。

標籤/事件頁

焦點事件的「標籤/事件頁」是一個工作的總集,分成幾個重要的組成:在這個「標籤」的概念下的「問題意識」、「報導」與重要「條目」的列表、在「標籤」下的「話題卡」,以及隨著議題發展而補充的各種內容。

我們希望「新聞」不只是事件發生當下的訊息流通,而更希望能夠帶出更具脈絡的閱讀,而「標籤/事件頁」就是一個這樣的設計,希望你可以在這裡找到你要的資訊,也可以在這裡停留更長的時間,獲得由我們提供的更完整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