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 醫事人員禁出國 非常措施突顯沉痾

焦點事件記者王子豪

衛福部非常時期的措施,突顯出醫療體系長期已來的問題。(攝影:王子豪)
相關報導

關於衛福部對限制醫事人員出國的補償措施,請參考:〈這則報導〉;關於法源問題的討論〈在這裡〉。

限制醫事人員出國的措施,在衛福部醫事司本週召開兩次意見徵詢會議後,具體內容大致定案。然而這項措施涉及人身自由的限制,在法律依據上,指揮中心與醫事司一直說不清楚。醫事司司長石崇良表示「有多條的法律能適用,屆時公告時會選則最適當的法律依據」。

為什麼醫事司敢在沒確定法律基礎、甚至有反彈聲音的情況下,就往下走,去研擬細部內容呢?醫事司不擔心若未來發生爭議,因為法律基礎不穩固,導致措施無法執行嗎?

或許是因為,在現實中的醫療機構工作場所上,長期以來就是一個高度由管理階層主導的關係。台北市醫師職業工會秘書長廖郁雯表示,實務上,院方可以透過「假」的管制,達成實際上禁止出國的效果。

而醫療機構中的假、工時等勞動條件與管理的問題長期不被重視,例如醫師目前僅有私立醫院的住院醫師適用《勞基法》、「負時數」問題則是護理師業界行之有年的非法潛規則。院方可以使用一直以來的管理手段,來達到限制醫事人員出國的目的。

而且目前(2/27)指揮中心限制的地區雖然只有9個,但因為會隨著「國際旅遊疫情等級」有變動,院方在「管理方便」上,多數就會採取全面管制。目前已聽聞有北部、南部各一所醫學中心全面禁假,而陸續有會員反應,管理層級對出國、請假作出限制。這些醫院的限制內容,大多都超越了指揮中心宣布的限制範圍。

回頭看醫事司在23日第一篇新聞稿「衛福部將訂出『指引』適度限制醫事人員出國,而各醫院可依據各自的量能訂出內部相關規定」。「指引」為行政指導,並沒有強制力,然而這篇沒有提到強制法源依據的說法,或許是最真實的描述了這個措施將如何運作,就是由各醫院各自以內部規定執行。如果未來發生爭議,爭議也將落入醫事人員與院方間的私法關係,根本與政府的命令或處分無關。

這也正是法源依據不明最嚴重的問題。若醫事人員或社工不服院方的決定,在當下該尋求什麼救濟管道?是院內申訴、行政程序救濟、還是司法救濟?而在事後,若引發爭議,又該找誰負責?是院方、衛福部、勞動部、還是指揮中心?

現在沒提出法律依據,這個問題無法回答;未來如果法源不清,仍然沒有答案,最後就是被踢皮球而投訴無門,各部會與院方誰都沒責任,醫事人員與社工也只能默默吞下;或是一開始就不要有異議,乖乖聽話不要惹事。

過去醫事人員的工作職場問題,在醫療機構的環境下原本就已經很難浮上台面。而現在在防疫為重,強大的社會輿論壓力下,院方更能咨意擴張內規來貫徹政府的示意,多數醫事人員也只能噤聲配合。這並不是緊急措施的問題,只不過是既存的沉痾痼疾,在疫病的非常時期下,又一次的發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