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後 罷工為封關 香港新工會的新戰場

焦點事件記者梁家瑋報導

醫管局工會發動罷工,要求政府封關。(照片提供:香港獨立媒體網)

前情提要

香港反送中運動中的「罷工」請參見:〈香港反送中》三罷集會 要求撤案、林鄭下台

武漢肺炎全球擴散,因應肺炎疫情,香港部分醫護、醫學界專家認為,應全面禁止所有旅客從中國進入香港,但港府並未同意。香港醫院管理局7145419-001的「新工會」、去年(2019)12月才成立的醫管局員工陣線(醫管局工會)2月3日正式在13個口岸,發動為期五天的罷工,預計進行到今天(2/7),主訴求為要求港府全面封關, 而今天下午,工會就延長罷工計畫投票,願意延續罷工的會員人數超過6,000人,就會正式延長罷工到12號。

同樣是「新工會」的白領同行工會、香港製藥及醫療儀器業職工總會則響應罷工,港鐵新動力將在今天舉行臨時會員代表大會,表決是否響應罷工。老牌的港龍空勤工會也預計在明天(2/8)舉行大會進行表決,最快週日(2/9)就會罷工。

所謂的新工會,指的是去年反送中運動期間所成立,或籌組中的工會,截至2020年1月為止,共有49個。這些新工會的出現,可說是影響到香港勞工運動的生態。

香港新工會的出現

在去年(2019)反送中運動中,罷工、罷市、罷課等「三罷」,成為群眾抗爭的行動之一,但大罷工卻一直未能順利達成,就算有人真的「罷工」,可能也是用自己的假,或是老闆也支持反送中,就讓他不上班參與行動。

香港職工會聯盟幹事鄧建華說,從六月開始,抗爭者談罷工是想包圍立法會、不讓它開會,後來大家覺得要透過罷工癱瘓經濟,才有8月5日的罷工,但幾次行動都罷不太起來,最後一波「大三罷」在11月中,後來發展成中文大學、理工大學的大戰,過程中,罷工的任務一直沒有真正達成。

鄧建華說,後來大家思索為什麼罷不起來,當時連登討論區有種說法,為何香港人無法罷工,就是因為香港人沒有工會,所以有些人想像,要是有真正罷工,時代革命就能贏,所以要透過搞工會來搞罷工。

去年後半,數十個帶有強烈政治意識的「新工會」紛紛成立,醫管局工會也是其中之一;台灣屏東大學社會發展系副教授邱毓斌指出,香港工會在成立與罷工的規範上,較台灣較鬆,台灣要三十人才能成立工會,香港只要七個就可以,而且可以很快就註冊,如醫管局工會,短短時間註冊完成,正式名稱甚至都不需要加上「工會」兩個字7145419-003

在這個背景下成立的新工會只談「政治」嗎? 鄧建華說,新工會很明顯不會不談政治,一開始職工盟假設,新工會談政治比較多,但後來發現大部分也會同意要談經濟問題,有些甚至反而覺得既然要搞工會,反而多要多談勞動權益;鄧建華說,新工會主要成員的背景,也影響工會不可能只談空泛的政治權益訴求,因為他們主要年齡都是二十到三十多歲,他們的出生、成長,跟上一輩人享受到的福利完全不一樣,這背後有很大的世代矛盾與階級問題。

鄧建華認為,醫管局工會對政府的批判非常全面,他們同時會討論政治問題,與醫護人員資源、醫護問題,也就是說勞資爭議會講、經濟問題會講、醫護正常化也會講、政治問題也會講,在這麼多新工會中,醫管局工會這種特性是特別明顯的。

港人訴求封關抗疫。(照片提供:香港獨立媒體網)

為要求封關而罷工

醫管局工會在1月底左右有了這次罷工的想法,工會理事張嘉祺說,武漢肺炎對醫護來說是很大的問題,他們第一時間就會接觸到病人,若醫管局不給足夠資源,對抗不了武漢肺炎,而沒有封關,則不停有病人進來,政府不理會訴求,想不如試一下罷工,過去香港很少醫護罷工,這手法應該能讓政府有所回應,但沒想到醫護的反應超過預期,1月底宣布計畫罷工時,工會人數只有3、4千人,訴求提出後很多人加入工會,隔幾天工會就變成近兩萬人。

「因為有反送中,才有我們這群人走出來,但這次不是因為反送中才罷工」,張嘉祺說,罷工是要對抗武漢肺炎,不管贊成不贊成反送中,武漢肺炎是全香港人的問題。

鄧建華說,醫護界工會的主要成員會組工會跟反送中運動有關,這群人沒有經歷過運動,就不會想要組工會。武漢肺炎來了,醫護有很多不滿,如訊息不公開、不會告訴你真正數據、港府跟北京政府勾結等,但如果沒有這群人組工會,就不會有大規模罷工。

一位不願具名的香港社運人士表示,這次罷工是過去反送中累積起來民間力量的延伸,基本上反送中支持者也都是支持罷工的,但工會在實際運作上強調公共衞生、醫護勞資糾紛的面向,是有意識的和反送中政治運動保持一定距離,這一部分是為了爭取輿論以及「政治中立」醫護、群眾支持的策略,另一部分則是香港法律只保護勞資糾紛罷工,而不保障政治罷工。

醫管局工會共提出五大訴求,約九千名會員實名簽署罷工宣言,這幾天都約6、7千人參與罷工;五大訴求包含禁止任何旅客由中國入境、落實確切方案供應足夠口罩,以及醫管局提供足夠隔離病房、提供足夠配套給隔離病人的醫護、不秋後算帳。但就算是前兩項看似針對政策,實際上訴求對象同樣是雇主醫管局,第一、二項訴求是要「醫管局向政府表示意見」,不是直接面對政府,也就是說,在「法律上」工會五項訴求的對象都是雇主醫管局。

鄧建華說,這次罷工從法律上的角度來說,可說是勞資爭議的罷工,但它的政治意涵非常明顯,大家都知道是為了要政府封關,可以說這次罷工是將政治訴求與勞資訴求連在一起;他指出,這也是新工會的特色,新工會有政治敏感度,又對政府高度不信任,所以會看到傳統勞資矛盾沒處理到的議題、將政治跟勞資矛盾結合。

但鄧建華也指出,勞資爭議不只是作為「合法」罷工的藉口,若香港不封關、帶病的人不斷進來香港,醫管局不管提供多少裝備給醫護人員都不可能做到,只要第一、二訴求無法達成,工會與醫管局勞資爭議就無法解決。

香港許多工會計畫舉行臨時會員大會表決罷工(照片來源:兩百萬三罷聯合陣線Telegram群組)

罷工ING

2月1日,醫管局工會在臨時會員大會,就罷工進行表決,從下午2時至晚上7時,共3,164人投票,其中3,123票支持罷工7145419-002。工會宣布於2月3日至7日進行5日罷工,2月3日先停止醫院非緊急業務,包含普通病房、行政人員等,若政府不回應,則將停止所有業務。

那港府如何回應醫管局工會罷工? 中國至香港共有13個口岸,在醫管局工會罷工投票前,港府在1月30日已關閉其中6個,罷工第一天(3日)下午,港府宣布再關閉羅湖、落馬洲、黃崗、港澳碼頭等4個口岸,但香港機場、深圳灣、港珠澳大橋3個口岸維持開放;張嘉祺說,雖然現在封了10個,但留下個3個是最大宗的出入口,許多人仍可以從中國進到香港,這麼大的交流,一定有威脅。

而後三項「提供足夠物資」等、單純醫管局與員工間勞資爭議的訴求,至今沒有進展,6日工會與醫管局針對後三項訴求進行談判,工會未能達到醫管局的正面回應;張嘉祺說,他本來以為這三項單純勞資爭議的訴求較有可能達到,沒想到醫管局連小小讓步都沒有,談判中只說一些空話,工會現在已在徵詢會員意見,看是否要延長罷工。

除了醫管局工會外,許多新工會都已計畫進行臨時會員大會投票,來決定是否也要響應聯合罷工,老牌的港龍空勤工會也計畫週六舉行大會;鄧建華說,港龍不算新工會,思維對比新工會,談勞資權益的一面會比較重,但是也受到新工會浪潮的影響,而且空服員面對武漢肺炎首當其衝,因此才想到可以用這麼方式來討論議題、發動罷工。

(照片提供:香港獨立媒體網)

註解
  • 公立醫院所有受雇者都是醫管局員工,包括醫護、文職人員,總受僱人數約8萬人
  • 香港規定與台灣不同,台灣罷工要經會員代表大會通過罷工投票,之後在「罷工投票期」間,會員一半以上投票、投票人數超過二分之一同意,才算通過罷工。香港則要求用臨時會員大會集體投票,但出席人數由各工會決定,如有些工會章程規定五分之一、十分之一會員出席即可
  • 工會正式名稱為醫管局員工陣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