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輕展延死線近 工會、環團雙動員

焦點事件記者林靖豪報導

雲林縣政府今召開六輕燃煤許可證展延公聽會,工會與環團都動員於公聽會前召開記者會,圖為環團召開記者會時,工會成員圍在一旁,雙方亦發生些微的口角。(攝影:林靖豪)

六輕燃煤許可證的關鍵爭點

李進勇的最後考驗 六輕許可證展延的關鍵爭點

焦點事件記者林靖豪報導

斗六火車站前的連署攤。(攝影:何友倫)

斗六火車站前,一頂棚子下擺著幾張桌椅,桌椅的後方,一條條藍色的毛巾,上面繪著層層煙囪,並寫著一個大大的「氣」字,相當引人注目。這個「氣」,是雲林長年以來被六輕污染的空氣,更是雲林人悶在胸口的一股氣。

打著雲林禁燒生煤、石油焦的口號,民進黨籍的李進勇在2014年的縣市長選舉中風光上台,也讓雲林縣民一度看見呼吸新鮮空氣的希望。然而,李進勇的任期已經超過一半,禁燒生煤與石油焦的承諾,距離兌現仍遙遙無期,今年4月17日,雲林縣環保局再度通過六輕工業區內8張燃燒生煤的使用與操作許可證,不滿的在地與中部縣市的環團,宣布在雲林縣府前發起長期靜坐活動,抗議雲林縣政府的作為,並準備迎戰6月份即將再來的許可證展延審查。

活動發起人之一,雲林獨立書店虎尾厝沙龍創辦人王麗萍表示,靜坐活動從5月12日開始轉移到斗六火車站前,希望吸引更多在地人關注雲林空污的問題,環團也在現場發起連署活動,要求雲林縣政府不得再通過六輕的生煤使用與操作許可的展延申請,並落實雲林縣禁燒生煤與石油焦的政策,王麗萍說,短短五天來,估計已經有超過千位民眾參與連署。

禁燒生煤、石油焦支票 任期過半了 兌現多少?

2014年年底的縣市首長大選,民進黨候選人李進勇打著反空污的大旗,喊出上任立即著手推動雲林縣「禁燒生煤與石油焦」這兩項造成嚴重空污的燃料的立法。禁燒石油焦與生煤條例,最初是由「自從六輕來了」等地方的環團提出,並在雲林各鄉鎮推動自辦公投,同時要求兩黨候選人出面表態。

王麗萍說,當年的選情一度很膠著,國民黨籍候選人張麗善的支持度與李進勇幾乎不分上下,張麗善首先同意了環團的訴求,李進勇緊跟在後,也簽署同意,同時,李進勇為了拉抬選情,每天派出許多宣傳車,在雲林海線鄉鎮每天強力放送禁燒生煤與石油焦的政見。

李進勇上台後,確實開始推動禁燒生煤與石油焦的立法,將《雲林縣工商廠場禁止使用生煤及石油焦自治條例》送入雲林縣議會審議,而議會也在2015年5月14日通過,整個審查過程,只花了10分鐘;5月20日,李進勇宣布實施禁燒生煤條例,更宣示1年內雲林縣將全面禁燒石油焦,2年內全面禁燒生煤。

然而,從此之後,禁燒生煤與石油焦條例一路跛腳,當年喊的堅決的禁燒承諾,也一路跳票。

2015年6月,六輕廠內台塑化麥寮一廠的汽電共生廠與麥寮電廠3張生煤使用與操作許可證到期,雲林縣政府在環團要求拒發展延的壓力下,仍然通過台塑的展延申請,當時縣府說,兩年後的2017年6月10日,雲林縣將全面禁燒生煤,因此展延只發到6月9日,請大家放心,縣府還是會落實禁燒的承諾;但是在三個月後,2015年9月7日,環保署宣布「自治條例」牴觸《地方制度法》、《空氣污染防制法》和《能源管理法》等中央法令,因而無效。這下子,雲林縣政府陷入難以自圓其說的困境了,李進勇雖然一度宣示要聲請釋憲,然而並無實際下文。

2016年6月,縣府退而求其次,提出以「管制」取代禁燒的《雲林縣公私場所固定污染源使用生煤石油焦管制自治條例草案》,這次卻遭議會退回,理由是台中市也提出了類似的條例,但環保署仍在審議中尚未通過,為了避免雲林重蹈禁燒條例的覆轍,議會要求等待台中市的結果出來再行討論。然而,台中市的「管制條例」,直到現在都還沒有結果。

就這樣來到了2017年4月,六輕又有8張生煤燃燒的許可證到期,這一次,雲林縣政府已經不再提禁燒的時程,僅表示會加強「源頭與末端的雙項管制」。

雲林縣府「減量」、「減時」通過展延 是玩真的還玩假的?

在今年4月17日通過台塑展延申請的新聞稿中,雲林縣環保局指出,此次通過台塑化麥寮三廠生煤使用許可證的條件,是將生煤許可的使用量由「原先2,636,760噸減為2,257,634.48噸,減少379,125.52噸(削減14.3%)」,這表面上看起來是減了不少量,然而根據雲林縣政府2014年進行的「「103 年度固定污染源(含離島工業區)查核及許可管制計畫」,2014年台塑化麥寮三廠實際上的生煤使用量只有2,044,187萬噸,仍然不及此次許可的使用量。

事實上,縣府原本發給台塑各廠的生煤使用量,都是遠高於實際上的使用量的,2014年麥寮一廠的生煤使用量是4,912,875噸,麥寮電廠的生煤使用量是5,161,672噸,而兩廠的許可量分別是5,870,400噸與7,286,400噸,2015年展延時縣府表示展延通過的條件是減低兩廠的生煤核可使用量20%,但照這個比例算,麥寮一廠的使用量僅會被減少21萬噸左右(約4%),麥寮電廠根本不會被減到,縣府的減量承諾,看起來是口號大於實質。

而減少許可證展延的時間是另一項雲林縣政府一直以來強調的另一個重點,然而今年6月即將又要審查的許可證,都已經是被縮短展延時間的許可證了,2015年縣府說之所以放行的原因是今年6月10日雲林縣將全面禁燒生煤,但如今條例被中央擋下,縣府又毫無作為,縮短時間恐怕也只是緩兵之計。

雲林無煤的最後考驗 李進勇能通過嗎?

雖然「自治條例」還卡著,但李進勇並非沒有可以做的事。提起釋憲、落實自己的承諾,是一件事;此外,要不要發給台塑生煤許可證的展延,其實也跟「自治條例」沒有直接的關係,而這也是另一條讓雲林走向無煤的路。

王麗萍說,李進勇可能面臨來自地方、黨團、中央的多重壓力,六輕所在的麥寮鄉與鄰近的台西鄉等沿海鄉鎮長,目前都是綠營或親綠營的,然而這些地方首長的立場比較親六輕,反對雲林禁燒生煤與石油焦,民進黨在雲林縣議會的黨團態度也相對曖昧,王麗萍說,2015年議會通過「自治條例」時,民進黨團其實沒有出席會議投票,是因為無黨聯盟大動員才讓議案在短時間內順利通關。而中央基於能源與產業的考量,也並不傾向支持禁燒生煤與石油焦。

不過,縱使面對種種壓力,李進勇恐怕沒有迴避的空間。6月9日,李進勇宣示雲林縣全面禁燒生煤期限的前一天,在地與中部縣市的環團,將於雲林縣發起遊行,要求雲林縣政府停止發給六輕展延的許可,並落實禁燒生煤與石油焦的承諾。

這一次,縣府將審查超過10張的許可證,而期限也將超過李進勇這屆的任期,可以說是李進勇落實雲林無煤承諾的最後考驗,這一關,李進勇能夠通過嗎?各界都在關注。

靜坐現場在5月17日晚間邀請美國卓克索大學的Gwen Ottinger教授與環團、民眾分享美國的環境抗爭與公民科學調查經驗。(攝影:何友倫)

六輕廠區內麥寮電廠、台塑石化汽電共生廠共13張燃煤許可證將於6、7月陸續到期,雲林縣政府今(5/24)於雲林斗六的雲林勞工育樂中心召開六輕燃煤許可證展延的公聽會,公聽會由副縣長丁彥哲主持。

公聽會前,六輕廠區內各工會動員五百人到場召開記者會,要縣府核發展延許可,保障勞工工作權,並表示六輕內燃煤機組的環保標準已是全國最嚴;而中部各地的環團也動員召開記者會,要求縣府拒發展延許可,環團強調,其訴求不是要六輕關廠,而是要六輕改燒天然氣,同時保障居民的健康與勞工的生存權。

公聽會上,雖然工會與環團都強調環境與工作權兩者都很重要,但對縣府是否該合發許可證的立場不同,難以形成共識。公聽會最後,雲林縣環保局長林長造表示,由於雲林的《禁燒生煤自治條例》被環保署函告無效,因此無法拒絕六輕燃煤許可證展延。

林長造表示,縣府將從源頭、末端與季節管制著手減少六輕的空污排放量,但他也說,許可證的行政審查只是治標不治本,要根本解決六輕空污的關鍵在能源轉型,縣府要求能源局在台塑化汽電共生廠的售電合約於2023、2024年左右到期後,不要再與其續約,除非六輕改用天然氣發電。林長造說,距離合約到期還有6、7年,台塑化絕對有時間進行轉型。

而對於台塑日前對外宣稱將開始研擬麥寮電廠改燒天然氣的可行性,林長造說,縣府認為台塑不能只是單方面對外放話,應該與雲林縣府具體討論設備轉換的期程,並與縣府簽訂改燒天然氣期程的備忘錄。

麥電工會理事長王鎮緯則表示,六輕廠內的環保設備是全國最先進的,符合雲林縣訂定的全國最嚴的法規,可以說是「模範電廠」,王鎮緯認為,不發燃煤許可展延就是要麥電關廠,「要模範電廠關廠,老的爛的不去關,這樣合理嗎?」 王鎮緯也說,去年台化彰化廠事件,導致許多員工流離失所、提早退休,而六輕員工與包商共四萬多人,大多是在地人,若六輕關廠,要這些人何去何從?

禁燒生煤靜坐行動發起人、虎尾厝沙龍創辦人王麗萍則表示,環團從來沒有說過要六輕關廠,而是要六輕不能再發許可證,改燒天然氣,保護大家的健康。王麗萍說,縣長李進勇應遵守禁燒生煤的承諾,針對環保署對禁燒生煤條例的函告無效提起釋憲,而麥寮電廠研擬改燒天然氣是好的方向,但應該提出具體的期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