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計畫》為抗政院荒謬前瞻 「民間審議前瞻」行動正式展開

焦點事件記者梁家瑋報導

「民間審議前瞻」行動展開。(攝影:梁家瑋)

相關報導

前瞻計畫》評估不足、惡化浮濫徵收、忽視青老問題 前瞻計畫的「前瞻」何在?

焦點事件記者林靖豪報導

立法院今審議《前瞻基礎建設特別條例》草案,民團於會前集結在立院群賢樓外,要求立院將草案退回政院。(攝影:林靖豪)

 

立院經濟委員會等六個委員會今日(5/3)上午召開聯席會議,再度審查《前瞻基礎建設特別條例》,場內國民黨占領主席台,阻止審查會議進行,要求本案退回行政院,藍綠雙方僵持不下;立院外,二十多個民團則在會議前召開記者會,直指《前瞻條例》審查程序不正義,計劃本身將帶來迫遷、環境等問題,更惡化房價炒作、青年貧窮,部分民團成員亦於記者會後持續在立院群賢樓外靜坐,緊盯立院內審議過程。

缺乏評估、參與 「亂花錢」又自相矛盾的前瞻計畫

「我們不反對政府花錢,但反對政府亂花錢」,經濟民主連合發言人許博任表示,前瞻計畫聲稱要為三十年後的台灣打下基礎,然而整個計畫只花了三個月研擬,也沒有與民間進行溝通討論。他說,最近英國也要推動基礎建設計畫,英國政府在計畫形成前擬花三年的時間與民眾溝通討論,相較之下,台灣政府的做法顯然過於粗糙。

地球公民基金會潘正正則指出,前瞻計畫在交通建設的部分缺乏整體方向,一方面推動軌道建設,一方面在城鄉建設計畫又要研擬新興道路建設計畫,根本是互相扞格,而前瞻計畫的軌道建設多採立體化、高架化的方向,工程對於周遭居民的生活帶來重大影響,且高架化的軌道缺乏調整的彈性,是有問題的做法。

另一方面,在水環境建設、綠能建設兩部分,前瞻計畫也缺乏充分評估。潘正正表示,台灣水資源當前最大問題是「漏水」、水資源流失的問題,但前瞻計畫完全沒提及如何解決水資源流失問題,也沒有盤點如何有效利用目前的水資源,如何做到節水、達到用水零成長,反而花大筆的經費,在河川美化及興建大型水利建設,將造成許多資源浪費在沒必要的建設上,並對環境帶來負面影響。

在綠能建設方面,潘正正說,前瞻計畫完全沒說明,政府如何達成「2025年綠能發電占比20%」此目標的具體路徑,計畫也缺乏具體時程,而在能源問題方面,目前最重要的問題是怎麼做到用電零成長,但前瞻計畫中亦沒有任何經費投入節能。

大型軌道建設惡化浮濫徵收 城鄉建設缺乏參與機制

反南鐵東移全線自救聯合會會長陳致曉表示,從台南鐵路地下化東移等案的經驗顯示,政府在推動大型軌道建設時,考量的不只交通問題,地方政府為了籌措「自籌款」,往往透過浮濫徵收的方式掠奪土地利益,而未經充分評估,就急上路的軌道建設,未來更可能持續虧損,惡化政府以土地掠奪彌補地方財政困難的惡性循環。他說,民團估計在前瞻計畫的軌道計畫下,可能受到迫遷的居民高達11萬人。

台大城鄉所教授黃麗玲則批評,前瞻計畫中的城鄉建設經費,大多數花在停車場、道路、產業園區等傳統建設上,文化、社區發展等只占少數的經費,且整體計畫內容缺乏民眾參與機制,與民間團體重視的社區營造、審議民主等理念矛盾。

誰的「前瞻」? 被忽略的老年與青年問題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王基瑋表示,前瞻計畫8千8百億中,完全沒有處理目前最迫切的長照問題,且民進黨上台後,將選前承諾的每年300億長照經費砍到剩177億,連前瞻計畫經費的3%都不到,而民進黨政府目前仍然無法解決長照財源的問題,僅用遺贈稅、菸稅等不穩定的機會稅敷衍社會質疑,即便加入這些經費,長照財源仍是遠遠不足。

王基瑋說,政府說沒錢投入長照,卻有8千8百億拿去做備受質疑的建設,顯示民進黨根本沒有真正要解決長照問題,還是把照顧責任丟給家庭與被剝削的移工承擔。

高教工會青年行動委員會蘇子軒則表示,青年目前最大的問題是薪資過低、學費負擔過重、買不起房,也養不起小孩,而前瞻計畫非但沒有任何解決青年貧窮的內容,反而徒增8千8百億的債務在青年身上,使青年的未來更加惡化。

立法院內,國民黨占領主席台,與民進黨立委對峙,會議難以進行。(攝影:林靖豪)

 

前瞻計畫審查會議現場吵成一團,國發會主委陳添枝、交通部長賀陳旦等政院官員只能坐在台下等待。(攝影:林靖豪)

 

前瞻爭議持續延燒,今(5/9)經濟民主連合等14個民團及政治大學地政系教授徐世榮等20多位學者正式展開兩階段的「民間審議前瞻計畫」行動,預計在五、六月針對政院前瞻基礎建設特別條例,起草「民間版基礎建設條例」草案,並於民間草案完成後,針對前瞻計畫中爭議性項目,進行民間審查。

經濟民主連合發言人許博任表示,行政院現行前瞻計畫缺漏太多, 例如沒有「前瞻」標準、計畫內容良莠不期、劣幣綁架良幣等,行政院也不願表明重擬條例的計畫、想法,造成國會空轉。他說,既然政府不做,民間自己來做,民間發起審議前瞻計畫行動、民間版基礎建設條例草案,希望能起到槓桿作用,改變現有前瞻計畫的內容。

徐世榮表示,依他過去幫助受迫遷者經驗,往往計畫到內政部都委會、土徵小組審議時,交通部或目的事業主管機關都拿著「尚方寶劍」,表示計畫行政院已核定、預算已框列,所以一定要執行,無視本來應公正審議的環境保護計畫、土地使用計畫,「國家重大建設計劃,都是先射箭,再畫靶 」。

而此次的前瞻計畫也是如此,徐世榮說,過往國民黨的作法,民進黨政府上台後,沒有任何改變,還是依循同一套威權統治模式,可預料未來一定有很多土地徵收、強制迫遷,這是絕對無法接受的, 所以現在就應該站出來,不然等計畫走到最末端才抗爭,那時已經太慢了。

另外針對前瞻計畫,行政院政委唐鳳7日在網路上公布「前瞻計畫Q&A」,對此台灣大學國發所教授劉靜怡批評,唐鳳寫的Q&A中,很多問題都避重就輕,或只是證實民間批評,例如前瞻基礎建設是怎麼出來的、到底做了什麼評估等,在Q&A中都看不到。她說,前瞻計畫的成本效益分析只有兩頁,唐鳳表示這只是摘要,以後會有詳細計畫,「為何你可以用摘要,說服立院要給你這麼多的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