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聖節抓鬼 松菸居民30日遊行

護樹團體呼籲市民共同參與遊行,表達反對大巨蛋的心聲(攝影:侯百千)

焦點事件記者侯百千報導

前情提要

遠雄再擺爛怎麼辦? 大巨蛋報告 柯不提解約,就是不提

柯文哲率市府團隊至議會進行專案報告(攝影:梁家瑋)。

焦點事件記者梁家瑋報導

距9月8日北市府與遠雄「暫緩解約」已1個半月,這段時間遠雄在大巨蛋案上毫無進度,今日(10/24),市長柯文哲至市議會進行專案報告,表示將要求遠雄儘速送件、完成建照變更,決口不再提解約,多位議員批評柯文哲只會等遠雄送件,無法要求遠雄時程,也不願解約,根本被遠雄看破手腳;松菸護樹志工團、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等民團則是預計10月30日下午兩點舉辦追鬼大遊行,向市府傳達台北市「不拆巨蛋就完蛋」。

重要必讀

為什麼大巨蛋是個「弊案」?

焦點事件記者孫窮理報導

昨天(1/17),傳出台北市體育局局長楊忠和辭職的消息,若此事成真,楊忠和將成為就任一個月不到的柯市府第一個去職的局長。這麼短的時間裡,大巨蛋與世大運的議題浮上檯面,柯文哲知道了什麼關於的這個新局長什麼事情,這我們不知道,這與曾經擔任大巨蛋民間甄審委員的楊忠和,在疑雲重重的大巨蛋甄審過程中,經歷過什麼事有無關係,我們也不知道;不過,大巨蛋這顆「未爆蛋」,的確已是柯團隊嚴格的考驗。 大巨蛋甄審過程有什麼問題?我們在這裡做一些整理。

依陳錦賜資金往來明細,雖發現95(2006)年5月間有290萬現金存入等情,業經法務部調查局台北市調查處調查明確,然因現金來源難以追查,在無其他事證下,無法遽認跟筆款項係屬不法所得…

這是2012年1月25號,台北地檢署覆松菸巨蛋催生聯盟以及律師函裡的文字,檢察官簽結了環團檢舉的「弊案」,事情到此為止。 

甄審委員帳戶的290萬…

「我們去查資料,發現17個甄審委員裡,陳錦賜的問題最大,所以要檢警去查,沒想到一查就中…」與遠雄交手近10年的松菸巨蛋催生聯盟游藝說。

陳錦賜是前任文化大學環境設計學院院長,台北大巨蛋甄審委員。 網路上找找「陳錦賜」三個字,除了建築、文化大學之外,就是一堆的「弊案」。桃園機場第一航廈防水工程、新竹市眷村改建統包工程、台南市警政大樓新建工程…個個都看到這個名字。

「地檢署的意思是說,帳戶裡確實有錢進去,但這些錢從那裡來,不知道」游藝說,不過,錢從哪裡來,不是他們該去知道的嗎?抱著一大堆的資料,2014年6月6號,游藝和松菸居民、護樹志工、學生,來到因為揭發桃園合宜住宅弊案,造成遠雄負責人趙藤雄聲押,最近聲名大譟的廉政署。

兩年前簽結的舊案子,廉政署辦不辦?肅貪組專門委員馮俊雷下樓來,接了陳情,把游藝等幾個人迎上去做筆錄,「有新事證的話,我們就可以辦」,當然,不過有沒有新事證,得看廉政署有沒有積極的動作了。

與遠雄交戰近10年,游藝帶著厚厚的資料,來到廉政署,肅貪組專門委員馮俊雷接下陳情書,請松菸公園催生聯盟的人入內說明、製作筆錄,但巨蛋的許多疑點,就看廉政署如何來查了(攝影:孫窮理)。

大巨蛋開發案到開工之前,從「甄審與得標」,然後是「新協力團隊審核」,最後,是進入郝市府之後的「都審、環評、取得建照」,可以分成三個階段,遠雄可說是「關關難過關關過」,取得了極為有利,反過來說,對市府來說極為不利的條件。 「對於我來說,大巨蛋就是個『弊案』」游藝說。

重要訊息,只有遠雄知道

2003年12月3號,「臺北文化體育園區-大型室內體育館開發計畫案甄審委員會」召開第一次會議,17位委員,當中有7位市府的官員(府內委員),文建會主委的邱坤良,以及9名學者(府外委員)。

一開始的疑點發生在遠雄得標的過程,2004年4月14日,遠雄的協力者建築師劉培森去函詢問市府關於「樓地板面積」的定義。「在招標的『申請須知』上,規定大巨蛋的量體,開發上限是9萬6千坪,扣掉大巨蛋本身的3萬5千坪,還剩下6萬1千坪,而這是不是包括了地下停車場、機電設備在內?」,游藝解釋「如果6萬1千不包含這些設備,只剩下3萬多坪…」。

BOT的邏輯是,大巨蛋本身賺不了錢,廠商取得經營權的目的,是透過週邊的商業設施,商場、旅館來賺錢,所以,可以蓋的面積是多少,當然是重點。

對劉培森的疑問,市政府回答他,開發上限指的是「法定容積」,也就是不包括停車場、機電設備,6萬1千坪,全部可以拿來做週邊商業設施,而對於另外一家有意投標的廠商,則隱匿了這個資訊,「如果週邊設施只有3萬多坪,那這個案子也沒有什麼搞頭,這麼重要的訊息,市府在對不同的廠商,卻採取不同的態度」,游藝認為,這造成最後只有一家廠商,也就是遠雄投標,而且在沒有競爭者的情形下,遠雄以經營50年「零權利金」如此優渥的條件,拿下了標案。 2004年5月17號,第二次甄審會確定遠雄得標,接著一連串密室協商,修改契約的動作開始了。

契約一面倒,巨蛋前途難卜

「像是不可出租或轉讓的條文被拿掉了」,游藝解釋,「一般商場,經營者向攤商抽成,與攤商共同分享利潤、承擔風險,但是如果是收租金,則是由攤商完全承擔風險,拿掉這個條款之後,遠雄可以把週邊商業設施全部或一部分租出去,獲取更高的利潤」,另外,「週邊設施的盈餘要拿來貼補大巨蛋的營運這個條款也拿掉了」,如此,使大巨蛋的未來陷入危機。

「大巨蛋本來不賺錢,一旦週邊設施的營利不拿來補貼它的運作,BOT綁住賺錢的週邊設施,維持大巨蛋運作的精神就消失了,遠雄大可以把大巨蛋放在那裡讓它爛掉」,更嚴重的,是契約裡原有的「如果大巨蛋營運不符計畫需求,可以要求遠雄拆屋還地的條款也被拿掉,「這個意思是說」,游藝解釋,「當大巨蛋真的爛掉,市政府也只能由鑑價單位鑑價之後,把整個大巨蛋買回去」。

2004年9月30號,第三次甄審會,9月30號,這些修正的條款被放進了市府與遠雄的契約裡;獲利最大的當然是遠雄,而受害最嚴重的,是管理公共資源的是政府,以及大巨蛋,這座據說是全民期待20年體育場館的未來。 不過,事情並沒有這麼結束,更大的風波跟著來到了。

變更協力廠商引風波

遠雄與協力團隊「竹中工務店(國外)/劉培森建築師事務所(國內)」忽然解約;擁有大巨蛋興建經驗的團隊,為什麼與遠雄鬧翻,這個外人不可得而知,但是後來的「HOK/羅興華」團隊,「只有興建一般體育場館的經驗,所以被質疑能力有問題」游藝說,「不過HOK有一個備受爭議的身分,那就是它就是市府委託規劃評估大巨蛋BOT案可行性(2002年)的廠商,在那個時候,HOK和市府之間的契約都還存在」,規劃評估者過一道旋轉門,變成得標者,「這裡面當然有利益迴避的問題」,游藝強調。

當然,問題擺在那裡,甄審會不會看不到,2004年11月25號,第四次甄審會,遠雄提出了「變更協力廠商」的申請;2005年1月3號、5月23號,第四、第五次甄審會,要求更換的協力廠商「不得低於原有協力廠商之資格」,要求補件再審;到了2005年7月5號,第七次甄審會,扣除沒有參與投票的主席,甄審會以9:7,否決了遠雄變更協力廠商的申請。

大費周章拿到那麼好的契約,遠雄這時面臨失去大巨蛋的威脅,於是向行政院提出訴願,而行政院裁定撤銷了甄審會的決定,要求重審,當時行政院中,主導駁回裁定的工程會主委,正是在之後(2007/5/30)協調出「樂生530方案」埋下今天走山危機的吳澤成。

甄審會的態度,發生鬆動,但是這時行政院卻跳出來力挺,2005年12月12號,根據監察院的調查,甄審委員中的三位:曹壽民、吳光庭、陳錦賜與遠雄負責人趙藤雄吃飯,但這並沒有改變甄審委員的意志,2006年1月9號,第七次甄審會延續會議,仍決議維持原決定,2006年2月21號,曹壽民、吳光庭、陳錦賜等三名甄審委員再度被發現跟趙藤雄吃飯。 遠雄再向行政院提訴願,5月2號,行政院也再度撤銷了這第二次的決定;這個時候,陳錦賜的帳戶,出現了290萬的不明資金。

甄審會翻盤

然後,到了2006年6月9號的第八次甄審會。 當天的主席是市府秘書長李述德,之外,有11位委員出席,其中文建會主委邱坤良、北縣副縣長陳威仁,以及北市都發局長許志堅都沒有出席,民間委員中則只有劉田修與被查到有不明資金往來的陳錦賜沒有出席。扣掉不投票的主席李述德,官民委員(假設文建會、北縣委員都算官方委員)的比例是4:7。

第七次甄審會否決變更協力廠商時的投票比數是7:9,這剛好是官方和民間委員的比數,我們很容易假設所有官方委員(傾向跟遠雄維持合約)都投下贊成變更,所有民間委員都反對變更;而這個假設如果大致正確,第八次甄審會的這個官民比例,看起來對遠雄是不利的,但是,最後竟以9:2這個懸殊的比例,通過了變更案。

最後,大巨蛋實際通過的總開發面積擴張到了14萬9千多坪,大巨蛋營運後,市政府只有在「不堪使用,或需求,無法達成本計劃營運之目的時」才可以要求遠雄移除,但是大巨蛋是照著市府的先期評估規劃的,遠雄「只是」把它的商業設施量體變大而已,這種情況下,要怎麼說「無法達成計畫目的」呢?

「除非是除非大巨蛋垮掉,商場爛掉吧」游藝說,除此之外,在市府與遠雄的契約裡,市府永遠都只有鑒價購回的份,這種「保證收購條款」使得遠雄在大巨蛋賺錢時,可以收回利潤,不賺錢,則由市府買單購回,變成一個由市府吸收成本,穩賺不賠的生意。 簽下這種讓全體市民買單的契約,甄審委員審完了走人,沒有後續的責任,而在這個過程裡,前後態度落差極大的這些「民間委員」,扮演極為關鍵的角色,而作為當時「民間委員」成員之一的楊忠和,竟可以在9年後,於柯市府謀官,已是奇談,現在如果是因為這些疑問,拍拍屁股走人,也可算是「全身而退」,而大巨蛋的疑雲,依然無解。

面對大巨蛋,柯文哲該做什麼事,逼走(如果是這樣的話…)一個有問題的局長,是不是就夠了呢?這個問題,等著大家向柯市府提出。而問題的答案是什麼,恐怕柯市長得想清楚了。

遠雄在2011年6月拿到建照後,大巨蛋開工,柯文哲上任後,發現未按原設計圖施工,勒令停工。若要復工,須以新設計圖申請建照變更,建照變更有三關,台灣建築中心的防火避難審查、北市府的環評及都市設計審議,三關通過後才能完成變更程序,北市府6月8日要求遠雄三個月內完成變更,否則終止契約。遠雄三關的申請文件都尚未送出,僅是到期前一日(9/7),承諾將依法定程序完成建照變更,北市府即暫緩解約程序。

從9月8日到現在,遠雄完全沒有在三關中任何一關有絲毫進展,柯文哲在今天專案報告上表示,現在就等遠雄儘速送件至台建中心、希望儘速完成防火避難審查,通過後再送北市府,進行環評跟都市設計審議,會以最快速度協助遠雄評定完畢;至於之前提過的解約,今天柯文哲絕口不再提。

這份報告引起議員大力批評,議員汪志冰以「命運交響曲」諷刺柯文哲,說大巨蛋唯一新進度只有遠雄告都發局局長林洲民,其他完全沒有動,柯文哲就只會「等等等等」;議員王威中表示,議會已經很退讓,只要市府要求遠雄提出具體時程表,但現在遠雄完全沒承諾何時送件,何時完成環評、都審、建照變更,議會只要時間出來,但市府居然連這點都無法承諾。

事實上,市府不是完全沒跟遠雄談審查時程,議員童仲彥指出,市府原本跟遠雄談10月26日完成防火避難審查的第一、第二階段,11月15日完成第三跟第四階段,但遠雄卻反悔,甚至副總蔡宗易跳船,轉任力麗集團董座,使得時程整個跳票;柯文哲回應,因為之前都是蔡宗易在跟市府談,他跳槽,市府也很錯愕,時程需重新確定。對此,議員高嘉瑜痛批,之前市府答應1個月給議員進度表,結果蔡宗易走了就一切要重來,「一家公司由蔡宗易決定所有事情嗎?」

議員顏若芳質疑,柯文哲專案報告「只聽到無限延期,不終止合約,不拆蛋」,又說等待遠雄送件,若遠雄一直不送件,市府該如何因應? 顏若芳希望柯文哲承諾,若到12月底遠雄仍不送件,就解約,柯文哲不願表態,僅表示「談判有戰略重點,不要讓自己陷入談判不利的局面」、「會看整個社會氛圍」,就算顏若芳退而求其次,請柯文哲「朝解約的方向去思考」,但柯文哲表示「社會應該把壓力給遠雄」,仍不願具體回應;議員周柏雅說,每次問大巨蛋未來走向,就算沒特別詢問,至少有30%主張拆蛋,希望市政府解約、拆蛋,拆蛋後做運動公園,開出新的第三條路出來。

民團將「雷神之搥」送給柯文哲(攝影:梁家瑋)。

在柯文哲進議會進行專案報告前,松菸護樹志工團、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等民團在市議會外將畫有森林公園的碗以及上面帶有拆字的「雷神之搥」送給柯文哲,松菸公園催生聯盟召集人游藝說,希望雷神之搥帶給柯文哲足夠勇氣與力量,拆掉黑心弊蛋,不要讓黑心弊蛋繼續存在台北市。他說,新法務局局長袁秀慧過去在廉政委員會負責大巨蛋案,認定大巨蛋是個圖利財團的弊蛋,移送北檢,他呼籲袁秀慧上任後不要推翻過去結果,應繼續追究,台北市民不希望貪腐地標繼續存在於台北市。

民團預計10月30日下午兩點舉辦追鬼大遊行。「不拆巨蛋就完蛋」,游藝呼籲所有台北市民一起站出來,他說,如果台北市民不站出來、繼續保持沉沒,柯文哲柯就會繼續硬幹,將大巨蛋蓋完,到時所有相關影響都是台北市民要承擔的。希望所有在地需民、市民,30日下午一起站出來,告訴柯文哲,台北不需要巨蛋商城,大巨蛋應走向終止合約的道路。

上一次遊行

護樹要公園 千餘群眾高呼「拆蛋」

焦點事件記者孫窮理報導

由護樹團體發動的「拆蛋」遊行,今天(4/25)下午,在大巨蛋工地週邊舉行,千餘群眾途經松菸文創園區、台北市政府、遠雄企業總部及大巨蛋工地,於市政府與遠雄總部前,高舉「拆蛋」手勢,跨過「終結弊蛋」的布條,最後在光復南路上集結,三百六十人排出「解約」字樣,晚間並有舞台表演、短講及攤位。預計活動將進行到晚間十點。

大巨蛋工地旁,光復南路上,三百六十人排出「解約」兩字。

松菸護樹運動八年、而志工為阻擋遠雄於光復南路與忠孝東路的移樹工程,紮營抗爭也屆滿一年,今天的遊行,穿過松菸文創園區、市府轉運站等BOT的公共建設,一一變成百貨公司,而遊行的這一路上,經過新光三越、華納威秀,一棟棟相連的購物區,護樹團體質疑,在台北信義區,最不缺的就是百貨公司,最缺的則是綠地,因此呼籲市府立即與遠雄解約,拆除巨蛋及附屬商業設施,把老樹種回來,將松菸建設為森林公園。

在2009年2月底,松菸園區中最後一棵老樟樹,被移植到文創園區旁邊,至今六年,老樹已是死亡狀態,護樹團體在它身上,掛上「郝龍斌裝置藝術」、「老樟樹之死」的白布條,松菸公園催生聯盟召集人游藝在遊行隊伍經過時,向走過的群眾介紹護樹抗爭的過程,游藝說,原本在園區中的八百多棵樹,現在有兩百多棵暫時「假植」在文創園區旁,準備日後利用。而另外的五六百株,原先被移植到南港的「樹木銀行」,但是游藝說,事實上,這裡根本是「樹木墳場」,移植後,造成這些老樹大量死亡,而現在這些樹木又已都被移植到山豬窟掩埋場的附近。

遊行經過兩個鐘頭,途經市政府、遠雄總部以及大巨蛋,再回到出發點光復南路上,護樹團體召集現場的三百六十名群眾,於大巨蛋工地前,排出「解約」兩個字,目前柯市府的態度,究竟是真的打算停終結大巨蛋,抑或是拿目前的情勢,逼使遠雄釋放出更有利市府的條件,目前仍難以讓人測度,而護樹團體的訴求,則十分清晰,要求「解約」,拆除巨蛋及附屬商業設施,將這裡建設為森林公園,把被移走的樹木種回來。

「郝龍斌的裝置藝術」。(攝影:孫窮理)

松菸公園催生聯盟召集人游藝說明市府移樹過程。(攝影:孫窮理)

遊行經過松菸文創園區前,政府BOT讓松山菸廠也變成百貨公司,BOT政策引發公共建設商業化的問題,已經漸漸引起社會的關注。

市政府前,舉出「拆蛋」的手勢。(攝影:孫窮理)

大巨蛋前。(攝影:孫窮理)

光復南路上排字的行動。(攝影:孫窮理)

光復南路上的晚會。(攝影:孫窮理)

相關文章:

深入了解

為什麼大巨蛋是個「弊案」?

焦點事件記者孫窮理報導

昨天(1/17),傳出台北市體育局局長楊忠和辭職的消息,若此事成真,楊忠和將成為就任一個月不到的柯市府第一個去職的局長。這麼短的時間裡,大巨蛋與世大運的議題浮上檯面,柯文哲知道了什麼關於的這個新局長什麼事情,這我們不知道,這與曾經擔任大巨蛋民間甄審委員的楊忠和,在疑雲重重的大巨蛋甄審過程中,經歷過什麼事有無關係,我們也不知道;不過,大巨蛋這顆「未爆蛋」,的確已是柯團隊嚴格的考驗。 大巨蛋甄審過程有什麼問題?我們在這裡做一些整理。

依陳錦賜資金往來明細,雖發現95(2006)年5月間有290萬現金存入等情,業經法務部調查局台北市調查處調查明確,然因現金來源難以追查,在無其他事證下,無法遽認跟筆款項係屬不法所得…

這是2012年1月25號,台北地檢署覆松菸巨蛋催生聯盟以及律師函裡的文字,檢察官簽結了環團檢舉的「弊案」,事情到此為止。 

甄審委員帳戶的290萬…

「我們去查資料,發現17個甄審委員裡,陳錦賜的問題最大,所以要檢警去查,沒想到一查就中…」與遠雄交手近10年的松菸巨蛋催生聯盟游藝說。

陳錦賜是前任文化大學環境設計學院院長,台北大巨蛋甄審委員。 網路上找找「陳錦賜」三個字,除了建築、文化大學之外,就是一堆的「弊案」。桃園機場第一航廈防水工程、新竹市眷村改建統包工程、台南市警政大樓新建工程…個個都看到這個名字。

「地檢署的意思是說,帳戶裡確實有錢進去,但這些錢從那裡來,不知道」游藝說,不過,錢從哪裡來,不是他們該去知道的嗎?抱著一大堆的資料,2014年6月6號,游藝和松菸居民、護樹志工、學生,來到因為揭發桃園合宜住宅弊案,造成遠雄負責人趙藤雄聲押,最近聲名大譟的廉政署。

兩年前簽結的舊案子,廉政署辦不辦?肅貪組專門委員馮俊雷下樓來,接了陳情,把游藝等幾個人迎上去做筆錄,「有新事證的話,我們就可以辦」,當然,不過有沒有新事證,得看廉政署有沒有積極的動作了。

與遠雄交戰近10年,游藝帶著厚厚的資料,來到廉政署,肅貪組專門委員馮俊雷接下陳情書,請松菸公園催生聯盟的人入內說明、製作筆錄,但巨蛋的許多疑點,就看廉政署如何來查了(攝影:孫窮理)。

大巨蛋開發案到開工之前,從「甄審與得標」,然後是「新協力團隊審核」,最後,是進入郝市府之後的「都審、環評、取得建照」,可以分成三個階段,遠雄可說是「關關難過關關過」,取得了極為有利,反過來說,對市府來說極為不利的條件。 「對於我來說,大巨蛋就是個『弊案』」游藝說。

重要訊息,只有遠雄知道

2003年12月3號,「臺北文化體育園區-大型室內體育館開發計畫案甄審委員會」召開第一次會議,17位委員,當中有7位市府的官員(府內委員),文建會主委的邱坤良,以及9名學者(府外委員)。

一開始的疑點發生在遠雄得標的過程,2004年4月14日,遠雄的協力者建築師劉培森去函詢問市府關於「樓地板面積」的定義。「在招標的『申請須知』上,規定大巨蛋的量體,開發上限是9萬6千坪,扣掉大巨蛋本身的3萬5千坪,還剩下6萬1千坪,而這是不是包括了地下停車場、機電設備在內?」,游藝解釋「如果6萬1千不包含這些設備,只剩下3萬多坪…」。

BOT的邏輯是,大巨蛋本身賺不了錢,廠商取得經營權的目的,是透過週邊的商業設施,商場、旅館來賺錢,所以,可以蓋的面積是多少,當然是重點。

對劉培森的疑問,市政府回答他,開發上限指的是「法定容積」,也就是不包括停車場、機電設備,6萬1千坪,全部可以拿來做週邊商業設施,而對於另外一家有意投標的廠商,則隱匿了這個資訊,「如果週邊設施只有3萬多坪,那這個案子也沒有什麼搞頭,這麼重要的訊息,市府在對不同的廠商,卻採取不同的態度」,游藝認為,這造成最後只有一家廠商,也就是遠雄投標,而且在沒有競爭者的情形下,遠雄以經營50年「零權利金」如此優渥的條件,拿下了標案。 2004年5月17號,第二次甄審會確定遠雄得標,接著一連串密室協商,修改契約的動作開始了。

契約一面倒,巨蛋前途難卜

「像是不可出租或轉讓的條文被拿掉了」,游藝解釋,「一般商場,經營者向攤商抽成,與攤商共同分享利潤、承擔風險,但是如果是收租金,則是由攤商完全承擔風險,拿掉這個條款之後,遠雄可以把週邊商業設施全部或一部分租出去,獲取更高的利潤」,另外,「週邊設施的盈餘要拿來貼補大巨蛋的營運這個條款也拿掉了」,如此,使大巨蛋的未來陷入危機。

「大巨蛋本來不賺錢,一旦週邊設施的營利不拿來補貼它的運作,BOT綁住賺錢的週邊設施,維持大巨蛋運作的精神就消失了,遠雄大可以把大巨蛋放在那裡讓它爛掉」,更嚴重的,是契約裡原有的「如果大巨蛋營運不符計畫需求,可以要求遠雄拆屋還地的條款也被拿掉,「這個意思是說」,游藝解釋,「當大巨蛋真的爛掉,市政府也只能由鑑價單位鑑價之後,把整個大巨蛋買回去」。

2004年9月30號,第三次甄審會,9月30號,這些修正的條款被放進了市府與遠雄的契約裡;獲利最大的當然是遠雄,而受害最嚴重的,是管理公共資源的是政府,以及大巨蛋,這座據說是全民期待20年體育場館的未來。 不過,事情並沒有這麼結束,更大的風波跟著來到了。

變更協力廠商引風波

遠雄與協力團隊「竹中工務店(國外)/劉培森建築師事務所(國內)」忽然解約;擁有大巨蛋興建經驗的團隊,為什麼與遠雄鬧翻,這個外人不可得而知,但是後來的「HOK/羅興華」團隊,「只有興建一般體育場館的經驗,所以被質疑能力有問題」游藝說,「不過HOK有一個備受爭議的身分,那就是它就是市府委託規劃評估大巨蛋BOT案可行性(2002年)的廠商,在那個時候,HOK和市府之間的契約都還存在」,規劃評估者過一道旋轉門,變成得標者,「這裡面當然有利益迴避的問題」,游藝強調。

當然,問題擺在那裡,甄審會不會看不到,2004年11月25號,第四次甄審會,遠雄提出了「變更協力廠商」的申請;2005年1月3號、5月23號,第四、第五次甄審會,要求更換的協力廠商「不得低於原有協力廠商之資格」,要求補件再審;到了2005年7月5號,第七次甄審會,扣除沒有參與投票的主席,甄審會以9:7,否決了遠雄變更協力廠商的申請。

大費周章拿到那麼好的契約,遠雄這時面臨失去大巨蛋的威脅,於是向行政院提出訴願,而行政院裁定撤銷了甄審會的決定,要求重審,當時行政院中,主導駁回裁定的工程會主委,正是在之後(2007/5/30)協調出「樂生530方案」埋下今天走山危機的吳澤成。

甄審會的態度,發生鬆動,但是這時行政院卻跳出來力挺,2005年12月12號,根據監察院的調查,甄審委員中的三位:曹壽民、吳光庭、陳錦賜與遠雄負責人趙藤雄吃飯,但這並沒有改變甄審委員的意志,2006年1月9號,第七次甄審會延續會議,仍決議維持原決定,2006年2月21號,曹壽民、吳光庭、陳錦賜等三名甄審委員再度被發現跟趙藤雄吃飯。 遠雄再向行政院提訴願,5月2號,行政院也再度撤銷了這第二次的決定;這個時候,陳錦賜的帳戶,出現了290萬的不明資金。

甄審會翻盤

然後,到了2006年6月9號的第八次甄審會。 當天的主席是市府秘書長李述德,之外,有11位委員出席,其中文建會主委邱坤良、北縣副縣長陳威仁,以及北市都發局長許志堅都沒有出席,民間委員中則只有劉田修與被查到有不明資金往來的陳錦賜沒有出席。扣掉不投票的主席李述德,官民委員(假設文建會、北縣委員都算官方委員)的比例是4:7。

第七次甄審會否決變更協力廠商時的投票比數是7:9,這剛好是官方和民間委員的比數,我們很容易假設所有官方委員(傾向跟遠雄維持合約)都投下贊成變更,所有民間委員都反對變更;而這個假設如果大致正確,第八次甄審會的這個官民比例,看起來對遠雄是不利的,但是,最後竟以9:2這個懸殊的比例,通過了變更案。

最後,大巨蛋實際通過的總開發面積擴張到了14萬9千多坪,大巨蛋營運後,市政府只有在「不堪使用,或需求,無法達成本計劃營運之目的時」才可以要求遠雄移除,但是大巨蛋是照著市府的先期評估規劃的,遠雄「只是」把它的商業設施量體變大而已,這種情況下,要怎麼說「無法達成計畫目的」呢?

「除非是除非大巨蛋垮掉,商場爛掉吧」游藝說,除此之外,在市府與遠雄的契約裡,市府永遠都只有鑒價購回的份,這種「保證收購條款」使得遠雄在大巨蛋賺錢時,可以收回利潤,不賺錢,則由市府買單購回,變成一個由市府吸收成本,穩賺不賠的生意。 簽下這種讓全體市民買單的契約,甄審委員審完了走人,沒有後續的責任,而在這個過程裡,前後態度落差極大的這些「民間委員」,扮演極為關鍵的角色,而作為當時「民間委員」成員之一的楊忠和,竟可以在9年後,於柯市府謀官,已是奇談,現在如果是因為這些疑問,拍拍屁股走人,也可算是「全身而退」,而大巨蛋的疑雲,依然無解。

面對大巨蛋,柯文哲該做什麼事,逼走(如果是這樣的話…)一個有問題的局長,是不是就夠了呢?這個問題,等著大家向柯市府提出。而問題的答案是什麼,恐怕柯市長得想清楚了。

Missing content.
一年半以前…

今天拆蛋遊行:松菸護樹過去和現在

焦點事件記者孫窮理報導

「拆蛋大遊行」即將在今天(4/25)下午舉行。去年(2014)4月23日,由於遠雄開始移植巨蛋工地週邊光復南路與忠孝東路的行道樹,透過網路號召,各地志工組成松菸護樹志工團,在工地門口紮營,展開長期抗爭。年底,柯文哲當選台北市長,大巨蛋BOT案的諸多弊端,與安全等問題,一一浮上檯面,4月16日,大巨蛋安檢報告出爐,市府提出「拆蛋」或「拆商業設施」兩方案,未來大巨蛋命運還在多方拉扯中,依然難料。

時間拉到更早以前,松山菸廠護樹運動起於2007年,市府與遠雄簽訂大巨蛋契約後,主管松菸園區的教育局開始移植園區內的數百棵老樹,準備移交給遠雄,至2009年2月底,最後一棵老樟樹被移走前,護樹人士發起抱樹抗爭,9月,監察院針對大巨蛋招標爭議與合約問題,提出糾正案,2010年選舉前,市長郝龍斌對大巨蛋態度曖昧。

不過隨著郝龍斌的連任,2011年5月、6月,大巨蛋迅速闖過環評、都審,取得建照,只剩下取得融資契約最後一關,在市府同意遠雄展延取得融資契約期限的情形下,2011年10月30日,松菸公園催生聯盟發動了「搗蛋」遊行(相關報導),不過,最終沒能擋下關關難過關關過的遠雄,大巨蛋終於動工。八年來,松菸護樹運動逼出大巨蛋的諸多問題,也幾乎致其死命,不過,無論如何,這場運動,已經成為都市環境運動的重要指標。

2011年,松菸護樹「不給綠地就搗蛋」遊行。(資料來源:苦勞網,攝影:孫窮理)

動工之後的大巨蛋工程進行得並不順利,原本從2011年6月30日拿到建照起三年,也就是去年的6月30日,應該要完工,之後提出展延181天,到去年的12月28日,但也仍沒有完工。而現在的狀況是,2月17日,市府否決了遠雄再展延工期的申請,3月13日發文,要求「文到起三個月」改善完工,也就是把底限定在6月15日,而遠雄也已經明白表示,6月15完工沒可能(相關報導)。

究竟市府在想什麼?松菸公園催生聯盟召集人游藝說,所謂安檢的兩方案,就是要讓合約繼續進行、只是取得有利談判條件,而根本無視在工程延宕、地層下陷、古蹟損毀的情形下,市府早已經可以解約,以及大巨蛋自始以來違法圖利的事實,對於游藝來說,事情很簡單,重點就是解約,把巨蛋和商業設施都拆掉,樹種回來,把這裡恢復為公園。

雖然如此,游藝對柯文哲本人是抱有期待的,在柯市府上台之後,做到的事情,「主要是資訊的公開」,游藝說,許多過去八年,郝市府任內不願意拿出來的資料,現在曝光了,「要是這些在當時就被看到,大巨蛋不可能作到現在」,游藝說,有些當初只知道是順著遠雄的意思,改了契約,但不知道為什麼改,現在看到資料,讓他們覺得恍然大悟。

「所以,我們也認為,在其他的案子,都需要比照大巨蛋案,把資訊公開、上網」,在對遠雄的這「八年抗戰」裡,游藝認為,應該全面地看到BOT政策的問題,「那麼大的一個案子,我們去找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但是他們說,完全沒有資料」,公工會是BOT法源,《促進民間參與公共建設法》的中央主管機關,而BOT在全國氾濫,多少弊端就從這裡發生,「你一個法在那邊大方便之門,卻完全連個監督機制都沒有」,游藝批評,如此的《促參法》制度,造就了類似大巨蛋的諸多弊端。

從2011年的「搗蛋」遊行,到現在巨蛋的結構已經聳立天際,松菸護樹運動再發動「拆蛋」遊行,「現在馬英九做過的事情,已經差不多了解了,接下來,我們還要再追究郝龍斌的問題」,不僅僅是要球拆蛋,游藝更要對松菸弊案繼續追下去,而松菸護樹運動,也早已不再是大巨蛋一個個案的抗爭,松菸老樹被斷根,但護樹護樹運動,卻枝繁葉茂,蓊鬱蒼翠處,庇蔭了更多新力量的發生。

關於大巨蛋弊案,請參閱2015/01/19 焦點報導 〈為什麼大巨蛋是個「弊案」?

大巨蛋工程與棉林移植威脅的國父紀念館前楓香。(攝影:孫窮理)今天下午的遊行路線圖,遊行從2:00開始,並有攤位及晚會表演。(圖片來源:松菸護樹志工團)

2014年11月,柯文哲當選台北市長,12月上任;去年(2015)4月25日,松菸居民動員千人,舉行「拆蛋」遊行,訴求市府與遠雄解約,1年半後,柯市府對大巨蛋問題態度數度改變,目前已絕口不提解約;松菸護樹志工團、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等團體,本週日(10/30)將再發起「萬聖節抓鬼」大遊行,一樣的訴求,一樣期待「松菸森林公園」的誕生。

2個月以來,遠雄在大巨蛋案上,並沒有實質改善,市府不與其解約,松菸護樹志工團陳家民控訴柯市府根本是看到財團就轉彎,並質疑大巨蛋案問題叢生,市府與契約條文根本無法監督箝制遠雄,使其仍然能為所欲為,市府完全沒辦法、「市民形同被遠雄綁架」;陳家民說,先前柯市府說,若要解約就要觀看「社會氛圍」,而舉辦遊行的原由是為了讓居民出來表達不要大巨蛋的心聲。

陳家民表示,5年前環團就辦過一樣的遊行,訴求內容與今相差無異,但差別是當時大巨蛋僅在整地階段,而當時的台北市長郝龍斌一昧蠻幹,難道柯文哲也要步上後塵?環保團體呼籲柯市府不要一昧為財團護航,盡速與遠雄解約,並且重建松菸森林公園「還給市民一個健康都市的想像」。

陳家民同時呼籲台北市議員能夠參與遊行,並共同連署提案要求柯市府與遠雄解約,認為現在唯一只有市議會可以箝制柯市府,大巨蛋案需要市議員聯合抵制。環保團體並在記者會後前往市議會送邀請函給市議員,希望市議員關注參加。陳家民在記者會結尾時再次呼籲市民不要再保持沉默,因為這可能將是大巨蛋案的最後一役,刻不容緩。

「萬聖節抓鬼」遊行將在30日下午2點開始,行經台北市政府、遠雄總部,最後到松菸巨蛋,聯盟邀請市民一起參與。

2011年,同樣在萬聖節前後的「不給綠地就搗蛋」遊行(攝影:孫窮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