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出國條款」廢了 移工雀躍 仲介跳腳

《就服法》修法通過,移工雀躍。(攝影:侯百千)。

在今天的院會中,沒有太大阻礙,引發移工團體和仲介業者激辯的《就服法》第52條「廢除3年款」修正案,就獲得通過,立法院長蘇嘉全敲下議事鎚(攝影:陳品存)。

焦點事件記者侯百千報導

今日(10/21)《就業服務法》第52條修正案在立法院三讀通過,刪除移工在台灣每工作3年,必須出境一次的規定,未來移工得以不需每3年再被抽取一次高額的仲介費。而立法院門口,移工團體與仲介團體則是相互叫陣;仲介業者將矛頭指向勞動部長郭芳煜,認為其應為修法結果負責。雙方在警方人牆的阻隔下,沒有直接的接觸,也沒有更進一步的衝突。直到早上10點,立院內傳出修法順利三讀通過的消息時,移工與勞工團體歡聲雷動,相當雀躍。

你知道嗎?

三年出國條款 仲介和勞團在吵什麼?

「3年條款」被移工團體認為,是仲介獲取暴利,對移工「剝皮」的主要原因(攝影:孫窮理,於1002移工「反剝皮」遊行)。

今天(10/02)移工團體舉行大遊行,要求儘速通過《就業服務法》第52條修正案,終結「3年出國條款」,認為這是造成仲介對移工「剝皮」的重要原因,而仲介團體則在網路上放話,與移工團體交鋒,9月29日,移工團體並向仲介下「戰帖」要求辯論,仲介雖在媒體上說願意接受辯論,但目前沒有再有具體回應,無論這場辯論未來是否成行,我們先整理兩者間的重要爭點,希望幫助大家更加了解此一議題。

焦點事件記者梁家瑋整理

《就業服務法》第52條條文修正草案,除移工在台工作滿3年後,如雇主想續聘,外勞無須離台再返台,也增列「移工返鄉條款」,明訂若移工請假返鄉, 雇主應同意,請假方式、日數、配套等由勞動部訂定。依勞動部現行說帖,返鄉假由勞雇協議,返鄉期間空窗期則會安排配套,家事服務部分,雇主可聘居家服務員。

移工團體表示,「三年出國一日」規定,原定宗旨是為了不讓藍領移工規化為台灣人,但《移民法》已規定,不管工作多久,藍領移工皆無法歸化,所以當初制定此法條之條件已不存在。現行法條唯一功用,就是讓國外仲介每3年都可收取移工高額仲介費,移工每次來台都需繳8至15萬仲介費,來台後至少1年到1年半在還債,因還債時間長,導致很多移工撐不了3年就逃跑。

一、外勞三年後假期

仲介批評,立委及移工團體表示修法能減少因移工回國而無法提供服務的「空窗期」,但修法後,3年期滿提供21天探親假,外加7天特休,外勞有35天有薪假,再加上來回機票,每位雇主3年會增加2到3萬預算,60萬外勞估算每三年雇主失血120億,且「空窗期」問題仍然存在。

移工團體表示,法律並未規定21天探親假,而是由雇主跟移工協議,7天特休則是滿3年勞工都有的,而返鄉機票則都是移工自己出錢的;至於空窗期問題,移工團體認為移工出境要重辦入境手續,最長可達3個月,才真正造成空窗期。

二、工作12年影響

仲介指出,外勞免3年出國,等於直接留台12年,不但可任意轉換雇主,搶走本勞工作機會,還會與本勞享有同樣權益,如勞健保、勞退、婚假、產假等,增加雇主負擔,且會加速年金破產。

移工團體表示,刪除「滿3年出國」,移工仍不能任意轉換雇主,也不是一進入台灣就可待12年,若移工不適任、在轉換雇主期限內找到新老闆,就必須返國。

三、修法壞的影響

仲介表示,修法通過後,壞的外勞出不去,且可能造成國外仲介把「最不好的工派到台灣」。另外,修法後要求提前2個月告知是否續聘,若不續聘,外勞一定逃跑,到時將造成台灣到處都是逃跑外勞,大量外勞逃跑後在台生子,絕對是大災難。

移工團體則表示,移工之所以逃跑,主因是每3年都要繳一次鉅額仲介費,「3年條款」就是導致移工逃跑的主因。

四、剝皮

目前移工來台前,需付一筆仲介費給母國仲介,到台灣後再由雇主繳納服務費給台灣仲介,有些雇主全額繳納服務費,也有許多雇主由移工薪資中扣除。移工團體表示,移工3年都需繳8到15萬仲介費,等於3年就要剝皮一次。

仲介表示,移工仲介費並未如移工團體所說的這麼高,菲律賓約2.5萬、泰國5萬、越南約6萬、印尼則為7.5萬,且這筆錢主要繳給國外仲介,國內仲介僅收每個月1、2千服務費、維持營運管理,通過法案對國內仲介影響不大,但3年出國一次的仲介費是輸出國仲介主要利潤來源,若沒仲介費可收,可能嚴重影響菲律賓、越南與印尼等國仲介輸出移工的意願,最終導致移工來源短缺。

移工團體則表示,目前新加坡、香港、中東、歐美等地區都沒有3年出國一次規定,也沒有移工來源短約的問題。

前情提要

三年免出國 修法別再拖 三千移工上街「反剝皮」

參與遊行的移工手執象徵仲介剝皮的「人皮」道具,自己裝扮成殭屍(攝影:孫窮理)。

焦點事件記者孫窮理報導

你知道嗎?

三年出國條款 仲介和勞團在吵什麼?

「3年條款」被移工團體認為,是仲介獲取暴利,對移工「剝皮」的主要原因(攝影:孫窮理,於1002移工「反剝皮」遊行)。

今天(10/02)移工團體舉行大遊行,要求儘速通過《就業服務法》第52條修正案,終結「3年出國條款」,認為這是造成仲介對移工「剝皮」的重要原因,而仲介團體則在網路上放話,與移工團體交鋒,9月29日,移工團體並向仲介下「戰帖」要求辯論,仲介雖在媒體上說願意接受辯論,但目前沒有再有具體回應,無論這場辯論未來是否成行,我們先整理兩者間的重要爭點,希望幫助大家更加了解此一議題。

焦點事件記者梁家瑋整理

《就業服務法》第52條條文修正草案,除移工在台工作滿3年後,如雇主想續聘,外勞無須離台再返台,也增列「移工返鄉條款」,明訂若移工請假返鄉, 雇主應同意,請假方式、日數、配套等由勞動部訂定。依勞動部現行說帖,返鄉假由勞雇協議,返鄉期間空窗期則會安排配套,家事服務部分,雇主可聘居家服務員。

移工團體表示,「三年出國一日」規定,原定宗旨是為了不讓藍領移工規化為台灣人,但《移民法》已規定,不管工作多久,藍領移工皆無法歸化,所以當初制定此法條之條件已不存在。現行法條唯一功用,就是讓國外仲介每3年都可收取移工高額仲介費,移工每次來台都需繳8至15萬仲介費,來台後至少1年到1年半在還債,因還債時間長,導致很多移工撐不了3年就逃跑。

一、外勞三年後假期

仲介批評,立委及移工團體表示修法能減少因移工回國而無法提供服務的「空窗期」,但修法後,3年期滿提供21天探親假,外加7天特休,外勞有35天有薪假,再加上來回機票,每位雇主3年會增加2到3萬預算,60萬外勞估算每三年雇主失血120億,且「空窗期」問題仍然存在。

移工團體表示,法律並未規定21天探親假,而是由雇主跟移工協議,7天特休則是滿3年勞工都有的,而返鄉機票則都是移工自己出錢的;至於空窗期問題,移工團體認為移工出境要重辦入境手續,最長可達3個月,才真正造成空窗期。

二、工作12年影響

仲介指出,外勞免3年出國,等於直接留台12年,不但可任意轉換雇主,搶走本勞工作機會,還會與本勞享有同樣權益,如勞健保、勞退、婚假、產假等,增加雇主負擔,且會加速年金破產。

移工團體表示,刪除「滿3年出國」,移工仍不能任意轉換雇主,也不是一進入台灣就可待12年,若移工不適任、在轉換雇主期限內找到新老闆,就必須返國。

三、修法壞的影響

仲介表示,修法通過後,壞的外勞出不去,且可能造成國外仲介把「最不好的工派到台灣」。另外,修法後要求提前2個月告知是否續聘,若不續聘,外勞一定逃跑,到時將造成台灣到處都是逃跑外勞,大量外勞逃跑後在台生子,絕對是大災難。

移工團體則表示,移工之所以逃跑,主因是每3年都要繳一次鉅額仲介費,「3年條款」就是導致移工逃跑的主因。

四、剝皮

目前移工來台前,需付一筆仲介費給母國仲介,到台灣後再由雇主繳納服務費給台灣仲介,有些雇主全額繳納服務費,也有許多雇主由移工薪資中扣除。移工團體表示,移工3年都需繳8到15萬仲介費,等於3年就要剝皮一次。

仲介表示,移工仲介費並未如移工團體所說的這麼高,菲律賓約2.5萬、泰國5萬、越南約6萬、印尼則為7.5萬,且這筆錢主要繳給國外仲介,國內仲介僅收每個月1、2千服務費、維持營運管理,通過法案對國內仲介影響不大,但3年出國一次的仲介費是輸出國仲介主要利潤來源,若沒仲介費可收,可能嚴重影響菲律賓、越南與印尼等國仲介輸出移工的意願,最終導致移工來源短缺。

移工團體則表示,目前新加坡、香港、中東、歐美等地區都沒有3年出國一次規定,也沒有移工來源短約的問題。

《就業服務法》第52條,移工每3年需出國1次條款是否廢除,仲介與移工團體爭辯不休,立法院修法也陷於停滯;今天(10/02),3千餘移工發動「反剝皮」大遊行,要求廢除「出國條款」,立院國民黨與時代力量黨團出面簽署同意書,支持修法,民進黨與親民黨團雖然在移工團體私下拜會時表示支持,但今天並未出面簽署同意書。

今天台北市艷陽高照,「出國條款」又影響巨大,遊行吸引超過3千移工參與,為歷年移工遊行所少見,遊行隊伍從民進黨中央黨部出發後,經台北車站、抵重慶南路北市人力仲介商業同業公會,向抵制修法的仲介抗議,隊伍接著再經凱道總統府前,來到終點立法院。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研究員莊舒晴說,「出國條款」在立院上個會期已經完成一讀,移工團體在拜訪民、國、親、時力等4個黨團時,都得到「支持修法」的承諾,而尤其是現在執政、於國會取得絕對多數的民進黨,如果真心想要修法,就讓法案在這個會期通過二、三讀,不要像現在,民代表態支持,但行政院卻不積極推動,莊舒晴批判,如此根本是在「打假球」;他強調,爭取廢除「出國條款」,不僅僅是在爭移工的利益,而是減少移工剝削的第一步。

患有罕見疾病繳腦萎縮症、需要24小時看護的小濟,回應近日的爭議,仲介強調廢除「出國條款」將難以淘汰不適合的移工,小濟說,自己需要照顧15年,換過5個外籍看護工,他們有好有壞,如果仲介真的在乎移工與雇主間的配合,那過去在雇主發現不適合的時候,為什麼不積極出面媒合?小濟說,移工3年出國,對於已經習慣依賴照顧的家庭來說,非常痛苦,政府的支援,又不及於已聘僱外勞者,造成非常大的不便。

同時,小濟也代表「殘障者權益促進會」、「手天使」及「殘酷兒」3個團體,強調「人權比利益優先」,如果仲介「為了自己的利益剝削弱勢」,他們一定站出來反對。

9月29日,移工團體曾遞戰帖,要求仲介辯論,在接受媒體訪問時,仲介公會層表達願意辯論的態度,不過莊舒晴說,目前對於辯論事宜,仲介方面並未再有進一步回應,移工團體強調,每個人每3出國1次,仲介就會收取8到15萬不等的一筆仲介費,對移工來說,是難以承受的負擔,對仲介來說,則是巨大的利益,因此今天的遊行以「反剝皮」為主題,反對這種剝削移工、獲取暴利的「剝皮」行徑。

遊行最後,立法院前舞台上,越南移工的表演(攝影:宋小海)。

裝扮成殭屍的移工(攝影:宋小海)。

遊行在簡陋的鑼鼓節奏中前進(攝影:孫窮理)。

隨著舞台的表演起舞(攝影:孫窮理)。

遊行最後,被披在立法院大門上的人皮道具(攝影:孫窮理)。

 

但仲介團體相當不滿,在現場跳腳,桃園市就業服務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黃杲傑表示,刪除3年必須離境的規定,無心工作的移工將滯留於台灣的安置中心,因為總額限制的關係,其他移工無法入境,將損害雇主權益,而患者將無人照顧。仲介並將矛頭指向勞動部長郭芳煜,仲介團體認為,未來外籍移工若在台灣逃跑,對本國勞工權益亦會造成損害,政府沒有配套措施,就貿然修法,認為其必須為修法結果損害雇主權益負責下台。

仲介業者呂理唐表示,若刪除3年必須出境一次的規定,未來雇主若不與移工續約,就必須提前通知,如此一來移工可能會有怠工甚至有逃跑的情形發生;呂理唐說,過去移工若與雇主發生爭議,雇主可以在3年移工離境時不需通知就予以解聘,而未來修法後移工與雇主發生爭議還得送交勞動機關調解,修法根本是徒生勞資對立,「未來大家就都等著看」。

國際勞工協會代表陳容柔則駁斥,3年必須出境一次的規定,不僅讓移工每三年必須再被收取一次高額仲介費「扒皮」,對於雇主來說,也得自行負擔其空窗期的負擔;而修法後關係良好雇主可以直接續約,移工也可以免再遭受扒皮,對於勞雇雙方是雙贏;而關於勞資爭議,陳容柔表示,勞資爭議是在雇主有違法前提下,才得以進行,移工並沒有辦法因為不被續約的理由提起程序,找不到工作就得回國。

陳容柔說,安置中心的設立目的,是讓移工受到性侵、人口販運或是各種不當對待時得以安置,並不會發生仲介團體所說的「大量滯留」,也不會讓安置中心「得利」。陳容柔說,若如仲介團體所說,移工等人權團體抗爭是因為要讓安置中心等相關人士收取補助金,那全台2分之1的安置中心都是仲介經營,是不是也是為了「謀利」?

而在這次修法結果的影響之下,不僅外籍移工未來不需再3年一次強制出境,未來每三年也會有21天的返鄉假,對於移工權益的提升也更進了一步。移工團體表示,這次雖然取得階段勝利,之後還是會關注相關法令與配套修法,移工權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就服法修法通過,移工與勞工團體相擁慶祝。(攝影:侯百千)。

仲介團體隔著警方人牆向移工團體抗議。(攝影:侯百千)。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