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事件2019年募款進度條

焦點事件2019年募款進度條更新:2019/2/20 pm9:00
 
2019年新增月定捐×12個月
 
2019年單筆捐款

 
 
20.57%

129,264

170,444

進度:299,708

目標:1,457,272



華航罷工 斷頭台開鍘? 桃勞動局:不會!

2016/06/13

531遊行後,華航空服員積極備戰,目前正在進行罷工投票。(攝影:孫窮理,於531遊行)

焦點事件記者孫窮理報導

你知道嗎?
為什麼強制仲裁被稱作「罷工斷頭台」?
為什麼強制仲裁被稱作「罷工斷頭台」?
根據勞資爭議處理法第35條第4項:「調整事項之勞資爭議經調解不成立者,直轄市或縣(市)主管機關認有影響公眾生活及利益情節重大,或應目的事業主管機關之請求,得依職權交付仲裁,並通知雙方當事人」。而在仲裁後,不管勞資雙方,都需停止一切爭議行為,包含合法罷工。這讓強制仲裁素有「罷工斷頭臺」之稱,從過去遠化與基客的例子都可看出強制仲裁對勞工抗爭的壓制性。
閱讀全文:
台灣法律中解決勞資爭議的三種手段:調解、仲裁、裁決
台灣法律中解決勞資爭議的三種手段:調解、仲裁、裁決
我國《勞資爭議處理法》規定了三種爭議解決方式:調解、仲裁、裁決。前兩者屬於訴訟外紛爭解決(Alternative Dispute Resolution,簡稱ADR),係處理勞資爭議(權利事項與調整事項)的程序;後者則是專指不當勞動行為的處理機制。
閱讀全文:
前情提要

目前華航要專心對付空服員罷工,已分別與機師達成協議,並以開除幹部、撤銷牌照的方式,打壓修護工廠工會。

2016/06/028月底前還假 華航機師達協議 暫緩端午集體休假
2016/06/028月底前還假 華航機師達協議 暫緩端午集體休假
華航勞工抗爭持續進行,經過531華航機師、空服員、修護工聯合大遊行後,今日(6/2),機師工會與華航針對休假案進行第三次勞資爭議調解。雙方爭議近3小時,最後,華航承諾,如機師想將假放完,會在8月底前將假排完,且機師可獲得延休獎金,如未排完,九月可自主休假;若機師願意以錢換假,依日全薪的1.68倍,給予不休假補償。機師工會則同意暫停端午節「集體休假」行動。
閱讀全文:
2016/06/10對付罷工 華航解僱修護工會幹部
2016/06/10對付罷工 華航解僱修護工會幹部
5月31日,華航機師、空服員、修護工聯合大遊行,沒有想到,遊行結束之後,修護工廠工會立即遭到公司打壓,3位主要幹部中的2位遭到解雇處分,另1位則可能被記大過!遊行結束的第2天,6月1日,華航召開部人評會,強調修護工會在遊行聲明上,標註的「發言人劉惠宗」、「聯絡人朱梅雪」2人「散佈不實圖片、文字,嚴重破壞勞資關係」,依此做出解雇處分,並將此結果送總公司人評會;修護工會理事長易湘岳則是在6月4日進行約談,初步說法是記1個大過以上處分。
閱讀全文:

在台灣工運的歷史上,有一個著名的「罷工斷頭台」:強制仲裁;它會不會被用在華航空服員罷工的身上?桃園市勞動局局長潘鴻麟今天明確表示:不會。勞動局已經拒絕了華航公司希望勞動局進行「強制仲裁」的要求,這一點也與桃園市長鄭文燦取得共識,未來空服員罷工,將不會動用「強制仲裁」,造成《勞資爭議處理法》第8條、仲裁期間不得為爭議行為,使得罷工決議無效。

目前,華航空服員罷工投票進行中,預計後天(6/15)起,將從松山機場移到桃園機場舉行,不過,罷工行動的背後,還有一道陰影籠罩著,那就是華航公司一直提出「強制仲裁」的要求;包括上個月31日,大遊行當天,華航公司對外的記者會上,華航總經理張有恒也強調「交付仲裁」是最好的途徑。

不過,交付仲裁有兩種情形,一種是勞資雙方共同提出,一種是《勞資爭議處理法》第25條第4項「主管機關認有影響公眾生活及利益情節重大,或應目的事業主管機關之請求」,由主管機關依職權發動的,也就是所謂的「強制仲裁」。潘鴻麟說,目前公司方面提出希望勞動局「強制仲裁」,不過他已經正式回絕這項請求,勞動局不會發動強制仲裁,而目的事業主管機關交通部目前沒有提出請求,不過潘鴻麟說,即便交通部提出請求,勞動局也一樣不會同意。

潘鴻麟說,早在去年(2015)5月,華航機師通過罷工決議之後,華航公司就提出過要求勞動局強制仲裁的請求,「當時我們就沒有同意,現在怎麼會同意?」,他認為強制仲裁只是徒增衝突與爭議,並沒有辦法解決目前的問題,至於桃園市長鄭文燦的態度,潘鴻麟說,這個去年就溝通過,當他了解強制仲裁的意義之後,就採取與勞動局一致的態度,不會對勞動局施壓。

由於《勞資爭議處理法》規定調解、仲裁期間勞方不得為(罷工)等爭議行為,而罷工必須在調解不成立之後,勞方既然已經決意罷工,自然也不會同意與資方共同提出「仲裁」這樣的要求,而這個時候,如果主管機關依職權將爭議交付仲裁的話,就會使得罷工投票失去效力,成為「非法罷工」。

強制仲裁被稱作「罷工斷頭台」,主要是來自早年遠東化纖及基隆客運罷工的經驗,1989年5月,遠化罷工前夕,新竹縣政府忽然交付強制仲裁,使罷工成為非法,給予軍警介入破壞的藉口,1992年基客法工,則是在罷工已經進行兩週之後的6月19日,基隆市政府強制仲裁,並迫使工會停止爭議行為,結束罷工。

而在勞動三法中,國家解決勞工抗爭的手段不只這一種,2009年,《勞資爭議處理法》大修,對「公用事業」罷工曾有設置「罷工冷卻期」之議,讓工會在通過罷工決議後一段期間後,才可以進行罷工,不過後來並未入法;不過第54條仍禁止教師及國防事業罷工,對自來水、電力燃氣供應、醫院、部份金融業等有「需訂定強制服務條款」的限制;不過華航等交通事業,並未被納入這些「公用事業」的範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