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事件2019年募款進度條

焦點事件2019年募款進度條更新:2019/6/14 pm4:30
 
2019年新增月定捐×12個月
 
2019年單筆捐款

 
 
30.14%

156,264

288,914

進度:445,178

目標:1,477,336



412大修 核二廠明天起,走上逐漸停擺之路

2016/04/11

焦點事件記者孫窮理報導

明天(4/12)核二廠二號機即將進行表定的停機大修,由於燃料池空間不足,無法退出全部應退出的用過燃料束,根據台電公司估計,到5月下旬,大修結束之後,機組重啟,預計尚可運轉13個月,到明年(2017)6月底,核二廠二號機即將停止運轉。而燃料池空間不足情形更加嚴重的一號機,也將於今年(2016)11月底停機大修,而且大修結束之後,將無法重啟;也就是說,明天,就是核二廠兩座機組全面停擺的起點。

核電廠反應爐依靠燃料束中的核燃料運作,經過一段間,將核燃料耗盡的燃料束由反應爐中取出,移入冷卻水循環的「燃料池」,並換上新的燃料束,這種換裝燃料的動作,通常是利用18個月一次的「大修」來完成;而如果燃料池滿,造成用過燃料束無法取出、新的燃料束裝不進去,反應爐中燃料不足,將使其運作的週期縮短;核二廠的兩部機組,大修時大約各需退出180束用過燃料束。

而到今天(4/11)為止,核二廠二號機燃料池剩餘的空間是146束,換句話說,明天的大修,將會有34束左右的用過燃料束無法退出,台電總工程師林德福表示,這將使得二號機的運轉週期由18個月(540天)縮短為13個月左右,也就是到明年6月底,二號機即將停止運轉。而情況更嚴重的一號機,現在燃料池空間,只有34束,有146束左右用過燃料束無法退出,11月底大修之後,便不再能重啟、將立即停止運轉。

這種情形,在核一廠已經發生,前年(2014)12月,核一廠一號機大修,即發生約18束用過燃料束無法退出(核一廠機組,一次大修約應退出110束左右的用過燃料束)的情形,再加上在該次大修,發現一束用過燃料棒的把手鬆脫(相關報導),立法院要求台電完成報告後才能重啟,不過台電至今還沒有提出重啟的申請,也沒有完成到立法院的報告,不過,林德福估計,即便核一廠一號機重啟,其運作的週期也將從540天,縮短為450天。

核一廠一號機「還有」450天可以運作,二號機的情形,就更糟糕了,去年(2015)11月大修後,燃料池只剩下7束的空間,到明年5月表定的大修之後,也將停止運轉。換句話說,除了不知何時重啟、可用450天的核一廠一號機之外,到明年的夏天,核一、二兩座電廠,可能都是在停擺的狀態。

不過,核二廠的狀態和核一廠有所不同,目前,台電用以暫時處理燃料池滿的方案,是「乾式貯存」,將部份用過燃料棒從燃料池中移出,放進灌入惰性氣體、控制溫濕度,並外加屏蔽的密封鋼筒中保存,核一廠的乾貯已經完工,但是由於新北市政府拒絕發給「水土保持完工證明」,不能進行移入燃料束的「熱測試」、乾貯無法啟用;而核二廠則是乾貯在哪裡都還看不到。

核二廠的乾貯計畫,一直到去年(2015)8月,才通過原能會的安全審查,拿到建照(原能會新聞稿),不過,新北市政府同樣以「污水排放逕流計畫」的審查,擋住核二乾貯廠的動工。核一乾貯是擺在那裡不能用,而核二乾貯是連蓋都沒有蓋,即便是現在就通過新北市政府的計畫審查,馬上動工,林德福說,最少還需要兩年多的時間,才能夠完工,跟今年底、明年中,兩部機組無法運轉的時間一對比,就知道緩不濟急,靠乾貯讓核二廠不停止運轉這條路,完全走不通。

2015年台電擬再處理預算事件
2015年台電擬再處理預算事件

2015年2月,台電提出112.57億,預計將1,200束用過燃料束以招標的方式,由國外廠商承包,運送出國,進行「再處理」;所謂再處理技術,是將核燃料以分離和純化技術,將其中的鈽與鈾分離,再將剩下的核廢料,以玻璃固化後,裝入不鏽鋼桶中,送回輸出國;2015年3月,立法院通過提案,要求完成立院審議前,台電不得辦理招標,之後陷於擱置。

閱讀全文:

2015年台電擬再處理預算事件

2015年2月,台電提出112.57億,預計將1,200束用過燃料束以招標的方式,由國外廠商承包,運送出國,進行「再處理」;所謂再處理技術,是將核燃料以分離和純化技術,將其中的鈽與鈾分離,再將剩下的核廢料,以玻璃固化後,裝入不鏽鋼桶中,送回輸出國;2015年3月,立法院通過提案,要求完成立院審議前,台電不得辦理招標,之後陷於擱置。

2015年2月17日,台電公告預算金額高達新台幣112.57億元的「核一、核二廠用過核子燃料小規模國外再處理服務案」,採最低價得標。預估將 把1,200束(核一廠480束、核二廠780束)的用過燃料棒送到國外進行再處理,以暫時解決核一、核二兩廠用過核燃料貯存空間不足的問題。

環團認為2014年,核後端基金無再處理計畫,該標案屬新建計畫,未經立院審議,違背《預算法》第54條規定,且「再處理」分離出的鈽和鈾再轉賣,有造成核子擴散的危險,台電以「符合程序」回應,原能會則認為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有「保防制度(INFCIRC)」監督,無核子擴散問題。

原能會與台電表示,用過核子燃料經由再處理,可回收鈾及鈽元素,剩餘約3.5%的分裂產物及微量錒系元素,經玻璃固化之後成為高放射性廢棄物,裝入不銹鋼筒中進行貯存,約為直接處置體積的五分之一,且其輻射強度降低許多,有助於後續之安全貯存與最終處置。

原能會認為,國際間對於核子燃料的核子保防運作,均須遵循國際原子能總署訂定之「全面保防協定」(IAEA INFCIRC/153 Comprehensive Safeguards Agreement, CSA)及「保防制度」(INFCIRC/66)與補充議定書(INFCIRC/540)相關規定執行,沒有恐怖攻擊或核武擴散之虞。

環團指出,再處理費用極高,國際上幾乎已不採;處理後的核廢料仍需送回,進行最終處置,問題仍然無解。若依日本再處理經驗,再處理過程中除產生鈽、鈾元素與裂解物外,處理所需器材皆屬廢棄物,此將導致再處理反而使得核廢料體積更加龐大。

2015年3月16日,立法院經濟委員會召開臨時會,邀集經濟部長鄧振中、行政院原能會主委蔡春鴻及台電董事長黃重球針對台電擬再處理預算案進行專案報告,會中通過臨時提案,要求台電立即暫停招標,且未經立法院審議通過前,不得再辦招標。

 

面對這種況狀,到明年,甚至後年(2018)夏天的用電高峰期,都很可能沒有核一、二廠的狀況,供電情形是否會吃緊?對此,林德福說得很保守,他表示,供電狀況影響的因素很多,像是經濟的發展、氣候…等等,電夠不夠「也沒辦法講清楚」;至於現階段核一廠解套的方案,可能就是讓乾貯啟用,直於核二廠,林德福又提了「境外再處理(相關報導)」方案。

目前「再處理」的預算,在立法院遭到凍結(而非刪除),林德福說「如果新政府認為可以通過」,他估計最快大約10個月的時間,台電就可以把用過燃料棒送出去;而如果再處理也走不通呢?台電有沒有別的辦法?林德福說,目前台電的確在研擬「應變方案」,不過此時「不是那麼明朗,是不是可行,還在評估」,至於這個「應變方案」的具體內容,他表示,不便多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