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事件2019年募款進度條更新:2019/12/13 pm3:30
 
2019年新增月定捐×12個月
 
2019年單筆捐款

 
 
51.24%

124,464

632,613

進度:757,077

目標:1,477,336



政院六步一跪 樂生遭警強力阻擋

2019/10/01

焦點事件記者梁家瑋報導

「既然警察不讓我們向前,我們就在這邊,原地六步一跪!」

相同的閣揆,類似的場景,十二年前、十二年後,如同鏡像般再度上演,差別的是,如今的迴龍,僅留一座傷痕累累的樂生院。

2007,樂生保留最後關頭,3月11日,樂生自救會與樂生青年聯盟前往時任政院院長的蘇貞昌宅邸,希望以六步一跪的方式繞行蘇宅,喚醒當局對樂生保留的重視,不料被嚴陣以待優勢警力阻擋而無法向前,只能在原地,以鼓聲六步一跪。

前情提要

有關樂生大平台方案,請參見:〈樂生重建 要從大平台上找回靈魂

今年(2019),樂生入口重建亦將邁入最後關頭,蘇貞昌回任行政院院長。自救會認為政府目前的陸橋方案只會再度造成隔離,希望政院召開跨部會會議,重新思考建築師劉可強提出的緩坡大平台方案。樂青原計畫今日(10/1)上午以六步一跪的方式繞行政院,卻遭警方以圍籬、人牆阻擋,樂青原地敲鼓、六步一跪;稍後樂青前往凱道,欲六步一跪前往總統府,卻仍遭警方包圍於公園凱道路口,樂青只能再度原地下跪。

樂青無法繞行政院,只能原地六步一跪。(攝影:梁家瑋)

2007年經自救會多次陳抗後,終於換得蘇貞昌一句「盡全力保留樂生」,但隨後政院在該年5月30日拍板訂下的「530方案」,不僅貞德舍等建物都需拆遷,後續更產生走山、龜裂等危機;如今走山危機暫緩,機廠工程亦大致完成,「如何重建樂生」遂成為政府與自救會、樂青的角力點。

2015年,政府通過以懸空陸橋連通樂生院區與捷運站,自救會、樂青則要求能還原當初樂生院入口意象的「緩坡大平台」;2016年12月國發會協調會上,國發會副主會曾旭正指示重新恢復樂生門口的「入口意象」,應朝院民希望的「大平台」方向進行,在場的捷運局、捷運公司都表示技術可行。然而,此案送入政院後就沒有下文,捷運局則照原訂計畫蓋完了懸空陸橋,剩下陸橋連接地面的部分,交回由衛福部及樂生院方負責。

樂生院委託青境工程顧問公司進行「入口意象」(僅陸橋連接地面部分)的工程設計,待本週五(10/4)的說明會後,標案視文資審議進度,隨時可能結案,接下來樂生院即可發包施工標,正式進行施工。

而對樂青而言,若此階段無法擋住,待正式施工要擋將更困難;樂青表示,十二年前,蘇貞昌曾承諾最大努力保留樂生,最後仍強制搬遷許多院民,如今蘇貞昌有讓樂生圓滿落幕的機會,人權價值不應打折,樂生療養院應當完整重建。樂青呼籲蘇貞昌應出面協調,重新將大平台納入議程,重現院民能安全回家的路。

然而今日樂青的抗爭卻兩度遭警方阻擋,樂青林秀芃說,今天警方用人力、圍籬隔離抗爭,就像過去樂生隔離漢生病患一般,陸橋是院民心中的一塊大石頭,重建樂生的意義,在於政府怎麼對待院民、不需要他們再犧牲什麼,但好不容易爭取到大平台重建方案,技術也可行,卻還是無法做到,要他們再度犧牲,然後說樂生未來要變成漢生醫療人權園區,真的非常諷刺。

9月29日,傾盆大雨中,警方以人鏈保護929撐香港大遊行的講者,讓參與群眾能一同高呼自由,兩日後,相同的警方卻以人牆、圍籬隔離樂生保留運動,樂青只能原地踏步、下跪,無法向前;若說轉型正義是場「記憶與遺忘的鬥爭」,那推動「轉型正義」的統治者,是否也只希望人們記得他們希望大家記得的,更重要的是,要遺忘那些他們不希望他人記得的。

警方以人牆圍籬阻擋樂青,雙方發生衝突。(攝影:梁家瑋)

樂青六步一跪前往總統府。(攝影:梁家瑋)

部分聲援者躺在路上阻擋車輛。(攝影:梁家瑋)

樂生保留運動要求蘇貞昌出面召開協調會。(攝影:梁家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