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事件2019年募款進度條更新:2019/9/20 pm5:30
 
2019年新增月定捐×12個月
 
2019年單筆捐款

 
 
43.57%

187,464

456,271

進度:643,735

目標:1,477,336



機場暑假要幹嘛?當然是罷工啊! 看看英國怎麼做

2019/07/15

焦點事件記者孫窮理報導

英國最大的希斯洛(Heathrow)機場,今年(2019)暑假,將受到罷工的衝擊。(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今年(2019)暑假,英國倫敦的天空將不平靜。倫敦的三大機場:希斯洛(Heathrow)、斯坦斯特(Stansted)、蓋維克(Gatwick)可能將同時發生罷工的事件。

三大機場同步罷工

希斯洛機場發動罷工的是保全、技工、客運服務和旅客服務人員約4千人。雇主是希斯洛機場(參考)。

斯坦斯特機場發動罷工的,是在斯坦斯特機場與易捷(easyJet)航空簽訂服務契約的Stobart航空服務公司下,43個代理商雇用的員工(參考)。

蓋維克機場機場發動罷工的是以色列的ICTS(Imformation & Communication Technalogy Show)公司所雇用的100名機場安檢人員,以及丹麥的保全巨頭ISS(Integrated Service Solutions)所雇用的人員(參考)。

看起來有多個不同的勞資爭議,在機場最繁忙的暑假這個時候發動罷工,給與資方最大的壓力,這是「有志一同」;但是不是「不約而同」呢?恐怕不是,三大機場罷工的發動者是同一個工會,Unite the Union(有時又簡稱為Unite),Unite會員人數120萬人以上,是英國及愛爾蘭最大的單一工會。這些罷工的工人,全部都是Unite的會員。

Unite是在2007年,由英國前第二大工會、也是第一大私營企業工會Amicus和運輸工人工會(TGWU,Transport and General Workers' Union)合併而來;而Amicus又是製造業、科技業和金融業工會(Manufacturing, Science and Finance Union,MSF)與工程和電子的工會AEEU(Amalgamated Engineering and Electrical Union)合併出來的。

職業工會不能罷工?外部工會?蛤?你在說什麼?

那這樣的工會是什麼工會?職業、產業、企業?還是聯合組織?大概可以說都是,也都不是,這是西方工會組織的常態,先別說擴大團結面對於工人運動的重要,光是算會費收入,都是這些工會要透過不斷的整併、逐漸大型化的原因。

這麼大的工會怎麼罷工投票呢?光是希斯洛機場,就一共舉行了8場不同的罷工投票,三個機場加起來,不知道有多少個投票。

你知道嗎?

為了符合《勞資爭議處理法》合法罷工投票的外觀,空服員工會採取全體會員投票過半、長榮分會8成同意的門檻,進行罷工投票。〈長榮空服員罷工》工會公布罷工投票時間與方式

你知道嗎?

未必有多重要的:〈台灣的工會型態有哪些?

台灣的《勞資爭議處理法》第54條規定「工會非經會員…全體過半數同意,不得宣告罷工」這個以傳統「企業工會」邏輯思考的規定,使得今年5月,空服員職業工會採取了一個符合合法外觀的投票門檻:全體會員過半,加上長榮分會8成的得票率,讓工會裡,長榮之外,像是華航的空服員也參與了投票。

不過,這樣的方式,如果拿到Unite去,Unite一年不知道發動多少次罷工,120萬會員都要去投,每一個投票,還要得到60萬票以上,那不是開玩笑?近年來,產、職業工會的發展,使得工會組織有漸漸朝向西方工會的形態發展的趨勢,不過法規卻遠遠地落在後面,而每次罷工,一些討論,甚至連法規的程度,都難以趕上。

譬如,「職業工會可不可以罷工」這種討論,就實在沒什麼意義,在《工會法》裡面產、職、企的分類、加上行政上地區的區別,遠遠地不合時宜,集體勞動法體系無法反映現實,現在勞政單位都已經盡量在法律規範裡面,盡可能地作「有效性」的解釋,修法的需求迫在眉睫。而在這個時候,不斷想把工會的想像拉回到舊時代的想法,實在難讓人理解。

另外一個更誇張的問題是「外部工會」,對於三大機場的員工來說,Unite的成員,不屬於他們公司聘用的,還有120多萬呢,這樣的工會當然是「外部工會」啊。那你去找個英國佬問問,英國這樣的問題是不是非常嚴重?我想,應該沒有人聽得懂你在問什麼吧?工會就是工會,它的長相就是這樣。

罷工的訴求的方法

再簡單看一下訴求。

三個機場工人的訴求都是調薪,不過論述上有一些不一樣,蓋維克機場的工人認為他們的工資偏低,斯坦斯特機場看到的是新近人員的薪資水準,趕不上老員工,薪水越來越低,產生同工不同酬現象,也擔心這樣下去,機場工人的薪水將會被不斷的拉低。

而最早被注意到的希斯洛機場,除了調薪的訴求之外,還有對於管理階層的不滿,機場的CEO John Holland-Kaye的薪水,從2017年的209.7萬英鎊,到2018年,一年調漲了103%,變成420萬英鎊,而機場公司的股東,在這兩年裡,分紅超過20億英鎊。但同時間,他們看到機場雇用的新進保全的薪水卻在年年調降。

至於罷工方法,也蠻特別的,希斯洛機場工人宣布在7月26號、27號,8月5號、6號,以及8月23號、24號,這三個週五和週六罷工。

斯坦斯特機場的工人選了17天:7月25號到29號; 8月2日號到5號; 8月9號到12號; 8月16號到19號; 8月23日至27號。

蓋維克機場的程序還沒有跑完,實際罷工的時間,會在8月中。

他們都一定程度上「預告」了罷工,不過這跟英國法律規定的「罷工預告期」有沒有關係,還是這單純是工會的策略,我不知道。至於罷工的方法,則是相當地彈性,針對最繁忙的時段展開攻擊,其間就回去上班。

同時在倫敦三大機場發動罷工,不知道是不是Unite有意癱瘓倫敦天空的策略。不過從三個機場公布的罷工時間,已經隱隱感覺到決戰點了,8月中旬,如果談判沒有進展,三個機場都可能停擺,整個倫敦的空中交通會被癱瘓。也就是在未來的一個月裡,罷工的威力將越來越大。所以不只是各資方,連英國政府,也必然感受到時間的壓力。

在這裡,都還看不到「聯合罷工」,或者「總罷工」的訊息,但是在Unite的操作下,卻嗅到了一點這個味道。這個,也就是為什麼工會要超越廠場、地域和產職業別的原因了,只有把團結的面相擴大,才有足夠的力量,與資方和政府對抗。

英航一起來吧

最後,我還注意到了工會對罷工的敘事方式,由工會發出的新聞是這個樣子的:

這都不是媒體的報導,而是Unite發布的消息,從標題就可以看到,我工會就是要告訴你們,我罷工,機場就要混亂了,旅客就要被影響了,用不著拿工人的處境來訴諸社會的同情,或者說服大眾說,我的訴求有多麼的合理,這是在某種社會共識下,一個120萬會員工會的霸氣。

而Unite對英國航空相關產業的行動也不會僅止於此,去年(2018)12月,Unite與英航機師協會(British Airline Pilots Association,BALPA,名稱是協會,但名稱不重要,只要有勞資協商的實質,就可以是工會),以及GMB工會共組團隊,協助轉虧為盈的英國航空(British Airways)機師進行調薪談判(參考)。

英航與BALPA的談判,已經破裂,機師也展開罷工投票,預計7月22號會有一個結果(參考參考),屆時就看英航機師是不是要加入8月中下旬,Unite發動的這一場總攻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