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事件2019年募款進度條更新:2019/9/20 pm5:30
 
2019年新增月定捐×12個月
 
2019年單筆捐款

 
 
43.57%

187,464

456,271

進度:643,735

目標:1,477,336



長榮空服員罷工》管理權力下的「和平」

2019/07/09

焦點事件記者王子豪報導

長榮空服員罷工落幕,罷工棚已經拆除,但後續的爭論仍然紛紛擾擾。(攝影:王子豪)

長榮空服員罷工在昨天(7/9)正式結束,參與罷工者在今天(7/10)開始排班服勤,但仍風波不斷。7月7日晚上傳出工會幹部郭芷嫣在私人群組中提到要「電」中途離開罷工的空服員、幫反罷工的機師「加料」等文字截圖,被暫調地面勤務,並在今天接受約談;昨天則傳出一名支持罷工的朱姓機師,因為7月5日在個人臉書上發表「加料」言論,今天經長榮紀律評議委員會後免職。

若勞僱間、或勞工間有歧視、霸凌等情事,除了有相關刑民事司法程序以外,依《職業安全衛生法》第6條第2項第3款,雇主有防止勞工遭受精神傷害的義務;而另有《職業安全衛生設施規則》第324之3條、《執行職務遭受不法侵害預防指引》等相關子法,指導雇主預防措施的內容與流程。長榮航空表示,朱姓機師已作免職處分;而郭芷嫣的事件已交由警方進行調查進入司法程序,待調查結果出爐後,將依公司內部管理規則辦理,在調查期間,將會改為地勤。

空服員工會在今天召開記者會,對於在部分細節尚未查證清楚的情況下,第一時間為澄清工會支持和解而非對立的立場,釋出了一些模糊訊息,而向媒體社會致歉;機師工會則對外發表聲明(參考)表示,解僱是最嚴重的最後手段,長榮對朱姓機師的處分有違比例原則,將依當事人意願提供所需的協助。

郭芷嫣在7月9號凌晨發表聲明,首先表示網路上已有出現盜用頭像人名的留言,呼籲關注者謹慎訊息來源;但也承認「加料」事件確實為他本人在私密群組的發言。但郭芷嫣也附上對話截圖還原對話的前後文,強調沒有霸凌意圖,該段對話語意是在鼓勵大家善用公司內部「反霸凌」信箱,在情緒激動下夾雜的玩笑性發言,並在他人提醒後,表示「不是要組員當鬥雞…造成大家困擾,感到抱歉。芷嫣不敢惹」。

在聲明附圖中,郭芷嫣認為最先帶頭撕裂公司內部關係的是「慶生」。

「慶生」,就是何慶生,他是長榮航空首席副總,在6月20號罷工開始當天,帶表公司與工會在長榮南崁航運大樓前對罷工糾察線的設置進行攻防。當晚何慶生公開對一名工會幹部咆嘯「給自己留點退路」、「結束之後我們再來算帳」等語,並被旁人拍錄下來(參考)。

相較郭芷嫣在私密群組、或是朱姓機師在個人臉書上的文字,何慶生則是在公開場合發言,並讓空服員感到被威脅。不過長榮並未證實,有否有對何慶生當日在公開場合被拍錄下來的言行送經討論;而朱姓機師則是在發文又刪文的4天後,被送紀律評議委員會,決議免職,並在警衛緊盯下隨即辦理離職手續(參考)。

人事懲處的權力原本就掌握在雇主手上。要快,可以4天免職一個人;公司認為問題不大,可以不作懲處,甚至如果公司完全不認為是問題,就根本不用討論。而面對公司的處分,即使有救濟程序,也是緩不濟急或是於事無補,例如朱姓機師雖然可以在14天內提出申訴、後續也可提訴訟或勞資爭議,但這些程序跑完可能要幾個月甚至幾年的時間;而郭芷嫣則在司法調查期間,就已先被轉為地勤,未來也是生死未卜。

這也正是罷工後期,工會談判項目中不斷強調「禁秋後算帳」細節的原因,若不能多從源頭預防幾個破口,光是進到司法或程序,就會立即呈現勞資地位處境不對等的苦戰。人在吵架的時候,什麼不當的、難聽的話都說得出來。架吵完了,各方都說要修補關係、要好好再出發,如果副總公開說的話我們不追究,這種私底下的抱怨就更沒有追究的道理,這不就是「和平義務」嗎?

相關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