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服員

國際飛安大會 航空業工會籲勞動保障國際化

11月4號,全國航空業總工會等航空業相關工會在台北文華東方酒店「世界飛安高峰會」(IASS, International Air Safety Summit)場外,提出台灣規範管理飛航人員的《航空器飛航作業管理規則(AOR)》與歐盟、美國法規相比,都有很大的改善空間,呼籲交通部應盡速檢討修正,讓台灣的飛安真正的國際化。

長榮優惠機票案 勞裁不夠力 勞動事件法試試看?

今年(2019)空服員罷工中,長榮航空取消罷工者的優待機票,經勞動部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認定,是「不當勞動行為」。雖然依《工會法》第45條第1項,勞動部可對此開罰3萬至15萬,不過長榮已經明確表示,將會續行訴訟,這個案子,可能將進入司法程序,不一樣的地方,是明年(2020)《勞動事件法》正式上路,工會表示,正在研議採用這個途徑的可能,長榮優惠機票案,可能成為適用《勞動事件法》的第一例。

罷工結束第78天 長榮空服員再搭棚

長榮空服員罷工結束後第78天,在台北館前路上,勞動部前,空服員工會再次搭起了棚子。
27號,勞動部將就從罷工前就發生的「優惠機票」案,進行不當勞動行為裁決的最後一次言詞陳述,之後朝開裁決委員會議,工會在今天(26號)下午起,展開24小時靜坐。
此外,工會也對罷工後持續發生的打壓工會等爭議,要求勞動部及交通部拿出辦法,考慮以在航權分配的評核機制等能夠產生實際壓力的方法。

長榮空服員罷工後的勞資爭議

Submitted by 王子豪 on 四, 09/19/2019 - 22:22
Body

9/26到9/27長榮空服員靜坐24小時的布棚。(攝影:孫窮理)

前情提要

2019年7月6號,空服員工會與長榮簽下團協,使得罷工結束:〈長榮空服員罷工》苦戰17天 團協簽了些什麼?

2019年,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針對長榮航空的罷工,在7月6日簽定團體協約,並在發還證件後於7月9日正式落幕,但部分與罷工有關,未列入團協的爭議延續到罷工之後。

司法追訴

長榮主張工會罷工訴求之一的「勞工董事納入工會代表」,不是《勞資爭議處理法》中的「調整事項」,因此罷工非法,並在罷工第2天,6月21日向法院,對工會幹部提出每一個罷工日1,700萬元的損害賠償民事訴訟。雖然勞動部多次表示罷工合法,但長榮表示「司法程序是公司的權利」而不願撒告(報導)。

此外在刑事部分,6月20,罷工首日,長榮南崁航運大樓內的內勤人員,對在大門拉設的罷工封鎖線的8名工會幹部提告妨礙自由;長榮也對工會於罷工期間,收取護照與台胞證,依《護照條例》第32條「非法扣留護照」對兩名工幹部提告(報導),目前這些被提告的幹部,曾到警察局做過筆錄,訴訟的後續情形不明。

優待機票(詳細事件

罷工前,長榮於5月8日發出公告表示,若發生罷工,將取消既有的優待機票福利3年,但在罷工期間出勤、接受調整排班者不在此限。工會認為資方此舉是針對罷工者的差別對待,違反《工會法》第35條的「不當勞動行為」而向勞動部提出裁決申請,裁決結果預計在2019年9月底決定。

在7月6號的團協中,雙方同意以「一致性原則」、「漸近式回復」,具體形式在罷工後2個月內協商(報導);到9月份,經過4次勞資協商,仍無法達成共識。長榮將優惠機票分成「長榮之外其他航空公司的聯航(ZED,Zonal Employee Discount)機票」、「長榮的折扣機票」,以及「長榮的免費機票」三種,分別在2020年、2021年及2022年6月19號,三階段恢復,也就是最晚仍在罷工結束後3年才恢復(報導)。

工會的底限為2020年恢復全部優惠機票,無法接受長榮方案,其中又有一個插曲,為長榮打算向桃園市勞動局爭取放寬《勞基法》第84條之1,責任制的審查基準,希望工會背書,之後才可能提出更好的方案。(報導)。

工時問題

桃園市政府核備勞動基準法第84之1條約定書審查基準》規定除「突發狀況」外,空勤組員(機師、空服員)的工時上限,不能超過每日12小時,長榮希望桃園市勞動局能修改放寬對「突發狀況」的認定,在「優待機票」的協商中,長榮以「工會同意放寬」作為給出更好方案的條件,工會認為長榮是希望以工會的背書作為向勞政單位遊說施壓的籌碼(報導)。(空服員的工時限制說明)

取消獎勵

為鼓勵空服員出勤,長榮的「全勤獎勵制度」為全勤者可有「自選航班服勤」的獎勵;而罷工既不屬於「曠職」,也非「請假」,長榮方面取消了參與罷工者的全勤獎勵。

扣薪同時扣假爭議

在罷工期間,勞工沒有提供勞務,長榮依此扣除罷工者罷工期間20天的底薪薪資。此外,長榮也扣除了罷工者6天的年度休假;工會認為,扣薪又扣假有重複計算的問題,也就是有6天被當工作日扣除薪資又再被當休假日扣除年度休假。工會表示,罷工前對這個問題曾向勞動部詢問法律見解,當時勞動部表示還要再研議。工會後續已向桃園市勞動局提出勞動檢查申請,還沒接收到結果(報導)。

人力問題

工會表示,與過去航班慣常的空服員派遣人數相比,8、9月開始航班頻繁出現缺員的情況。也有會員反映飛行時數在罷工後上升。派遣人數減少與飛行時數上升的情況,目前還沒傳出違反《航空器飛航作業管理規則》(AOR)規定的情形,但已開始造成空服員工作負荷提高(報導)。(客艙組員與最低客艙組員說明)

限制工作中的言論

7月17日,長榮發佈公告,禁止工作中討論特定團體(如工會)。

對罷工行為的處分

罷工一落幕,7月7日傳出工會幹部郭芷嫣在私人群組中說要「電」中途離開罷工的空服員、幫反罷工的機師「加料」等文字截圖,被暫調地面勤務。在7/9接受約談後,7/11遭到免職。工會表示會全力協助郭芷嫣進行後續法律和各種救濟管道(報導)。

最後編輯:2019/9/27

罷工後空服缺額 工會要求交通部調查長榮航空 

空服員職業工會今天(9/18)與民進黨鍾孔炤、國民黨許毓仁與時代力量徐永明等三位立委召開聯合記者會,要勞動部表態並介入處理長榮空服員罷工後,長榮持續打壓工會的問題。同時要求交通部調查長榮航班出現人力「缺額」的情況,並檢討是否把重大勞資爭議納入航權分配的考量因素。

罷工後兩個月 空服員工會控長榮持續打壓

長榮空服員工會罷工結束兩個月,許多爭議仍未解決,空服員工會今天(9/6)再指控長榮持續提告等手段,是在持續地打壓工會。
在恢復參與罷工會員優惠機票的談判上,長榮提出的條件是,他們打算向桃園市勞動局要求放寬《勞基法》84條之1的認定基準,要求工會同意背書。
工會認為這是綁架工會,在「差別待遇」與「過勞」間選擇,絕不會同意背書。

長榮空服員罷工》消基會:旅客權益不清、賠償過低

長榮空服員罷工在上週六(7/6)簽下團體協約,暫告落幕,但罷工期間除了勞資爭議外,仍有許多問題未釐清。消費者文教基金會今天(7/8)表示旅客對自己應有的權益不清,長榮對受影響旅客的賠償情況不明,而從釋出的訊息來看,長榮的賠償範圍與金額過低。消基會表示,希望在兩週內能約集長榮、旅行業者、與相關公部門,討論這次的賠償方案,並檢討國內規範。

長榮空服員罷工》不對稱的拉鋸戰後 艱難的考驗正要開始

長榮空服員罷工在昨天(7/6)簽定團協後,走向落幕:
⭐〈長榮空服員罷工》苦戰17天 團協簽了些什麼?
我們回顧了從2016年長榮空服員組織工會以來,希望以集體的力量對抗家父長式的管理霸權的過程,由此理解,從「勞工董事」、「禁搭便車」,到最後的「禁秋後算帳」的連續性,以及這場不對稱的拉鋸戰與傳統「勞動條件」或者「獲利重分配」觀點下,勞資爭議的差異。希望能增進對空服員組織工會的理解。
而真正的考驗還在未來,回到工作崗位之後,未曾因罷工而退卻的威權體制,仍將以其不容挑戰的管理權,對工會施壓,不過,資方的強橫,卻不一定能消滅或挫傷工會,真正的問題反而在工會的凝聚力。
打斷手骨顛倒勇,在逆勢中可以前進,那打斷的手骨的經驗,也將是成功的養分。

長榮空服員罷工》苦戰17天 團協簽了些什麼?

經過罷工17天的苦戰,空服員工會終於在7月6號與長榮簽下團體協約。
如果以6月28號,長榮董事長林寶水丟出方案,工會會員投票同意,之後,29號,長榮拒絕工會的「禁秋後算帳條款」,罷工繼續為界,近一週來,主要的爭議點,已經從工會早期的訴求,轉向「保衛工會」的抗爭。
這段時間,主要交鋒的戰場,也就在「禁秋後算帳」條款與長榮提出的「和平義務條款」可以為雙方接受的實際內容為何。我們就以此為中心,整理了最後寫入團協的內容。
團協是日後勞資雙方更長期鬥爭的遊戲規則,當然對未來工會的發展,產生著重要的影響的,不過更重要的,還在工會全體會員是不是能從這一次罷工中保留團結在戰的底氣,面對未來更多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