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事件2019年募款進度條

焦點事件2019年募款進度條更新:2019/8/22 pm5:00
 
2019年新增月定捐×12個月
 
2019年單筆捐款

 
 
43.02%

187,464

448,111

進度:635,575

目標:1,477,336



長榮空服員罷工》光下次會議就吵了兩個小時 罷工前第二度協商無果

2019/05/30

焦點事件記者王子豪報導

在經過5個多小時後的協商,雙方不歡而散,各自召開記者會,指稱對方沒有協商誠意。(攝影:王子豪)

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昨天(5/29)晚上5點半,與長榮航空進行開始罷工投票後的第二次協商,長榮續上次協商,對工會的8項訴求提出後4項的回應方案;而在「直播」的爭議上,工會則提出「有條件」的同意。不過雙方在基本認知上仍有相當大的差距,歷時5個多小時的協商後,互指對方無協商誠意,並在下次協商的問題上陷入膠著。

在上次(5/24)協商前,工會提出了8項訴求要求長榮給出回應方案,長榮上次協商只提出前4項回應方案,並在這次協商提出後4項回應方案。工會上次對長榮方案的內容、以及只回應一半已有不滿,在這次協商後,更認為長榮提出的方案與先前在團體協約協商及勞資爭議調解會中所提的方案並無二致。工會不能接受長榮提出的方案,並強調正因為工會不接受這樣的方案,才會走到現在罷工投票這一步。

長榮總經理孫嘉明在上次協商後解釋,公司在調解時就已經提出認為最可行的方案,而且方案內容有做出調整,並非一模一樣。此外,長榮說工會都沒有具體回應公司提出來的方案,批評工會沒有協商誠意。

在協商開放直播的爭議上,長榮主張應開放;但工會則認為,直播茲事體大,在討論這兩次協商會議規則的「會前會」中,沒有確認要直播、也沒有討論直播的細節與執行方案,因此不同意這兩次協商直播。

不過工會在昨天下午則發出新聞稿,雖然仍強調直播對達成共識有害無益,但表示在「罷工投票開票後」的協商,可以接受直播,不過需要有雙方可接受的第三方擔任主席,此外工會解釋,勞資爭議有相關的法規、勞動權發展的脈絡等,觀看直播的民眾可能不了解這些複雜的背景知識,因此也要有可以提供專業意見的人士進入協商,以免錯誤的訊息傳遞。

不過最後在「下次會議時間」上,雙方在一連串不對盤下陷入膠著。由於先前(5/23)的會前會上訂出的協商規則中,不包括直播,所以雙方需要再開討論協商規則的會前會。工會說,長榮不願承諾下次協商的日期,並解釋如果沒有第三次協商,幹麻再開會前會?而長榮則說,協商日期應該在會前會中討論,但工會不願意先討論會前會的日期。根據與會人士的轉述,這個爭論持續了兩個小時。

長榮把協商視作一貫到底的「同一件事」,所以延續著團協、調解,在這兩次協商中,也在同樣的版本上作調整,提出大同小異的8項訴求回應。

但對工會來說,在不同的時間點上,就已經「不是同一件事」了。之前在團體協約20次的「協商」沒有進展,所以停止團協協商、調解3次的「協商」沒有進展,所以調解破裂,開始罷工投票;現在進行的,則是罷工投票後,到罷工前的「協商」,對工會而言,導致「團協關門」、「調解破裂」的那些版本,根本沒有討論的意義。

而對於未來的協商,長榮仍把它當作連續性的同一件事,孫嘉明說,假設先預定了下一次協商的日期,如果在會前會中規則談不定,還是要修改協商日期,所以應該先開會前會訂好規則。

但對工會來說,投票之後就進入罷工階段,在這「前」、「後」又是不同狀態。工會副秘書長周聖凱說,進入罷工階段「後」,不管花多久時間、協商幾次,最後一定會協商出某個結果。但在這之「前」,周聖凱說,工會必須限制協商的時間與次數,不能讓實際到手的罷工權,被無止盡的協商卡住。

兩次協商共逾十個小時,但8項訴求幾無進展。今天最後兩個小時,則是連下次協商時間都談不攏。(攝影:王子豪)

相關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