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越來越少 台鐵售票員:我想休假 還我正常生活

2017/01/30

焦點事件記者侯百千、陳品存報導

你知道嗎?
一個「例假(休息日)」指的是「曆日」或「連續24小時」的差別
一個「例假(休息日)」指的是「曆日」或「連續24小時」的差別
這個解釋,造成晝夜輪班的勞工,無法得到一個完整「曆日」,也就是凌晨0點,到晚間12點的「例假(或休息日)」;在第一天早上8點下班,回家後,睡眠8小時,再醒來時,已經天黑,第二天早上8點再上班;生活時間與一般作息錯開,造成社會、家庭生活重大影響。
閱讀全文:
在台鐵局祭出「曠職懲處」的威脅下,產業工會在農曆新年期間發動「依法休假」行動,雖然不致對運輸產生重大的實質影響,但也進一步突顯台鐵工時問題;在勞動部對晝夜輪班勞工的「例假(休息日)」可用「連續24小時」,而非凌晨0點到晚間12點「曆日」計算的解釋下,使得台鐵以3天為一單位的「日夜休」班表得以合法存在,輪班人員一年365天,天天都要上班;如此,對於社交、家庭生活,產生了重擔的影響。(另請參見:《一例一休,亂》「一天」是什麼?勞動部想的…可能跟你不一樣》)
台鐵的這份工作,代表著一個怎樣的生活呢?(攝影:侯百千)

「公務員」穩定的薪水代表穩定的生活,這樣簡單的想法是許多台灣家庭慣有的,對於台鐵的C小姐也不例外,在家人的建議下,大學外文系畢業後,2013年通過考試,在台鐵開始了「公務員」的生涯,當時的她還沒有想過,進入台鐵之後生活,與想像不大相同…

C的工作,是在台北車站的月台出口擔任補票員。

早上7:30上班,晚上7:30下班,這是第一天的「日班」。

第二天,晚上7:30再上班,這是「夜班」。

而「第三天」的開頭,凌晨0點,仍在上班時間,一直要到早上7:30才下班,這一天稱為「休班」。

一年365天,便是在這樣3天一個循環的「日夜休」節奏中度過;「我時常會在夢中驚醒,因為忘記自己是日班還是夜班。」C說。

且因為台鐵的排班制度關係,C過著每三天一輪、日夜顛倒的生活,不論是與家人的相處,或是原有的社交生活都大受影響,C小姐舉例,跟朋友約定要吃飯或是出遊的時間大多要一喬再喬,甚至同住一起的姊姊也看不下去。

來自中部的C從小單親,與母親和姐姐一起生活,北上之後也是與姐姐在台北同租公寓,每日作息混亂的日子,每次回家姊姊不是剛下班,就是自己已經累得張不開眼。

「我的生活圈越來越小,朋友越來越少」。

要跟C約吃飯並不容易,他說,大學時唸書的朋友與她相約往往十分困難,因為「日班、夜班」下班後,都必須補眠,而睡覺之外的時間寥寥可數,往往都只有「休班」回家休息醒來之後的空檔,大概都是「休班」下班後的下午。

而與舊朋友相約不易,也沒有時間認識新朋友,C放假時不是在家睡覺,就是自己搭乘捷運去看一些展覽。「動漫展或是美術展,因為我有點宅…」,然而就台鐵的忙碌生活以及休假模式來說,放假能夠看到展覽也已是奢求。

台鐵的補票員,屬於「運務」中的「站務人員」;「運務」中包括車長等車班人員,不需「日夜休」輪班,但是工作時間,必須配合車班的調度,目前任職車長的L小姐,今年也參與了工會發動的合法休假,進入台鐵3年多,本來從事服務業的她,為求一份穩定的工作,參加特考,根本沒預料到原來排班制度如此不人性。

在台鐵,經過運務訓練後,開始可能輪到不同的工作,目前的車長工作也不輕鬆,一上車就是7、8個小時,車長必須注意隨時會發生的大小狀況,為了維護旅客安全不定時要巡車、給予旅客各式協助,能夠在車長室稍作休息的時間也很少,吃飯也是自己準備點東西隨便吃。

談到值班中間的休息時間,L解釋,台鐵較基層的工作,例如車站售票員,就是日夜休輪班,在值班的12小時中,只有短暫的吃飯時間休息一下,就繼續坐下來賣票,這種狀況她認為根本不能叫做「休息時間」。

C說,在女生休息室裡進行短暫補眠時,居然看見老鼠在床鋪不遠處亂竄。而當她向上反應時,僅收到「因為附近有餐廳經營,一定會有老鼠蟑螂」等回應,後雖然有進行定期消毒的作業,但還是無助於鼠蟲肆虐的情況,「休息時間已經那麼少了,還要忍受蟑螂老鼠!」。

疲累的生活模式加上「休息環境惡劣」這根稻草,讓C起了離開台鐵的念頭。

部份車站受到「依法休假」影響,春節期間無法售票。(照片提供:台鐵產業工會)

台鐵祭出「曠職處分」,對付休假的員工。(圖片提供:台鐵產業工會)

她打電話給在老家的母親,母親僅說希望她忍耐,因為大環境不好,其他工作也未必更好;倒是將C每日生活看在眼裡的姐姐相當支持她離開,另尋出路。經過一番掙扎,C還是決定留在台鐵繼續工作。

不過,L說,台鐵的雖然很辛苦,但她仍喜歡這份工作,只是這種壓榨的狀態,可不能再做20年。

「日夜休」的輪班制度從1988年開始,不斷壓榨台鐵員工至今,L提到,有許多前輩、師傅(包含駕駛員、車長、段務員等各種工作者),他們可以接受不斷被「借班」,也就是只要人力不足,就答應繼續上班,他們的觀念還希望還是「多勞多得,多賺點錢」,可是L認為現在越來越多的新進員工,希望有合理的休息時間,這樣才能有正常的社會生活。

過去從未參與過社會運動的C,在去年(2016)9月第一次參與了產業工會包圍交通部的抗爭,她說當初既然選擇留下,繼續這份工作,除了要做好當前的工作以外,當然也希望工作條件與環境越來越好,每年台鐵離職率高達3成,許多人每天都是在忍耐,在苦撐,參加工會也是為了可以改善這樣的情形。

在參與工會的過程中,C從一開始對於鐵路局有所期待,到後來失望,因為鐵路局不但總是不正面回應工會訴求,甚至私下找員工談話,就是希望可以抵制工會的行動。

C說,今年春節,她也會參與「依法休假」的行動,至於會不會擔心遭打壓?她笑著說,站長私下找她談話時,她就直接跟站長說了,「我要休假」,並不會害怕,在台鐵員工的條件改善之前,她都會持續參與抗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