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事件2019年募款進度條更新:2019/9/17 pm5:30
 
2019年新增月定捐×12個月
 
2019年單筆捐款

 
 
43.72%

189,864

456,121

進度:645,985

目標:1,477,336



絕食工人訪談》藍志銘:人力緊縮增加勞動強度

2016/11/09

11/8黨團協商,勞團由中山南路側立法院大門絕食棚處,遊行至距離協商會場,議場3樓最近的青島東路側側門,藍志銘手拿計算絕食時間的牌子,走在隊伍的最前面(攝影:孫窮理)。

11月7日,此波反砍假絕食7人中,3人因家庭、工作與身體因素退出;在職工人利用年假絕食,有其難處;兩波行動下來,參與絕食的在職工人,多屬桃園市產業總工會的幹部;不可否認,在台灣,有機會參與工會的人,多屬國營事業、公務機關,或者民營大企業的勞工,《勞基法》修正,對他們衝擊相對小;「一例一休」的影響不一,而「砍假七天」造成減少休假,或少領工資,卻仍然是很直接的。
而公私部門為減少成本,而壓縮人力,是造成「長工時」根本原因,「加班」和「放不到假」則是人力壓縮下顯現的現象,「七天假」爭議,是在現象面上的拉扯,不處理「人力壓縮」根本問題,「長工時」的現象仍難以解決。
為什麼未必受到重大衝擊的工會幹部,願意以身體痛苦為代價抗爭,除了組織的動員與使命外,每個人總有一些為什麼坐下來的心路歷程,以及在「砍假」之外,更多關於「工時」與「過勞」的故事;《焦點事件》特別對7月與11月,參與絕食者進行系列訪談。今天,就讓我們聽聽兩度參與絕食的桃園市環保局工會理事藍志銘的想法…

焦點事件記者林靖豪報導

桃園市環保局清潔隊員藍志銘(攝影:陳品存)。

你是否也有過這樣的經驗,倒垃圾的日子,聽到垃圾車的聲音,急急忙忙地拎著一大包垃圾衝下樓,卻看到垃圾車已經緩緩開走,只好再加緊腳步,在夜晚的街道上追趕垃圾車,氣喘吁吁地終於把垃圾交到清潔隊員手中,這時,你不禁在心中抱怨,為什麼清潔隊不停下來等一下呢?

「不是我們不想停下來等,看到民眾在路上跑,我們也覺得很危險、不忍心,但是實在有太多地方要趕去收,沒辦法停下來」。

談到清潔隊員日常的工作,桃園市政府環保局企業工會理事藍志銘如此說道。藍志銘長期參與桃園環保局勞工組織工會、爭取勞權的抗爭,今年(2016)7月,砍假案在臨時會第一次闖關時,藍志銘就曾出來絕食,是除了桃市產總前理事長毛振飛、新竹縣產業總工會秘書長范玉梅之外,唯一在7月和11月,都參與了絕食的人。「從7月到現在,民進黨硬砍勞工假日的動作越來越醜陋」,他表示,因此這次他再度為工人權益站出來,絕食抗議民進黨的砍假案。

清潔隊員的勞動處境

桃園市環保局職業工會在2014年底成立,工會成立前,環保局清潔隊員的工作是週休一日,只有週日不收垃圾時才休假,在工會的爭取下,2015年底開始,清潔隊員每週可以用排班輪休的方式多休一天,落實週休二日,而今(2016)年8月1日以後,桃園市垃圾車改為每週三、日休息,清潔隊員的週休二日也就固定在這兩日。但除了過年之外,在國定假日,垃圾車都沒有停止收垃圾,清潔隊員自然也要上班,國定假日的加倍工資、補休,也是勞工成立工會向政府爭取才得到的。

開垃圾車清運垃圾、廚餘與回收物,是環保局的主要工作之一,每條垃圾清運路線,總共有4人出動,2位司機負責駕駛垃圾車與回收車,而兩台車各有一名清潔隊員協助收垃圾;此外,環保局的工作還包括清運大型垃圾、清掃環境等。環保局的工作分日夜兩班,日班開垃圾車收垃圾的時間較短,同時負責其他業務,夜班的工作則以開垃圾車沿街清運垃圾為主。

因為垃圾車幾乎日日都要出動,環保局的勞工們要能休到特休假,就必須與其他勞工協調調班,在人力不足的情況下,為了彌補休假的人力,日班勞工加班協助夜間收垃圾,加班時間超過《勞基法》規定的每日4小時,是常有的事。今年,桃園市政府以約聘雇的方式補進3百多名「儲備隊員」,雖然緩解人力不足的問題,但藍志銘認為,工作內容與一般隊員相同的「儲備隊員」,不應該承擔比較差的勞動條件。

「肌肉拉傷、脊椎痛是清潔隊員常見的職業傷害」,藍志銘說,「被垃圾中的尖銳物刺傷也是常有的事」。雖然市府減少收垃圾的時間、補進約聘僱人力,但清潔隊員工作強度過高,造成的過勞、職業傷害的問題,仍待解決。

藍志銘認為,要解決環保局勞工過勞的問題,政府應該再增補人力,增加垃圾車的路線,減低每條路線的長度,如此一來,一方面清潔隊員的工作強度可以減低,另一方面也有更充裕的時間等待民眾倒垃圾,解決民眾必須「追垃圾車」的問題。

不是勞工愛加班 低薪才是元兇

此次《勞基法》砍假案,對於環保局勞工而言,由於國定假日仍須收垃圾,出勤是常態,但可獲得雙倍工資或補休,藍志銘說,今年的國定假日,環保局勞工都有確實領到加班費或休到補休,若砍假案通過,他們將直接損失7天的加班費、補休。至於「一例一休」的部分,因為8月1日起垃圾清運少一天,清潔隊員獲得「週休二日」的機會、環保局在排班上壓力較小,不管是「一例一休」或者「兩例」,都可以放到假,衝擊較小。

11/7絕食現場發動「協尋砍假立委」的行動,藍志銘到街上發傳單(攝影:林靖豪)。

不過,即便環保局勞工在此次《勞基法》修法上受到的影響,不見得比其他勞工大,但藍志銘還是站出來,2度參與絕食抗爭。他認為,政府、資方口口聲聲說「一例一休」是為了讓勞工可以工作領加班費,但真實的問題,是因為台灣工人的薪資過低,如果有足夠的薪水,誰又想在休假的時候還要加班?

台灣整體的勞動條件往下滑,必須靠勞工在每個關頭站出來捍衛自己的權益,藍志銘提到,過去在環保局勞工爭取勞權的行動上,桃市產總與其他工會協助環保局工人良多,兩度不惜請自己的假絕食抗爭,就是要為其他勞工的權益站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