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三黨勞工政策皆不及格 工鬥選前七日遊行抗議

焦點事件記者王子豪報導

工鬥表示,這次大選民進黨只會賣芒果乾、國民黨只會開芭樂票,缺乏具體的勞工政策。(攝影:王子豪)

由工會與勞工團體組成的「工人鬥總統」針對今年總統大選提出「增加國定假日」等7項訴求,並在今天(1/4)舉「2020工鬥遊行」。勞團表示,2週前曾將7訴求向三組總統候選人提問,但民進黨、國民黨答非所問、未實質承諾,親民黨則是到今日才交,都不及格;工鬥遊行從國民黨黨部出發,行經親民黨黨部、民進黨黨部,最後扺達立法院,並在立院丟擲煙霧彈,要求各政黨切勿忘了勞工選票與勞工團體的聲音。

勞團提出的7項訴求包括「提高僱主勞退提撥比例」、「增加國定假日」、「提出基本工資調漲目標與時程」、「降低工會籌組門檻」、「立法促進派遣工轉直接僱用」、「廢除外籍移工仲介制」、「解決國道收費員爭議」;桃園市產業總工會秘書長葉瑾瑜表示,台灣工時高居不下,民進黨政府在執政後卻砍了勞工的7天假,而對於民間要求「恢復7天假」的訴求,政府總說「要尋求社會共識」,但台灣勞工值得更多的休息,「增加休假,就是共識」。

工鬥認為,應把僱主的勞退提撥額提高到9%;新高雄市產業總工會理事長何政家表示,2005年施行勞退新制,僱主需提撥勞工薪資的6%作為勞工退休金,但此比例過低,如最底層的勞工月薪只有3萬元,工作30年後退休,退休金連100萬都不到,若再考慮物價成長的幅度,根本無法負擔退休後的生活。

中華航空企業工會理事長劉惠宗表示,台灣要民主,但不能只是2年、4年投票一次的政治民主,需包括經濟上的民主,而不是讓財團掌控所有經濟、勞工政策方向。他說,台灣勞工運動的一大困境是工會組織率過低,原因是籌組工會的門檻、對工會的限制太高,以企業工會為例,需有30人才能籌組工會,有6成的中小企業人數不到30人,根本無法籌組企業工會,政府與立法院應該修訂《工會法》,降低工會籌組門檻。

自主工聯理事長籃世華表示,政府說勞工愛加班,但這是因低薪造成勞工需靠加班補足生活費,有非常多僱主只給基本工資、或以基本工資為基礎多加幾百塊,所以要改善低薪、過勞,就要提高基本工資;工鬥表示,總統蔡英文曾提及基本工資應調高到3萬元,各黨都應以此為目標,提出2024年基本工資3萬元的調漲期程。

台灣勞動派遣產業工會秘書長施士青說,2018年時前行政院院長賴清德宣布「零派遣」,但此宣示不一定能保障到派遣工,派遣的問題在於以「派遣的形式」降低「直接僱用」的成本與責任,若要面對這個問題,不能只宣示「零派遣」,更要確保這些勞工有「轉正」的保障,否則可能造成勞工在過程中被拋棄而受害。

日前收費員行政訴訟案出爐,今日自救會亦以行動劇說明蔡政府跳票始末;自救會會長孫秀鑾說,雖然自救會訴訟敗訴,但自救會一定會上訴,就連法官也在判決書中表示「政務委員林萬億、前勞動部長郭芳煜,既然代表行政院、勞動部,對於自救會成員所為之具體承諾,自應有遵守承諾並為履行之認識與政治上責任」,如果政府的代表可以亂講話、又不遵守承諾,那對未來台灣的勞工、環境、土地等社會運動,都是很嚴重的傷害。

工鬥最後遊行到立法院,欲向立法院丟煙霧彈,遭到警方爬上指揮車搶奪、制止的推擠衝突;桃產總秘書姚光祖表示,近4年來立法院修惡《勞基法》、政府多項承諾跳票,種種忽視勞工權益的行為,勞工團體今天當然會憤怒,各政黨切勿忘了勞工選票與勞工團體的聲音。

2020工鬥,提出7項訴求。(攝影:王子豪)

勞工團體認為,3組總統候選人的勞工政策都不及格。(攝影:王子豪)

工鬥最後遊行到立法院,並以丟出煙霧彈的行動作結,也遭到警方阻止,並引發一波推擠。(攝影:王子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