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組織非正職?」 南韓民主勞總與學校非正職勞工抗爭

焦點事件記者梁家瑋報導

南韓學校非正職勞工罷工抗爭(照片提供:李善熙)

今年(2019)11月30日,南韓教育部、全國各市道教育廳與民主勞總帶領的「全國學校非正職連帶會議」簽訂團協,宣告南韓學校非正職勞工從7月初9萬人罷工以來,一連串的抗爭有了階段性成果;12月5日,民主勞總京畿道本部股長李善熙至台灣,與台灣工會交流,分享民主勞總從2003年以來如何組織非正職勞工、此次又如何發動抗爭,最終才能在11月簽訂團協。

學校非正職勞工的抗爭

南韓學校勞工在1997年之前全都是正職,但1997年爆發的亞洲金融風暴,改變了南韓勞動市場的樣態;當年IMF提供南韓500多億美元緊急貸款,南韓卻也被迫接受結構調整方案,企業大量倒閉、大量勞工失業,大企業亦將過去終身制勞工開除,以短期合約(非正職)聘用新員工,藉此減少員工既有的福利與保障。李善熙說,現在韓國小學、中學、高中裡面,只有少數校長、老師是正職,非正職員工大概有50幾種、近半勞工為非正職。

李善熙表示,學校可說是韓國非正職的縮影,一個小孩在家裡可能是非正職爸媽給他早餐,到學校後,是非正職的老師提供教育、非正職的教學輔助人員回答他問題、非正職的警衛保護他、非正職的廚工做午餐給他吃,甚至在回去的路上,都是非正職載他回去;而民主勞總在2009年起透過讓組織者考廚工執照進到學校,後來才慢慢在學校裡組織起非正職勞工工會。

李善熙指出,就算都是非正職,不同職缺之間福利可能差別甚大,這次學校非正職勞工抗爭有三個目標,第一,要求禁止歧視待遇,非正職勞工間待遇應一致,第二,提高非正職勞工最低薪資,第三,非正職勞工的薪資應隨年資上升。

事實上在去年(2018),各學校非正職工會就有分別與各市、道教育廳交涉,但成果就看各校組織率多強,今年民主勞總改變模式,不個別交涉,他們要求各市、道教育廳應該組成代表團,與工會統一協商,但教育廳不願回應,工會決定在7月舉行三天罷工行動;李善熙說,會罷工三天是顧慮到學校非正職員工中很多是廚工,要準備食物給學生,考慮到社會觀感,最後選擇罷工三天。

李善熙說,工會在五月中決定要罷工,之後就開始進行大眾宣傳,如在每個學校掛布條,說支持學校非正職勞工的罷工,至於如何讓家長也認同罷工,則透過正職老師在聯絡簿寫說明給學生父母,說明非正職老師罷工理由、造成不便希望能理解,也有會員子女出來拍影片,說為何非正職要罷工,此外工會也說服一些校長站出來公開支持罷工,這在媒體上造成很大效應,對社會觀感有很大的幫助。

約9萬學校非正職勞工在7月3號到5日進行三日罷工,李善熙說,罷工結束後,抗爭仍然持續,每天早上工作前,工會會員會在教育廳、學校前面舉牌、宣傳,各工會也會不定期到各市、道教育聽進行佔領抗爭,甚至曾進行絕食,在工會一連串的壓力下,終於逼17市、道教育廳以及教育部,組成代表團出面協商,並在最終簽訂團協。

李善熙指出,民主勞總的慣例是沒有禁搭便車,同個事業單位有會員也有非會員,但民主勞總旗下工會談成的團協,都是用在全體勞工、不僅包含會員;她說,韓國的總工會除了民主勞總外還有韓國勞總,韓國勞總簽訂的團協都有禁搭便車,民主勞總則是說服會員不要這樣,主要的理由是部分勞工雖然沒有加入工會,但他們在未來也可能是工會的會員,所有勞動條件應該一體適用,當然,會有會員抗議,但這是民主勞總的堅持與原則。

民主勞總京畿道本報股長李善熙(左)分享「策略組織化」計畫與學校非正職勞工抗爭(攝影:梁家瑋)

民主勞總的「策略組織化」計畫

學校非正職勞工抗爭看似不到半年就成功,但背後其實是民主勞總從2003年就開始發動的「策略組織化」計畫;當時民主勞總計畫募集五十億韓幣基金(約一千多萬台幣)來發起行動,基金來源為工會下屬正職勞工會員,李善熙說,正職工會會員在繳納既有會費外,義務額外繳交一定金額至該基金中。

李善熙說,策略組織化計畫最主要的目標,是要讓學生運動參與者、關心勞工運動的人,能到第一線成為組織者。他們先針對新人進行六個月的培訓,他在這六個月必須學習勞工運動歷史、組織者要做什麼、如何提升會員意識、勞動市場有什麼變化、如何進行宣傳等,在這過程中,受教育者有薪水,且他的教育費用都從這五十億基金裡面支出。

在經過六個月的培訓後,民主勞總會將組織者分配到各個第一線,他們實際進入特定職場成為勞工,進行三年至五年的組織工作,試圖在裡面發起工會;而民主勞總選擇的核心組織化單位,許多是非正職人數大於正職,李善熙說,如仁川機場的一萬名勞工中,僅有一千人是正職、九千人是非正職,民主勞總透過組織工會抗爭,持續要求非正職能直接雇用。

有參與者問到,如何說服工會正職勞工會員多繳錢,來發動針對非正職勞工的「策略組織化」計畫,李善熙說,民主勞總會到現場做座談會,充分說明這麼做的重要性,當然可能會有人因反對計畫而退出工會,那也只能讓他退出;但有時候是碰到工會幹部反對的,李善熙說,這時候就到現場舉辦會員座談會、勞教,之後希望能透過會員說服幹部,若幹部還是堅持,過去也是有他們發動會員向幹部抗議的。

而在策略組織化計畫進行的過程中,民主勞總組織起一家家的工會、發起一場場的抗爭,李善熙說,重點在於要讓正職勞工與非正職勞工共同參與抗爭,如首爾大學醫院就是個成功的案例,工會持續對會員進行內部教育,尤其是告訴正職勞工,為何與非正職共同抗爭是重要的,最終在正職、非正職勞工一起抗爭三年後,才成功讓醫院非正職直接雇用。